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曾是言論自由的避風港,現在卻配合中國驅逐外國記者

香港曾是言論自由的避風港,現在卻配合中國驅逐外國記者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前英國殖民地過去是被驅逐出中國的記者避風港,現在香港在中國政府的要求下開始驅逐外國記者,顯得更加諷刺和令人沮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oshua Wong、Jeffrey Ngo
譯:劉松宏

毛澤東等共產黨黨員在1949年戰勝中華民國政府後不久,1943年於重慶市成立的外國記者會(FCC)決定要搬遷。它在一個發展穩定、擁有法治和公民自由保障的地方找到了一個新家,一個對國際媒體非常友好的城市:香港。其他大多數進駐中國的媒體機構也很快地紛紛效仿。在接下來的將近70年裡,香港外國記者會在不受干擾的情況下擴大規模,成為一個位於亞洲金融中心並促進世界各地記者工作的機構,同時也是推廣新聞自由的支持者。但現在此榮景將不復存在。

今(2018)年10月,擔任英國《金融時報》亞洲新聞編輯的英國國民維克多・馬凱(Victor Mallet),在沒有任何解釋的情況下被拒絕續簽他在香港的工作簽證。據我們所知,這代表一名新聞界成員第一次被驅逐出前英國殖民地,無論是香港於1997年移交中國主權之前或之後都是史無前例。該事件玷污了香港長期以來作為言論自由堡壘的聲譽。

身為香港外國記者會的代理主席,馬凱於8月14日主持了香港民族黨(HKNP)創始人陳浩天的訪談。當地政府在北京方面的施壓下,當時正在解散香港民族黨,因為香港分離主義被習近平主席認定為是一個不能跨越的「紅線」問題。

中國外交部試圖說服香港外國記者會取消這個演講,但馬凱堅持他的立場。他在開場白中表示:「舉辦這樣的活動並不意味著我們外國記者會支持或反對我們發言人的觀點。」並且認為「在辯論中傾聽各方意見」是記者的「職業責任」。

當記者對馬凱被驅逐出境一事提出質疑時,香港領導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此事是由當地入境事務處發號施令,而且並沒有針對個案討論。她駁斥了此事件與陳浩天訪談之間的任何關聯,認為這「純粹只是猜測。」但毫無疑問的是:驅逐馬凱正是北京對此事件的回覆。這是習近平徹底鎮壓分裂主義的一部分,無論是在香港、西藏還是多達100萬的穆斯林維吾爾人被任意拘留的新疆。

馬凱和英國《金融時報》都不支持香港獨立的事實似乎早已無關緊要。正如英國外交大臣傑瑞米・亨特(Jeremy Hunt)下的公正結論:這是一個「出於政治動機」應該再審議的舉動。

取消工作簽證是北京用來懲罰撰寫政治敏感議題並激怒政權的記者的慣用手法。美國網路新聞媒體Buzzfeed News的中國分局局長李香梅,在發布關於新疆維吾爾族大規模監控的得獎報導後,於今年夏天遭到解雇,此事件與在2015年被解雇的法國雜誌《新觀察家》記者郭玉(Ursula Gauthier)一事相似。現在審查戰略「延伸到了香港」,美國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引用馬凱事件並發布了美國國會暨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2018年的報告,其中強調了香港新聞界的最新惡況。

當《紐約時報》的克里斯・巴克利(Chris Buckley)在2012年被迫離開中國時——為了對中國共產黨高級官員財富的相關調查並為此反擊——他和家人向南去了香港。同樣地,巴克利的同事(和《時代雜誌》前作家)王霜舟在北京四年前將他驅逐後,目前也在香港定居。這個前英國殖民地過去是被驅逐出中國的記者避風港,現在香港在中國政府的要求下開始驅逐外國記者,顯得更加諷刺和令人沮喪。

因此,馬凱驅逐一案是一件大事,而此時頭條新聞宣布中國幾乎每天都在加強對該領土事務的微觀管理。9月24日,在陳浩天在外國記者會發表訪談的一個月後,他的政黨因「國家安全」為理由被正式宣布為非法組織。近期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年度施政報告中,公布了另一個極不受歡迎的挺北京基礎設施:一個佔地4200英畝的人工島嶼建設項目,將耗資630億美元,許多人認為該項目將會榨乾香港的財政部門並模糊與中國的邊界。

就在兩天後,10月12日林鄭月娥禁止劉小麗在即將舉行的立法會議員補選中出選。劉小麗於2016年夏天首次當選,她故意在就職典禮上已非常緩慢的速度宣誓,以此作為抗議香港政治制度不具代表性的生態,成為六名因類似行為被解職的立法會議員之一。現在她不能重新奪回自己的席位,因為她是香港自決的倡導者,當地政府認為這違反了所有香港立法會議員承諾維護的憲法。相同的論點在1月時也被用來處理反對黨周庭的候選資格,儘管周庭和劉小麗——更不用說馬凱——都不曾參與過獨立運動。

這些破壞香港自治權的最近情況都應該引起全球社會的注意,全球社會有責任對此採取行動。亨特已經表明馬凱事件公然違反了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一項有約束力的國際條約,該條約規範了香港的主權移交—而英國首相文翠珊政府應該讓北京對其惡劣行徑負責。同樣,美國國會應該考慮盡快通過兩黨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將向全世界表明:儘管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的孤立主義、「美國優先」的言論,華盛頓政府仍然致力於維護全球價值。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