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韓國瑜侵犯人民基本權,而非僅是政治嘴砲

「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韓國瑜侵犯人民基本權,而非僅是政治嘴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治歸政治,苓膏龜苓膏」,是網友用來嘲諷政治人物硬將行政、立法行為所涉入之事務與政治撇清的不切實際幻想所用的詞句,但在高喊拚經濟之餘,切莫讓龜苓膏真的有一天解為高雄言論自由的「歸零高」。

文:孫宇(東吳大學法律學士)

前言

為避免「越讀者」沒時間看先前韓國瑜先生之受訪影片及本文意見,先簡單做事實整理與意見結論。韓國瑜先生日前在節目中指出未來高雄若他當市長將「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禁止政治性、意識形態之集會遊行」。於此韓國瑜先生之政見涉及人民言論自由之事前限制、內容限制,於我國司法實務以及美國實務來看,原則上應屬違憲。

言論自由所到底在保障什麼?

參考美國法律,依〈美國憲法增修條文第1條〉規定,國會不得制定法律剝奪人民言論之自由,此為憲法保障之基本人權(註1)。言論自由所以應受保障係因,言論自由為發展自我、實現自我所不可或缺之要素,人民在獲得言論自由保障時得經由相互自由討論以追求真理,探究事實的社會過程。又從主權在民之原理觀之,人民必須確保其決定政治之必要資料。而保障言論自由,社會秩序之安定性方能維持(註2)。

類同美國法律對於言論自由之見解,於我國,人民的言論自由是〈憲法11條〉所保障之基本權,屬於形成一個人自主性的核心,促進民主政治發展的關鍵。換言之,言論自由非但是人性尊嚴的核心,亦是維繫民主法治之關鍵,我國多號大法官解釋皆不斷闡明此概念。

舉例而言,依據司法院大法官解釋〈釋字509號〉解釋之意旨:

憲法第十一條規定,人民之言論自由應予保障,鑑於言論自由有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滿足人民知的權利,形成公意,促進各種合理的政治及社會活動之功能,乃維持民主多元社會正常發展不可或缺之機制,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保障。

即清楚而明確的說明了憲法保障言論自由之目的。此外,集會遊行亦與言論之表達有直接之關係,於我國大法官解釋〈釋字445號〉〈釋字718號〉解釋等多有闡釋(容後續述)。

RTR31HE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言論自由之限制與其合憲性?

就言論自由之限制,美國法上先後發展出「雙軌理論」與「雙階理論」。雙軌理論所在處理者,是在討論法規範或政府之措施是否針對人民的言論內容而作出限制,而分別給予不同的容許程度(言論自由的保障程度不同)。

若政府所為之措施屬對人民的言論內容做限制,則進一步進入雙階理論之範疇,討論該被限制之言論,是屬於高價值言論(例如政治性言論)或是低價值言論(例如誹謗言論),前者賦與完整的保障,後者則依情形而予以有限度之保障,甚至不保障(註3)。

倘若今天政府之舉措,係同時涉及事前、針對內容性之限制,並攸關於政治性言論之發表,此時,因此種行為將嚴重限制人民自主性以及民主政治之促成。美國實務上向來係「三重審查基準法」之「嚴格審查標準」看待之,其效果即是「原則上違憲,應由政府機關證明相關規定合憲」(註4),只有相關言論具有「明顯而立即之危險者」(Clear and Present Danger Test),始能合憲地限制之(註5)。

於我國實際案例類同,可參考大法官解釋〈釋字445號〉之原因案件及其解釋理由書。1993年10月4日,台北縣環保聯盟理事長張正修向臺北市政府警察局申請在10月9日舉行遊行,市警局以未依規定在6天前申請而「不准舉行」。

當天,警察機關對未經許可的集會遊行,舉牌警告、命令解散及制止後,張正修等3人擔任指揮的集會遊行仍然繼續進行。檢察官起訴後、法院判決張正修3人共同違反〈集會遊行法第29條〉,依照該條規定:「集會、遊行經該管主管機關命令解散而不解散,仍繼續舉行經制止而不遵從,首謀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註6)

