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深受歡迎的哲學家也選擇離開,還要在社交媒體作公共討論嗎?

當深受歡迎的哲學家也選擇離開,還要在社交媒體作公共討論嗎?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交媒體並非沒有良好的公共討論,只是比例上絕無僅有,原因很簡單︰個人難以抵禦龐大的結構問題,即使有些人自以為能夠擺脫其中的弊病,但實情多數已不自覺陷入某種不良的後果之中。所以,我選擇放棄。

最近幾天,兩名在Twitter非常受歡迎的哲學家都相繼放棄使用社交媒體。兩人都提到在社交媒體進行公共討論,令他們承受相當大的精神負擔,所以選擇離開。

一般哲學家都信奉公共討論的重要,認為要建立完善的民主社會,人民必須多點溝通和交流;在各種思想論辯的激盪交疊之中,將能去蕪存菁,留下經得起考驗的思想結論。因此,一些哲學家選擇在社交網絡和人們交流,希望能向人群展示哲學的用處之餘,也促進有益的公共討論。

兩名受網民歡迎的哲學家相繼離開Twitter

康奈爾大學教授Kate Manne便是秉持這種信念。 她在「Twitter上最受歡迎的哲學家」列表中排名第五,經常在Twitter發佈哲學、政治、文化和性別平等的評論,即使面對充滿敵意的挑釁和反駁, Manne通常都會很有耐性嘗試和對方溝通。

但是,她始終敵不過社交媒體強力的言論轟炸。據《DailyNous》報道,她因Brett Kavanaugh性侵案件的爭論而感到相當疲倦,決定刪除帳戶。

耶魯大學和牛津大學教授Brian Earp同樣抵受不了社交媒體惡劣的討論氛圍。他提到現在的討論氛圍充滿卑鄙的手段、嘲弄和諷刺,這類不良的討論方式甚至在學術界也開始浮現。他認為這種現象已經在不同層面上造成了損害。他決定暫時離開Twitter。

破壞公共討論的兇手

哲學家信奉公共討論的必要而選擇進入社交網絡,這本來應該是值得鼓舞的事情;但這樣強大而理想的信念還是敵不過現實的摧殘,當他們相繼失望、疲倦而離去,這不禁令人再次懷疑:社交媒體究竟是促進公共討論的良好平台,還是破壞公共討論的兇手?

當然,只有兩個哲學家離開Twitter並不代表任何結論。但是,它再次為我們響起網絡時代的警號:社交媒體充斥著破壞公共討論的巨大力量,它包含大量簡化和情緒化的思想言論、錯誤與未經證實的消息、敵我分明的態度;加上迴聲室效應,以及鼓勵嘩眾取寵、言論偏激的演算法邏輯,以上問題變得極為惡劣嚴重。

立場兩極分化、激烈情緒主導、認知偏差鋪天蓋地,已經變成社交媒體的常態;但是,我們都不可能再倒退回去,放棄使用媒交媒體。社交媒體已經擁有上億萬用戶,這代表著上億萬的民意,絕對能影響現實社會各種重大事件;如果我們無法消除它的嚴重弊病,這將會對自由民主的文明社會構成難以估計的破壞。

社交媒體不再是公共討論的地方

未來社會的主要戰場將不再是現實世界,而是社交網絡。誰能在社交媒體上控制網路的多數民意,誰就擁有巨大的政治和經濟權力。各個領域的思想家都在積極思考和處理這個戰場,那麼身為普通網民的我們能做什麼嗎?

我沒有答案。但是,我和上述兩名哲學家一樣,基本上已經放棄在社交媒體上進行公共討論。在我看來,社交媒體不再是正常的社交場域,與朋友或志同道合的人分享自己的生活和想法。它是戰場。許多人都在這裡發動戰爭,區分敵我、排除異己,爭取多數人的認同,以確立自己的身份地位。

6_main_computer_22042015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當然,這並不是說社交媒體沒有良好的公共討論,只是(在相對比率上)絕無僅有;原因很簡單,因為個人難以抵禦這麼龐大的結構問題,即使有些人自以為能夠擺脫其中的弊病,但實情多數已不自覺陷入某種不良的後果之中。所以,我選擇放棄。

然而,我並非放棄公共討論的信念,我只是放棄在社交媒體上進行公共討論。我仍然會繼續把自己的想法和評論都寫在文章裡,並分享在社交網絡之中;我仍然相信這篇文章能發揮一定的作用,只是多數會拒絕在社交媒體上回應,因為我已不相信這能帶來多大效用。

如果你仍然相信社交網絡的公共討論……

如果你仍然相信社交網絡的公共討論,我建議你記住這些信條:

  1. 盡量遵循「同情理解原則」,持平討論,以事論事,別把對方看得那麼愚蠢;如果討論良久仍未消解分歧,就暫停討論。
  2. 盡量不要人身攻擊,也不要讓對方的無禮野蠻令自己變成同一類人。「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盡力保持良善的態度,做得比對方好。
  3. 網絡上充斥空閒的流氓和混蛋,他們喜歡嘲諷和挑釁,而不志在討論;面對這類人,最有益身心且有效趕走他們的做法就是「無視」。
  4. 不要認為自己必須回應別人。我們都不欠任何人一個回覆。如果你決定不再回覆,就貫徹始終。你不用為這樣的決定而交代任何理由,因為這是你的自由。
  5. 不要期望網絡辯論有所謂輸贏,所以也不要在意輸贏。
  6. 討論本來是為了思想交流,產生更好的東西。如果發現無法說服對方,甚至對方連自己的說話也不太能理解,就停止討論;因為這樣的討論再持續下去,也是不會促進任何有益的東西。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書生百用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王陽翎


