來自大學教學現場的反思:民主台灣所需的歷史教育?

來自大學教學現場的反思:民主台灣所需的歷史教育?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備課與教課的過程中,事實上,我常在思考的問題是:要如何講得有概念?要如何講得讓他們對歷史的思維方式感到興趣?要如何讓他們能正視每一個民族國家都所想遮掩的傲慢,從而可以更具備對人性的普遍理解能力?從而可以更有自信更具包容心地去面對這個世界的紛擾。

文:羅士傑(台灣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

六年級前段班的我,小時候聽過一段相聲說:你讀的地理都變成歷史了,至於你讀的歷史都成了小說了!

未命名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台灣目前負責大學層級歷史研究且有留學美國經驗的師資,除了歷史系之外,亦有相當一部分是來自東亞系。在研究的脈絡上,東亞系主要是研究中國、日本、韓國與台灣的歷史、語言、文化也旁及政治與經濟脈絡的統合研究。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從小在台灣各級學校的歷史課強調:學習歷史乃是為了瞭解民族國家的過去,與先烈建造國家的辛勞。小時候讀這些部編本的教科書時,背誦之餘也總是很好奇,如果民族、國家與領袖真如課本裡講得那樣英明偉大,那為何歷史課本裡不是強調跟我們很遙遠的盛世,不然就是充滿了挫折與「自虐」的描寫?還有總是懷疑,都說讀歷史要「知得失興替」,請問我們需要知道的興替只有帝王將相跟才子佳人的嘛?讀歷史無法因此更了解普遍的人性嘛?

2013年回台任教的時候,系上一位前輩問我打算開設的課程,我答道:除了研究所的歷史人類學課程外,我最想把在美國任教時開設的「東亞史」帶回來台灣。從2013秋天到2018年的春天,連續十個學期在大學部開設了通識課:東亞現代史。每一次的選課人數都有150人以上,這10個學期來,我從學生的身上學習到了非常多。感覺上,也完成了當年對自己的一個期許。

不管是在攻讀博士學位時,或是任教過的康乃狄克大學,歷史系的師資分工,往往是以時間跟所關切的地域與主題為區分的標準。以布朗大學為例,東亞史方面是把中國史與日本史獨立成各一個學期,由2位系上資深的教授負責。對我比較明顯的衝擊,首先就是何以在台灣需要花6年學兩遍框架幾乎一模一樣的中國史,在美國竟然只能用一學期的時間去講完。2005年第一次擔任中國通史的討論課助教時,跟我的指導教授,同時也是美國當代著名宋史專戴仁柱(Richard Davis)教授開備課會議,席間有一位加拿大同學抱怨道:中國歷史這樣長,內容也這樣多,才一個學期怎可能教得完?這不是開玩笑嗎?記得戴教授笑著回說:沒錯,一定講不完。所以一定得要能講得很有概念,才能透過貫通去引起學生的學習興趣,進而可以啟發他們對歷史的普遍興趣。

另一個比較大的震撼是,到了美國我選擇以現代日本史為副修領域後,這才發現:身為台灣人,我們其實對日本的現代歷史瞭解得非常少。我印象最深的例子就是,日本史老師指定我讀一系列關於明治維新的英文著作,我這才理解明治維新並非是神話。日本人事實上花了很大的力氣,才取得被中國與台灣神話化的過去。

以我所知,美國大學歷史系大多是以歐美史的研究為強項,比較有規模一點的歷史系,一般來說會有各2位分別為前現代與現代的中國與日本史的師資來組成東亞史教學與研究陣容。至於台灣的歷史系,除了相對少數的世界史師資外,雖說近年來已經補進不少台灣史師資。但相對而言,研究中國史的老師仍是多數。因此與其說是歷史系,不如說是中國歷史系。另一方面,以我所知,台灣目前負責大學層級歷史研究且有留學美國經驗的師資,除了歷史系之外,亦有相當一部分是來自東亞系。在研究的脈絡上,東亞系主要是研究中國、日本、韓國與台灣的歷史、語言、文化也旁及政治與經濟脈絡的統合研究。我們可以說東亞系乃是二戰以來美國的「瞭解你的敵人」到冷戰時期的區域抗衡思維下的歷史產物。但觀察近年來東亞系的轉型,其實也反映了自1970年代以來,東亞地區高度發展的歷史現實。

剛取得博士學位要在美國找工作的時候,我發現大多數的教職工作,雖說會鎖定特定的領域專家,但除非是很大的歷史系(例如柏克萊大學、哈佛大學等),不然,系上的課程設計則往往都會希望可以開設東亞國家的歷史課程。在美國歷史系攻讀博士學位的學者,以我所知,在1個主修與2個副修(所謂的主修即為博士論文的撰寫方向;副修則為可以教授的領域)的選擇上,也往往會把中國與日本的歷史搭配在一起。

2010年到了康乃狄克大學任教後,康大歷史系跟多數美國其他學校的歷史系一樣,是把中國史跟日本史當成東亞史的重要組成。但跟之前的經驗很不同的是:康大歷史系對東亞史的規劃是把中國跟日本合在一起講,在一年的時間裡,第一學期要從遠古講到19世紀,第二學期則是要從19世紀講到現在。等於說不是用台灣所習見的朝代史,同時也不是用中國中心的方式去組織課程。為何會有這樣的設計,除了語言的藩籬讓一般的美國學生難以深入外,另外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除了歷史是針對時間而非國家的學問外,就學生在大學裡對知識的追求這件事情上,他們還有非常多其他的東西需要學!

到了康大,系上是以現代中國的領域聘我,我除了負責現代中國史的課程外,系上要求我去接「東亞通史」課程。面對前來學習外國史的美國學生,第一堂課,我總是喜歡半開玩笑地問:東亞的歷史很長,但請問各位覺得東亞的歷史會有多少年呢?總是記得有一個學生很認真地答說:一萬年吧?我也總是喜歡問他們:為何來學這門課?幾年的經驗下來,所收集到的答案,除了是因為系上對學生多元選課的要求外;最常聽到的原因就是:我希望可以透過學習亞洲的歷史來去多瞭解他們。

來自教學現場的挑戰,往往是如何讓他們可以更瞭解東亞歷史發展的自身脈絡,而不是讓他們以習慣但不自覺的文化相對論去「收集」另一個只是他們之前不瞭解的文明發展的過程。簡單地說,在教學現場裡,我不能只是對美國學生說:中國有非常悠久的歷史,或是說中國現在已經發展成一個不可忽視的強權,所以讓我們開始好好學習與敬畏他們的歷史。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