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公職當政客獎賞的制度,是「巴西川普」能挾民怨當選的原因

把公職當政客獎賞的制度,是「巴西川普」能挾民怨當選的原因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波索納洛曾多次警告:「中國不是在巴西採購,他們是在採購巴西」,他甚至形容中國是「掠奪者」,企圖主宰巴西經濟的重要部門。問題是巴西抵擋得住美、中貿易戰提供的誘惑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向駿(致理科技大學國貿系教授兼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主任、中華戰略學會理事)

外號「熱帶川普」的「社會自由黨」候選人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10月28日在巴西總統大選第二回合選舉中獲得55.13%選票當選,將於明(2019)年1月1日就職。巴西加入由強人領導的國家陣營對拉美和全球都是重大事件。英國倫敦國王學院巴西研究所所長白瑞拉(Anthony Pereira)表示,巴西的規模和多樣性使得它成為測試某些想法和建議的完美實驗室,如果某些想法和建議在巴西獲得生命力,往往也會在拉美其他國家流行起來。

巴西是拉丁美洲最大的國家及全球人口第五大國,2003年初左翼勞工黨的魯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當就任總統後,巴西被視將獨裁政權(1976-1985)黑暗時代拋在身後,成功擁抱全球化和民主的典範國家。2011年底巴西國內生產超越英國成為全球第六大經濟體,2014年世界盃足球賽與2016年夏季奧運讓巴西人有躋身世界強國的幻覺。

魯拉的得意門生羅賽芙(Dilma Rousseff)接替他出任總統後,非但無法阻擋原物料退潮後的國內經濟,更在巴西國營石油(Petrobras)和跨國營造公司Odebrecht的「洗車行動」(Lava Jato)醜聞後遭彈劾下台。巴西版的「紙牌屋」導致民眾對勞工黨的期待幻滅,主流政治家則聲名掃地。此一政治氛圍提供了波索納洛異軍突起的機會。

誰是波索納洛?

波索納洛陣營的催票影片說明了此次大選的本質:「這不只是一場選舉,我們只有兩個選擇,是要向右或向左轉,而我們都知道勞工黨這個左派過去13年來把我們帶到哪裡去,我們要一個自由的巴西!」

上尉退伍的波索納洛,從天主教改信基督教福音教派後與美國教會保持極為密切的政治互動,他毫不掩飾對同性戀、女性主義的鄙視。他從政以來發表過的驚人之語包括,「我不希望我的兒子是同性戀,我寧願他意外死亡」,生了一個女兒是他的「弱點」,男女薪資不平等是因為「女人會懷孕」。他還曾公開對一位女議員表示「我不會強暴妳,因為妳不配。」如此「仇女」當然遭到女性痛批,上百萬女性組成「反波索納洛大聯盟」,發起#EleNao(#NotHim)運動。但他也因提倡「復古傳統家庭秩序」的立場,被視為社會價值的「殺蟲劑」和「化療藥」。

波索納洛強調「以暴制暴」、「震撼療法」的治安對策, 雖受爭議但具魄力,故在軍人與警察中極受歡迎。風格強硬的波索納洛曾被國際媒體形容為「川普+杜特蒂」的巴西合體。波索納洛更多次表達對於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仰慕與欽佩,他曾謂「川普要讓美國再度偉大,我想讓巴西再次偉大。」因此在選戰中,支持者和反對者都稱他「巴西川普」或「熱帶川普」。