猜你喜歡


碳排越少,優惠越好!台灣第一個看得見的消費碳足跡,號召大眾實踐低碳生活

碳排越少,優惠越好!台灣第一個看得見的消費碳足跡,號召大眾實踐低碳生活
Photo Credit:王道銀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王道銀行運用「消費碳排放明細」功能推出採獎勵機制的「低碳生活卡」,藉此建立消費者的綠色消費意識,在生活中選擇對地球更好的產品和服務,在享受特別折扣與回饋的同時,也為減緩全球暖化貢獻一份心力。

近年因應地球暖化加劇、極端氣候衝擊,各國政府陸續喊出2050年淨零碳排的目標;歐盟宣布將於明年開徵碳稅,歐洲數國及美國加州宣布未來要禁用油車,日本預計發行千億美元的綠色債券用來推動能源轉型,台灣政府也在今年3月正式公布2050淨零排放路徑,預計陸續投入新台幣9,000億元,與產業界共同朝著減碳目標努力。

然而,要達成2050年的淨零目標,不可能單靠政府和企業,而需要所有地球公民的力量。但從這份調查得知,目前大多數的台灣消費者儘管對於碳議題有基本的瞭解,也很有意識要減碳,卻常常無從得知自己在生活中的各項活動究竟產生了多少碳排放量。

一、王道銀行與萬事達卡Mastercard合作,全台首創推出「消費碳排放明細」
Photo Credit:王道銀行

為了讓消費者們對「碳排放」有感,王道銀行日前推出「消費碳排放明細」功能,是台灣第一家、也是亞太地區第一家採用萬事達卡(Mastercard)碳足跡計算器的金融業者,使用API串接萬事達卡的大數據資料庫,會依據你刷卡購買的產品或服務類別、消費金額等資訊估算出每一筆刷卡消費的碳排放量;只要是王道銀行萬事達卡卡友,都能在網銀或APP上免費開啟「消費碳排放明細」功能,希望藉此讓消費者更加認識所購產品與服務的碳排放量,進而建立綠色消費意識。

而為了鼓勵消費者將減碳意識化為實際行動,王道銀行也推出減碳成功享活儲加碼的活動,消費者只要開啟「消費碳排放明細」功能,並於2022年底前每月至少刷卡一筆一般消費且年平均每元碳排放量低於8公克,即可享隔年整年度新台幣活儲年利率加碼0.1%的優惠,優惠存款金額無上限。

二、王道銀行「消費碳排放明細」功能,讓消費者知道每一筆消費產生的碳排放量
Photo Credit:王道銀行

2019年,在瑞典曾有結合碳排放量與金融產品的先例,一家名為Doconomy的金融新創公司和萬事達卡(Mastercard)合作推出「DO Black卡」,這是全球第一張以「碳足跡」做為刷卡額度的信用卡,相較一般信用卡是以「金錢」做為信用額度單位,「DO Black卡」則以「個人消費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做為刷卡消費上限,每筆消費都會透過奧蘭指數(Aland Index)的運算技術,算出碳排放量,當刷卡產生的碳排放量達到當月上限時,就不能再刷卡了。

不同於「DO Black卡」的凍結機制,王道銀行則運用「消費碳排放明細」功能推出採獎勵機制的「低碳生活卡」,全台首創以消費碳排放量決定刷卡現金回饋比例;「低碳生活卡」卡友在開啟「消費碳排放明細」功能後,只要當月平均每元消費碳排放量低於8公克,就能自動享有國內刷卡一般消費新台幣兩萬元內、國外刷卡一般消費不限金額的現金回饋加碼至1.5%。「我們希望不只是提供消費碳排放明細、倡導消費者意識到碳排放量,更能進一步鼓勵消費者採取實際減碳行動!」王道銀行董事長駱怡君說。

除了依消費碳排放量享不同的刷卡現金回饋,王道銀行「低碳生活卡」更攜手台灣多家知名的社會企業共同倡導綠色消費,包括鮮乳坊、仁舟淨塑、直接跟農夫買、綠藤生機、茶籽堂、成真咖啡等25家社會企業與B型企業,持「低碳生活卡」於這些店家刷卡消費,能獲得9折、95折或是滿額贈禮等專屬優惠,王道銀行還會額外加碼提供最高4.22%現金回饋;消費者除了能省荷包,還能支持友善環境及社會的品牌,一舉兩得!

三、王道銀行低碳生活卡合作綠色店家共25家,可獲得專屬優惠折扣以及4_22%現金
Photo Credit:王道銀行

減少碳排放是地球上每一位公民的責任,隨著地球升溫臨界點的倒數計時,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將減碳意識化為實際行動,運用銀行推出的工具「消費碳排放明細」以及創新金融產品「低碳生活卡」,在生活中選擇對地球更好的產品和服務,在享受折扣與回饋的同時,也為減緩全球暖化貢獻一份心力。

四、王道銀行串聯25家友善環境的社會企業與B型企業,與消費者共同打造低碳生活
Photo Credit:王道銀行

本文章內容由「王道銀行」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