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記者在敘利亞被綁架3年獲釋:我自作自受,但當地需要有人發聲

日本記者在敘利亞被綁架3年獲釋:我自作自受,但當地需要有人發聲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社會有不少輿論在安田純平2004年第一次前往中東地區遭綁架時,就認為安田自己不聽勸告,前往戰區取材才會被綁架,應該自負責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遭到敘利亞武裝組織綁架長達3年的日本記者安田純平上週終於獲釋並平安回到日本,面對外界質疑他為何前往戰爭熱區,甚至認為他應該自負責任,日本政府不需要救援,他昨(2)日也首次在東京召開記者會公開表示感謝和歉意,並說自己遭綁架的確「自作自受」,但他仍然相信媒體要不畏風險,才能讓世界關切那些困在戰亂中的人。

《中央社》報導,安田在2015年6月為了採訪敘利亞內戰,從土耳其進入敘利亞後就失去聯繫,外界研判是被當地武裝組織抓走。日本政府發言人、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則在10月23日召開記者會表示,接獲情資得知安田純平被釋放;日本政府並在24日確認是安田本人。

《新頭殼》報導,現年44歲的安田純平是日本埼玉縣人,曾擔任報社記者,長期關注中東情勢,成為自由記者後,2015年6月為了採訪敘利亞內戰,冒險從土耳其南部的安塔基亞,之後在6月22日徒步越過敘土邊境,進入敘利亞西北部戰火猛烈的伊德利卜(Idlib),就此失去聯繫。

一直到同年12月下旬,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在官網發布消息,指出安田已經遭到綁架。據《NHK》當時報導,安田被蓋達組織(Al-Qaeda)分支努斯拉陣線(Al-Nusra )的成員綁架,呼籲日本政府營救,但外務大臣岸田文雄以人質安全為由,不願證實綁匪是否要求贖金。

《聯合報》報導,安田這次終於能夠獲釋,傳出是由卡達與土耳其政府居中談判,卡達並付出300萬美元(約台幣9300萬元)贖金,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表示,日本未支付贖金,也不曾與武裝組織直接談判;日本政府請求卡達、土耳其等關係國的協助,更具體的部分他不便多透露。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則感謝卡達與土耳其政府提供的協助。

《自由時報》報導,敘利亞人權瞭望台組織(Syrian Observatory for Human Rights)執行長Rami Abdel Rahman向《讀賣新聞》透露,卡達之所以和土耳其合作營救安田,並願意付出如此高的贖金,目的是為了要在國際社會獲取好名聲。

拘禁的三年時光「就是地獄」

《中央社》報導,談到被拘禁超過3年的心境,安田在返國飛機上對記者團表示,一直有不知道要被關到什麼時候的恐懼感,也不知道何時才能獲釋,甚至還有可能被殺;因為無法獲得新的資訊,只能一直想過去的事,但不管怎麼想,都淨想一些負面的事情。

安田說,被拘禁的時光就是地獄,不管是在生理上還是心理,每天想的都是「今天還是回不了家」,漸漸變得無法控制自己。他還表示,有時會開始感覺在單人囚房中生活是理所當然,然後自己就會被這種想法嚇一跳,這也讓他非常痛苦。被拘禁的期間因為不能講日文,安田也坦承自己現在要找出正確的日文語彙有困難。

至於談到被釋放時的心境,安田說,他所有的行李跟物品都沒了,讓他感到很生氣;40個月完全無法工作,連相機跟工作的器材還被搶走。《日本共同社》報導,安田說,無論如何很高興能回到日本,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要怎麼樣走下去,現在完全沒有頭緒。安田的說法透露出一方面感到安心,但另一方面感到困惑的矛盾心情。

《香港01》報導,安田稱自己雖然被囚禁,有段時間被持續虐待,但仍獲准每天寫簡單的日記。武裝份子有提供紙筆給他,因為寫日記所以才大概知道被囚禁了多少日。

安田說,最早是在2018年3月被告知可以釋放回家,並把他轉移到另一個設施,不過後來拖了大半年直到10月,才真正移送往土耳其,正式重獲自由。

這3年當中,有多次安田求救影片釋出,在今年7月一隻出現在社群網路上的影片中,一名貌似安田的人身穿橘衣,並說自己的名字叫Umaru,是南韓人,《中央社》報導,安田在返回日本的飛機上表示,被拘禁時發生一些事,必須改信伊斯蘭教,所以他選了Umaru這個名字,然後依照武裝分子的規定說話。

至於為何自稱南韓人?安田說,如果他說自己是日本人且說自己的真名,其他被拘禁的人若獲釋可能會向日本或其他相關組織通報他的所在地,武裝分子擔憂這樣就會曝光,所以禁止他說真名,也禁止說自己是日本人。

安田應該對自己的被綁架「負責」嗎?

事實上對於安田純平被綁架,在日本國內有不少爭議,有不少日本輿論,在他2004年第一次遭綁架時,就認為安田自己前往戰區取材才會被擄走,應該自負責任,根據日本的談話節目,日本社會輿論後來還出現了「安田並非日本人」的仇恨言論,更質疑安田是「職業人質」、「自作自受」,應追究責任,希望政府不要出手救援。

《中廣新聞網》報導,安田返國後在東京「日本俱樂部」召開記者會,對於他自己被扣留而連累日本政府與日本社會,為了營救他而費盡心力,深感歉意與謝意。

遭綁架的日本記者安田純平公開道歉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他也表示,各界對他的批評與檢驗是理所當然的,他也能夠理解;他說,既然決定自行前往危險地區,當然就應該自己擔負責任。這次發生在他身上發生的事,也是他自己「自作自受」。《香港01》報導,安田純平也說,要前往紛爭地帶就要有一定的覺悟,他在被擄後,被要求寫信給家人時,曾在信中寫上暗號要求妻子「若遭遇不測不要理會他」。

但他強調,前往紛爭地帶取材是必要的,因為當地獲得的資訊與外國所看的消息情報並不一樣,敘利亞內戰有不少無辜平民,過著慘絕人寰的生活,這些「絕對需要有人公諸於世」,世界上必需要有記者勇於前往戰爭地區,獲得前線第一手的訊息,《中央社》報導,安田純平認為,「你需要來自第三方的資訊,而非各個政府的資訊。」

敘利亞自2011年爆發殘酷內戰,已奪走超過36萬條人命。對記者也成了極度危險的戰區,許多記者遭到俘虜,當中一些人已遭綁架者殺害,這當中也包括安田純平的朋友,另一名日本自由記者後藤健二就被斬首

安田說,他不確定是否會重回敘利亞或再赴新戰區。但他希望自身受到高度關注的例子,能讓人注意到敘利亞內戰,「我希望大家能關切那裡(敘利亞)正在發生的事,以及未來會如何發展。」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