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部長:支持保護派遣勞工,但不會新增「派遣專法」

勞動部長:支持保護派遣勞工,但不會新增「派遣專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早在2014年勞動部就提出要新增「派遣專法」,但引起資方反彈,草案被退回勞動部。2016年,總統蔡英文競選時提出政見,也說要訂定「派遣專法」。但現在,勞動部長卻說反對新增「派遣專法」。

在勞工團體中備受好評的台北市勞動局長賴香伶10月31日遭勞運激進份子李明彥持鋼筋攻擊,由於兇手李明彥長期抗議「派遣」制度的問題,派遣工作及研擬超過5年的「派遣專法」再度引發討論。而勞動部長銘春昨(1)日表示,他反對「派遣專法」,但會將派遣工作加入《勞基法》等,保障派遣勞工。

《報導者》報導,派遣最早是因應企業短期人力需求而生,由「派遣公司」長期雇用派遣員工,再派到「要派公司」做短期工作,短期工作結束後,派遣員工會再被派遣公司派往新的要派公司,做下一份短期工作。

儘管「派遣」提供了一種新型態的工作,但在現實生活中,派遣卻遭到企業濫用,由要派公司率先選定人,再將員工轉給派遣公司簽約,一旦要派公司與派遣工的合約終止,派遣工就可能被解僱,不會被轉往下一份工作,這種派遣型態被稱為「登錄式派遣」,會造成同工不同酬、缺乏保障等問題。

此外,由於派遣工「名義上」的雇主是派遣公司,領的也是派遣公司發的薪水,但實際上卻受要派公司指揮監督,一旦碰到積欠薪資或工作傷害等問題,可能發生派遣公司及要派公司互踢皮球,求助無門的情況。

派遣工分散難組工會,違規的派遣公司卻能一再得標

賴香伶遭李明彥持攻擊後,多名勞工運動領袖出面討論派遣工作的問題。包括賴香伶的論文指導教授、台北市大安文山區議員候選人黃德北、台灣勞動派遣產業工會秘書長施士青、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陳柏謙、桃園市產業總工會顧問林佳瑋等人都以投書媒體、開記者會等方式,說明派遣制度的不合理。

《自由時報》報導,黃德北說,李明彥最憤恨不平的地方在於,一間派遣公司今年有種種違規案件,隔年卻能繼續得標。台灣勞動派遣產業工會秘書長施士青也說,李明彥希望的是政府正面回應問題,希望政府修改《採購法》,希望能有審查機制,當派遣公司屢屢侵害勞工權益,就該在招標時將違法、違規的廠商革除在外。而要派公司也應該有契約優勢能夠改善派遣公司的勞務制度。

林佳瑋則表示,在一家公司、一間工廠裡,要組工會都難如登天,而李明彥面對的,還是零碎化、分散各處的「派遣工」,更難組工會。李明彥變成一個人人眼中的「肖仔」,完全就是當今勞動體制、派遣制度下所製造出來的悲哀。

勞動部長:我反對派遣專法

其實為了改善派遣員工的勞動權益,勞動部(當時還叫做「勞委會」)早在2014年2月提出《派遣勞工保護法》草案(派遣專法),送行政院審查,但當時「進用上限」的規定引起資方不滿,草案被退回勞動部。2016年,總統蔡英文競選時提出6大勞動政見,其中就包括訂定《派遣勞工保護法》。

《聯合報》報導,但勞動部長許銘春昨日出席「亞洲職業安全衛生研究機構會議」會後表示,現階段她反對「派遣專法」,主因是不希望派遣繼續存在。

勞動部昨進一步說明,前年及去年為此邀勞資團體召開38場座談會,並進行意見調查,其中6成贊成立專法或入法、24%的人認為不要法制化、16%的人沒有意見。

勞動關係司長王厚偉說,勞團內部看法分歧,有的認為派遣工要保護,但擔心一旦立專法可能會鼓勵大家使用派遣,有些則建議設落日條款,未有共識。

《中國時報》報導,資方團體主要在意「公司雇用的派遣員工不得超過3%」的進用上限規定,以及進用行業到底該正面表列還是負面表列。

勞動部官員透露,因此進用上限、進用行業不是現階段會處理的內容,期望先透過增加派遣的不方便性跟成本,持續降低派遣比例。勞動部正規畫在《勞基法》、《職業安全衛生法》、《職災勞工保護法》等增訂條文,加入派遣相關的4項保護:

  • 派遣人員與正職人員勞動條件相同,同工同酬
  • 工資補償
  • 職災補償
  • 派遣公司與派遣人員不可簽訂定期契約

王厚偉更表示,現在對派遣勞工的保護,包括行政院2年內派遣歸零的行政指導、《勞動部勞動派遣權益指導原則》、《派遣勞動契約應約定及不得約定事項》,且勞動部也會持續針對派遣勞工進行勞檢。例如2014年檢查發現,派遣積欠工資比例為27%,到了2017年比例只剩下3%,代表近幾年來對於保護派遣勞工已經有成效。

《聯合報》報導,對於勞動部反對派遣專法,台灣勞工陣線協會秘書長孫友聯說,蔡總統政見要立專法,但勞動部長卻反對,部長須說明為何轉變;另立專法跟入法兩者不同,派遣是三方關係,態樣很多種,勞動部要在現行法裡「入法」新增條文,至少也應是「專章」。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