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裝舊酒,難掩黨國味——韓國瑜泡沫化的開始

新瓶裝舊酒,難掩黨國味——韓國瑜泡沫化的開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這種以新媒體包裝舊人舊思維的「新瓶裝舊酒」的現象,我以「形象失靈」作為整體的概括,這也是韓國瑜即將面臨的下場。特別是檢視韓國瑜的話術邏輯與表達語境之後,這個現象更為明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新媒體與網路行銷盛行的年代,個人形象塑造以及議題的設定攻防成為選戰勝負關鍵,掌握流量聲量簡直如霸權掌握海洋一般,主導了選戰的節奏。

不少政治人物仍活在傳統的選戰模式中,形象官僚且保守,態度驕傲且自認高人一等,在既有的選舉架構中,還來不及處理眼下的危機時,新的狀況又隨即發生,結果陷入處處被動經常挨打的局面中,個人稱之為「選戰失靈」效應,這就是目前丁守中與姚文智的困境。

然而猶如經濟繁榮/蕭條之間的起落規律,如果實體生產體質薄弱,卻又過度迷信虛擬經濟的擴張,泡沫化或空洞化就很難避免,同樣的邏輯自然出現在候選人身上。形象包裝、網路行銷或是網軍建置等政治公關的操作,固然可以在短時間之內打造驚人聲勢,但是倘若候選人本身欠缺價值理念與專業政策闡述,一旦選舉戰線拉長,候選人一旦在同溫層媒體中得意忘形或入戲太深,反而容易暴露擦脂抹粉下的底色,最終原形畢露。

旁觀者赫然發現,所謂新政治或是「非典型候選人」只是技術層面的拋光鍍金,雖然暫時掩蓋了黨國體制的陳腐僚味,但是公民社會與媒體多元當下,這些掩飾反顯矯情做作,一旦被揭露或看破手腳,終究難逃泡沫化的結局。

面對這種以新媒體包裝舊人舊思維的「新瓶裝舊酒」的現象,我以「形象失靈」作為整體的概括,這也是韓國瑜即將面臨的下場。特別是檢視韓國瑜的話術邏輯與表達語境之後,這個現象更為明顯。

韓國瑜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民主政治內涵歷經美麗島、野百合與太陽花三大社會運動的洗禮與政治社會化過程後,已分別發展出「憲政主義」與「公平正義」兩條重要的軸線。

前者追求的是對於人權的保障與政府權力的限制,多數人會將交焦點置於言論自由或是保留質疑與反抗政府的權利;後者則是將人權的面向從政治領域昇華到廣義的經濟社會層面,轉型正義、合理的資源分配、永續發展與環境保育等價值更甚於狹隘的經濟成長論,對於限縮政府權力更進化到公民不服從與審議民主。

深刻地說,「憲政主義」與「公平正義」這兩個價值訴求,才是真正扳倒黨國體制的實質武器,幾場社會運動則是群眾能量的匯集,最後以選舉投票的形式呈現。

諷刺的是,韓國瑜企圖挑戰或推倒的,就是這套藍營眼中如同洪水猛獸的政經典範,其所憑藉的是民進黨執政不佳的大環境,動員的是泛藍群眾在「被改革下」的相對剝奪感與仇恨的力量,透過新媒體與網路行銷將自己化為「教訓民進黨第一人」。其所訴求的並不是具有未來前瞻的價值理念,只是平凡庸俗地想將台灣目前的政經秩序在時鐘上撥回過去,或是在空間上巧妙偷渡投射在中國崛起的想像中。

仔細觀察,除了煽動挑逗藍營復仇奪權情緒、將公共政策論述娛樂化與弱智化、不斷抄襲複製別人文宣外,其實就是復古與復辟的思維。這套拼裝論述深藍人士聽了感同身受,彷彿又回到「那個美好的年代」。

RTX1KVUD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面對外界政策弱智化的批評,藍營菁英與意見領袖則以「台灣的民主政治政治本來就是非理性,選舉就是要靠感性訴求作為群眾動員的基礎」作為遁詞,掩飾內心的道德空洞與理性的淪喪感。真正有理念良知的人,在國民黨威權家長制與集體認同的政治文化下,只能保持緘默避免隨著群眾的狂熱起舞,這是維持知識份子高度的最後一點堅持。

從韓國瑜提出的「人進貨出」的市政主張就能看出破綻。講白一點這種政策話術就是畫大餅、開倒車外加中國因素的大雜會與拼裝車,過去藍綠專家學者還會提高雄自貿區或示範區這類專業評估說帖,現在國民黨似乎全省了。

主張「貨出」邏輯的人,同時也主張將高雄港吞吐量回到世界第二大港的「黃金時期」,豈不知發展中國家,才有「數量」上的榮景。直白說,就是回到高雄過去傳統的「來料加工」的重工業製造模式,未來高雄有必要讓產業逆走,回到過去那個高耗能高污染的生產型態?如此一來這二十年高雄又何需進行產業升級與轉型。

另一方面,韓國瑜口中的農業行銷,本質上就是走回馬英九時期中國購買台灣水果的放利模式,這種「中國讓利、派系產銷、高層買辦」的政經關係正是彼時太陽花學運爆發的遠因之一,結果卻是韓國瑜當下的政策訴求,豈不是利益的復辟?

最荒唐則是「太平島挖石油」的主張,因為就國際關係、國家安全或是兩岸關係的專業思考,這種政見全然沒有可行性,除非韓國瑜選當上總統且同時獲得美國與中國首肯。

太平島_itu aba_taiping island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太平島

主張人「進來」邏輯的人,其實對於如何落實也說不出個所以然,說穿了就是「澳門化」與「引進中國觀光客」的結合,這擺明就是走政治與產業發展的捷徑,把自己的發展模式放在類似中國過去主張的平潭模式的基礎上。

然而事實證明海西區與平潭島開方根本搞不起來,唯有結合特種特許行業經營賭場酒店或蓋起性愛摩天輪,同時在中國官方的放行下,才會有大量觀光人潮。如果經濟只能仰賴賭博與情色產業作為火車頭,高雄何需整治愛河、建駁二特區或是蓋衛武營表演館?

更重要的是,韓國瑜日前到深藍媒體接受採訪時,直接脫口而出:「未來如果當選高雄市長,將禁止一切政治性及意識型態的集會遊行」的訴求。這種語境其實與中共的「維穩」或「發展是硬道理,穩定壓倒一切」的邏輯如出一轍。在憲政主義與民主政治的前提下,言論自由、多元化與表達異議,是台灣與中國在制度與社會價值最大的差異。

韓國瑜口中批判民進黨的前提,還有嘲笑高雄又老又窮的正當性,不就是民主政治與批評政府的權利嗎?扛著民主砍民主的壞例子不少,納粹毀滅德國威瑪共和的歷史殷鑑不遠,南越彼時「阮文紹下台,共產黨不來」的口號還在耳邊迴響。

網路與媒體其實就是兩面刃,選舉最後階段的議題攻防也將直接影響結果。韓保守意識形態,不僅是否定美麗島運動的內涵,同時也否定台灣民主政治的價值,徹底採了高雄人的底線。老話一句,漲潮時可以將人捧個老高,然而退潮時才會發現誰沒穿褲子。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張宇韶』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