波索納洛的副總統是年初才退役的陸軍上將穆拉奧(Antônio Hamilton Mourão),穆拉奧將軍在巴西軍中輩份極高,但近年卻屢因包庇將官貪腐,或在服役期間公開表示「當前政治太亂,軍方或可能介入『清君側』」等爭議言論,引發巴西左翼對於昔日軍事獨裁的敏感情緒。至於經濟政策則由芝加哥學派的政策顧問蓋吉斯(Paulo Roberto Nunes Guedes)負責規劃,他被認為是芝加哥經濟學派重返拉美的先鋒。《金融時報》等媒體預估,在蓋吉斯的「指導」之下,波索納洛極可能解除勞工黨政府的眾多社會補助,並向巴西的農業財團與礦業巨頭,進一步開放亞馬遜森林流域、巴西原住民傳統領域的土地開發權。儘管選前逾350名經濟學者簽署宣言表示極右派候選人波索納洛並非巴西最好的總統人選,但蓋吉斯表示「巴西經歷24年的社會民主主義後,準備讓右派試試看,我決定要幫忙。」

RTX6GXF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政黨制度不良造成民粹

2003年高盛集團首席經濟師奧尼爾(Jim O’Neil)在題為「與『金磚四國』一起夢想」(Dreaming with BRICs: The Path to 2050)的研究報告中預測,到2050年世界經濟格局將重新洗牌,「金磚四國」將超越西方已開發國家,與美國、日本一起躋身全球新的六大經濟體。巴西因此風風光光地成為拉美經濟發展的領頭羊,直到2015年11月高盛集團決定認賠殺出宣布關閉連年虧損的「金磚四國基金」。

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巴西研究所主任保羅・索特羅(Paulo Sotero)認為巴西「貪腐政治」(corruptocracy)的特色就是「國會議員將其服務出售給最高價的競標者,完全是自我服務(self-serving),和國家利益無關。」在「誰付的賄賂最高就享有最多的特權」環境下,羅塞芙被彈劾的「真正原因是巴西政治制度使然。」

政黨制度不良是巴西深陷政經泥淖的主因。學界一般認為巴西民主發展最大的不利因素是「分散化的政黨制度」(fragmented party system),其缺點有三:一是選舉波動性為各國最高,亦即選民的政黨認同薄弱。其二是許多沒有政綱的小黨存在與政治分肥相伴而行,政客視公職為個人獎賞而非公共責任。其三是政黨間競爭格局制度化水準低,總統難以透過政黨管道凝聚政治支持,導致對行政管理和公共政策產生腐蝕作用。

以2015年羅賽芙總統連任後的國會為例,513席的眾議院分屬13個有效政黨,羅賽芙政府的39位部會首長分屬九個政黨,分散化程度遠高於長期存在總統制國家的2.7個有效政黨數,因此被稱為「聯盟式的總統制」(coalitional presidentialism)。學者林茲(Juan Linz)和史泰潘(Alfred Stepan)曾悲觀地指出:「在每個決策分歧點上,巴西都選擇了最能導致政黨分化的規則。」

正因上述分散化政黨制度的弱點,執政黨為維持聯盟不得不採取雨露均霑的作法,學者歐唐奈(Guillermo O’Donnell)所強調的「水平式責任政治」因此遭嚴重腐蝕。難怪「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對巴西在「全球競爭力」(Global Competitiveness)的負面評價之一是「貪腐弊案導致對公、私制度的不信任。」此次選舉波索納洛所屬的「社會自由黨」在下議院513席僅獲52個席位,若想順利推動政策和法案,勢必要和其他政黨妥協。

中國謹慎面對

儘管中國是巴西的最大貿易夥伴,但波索納洛曾多次警告:「中國不是在巴西採購,他們是在採購巴西」,他甚至形容中國是「掠奪者」,企圖主宰巴西經濟的重要部門。問題是巴西抵擋得住美、中貿易戰提供的誘惑嗎?方興未艾的美、中貿易戰導致拉美成為貿易轉移的目標。

以大豆為例,美國、巴西和阿根廷生產約佔全球90%,美國每年向中國出售124億美元,而阿根廷主要出口大豆種類不受中國歡迎,因此巴西成為主要替代來源。2018年1-9月巴西對中國出口額約為470億美元是對美出口的兩倍多,波索納洛上任恐難抗拒誘惑。對中國而言,如何扭轉波索納洛對華立場當為首要任務,否則對美貿易戰恐難持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