RTX336I0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釋字445號〉解釋文中,再次清楚地闡明了言論自由保障之範疇、程度以及對言論限制之合憲性:

憲法第十四條規定人民有集會之自由,此與憲法第十一條規定之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同屬表現自由之範疇,為實施民主政治最重要的基本人權。國家為保障人民之集會自由,應提供適當集會場所,並保護集會、遊行之安全,使其得以順利進行。

以法律限制集會、遊行之權利,必須符合明確性原則與憲法第二十三條之規定。集會遊行法第八條第一項規定室外集會、遊行除同條項但書所定各款情形外,應向主管機關申請許可。同法第十一條則規定申請室外集會、遊行除有同條所列情形之一者外,應予許可。

其中有關時間、地點及方式等未涉及集會、遊行之目的或內容之事項,為維持社會秩序及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屬立法自由形成之範圍,於表現自由之訴求不致有所侵害,與憲法保障集會自由之意旨尚無牴觸。

集會遊行法第十一條第一款規定違反同法第四條規定者,為不予許可之要件,乃對「主張共產主義或分裂國土」之言論,使主管機關於許可集會、遊行以前,得就人民政治上之言論而為審查,與憲法保障表現自由之意旨有違;同條第二款規定:「有事實足認為有危害國家安全、社會秩序或公共利益之虞者」,第三款規定:「有危害生命、身體、自由或對財物造成重大損壞之虞者」,有欠具體明確,對於在舉行集會、遊行以前,尚無明顯而立即危險之事實狀態,僅憑將來有發生之可能,即由主管機關以此作為集會、遊行准否之依據部分,與憲法保障集會自由之意旨不符,均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

就審查標的上來看,該號釋字主要針對當時〈集會遊行法第11條〉之相關規定涉及言論內容之事前限制者,做出違憲之宣告。理由書表示該法第1款「主張共產主義或分裂國土」即是一種事前審查政治性言論;第2款「有事實足認為有危害國家安全、社會秩序或公共利益之虞者」,未臻明確;第3款「有危害生命、身體、自由或對財物造成重大損壞之虞者」限制範圍亦不明確。

於此,對於言論自由之限制甚劇而宣告相關規定違憲。

綜觀來看,美國實務、我國〈釋字445號〉解釋,針對政府對人民進行事前、內容性言論審查、限制的態度,咸以嚴格審查標準看待之,推定其原則上違憲,並認以言論之表達具有「明顯而立即之危險」始能做出限制,已如前述。

而先前早已被宣告違憲的〈集會遊行法11條1款〉所涉及的情形,不正是日前韓國瑜先生所表達的「政治、意識形態意見、集會皆應禁止」之政見?韓國瑜先生的政見既然是對人民之言論進行事前限制、針對內容限制,即有違憲之虞,表達政見之時不得不慎思。

RTXS1ZI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其後,近期我國〈釋字744號〉解釋之意旨,針對事前言論限制並未改其「原則違憲」的立場,且更是跳過了「雙階理論」之內容價值判斷,直接以化妝品廣告受到事前限制,而採嚴格審查標準推定相關規定違憲。並更明確地指出相關規範必須:

係為防免人民生命、身體、健康遭受直接、立即及難以回復危害之特別重要之公共利益目的,其與目的之達成間具直接及絕對必要關聯,且賦予人民獲立即司法救濟之機會,始符合憲法比例原則及保障言論自由之意旨。

換言之,我國大法官之態度,為貫徹憲法保障人民言論自由之精神,有逐步在壓縮言論之事前限制的容許性之意味,實值贊同。 則本文想請問各位高雄市民,即便你們真的認為有一位政治人物的經濟政策良好,但是經濟是否能成為限制言論自由的理由?

韓國瑜的發言,到底是不是僅屬於政治口水戰的一環?

筆者日前曾和網友討論到此問題時,在簡單釐清言論自由的保護範疇之後,得到以下回應:「這問題很有趣,剛剛有看原來的影片,其實統獨的集會他都會禁,不單只有民進黨,只是我覺得這跟川普的風格感覺差不多,選前嘴砲幾句,選後未必會這樣,連柯P都會失言了,更何況是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