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刺青】修補身心靈傷疤,幫助患癌者與受暴者重拾自信的「刺青美容術」

【公益刺青】修補身心靈傷疤,幫助患癌者與受暴者重拾自信的「刺青美容術」
Photo Credit: A pele da flor Daedra Tattoo - Flavia Carvalh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刺青作為一種顯眼的身體印記,可以用藝術化或障眼法的方式,覆蓋過去的傷痛;也可以刻意彰顯出來,呼籲大眾關心某些議題。這篇文章將介紹幾個公益刺青案例,包含青少年、疾病、性別、犯罪、動保和人權等議題。

刺青文化近年來逐漸擺脫與黑道、犯罪份子掛勾的負面形象,對許多人來說,更是一門擁有各種風格的藝術:傳統和現代的台式、日式、美式,或是可愛風、插畫風、寫實風、超現實風、宅刺青、部落圖騰風等,不一而足。此外,刺青其實還兼具公共性與療癒的一面,例如跨足動保、性別、疾病、人權或邊緣青少年議題的「公益刺青」。

專屬於病童的「暫時性刺青」

2016年時,一位紐西蘭的藝術家Benjamin Lloyd表示,如果這則臉書貼文有50個讚,他就會幫Starship兒童醫院的所有病童噴上暫時性的刺青。結果最後該貼文得到了破48萬讚和28萬次分享。有10多年噴槍經驗的Benjamin Lloyd說,希望能藉由這些精緻獨特的非永久刺青,讓病童們重獲自信和笑顏。

修補傷痕、重建信心的「刺青美容術」

病痛、傷害或意外,不只會改變一個人的外觀,還可能會帶來深刻的心理影響。而有時刺青能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以下介紹幾個和傷痛有關的刺青案例。

  • 替乳癌婦女重建信心的乳頭和乳暈刺青

根據衛福部的統計,癌症位居台灣2017年的死因之首,其中乳癌又名列癌症死亡率第四名。及早進行篩檢和治療,罹乳癌五年內的存活率可達90%,但篩檢率僅有40%,不少人因此錯過了治療的黃金期。乳癌病友協會的調查則發現,近六成病友希望保留乳房,主要是為了自信心和外觀,近五成認為切除乳房後,身心會嚴重受創,連參與社交活動的意願都明顯變低。

  • 一位正要去接受乳暈和乳頭刺青的女性:

而一些乳癌患者會在手術後進行乳房再造,但沒包括乳頭和乳暈,因此部分女性會到醫美中心或刺青工作室尋求協助。VICE報導,北卡羅來納州一家刺青工作室的「化妝師」賴克曼表示,大多數的女性會在整個過程結束後哭了出來。她們因乳癌而喪失的種種身體表徵,似乎隨著刺青完成而回歸了。

22339482_1502117313170091_49756998833806
Photo Credit: Personal Ink - P.INK

然而,乳頭刺青需花費數萬元台幣,不是人人都能負擔,所以美國的公益團體P.ink,從2013年起便定期號召刺青師並募集經費,舉辦PInk Day乳癌防治日活動,為有需要的女性提供免費的刺青服務。截至2017年底,P.ink在北美的刺青服務人次已達上百。

P_INK_11933462_915589575156204_221250664
Photo Credit: Personal Ink-P.INK 臉書封面
有些進行過乳房手術的女性,會選擇以美麗的圖案來修飾手術傷疤。

而不少男性則是深受禿頂之苦,相較於效果不穩定的生髮配方,或是昂貴的植髮技術,另一個的禿頭救星,則是所謂的「頭髮刺青」。這種障眼「髮」又被稱為Micro Hair Technique,以美國為例,植髮費用動輒數十萬台幣,頭髮刺青的花費相對便宜許多(約九萬台幣左右)。

  • 「頭髮刺青」的過程:

不堪卻顯眼的過往:家暴、燒燙傷、欺凌與自殘的印記

女性受家暴的問題層出不窮,依據關鍵評論網的圖表,台灣2016年的家暴通報數量平均每天有224件,其中女性受暴者佔了近75%;衛福部在2015年的數據亦指出,台灣女性終其一生的受暴率高達四分之一。除了最常見的精神暴力(口語或情緒暴力)與肢體暴力外,衛福部表示,以經濟來限制行為的「經濟暴力」亦不容忽視。

一位巴西的刺青藝術家Flavia Carvalho,受到上述關注乳癌的P.ink刺青活動啟發,發起了「A Pele da Flor」(葡萄牙語,指「花的皮膚」)計劃,為曾遭受暴力的女性提供免費刺青,以精美的刺青來協助她們忘卻外在與內在的傷痛。

11694116_506909666149554_859852520031613
Photo Credit: A pele da flor Daedra Tattoo - Flavia Carvalho
Flavia Carvalho的免費刺青活動「A Pele da Flor」,協助了一位因發生意外而留下傷疤的人。

Basma Hameed在多倫多經營一間刺青店,她會用與膚色相近的顏料來進行刺青,為受燒燙傷、胎記或白斑所困擾的人,提供「刺青美容」服務。其中有位女客人,曾經被一群同學拿熱水攻擊而嚴重燙傷,而她希望能夠藉由刺青來修飾頭部和手部的傷痕,以便抹去這些象徵恐怖回憶的疤痕;另一位手部意外燙傷的女性則表示,在遇到刺青師Basma Hameed後,她終於能夠展開笑顏了。

燒燙傷的女生
Photo Credit: Tattoo Camouflages Scars and Burns影片截圖 CBC News
遭同學欺凌而燒燙傷的女生。

Basma Hameed不只提供多項刺青美容的服務,對於沒有能力支付醫療費用的客人,她也分毫不取,為什麼呢?其實,Basma Hameed本身就是嚴重燒燙傷的過來人。她在兩歲時意外被滾燙的熱油灼傷,歷經超過一百次手術,臉上的傷疤依然存在。後來,Basma Hameed努力研究能覆蓋在皮膚上的顏料和技術,且不斷以自己做實驗,最後終於修成正果,並將這項技術回饋給有類似經歷的來客。

螢幕快照-2015-01-20-下午5_39_03
Photo Credit: Tattoo Camouflages Scars and Burns影片截圖 CBC News
在兩歲時遭熱油灼傷的刺青師Basma Hameed。

欺凌和同儕壓力,還會導致許多青少年自殘或自殺,英國兒童慈善機構NSPCC的統計指出,單是2015年和2016年,就有近兩萬名11到18歲的英國青少年因為自殘而送醫。NSPCC執行長Peter Wanless認為,不少青少年因為遇到難以排解的情緒、壓力和緊張,因此選擇自殘。而根據聯合晚報的報導,台灣在2015年時,15-24歲青少年的自殺未遂通報人次高達4,389人次,女性則為男性1.94倍,青少年自殺原因以感情因素為主,其餘依序是家庭成員問題、憂鬱傾向及罹患憂鬱症,而網路成癮與社交壓力也是可能原因。

Auto-Mutilation
Photo Credit: Degagebouche CC BY-SA 3.0

有人認為刺青是另一種類似自殘的行為,但刺青也能帶給自殘者心理療癒的作用。VICE報導,一位知名的整形醫生阿西克(Cengiz Açıkel)就說,「自殘者很難對這些傷痕做出合理解釋,而社會對這種行為的容忍度又很低,因此夏天便成了他們的噩夢。」前來找他改善自殘傷痕的人,包括退役軍人、飛行員、事業有成的商人,通常是因為他們面臨了人生重要的轉折,例如工作面試、結婚、生孩子等等。阿西克醫生說,「這些傷疤,變成他們人生重要節點的絆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