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戰而敗的兩岸心戰(四):國軍政戰與共軍政工,簡直是石器時代與石油時代的差距

不戰而敗的兩岸心戰(四):國軍政戰與共軍政工,簡直是石器時代與石油時代的差距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算真的存在高層過度保守畏戰的問題,心戰部門的一些領導幹部也很難讓人相信「他們真的克盡了自己職權範圍內所能做的一切努力」。絕大多數的問題不是沒有做事,而是努力方向嚴重偏離了實務需要,甚至起到了內部破壞的作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新時代下,面對俄羅斯、中國和一些穆斯林國家這種藉由操縱網路和輿論來遂行的心理作戰,一般西式民主國家目前還很難找出有效方式去抵抗,因為它們國內普遍缺乏於法有據且強而有力的宣傳機構。

台灣因為保留了蘇聯式的軍隊政治作戰系統,所以還有個現成的心理作戰部門可以反制敵方攻勢。然而,截至今年10月底,高司政戰系統在應對中共對台心戰攻勢時卻嚴重失能,究竟台灣政治作戰工作方向出了什麼問題?

首先要強調兩點:第一,本文要反思的是中央單位的戰略層級政戰,不是基層部隊為戰時而準備的戰術層級政戰工作;第二,本文要探究的是政治作戰的原始功能:政治教育、文宣工作、心理作戰、群眾戰。早從北伐時期開始,政戰人員就是用來散播革命思想和鼓吹敵後群眾抗爭的,這才是本務。因此,這邊不討論輔助性質的心輔、監察、保防、福利、眷服與民事工作。

可以這樣理解:真正發揮作用的政戰,就像是《世紀帝國》裡面的僧侶一樣,對外要能拉攏敵方(招降),對內要能恢復及穩固戰力(治療)。軍隊政治工作是一套源自蘇聯紅軍的制度,早年被國、共兩軍同時仿效。在國軍,這套制度被叫作政治作戰(政戰),由國防部政治作戰局統轄;在共軍,這套制度被叫作政治工作(政工),由中共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統轄。

AP_18273435599696
photo credit: AP Photo/Andy Wong/達志影像

共軍的政工玩到多大?相較之下國軍政戰有多消極?雙方差距簡直是石器時代與石油時代的差異,只差一個字,等級卻天差地遠。舉一個例子就能讓你感受到雙方的巨大差距:

和王炳忠接觸的,就是共軍的政戰(政工)

你可能聽說過王炳忠疑似獲得了對岸的資助、在台灣發展組織。但你大概沒意識到,和王接觸的機構就是中共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的下轄的單位(上海聯絡局,對外自稱「上海對外聯絡辦公室」)也就是「共軍版的政戰系統」。先不講王的「星火T計畫」收效如何,這就是一次真槍實彈的政治作戰行動:貨真價實的群眾戰與思想戰,貨真價實的發展民間組織、建立情報網。

人家的政戰情報是玩真的,而且財力充沛,情蒐網直接蓋到你家,一拉就拉到在地知名人物。我們的政戰情報呢?國軍政戰系統唯一的敵情蒐研部門就在心戰大隊轄下,但這單位不要說建立情蒐網了,蒐集敵情的方式基本上只准透過看電視、看報紙和上網查資料。這裡還「自稱」不受《情工法》保障,把自己趕出法律的保護圈。

國軍政戰情報系統蒐集的「中國情報」都是哪些情報呢?真正能用於心理作戰的對岸人文情資、社會情況、網民習慣與各地民情,反倒不是我們的情蒐項目;上面的長官只要「中共政工相關資訊(實施作法、人事異動等)」這種無關緊要的相對敵情,給他別的他還不要。

蒐研方式也非常八股,交上去的報告一定要批評一下共軍政工的缺點;但網路上的資料都是老共自己放出來的,根本不會主動把缺點告訴你。由於查不到資料,研析人員只好把自己印象裡國軍政戰的缺點(例如「流於形式」「只做表面」之類的刻板印象)硬是套到共軍政工的身上,寫出無數份「純粹為罵而罵」的研析。

國軍政戰的情蒐能力真的那麼弱?不是能力弱,是被上級裝上了「限制器」,就像奧運國手被某些協會裝上了限制器。幾年前,心戰大隊曾經有人無聊混進了新疆軍區某支部隊的微信群組,這支部隊幾點操課、幾點上哨、幾點鎮暴都被看光光,共軍完全沒人發現群組裡多了個陌生帳號。

