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務分工你覺得公平嗎?女性「矛盾的滿足」公平觀透露了什麼?

家務分工你覺得公平嗎?女性「矛盾的滿足」公平觀透露了什麼?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矛盾滿足現象來看,比起實際家務分工,更難改變的是家務公平觀,這更傳統的家務主觀判定或許部分解釋了停滯革命的家庭性別關係。正因為家務公平觀似乎更傳統,學者L. Thompson認為,如果女性期待或要求家務安排改變,那麼就必須先意識到家務不公平分配這件事。

文:戴翠莪(台北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這樣很不公平!」每天的生活裡,我們有時聽到上述的話,也發出這樣的嘆息。以家庭生活為例,美國電影《同床異夢》(The Breakup)有一段關於家務分工的衝突:女主角希望同居男友「幫她」一起洗碗盤,男朋友不情願地答應了,這時女主角卻不悅地說算了,男主角反問女主角為什麼,女主角於是說了關鍵的一句話: 「I want you to WANT to do the dishes」。正如電影片名,後來他們分手了,家務衝突這一幕凸顯他們關係中諸多的問題,包括性別平等問題。

電影中的女主角尋求到了更公平的對待、更多情感支持,不過,那只是電影而已。社會學研究卻呈現一個矛盾的觀察:以長期趨勢來看,不管女性是否在職場就業,她們都擔負大部分的家務,這個現象在所有社會都可以觀察到。而矛盾或不一致的情形是,雖然女性做比較多家務,一旦問起男性或女性他們認為這樣的家務分工是否公平,大部分的答案卻是公平或還算公平。學者Major用「矛盾的滿足」(paradoxical contentment)來形容這樣的情形。

這種「矛盾滿足的家務公平觀」,其實透露一些重要的社會意涵。家務分工一直是家庭與性別研究裡一項重要議題,家務操作常常是性別角色再製的場所,家庭性別關係的改變往往比職場性別關係改變更緩慢,Hochschild將此一現象稱為「停滯的革命」。但是,從矛盾滿足現象來看,比起實際家務分工,更難改變的是家務公平觀,這更傳統的家務主觀判定或許部分解釋了停滯革命的家庭性別關係。正因為家務公平觀似乎更傳統,學者L. Thompson認為,如果女性期待或要求家務安排改變,那麼就必須先意識到家務不公平分配這件事。

影響家務公平觀的機制

實際家務分工與是否公平的主觀評估,並不一致,所以公平觀並不只是根基於實際分工是否平等而來。先來說說平等(equality)與公平(equity)的差異。

根據公平合理原則,「平等」指的是50-50各一半這樣的分配,而是否「公平」這樣的判定,是根據相對付出與回報。換句話說,絕大部分的家務分工研究是根據實際家務時數或工作項目的分配、檢視實際分工是否平等。相較之下,公平的主觀判定是根據「相對」付出與回報。

那麼,究竟哪些機制建構出個人主觀態度?早期有些人將解釋實際家務分工的因素用來解釋家務公平觀,其最主要理論包括時間可利用論(time availability)、相對資源或協商論(resource-bargaining)、依賴理論(dependency)等等。這些理論觀點認為,理性計算是家務分工的原則,通常時間與其他資源被視為主要計算的內容,亦即,配偶間的家務分工取決於個人時間與其他資源的多寡。因為時間是有限資源,如工作時間長,那麼可以分配到做家務的時間就少;若從相對資源來討論,其前提是大家不喜歡家務工作,為了逃避家務,可以利用個人資源來協調,常見的資源為經濟收入、財富、學歷、職業聲望等,如果擁有較多個人資源,往往意味著更多的協商權力來逃避家務。由於男性通常擁有較高的收入、財富、教育程度等,許多男性得以規避家務責任,女性則從事更多家務,藉此換取配偶更多資源的付出。

但上述理性計算、性別中立的理論觀點,不一定能充分解釋家務公平觀以及其他主觀性認知或判斷,有學者根據相對剝奪概念,提出分配正義觀點(distributive justice),重新思考個人在判斷公不公平的時候,到底那些機制影響了態度。根據L. Thompson、B. Major等學者的看法,個人對家務分工公平性的主觀判定,大致經由三種機制。

第一種機制是結果價值(outcome values or valued outcomes),意思是指家務或與家庭生活等重要結果,例如花在家務的時間、體力、或家庭關係等等。當然,個人花費在家務上的時間與精力是重要付出。不過,有些女性可能認為家庭和諧、家人幸福是更有價值的結果,因而覺得如果自己多花一點時間來照顧大家,讓婚姻更和樂、家庭更美滿。即使家務安排對自己很不平等,女性可能還是接受這樣的情形,不會覺得不公平。

第二種機制是比較過程中的參照對象。當一個人判定公不公平時,往往會先將自己的情形與其他情形比較。關於比較或參考對象,一般人會選擇與自己特質相近的人。以家務分工而言,性別是重要的參考特質。例如,一個女性可能跟自己的媽媽姊姊比一下,發現媽媽姐姐負擔的家務更多,繼而想到反正大部分女性都背負很重的家務,也就釋懷了;若是跟自己的配偶相比、甚或爸爸哥哥等男性比較,可能反而心裡開始不平衡,因為男性通常負擔較少家務,相形之下,自己的家務負擔就顯得更沉重。除此之外,參照群體也可能是更抽象的所謂一般人或一般趨勢,如社會大致趨勢、規範、性別角色期待等,如果大部分女性都做很多家務,一位女性看見這樣的現實,即使個人家務分工很不平等,可能也能接受這樣的安排。

第三種機制是合理化程序(justifications),也就是說,面對不平等的家務分工,人們可能找些合理化的理由。例如依據傳統性別態度或文化規範,有些人認為女性擅長家務,所以應該承擔更多的家事;如果家務安排是經過配偶間討論協商的結果,即便事實結果仍不平等,女性也會覺得她們的家務負擔相對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