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徬徨的勇氣》:性愛的目的是什麼?就是為了溝通

《為愛徬徨的勇氣》:性愛的目的是什麼?就是為了溝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會說,因為在對方身上感受不到性魅力,所以不再喜歡他。事實上,這種情況不過是為了將「我對你不感興趣」正當化,才用「感受不到性吸引力」當藉口。

文:岸見一郎

性與溝通

那麼,最後在愛的技術上,想要談談有關性的問題。

阿德勒在說出「愛與婚姻,就人類的攜手合作而言,是一種本質上的東西」這句話之前,說了下面這段話:

在愛與婚姻中攜手合作的成就,就是藉由身體上的著迷、決定交往、生育子女等所表現出來的那種對異性伴侶最親密的奉獻。(《自卑與超越》)

此處提到,在愛與婚姻中要擁有合作的成就,對伴侶的「親密奉獻」很重要。阿德勒所說的奉獻之一,也就是身體上的著迷這一點,引起我的注意。

如同第一章所說的,基本上,戀愛與工作或交友都一樣。如果有人與朋友之間的關係不太順利的話,那麼他在構築人際關係的方法上,想必有什麼地方是應該改進的;在職場上受尊敬的主管,照理說不會在家裡被孩子疏遠。我們也很難想像,其他方面的人際關係有問題,戀愛或婚姻卻很順利的情況。

不過,雖然一樣都是人際關係,但戀愛關係除了第一章所提到的距離與持續性外,在身體上的著迷這一點也和其他關係不同。

阿德勒之所以認為,身體上的著迷是戀愛與其他人際關係的區隔點,是因為他十分重視生殖,並視之為「唯一延續人類生命的方法」(同前書)。但如今男女之間,應該沒有單純只是為了生孩子而發生關係的吧。如果要問性愛的目的是什麼,直截了當地說,就是為了溝通。

而且比起其他任何場合,在這種親密的溝通中,更能清楚顯現出兩人關係的樣貌。

孤獨的人即使透過性愛,大概也無法免去孤獨吧。至於在雙方關係原本就不好的情況下,性愛並無法深化彼此的牽絆,而且也不可能只在做愛的當下變好;還不如說,反而凸顯出關係不佳的一面。

如果雙方平時就沒有建立良好關係,在性方面也不會獲得滿足。這麼說的意思是,「性」不只是狹義的「性行為」。舉例來說(依各人情況而有所不同),結束一天的工作,丈夫說著「我回來囉」走進家門,妻子則回應「你回來啦」。這個時候,親密行為就其實已經開始。這樣的溝通並不是因為做為床笫之事的鋪陳而有意義,我們可以說,它本身就算是性行為。

這麼看來,為了避免孤獨而追求性愛的人,並不是把性當成溝通方式。他們並沒有考慮到溝通時絕對需要的合作、敬重與信任,只不過是利用對方來滿足自己的欲望,這種關係也想必不會長久。

太宰治寫過一部名為〈滿願〉的短篇小說,內容大概是這樣的:

主角「我」每天早上散步的途中,都會順路到診所裡看看報紙。不知不覺間,一一記住了那些在診所進出的人。

其中有位女子,每天早上都會替生病的丈夫到診所拿藥。長相清秀的她,常常與醫師在診間有說有笑。有時,在臨走之際,會聽見特地送她到門口的醫師囑咐她:「再忍耐一下下就行了。」三年前,她的丈夫因罹患肺結核在家養病,由於太太盡心盡力看護,漸漸有了起色。但醫師狠下心來,「語重心長」地提出告誡(指禁欲)。

春天過去,夏天來了。有一天,當「我」從報紙裡抬起頭來,圍牆的那一頭,可以看見不遠處的鄉間小路上,一把白色的傘轉呀轉地,漸行漸遠。

仔細一看,近在眼前的那條小路上,一個穿著樸實整潔的身影像是要翩翩飛起似的快步走著,還咕嚕嚕地轉著那把白色陽傘。

是那名女子。才想著是怎麼一回事,醫師娘在「我」耳邊小聲地說:

「今天早上,解禁了。」

這就是〈滿願〉。讀了太宰治的這部短篇後,我心想:如果丈夫也像她一樣,引頸期盼這一天到來的話,這還真是完美的一對呀!

對於關係原本就已經很好的雙方來說,性愛想必不是非要不可的東西。雖說性行為是溝通的一種方式,但就算不仰賴它,伴侶之間還是可以如膠似漆。而在〈滿願〉中,則因為醫師解除了「禁令」,讓兩人終於能真正建立良好關係。

如果再也感受不到性魅力

「學了阿德勒心理學,跟誰都能結婚呢。」有一名大學生如此說道。只要下定決心與某人建立良好關係,並學會方法的話,的確可以締造幾乎想和對方結婚般的美妙聯繫;不過,還不至於到跟誰都能結婚的地步,這一點相信大多數人都認同吧。

那麼,說到婚姻與其他人際關係有哪裡不同,就在於身體上是否受對方的魅力吸引。阿德勒表示,為了在身體方面能受到吸引,條件是彼此要互相感興趣;反過來說,如果沒有感受到對方的性吸引力,就是對那個人不感興趣。

阿德勒說:

有些人認為,雖然有時依然在意對方,但身體上卻不再被吸引。這並不是真的,有時嘴巴是會說謊的;或者說,心裡並沒有真正理解,但身體的功能總是述說著真理。如果在功能上有所缺陷,這樣的兩人之間就不會達成真正的一致。對彼此失去興趣。(《自卑與超越》)

這部分是他關於陽痿與性冷感的說明。阿德勒由情感會以顫抖、發紅、發青,還有心跳加速等方式展現在身體上這一點,認為心靈與身體是一致的。心臟、胃、排泄器官、生殖器官等等,各種器官會用自己最擅長的語言,在人類企圖往哪裡前進時予以支援,打算後退時也協助撤退。阿德勒以「臟器語言」來說明這件事。

生殖器官所使用的語言就是性冷感和陽痿。顯現出這些症狀的人,往往是藉由症狀來抗拒性行為。他們心裡想著「不能毫無理由拒絕別人」,因此認為只要有什麼症狀,對方就會死心。然後儘管是出於「有正當理由而拒絕的話,對方就不會受傷」的考量,但事實上對方是否因此而能接受或不至於受傷,那就不得而知了。

有人會說,因為在對方身上感受不到性魅力,所以不再喜歡他。事實上,這種情況不過是為了將「我對你不感興趣」正當化,才用「感受不到性吸引力」當藉口。

兩人一旦在性方面出現狀況,就表示其中一方對伴侶已失去興趣,雙方也就不再是友好、合作的對等關係。如果兩人關係對等的話,就能迴避這樣的困難。如同前面所看到的,性行為也是一種溝通,當一般日常生活不和諧的時候,不可能只有性生活是美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