AP_1734929399492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這種那麼厲害的才能,有長官要嗎?沒有。這個人後來也不幹了,退伍了。你如果真的想去滲透中國,還會被威脅要以「正義專案」來懲辦。正義專案是什麼?是用來防範中共滲透國軍的,結果卻被用來阻止國軍的情報部門滲透中共。總覺得好像有哪裡搞錯了。

全中華民國國軍的網路心戰建制,只有一個沒人看的網站

政戰系統在本務上的方向錯誤,還遠不止如此。近來上級開始推動心戰部隊和資通電部隊的交流合作,擺出了想要發展網路心戰的態勢。我想不只是身在心戰部隊的我滿頭問號,資通電部隊應該也是滿頭問號,因為這兩個單位的功能根本完全不同:

人家是在做資訊安全攻防的,跟網路心戰所需要的洗輿論、帶風向完全不一樣。這種提議的出現,直接證明了上面至今還沒搞清楚網路心戰到底是什麼。

政戰自己建制的對敵網路心戰部門,沒有網軍專用帳號、沒有社群網站專頁或頻道、沒有自營的內容農場。全軍編制內的網路心戰工作,就只有一個幾乎沒人會看的某電台官方網站。網站裡面放了許多自欺欺人的對中國心戰文宣,網頁排版風格大概還停留在十多年前,經營狀況更是到達了慘澹的地步,連報上去的瀏覽人次都是逼不得已用機器人自己跑出來的。

這就是把不相干的部門裁併在一起後的典型產物,一個四不像的存在。上級自己也知道經營這種東西沒績效,所以要求做出一點別的東西;但是不管文宣部門提了什麼方案,都不會被上級採用。兩岸網軍實力的差距就是這樣:

人家都弄出好幾支航母戰鬥群了,我們卻還抱著一顆破籃球在海上漂。這種奇蹟似的差距,已經不是單靠雙方國力差異就能解釋的。

Voice_of_Han_Broadcasting_Network_HQ_201
Photo Credit: Solomon203 @ CC BY-SA 3.0
不是沒錢沒資源:我們有錢到能砸幾千萬買根本不需要的裝備

共軍的政工系統能動輒拋出大把人民幣收買台灣人、拓展情蒐網絡,老共能花大錢把網路心戰工作BOT給台灣的公關公司,大家或許會感慨:是不是因為對岸有錢、台灣窮,所以我們才什麼都玩得那麼悲劇?

其實不是沒有錢,而是經常被花到了不明所以的地方。從去年到今年的兩期預算,台灣的心戰部門花了新台幣4498萬7千元購買了一系列「幾乎只能用來看電視和打電話」的精密設備,這些造價高昂的器材不只不符合單位任務需求,而且容易碰撞損毀,上級卻想把這些設備用在野戰。

整個單位上下沒人能問心無愧地講出這些設備究竟能發揮什麼實際國防用途,但計畫就是寫了、預算在立法院就是過了、納稅人的錢就是花了、東西就是買回來了。資源運用規劃上的常識判斷與理性決策能力,顯見已經崩壞了。

如果能把這將近半億的預算拿來從事對中國的網路戰、宣傳戰和開拓民間情報網絡,今天就不會是我們的政府抗議中共假新聞干涉台灣,而是國台辦跳出來譴責台灣嚴重影響中國內政。老共除了譴責以外,又能怎麼辦?受國際形勢所限,他們沒有辦法拿台灣怎樣,何況是他們先開始的。為了維持內部穩定,最終只能尋求和台灣一起各退一步、降低自身損失。

但這種事情沒有發生,年底的大選最終只能任人當成練兵場──以現在作法,監控就是乾瞪眼,澄清就是沒人聽,就算抓到了幫中共製發影音圖文和洗風向的台灣公關公司,你又真能拿內亂外患罪來辦他們?他們會說那是言論自由。

你創造了言論自由,讓老共進你家門安心享用。歹徒闖進你家了,你手邊明明有和歹徒不相上下的武器(政戰),卻還不敢正當防禦,怕事後被歹徒告《傷害罪》。等到人財兩失以後,你第一時間召開記者會澄清、鉅細靡遺地說出事發經過、分析犯案手法,想證明自己很機智、很勇敢。

RTX6D3EP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示意圖,非當事設備
為什麼政戰工作的努力方向會嚴重跑偏?

