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務分工你覺得公平嗎?女性「矛盾的滿足」公平觀透露了什麼?

家務分工你覺得公平嗎?女性「矛盾的滿足」公平觀透露了什麼?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矛盾滿足現象來看,比起實際家務分工,更難改變的是家務公平觀,這更傳統的家務主觀判定或許部分解釋了停滯革命的家庭性別關係。正因為家務公平觀似乎更傳統,學者L. Thompson認為,如果女性期待或要求家務安排改變,那麼就必須先意識到家務不公平分配這件事。

在此觀點下的相關研究,有A. J. Hawkins等人根據234位雙薪家庭婦女為樣本,他們發現家人的感激是促使女性認為家務公平的最重要因素(outcome values),其次,如果家務分配有經過配偶間協調(justifications),女性也會覺得公平。援用分配正義觀點,T. N. Greenstein認為整體社會性別關係是一個概化的參照對象,個人不只與其他個人比較,很多時候也將「普遍的大眾」當成比較對象,所以,如果和大家的家務分工比較,自己的負擔更大,那麼個人會認為自己的家務負擔不公平。M. Braun等人則從相對資源觀點出發,發現兩性的經濟機會結構會影響女性的公平觀,具體來說,在性別收入差距較小、機會結構對女性較平等的社會,女性對家務分工不對等的容忍度較小,比較會覺得家務分工不公平。

家務公平觀改變嗎?

前面探討了個人家務公平觀形成的機制,也指出公平觀比實際分工更傳統、更不隨著社會變遷而改變。不過,影響個人公平觀的機制,往往隨著個人生活轉變而不同。例如,工作狀態會改變、個人在意的價值結果會改變、比較的參照對象也在改變。那麼,對家務分工的公平判定是否也會因而改變?

此問題的相關研究只有寥寥幾篇,但仍呈現非常有趣的發現,以F. Perales等人的研究為例,該論文發現,幾項重要的生命歷程改變,會影響女性對家務的看法。明確來說,在過去一年有了小孩、或者進入了一段同居關係、甚或與同居伴侶結婚,這些生命事件轉變都讓女性比較不會覺得家務不公平。

這裡要提出的問題是:明明做一樣多的家務、花一樣多時間完成職場工作、伴侶也沒有增加家務量,女性為什麼會因為這些生命歷程轉變,反而覺得沒有不公平?可能的理由是,當女性有了小孩、有了同居伴侶、或進入結婚,女性自我認同的角色有了變化,在乎的價值結果不同了,參照群體可能也不同。身為一位母親、進入婚姻、或身處親密關係,女性可能將這些角色轉變連結到傳統女性角色期待,覺得需要對孩子、婚姻付出多一些,付出方式包括更無私的做家事、照顧孩子,而不去考量到底誰做得比較多、到底公不公平。有趣的是,面對同樣的生命歷程轉變,男性的家務公平觀卻沒有改變,這樣的發現說明了家務公平觀與女性重要角色轉變的連結更強烈。

除了個人公平觀改變,另一個值得探討的主題是:整體社會公平觀是否改變,如果影響個人與社會公平觀的社會層級機制轉變,那麼個人或整體社會的家務公平觀也會轉變嗎?一項跨國研究比較23個國家發現,在2002與2012年間,23個國家的平均公平觀沒有明顯變化,這是因為有些國家的整體公平觀上升、有些下降,因而產生這樣的結果。值得一提的是,日本與台灣是變化最明顯的兩個國家,這兩個社會的女性裡認為自己家務安排不公平的比例大幅增加,而影響這種改變的其中一個重要巨觀機制是女性勞參率提升,具體來說,經濟結構若變得對女性更平等,女性可能愈覺得女性應獲得平等家務安排,因而愈可能覺得不公平。

家務公平觀可能是影響性別關係轉變的關鍵

家務是否公平的主觀感受,對家庭生活或個人生活會帶來怎麼樣的影響?愈來愈多學者指出,主觀的家務感受比實際家務分工對個人主觀福祉、婚姻品質都有更大的影響。不管是台灣還是跨國脈絡,家務公平觀會影響家庭滿意度與關係滿意度,如果認為家務安排公平,對家庭生活的滿意度就愈高,對夫妻關係的滿意度也愈高。

回到最開始的論述,當女性開始覺得家務不公平,女性才會想要改變家務安排與家庭中的性別關係。尋求改變的其中一項作法是:使用語言表達出對既有家務安排的不贊同。一項檢視公平觀與家務衝突的研究發現:首先,當伴侶中其中一人感到家務分工對女性較不公平時,其與伴侶間有比較高頻率的家務衝突(相較於感到公平的伴侶),而且有趣的是,實際家務分工情形並不會影響衝突發生(主觀感受才具有影響力);其次,在自述家務分工不公平的關係中,其實大部分的伴侶也只有低頻率的衝突,換句話說,雖然衝突頻率在感受到不公平的伴侶間較高,但此一連結其實仍受到一些因素調節,包含性別態度、經濟地位等。明確而言,當個人的性別態度更平等,覺得家務分工不公平的女性愈可能發聲、對不平等家務安排表達不同意;另外,對待女性更平等的經濟社會,因為女性的經濟地位較高,可能女性覺得自己應該有權利獲得更平等的對待,所以女性也比較可能以衝突來尋求改變。

總地來說,家務公平觀對個人生活福祉與家庭生活的影響十分深刻,更重要的是,實際家務分工與公平觀的不一致提供了家庭性別關係緩慢改變的一些可能解釋,也指出對家庭生活與家務工作的主觀想法,可能是影響性別關係轉變的重要關鍵。

本文經巷仔口社會學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