如果真的要求台灣心戰部門的高階領導幹部去檢討這些問題,大概沒人會覺得問題出在自己身上,多半都會覺得是上一級(甚至政府)侷限了他們的空間。然而,就算真的存在高層過度保守畏戰的問題,心戰部門的一些領導幹部也很難讓人相信「他們真的克盡了自己職權範圍內所能做的一切努力」。

絕大多數的問題不是沒有做事,而是努力方向嚴重偏離了實務需要,甚至起到了內部破壞的作用。從心戰部門內部體制來看,可以歸結出以下幾點情形:

  • 一、中央單位部分不具專業能力、缺乏國家意識的資深軍、士官幹部長年占據同一職務,缺乏輪調。

這些與社會變遷趨勢早已脫節的人,長年來在國家的核心部門裡拉幫結黨、打擊異己,對上則阿諛逢迎、欺瞞上級,對下則作威作福、挑撥離間,違規亂紀的同時卻又能獲得整個體制的保護而免於處分。

最後,上級指揮者被這些人製造出來的浮誇假像所蒙蔽、聽不見真話,自然也無法追求進步與改進。此類人等更起到了劣幣驅逐良幣的作用,將專業人員逼離專業單位。甚至可以這麼說:這些人對國家戰略能力的傷害不亞於共諜。

  • 二、底層人員調動無常,專業能力不易養成,又缺乏基於國家實際需要而產生的高層宏觀指導,進而普遍喪失了對工作有效性的檢視與自省能力。

即使想要經營單位專業能量,也會因為人員的快速流動而使能量無法續積,部門傳統也難以積累,最後往往人亡政息。到頭來,整個部門除了陳展的功能以外,幾乎乏善可陳。

我們這圈子裡面有句很糟糕的話,叫作「如何打到長官的靶」,意思是做長官喜歡的事、讓長官讚揚。這是個很可怕的觀念:政戰幹部不知道如何「做國家需要的事」「把事情做對」,只知道「做長官喜歡的事」「把事情做到討喜」。

專業判斷被壓抑,所以沒有專業意識和職務操守,不知道怎麼玩真的,只能無止盡地做假戲;偏偏每個人愛看的假戲卻又都不一樣,你愛聽黃梅調、他愛看牛肉場,最後反而把執行者搞得更累。

RTX6EE4K
Credit: Reuters / TPG
  • 三、政治作戰忽視政教,使大量工作本末倒置、不知其所以然。

政治作戰本來就是一套蘇維埃式的制度,是根植於政治思想(尤其是革命思想)而產生的。監軍是為了確保政治思想而監軍,宣傳是為了散播政治思想而宣傳,軍隊實務上的心輔工作也和思想工作息息相關。

社會民主轉型後,政戰也不可能拿「政治中立」這面擋箭牌來迴避政教工作,必須重新確立出一套符合當前國家立場與社會價值的政治教育內涵,而非空洞的保家衛國口號。

關於政治教育部分,如果無法新擬一套思想,政戰至少可以延用國軍故有政治教育中較無爭議的部分,比方:國軍傳統上所謂「革命精神」的原始意涵,所指涉的實際上是追求公民啟蒙、民主普及、改善社會財富分配與實現土地正義,願意為此「掃除一切障礙」的變革意識與人道情懷。這樣的思想內涵合乎國家立憲精神、能被當代社會所接受,並且不違反行政中立。

如果完全沒有政治教育,那政戰體系也就失去了維續的意義,畢竟很多東西都不知為何而做、喪失目標性。不如讓監察、保防、福利、心輔乃至於軍事安全總隊各自獨立或併入相關部門,反倒更能發揮專業效用。

整體而言,關鍵職務上「為官不為」的情形已經讓台灣的政戰能力嚴重空洞化,讓國家在面臨新型態威脅時岌岌可危。自1979年金門砲戰結束以來,經過近四十年的沉寂、轉型與等待,政戰終於在新的時空環境下找到戰場了,卻被自己人五花大綁、拒戰不出。

關於如何反擊當前環境下的敵心戰攻勢,筆者會在下篇提供拙見。我自己是抱著被法辦的覺悟在寫文章的,因為想讓對手知道:至少我們這裡的軍人敢穿著軍服講真話,敢說服公眾、影響政府、改變問題;雖然我們現在輸你們一大截,但有朝一日我們會趕上你們。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