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你沒有你想的那麼善良》:無論是否意識到,我們內心潛伏著一股攻擊的衝動

《其實你沒有你想的那麼善良》:無論是否意識到,我們內心潛伏著一股攻擊的衝動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確實認為多數人在不少情境中,會表現出一定程度的攻擊態度。當然通常最後並不會演變成暴力衝突,畢竟誰都不想坐牢、丟工作、失去小孩的監護權或者被對方重重反擊。可是無論是否意識到,我們內心深處確實潛伏著一股攻擊的衝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克里斯蒂安.米勒

歷史上有為數眾多的心理學研究旨在觀察人受到權威指示時會採取什麼樣的攻擊性行為,其中最著名者當屬耶魯大學的史丹利.米爾格倫(Stanley Milgram)在1960年代進行的一系列實驗,本章之後會引述。簡單來說,研究發現了幾個值得深思的現象:

多數人在權威者的施壓下,即使明顯有方法可以規避且不受懲罰,仍然會做出可怕的事情。

這些人雖然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難受,但不足以強迫自己停止。

若事前詢問會採取什麼行動,他們不相信自己會做出那些事情,並且認為多數人都不至於如此。

可惜的是,這些發現確實吻合現實狀況。

最明顯的例子是屠殺猶太人。1960、70年代許多關於攻擊性的研究都源於一個疑問:為什麼看似「正常」的德國公民,會搖身一變成了劊子手,對猶太人和其他少數族裔趕盡殺絕?較近期、規模也較小的則是伊拉克巴格達中央監獄的虐囚事件,同樣廣受心理學家關注。

從歷史來看,人類的品格不怎麼美好。上一章討論了助人行為以及惻隱之心,本章主題則是傷人,以及什麼樣的德性能夠遏止我們在沒有正當理由的情況下就去傷害別人。

最後一句很重要。在某些情況下,傷人可以有正當理由,比方說遭到搶劫或射殺恐怖分子以阻止炸彈引爆。無論與傷人相對的德性是什麼,都無法否定上述行為的正當性。

既然話題總是回到動機,可想而知不傷人也是有「好理由」的。假如你的孩子有機會可以欺負笨手笨腳的新同學,但他自己選擇不這麼做,這是值得鼓勵的好事。但若孩子之所以沒動手只是因為怕被退學,這樣的心態就有待檢討。基於關心對方、不希望對方痛苦、不願侵犯其尊嚴或權利而不傷人,是道德的良好典範;如果只是怕被老師、上司、警察抓到和懲罰,就不是道德上的好理由。

對應的德性叫做什麼呢?可惜沒有簡單易懂的詞彙能夠表達。就像助人的行為時常被稱為「同情或憐憫」,哲學家在描述不傷害別人的行為時稱作「不傷害」(nonmalevolence),不過這並非一般生活用詞,所以我們姑且稱之為「克制」(proper restraint)。

如穆斯和萊梅克的研究所示,我認為多數人並不具備克制的德性。在前述的例子裡,法蘭克對求職者說了傷人的話,之後又將責任推給研究員,但其實他明明可以選擇放棄參與實驗。先前提到,許多實驗發現大部分人都會服從權威。

等等,這些算是特例吧?或許多數人的確會聽從權威傷害他人,但日常生活中那樣的情境發生機率有多高?就不傷害他人這一點來看,大部分人都算是好人吧?直接結論說人類缺乏克制這項德性,是不是太草率了點?

我不認為,而且我想布萊恩.史托(Bryan Stow)也有同感。或許有人記得2011年3月,時年42歲的軍醫史托先生看完當季第一局棒球賽,從道奇體育場走出來以後在停車場被襲擊的事情,嫌犯是道奇隊球迷路易.桑齊斯(Louie Sanchez)和馬文.諾伍德(Marvin Norwood)。史托被他們痛毆到眼睛睜不開、嘴巴也說不出話來,陷入昏迷性命垂危,因為腦部受重創而肢體癱瘓。他究竟犯了什麼過錯要遭到這種對待?顯然只因為他是敵對陣營舊金山巨人隊的支持者。

我的意思並非大家都濫用暴力,事實上多數人從未下這麼重的手。我也不是說多數人有暴力傾向或思維,上述確實是個比較極端的例子。但我確實認為多數人在不少情境中,會表現出一定程度的攻擊態度。當然通常最後並不會演變成暴力衝突,畢竟誰都不想坐牢、丟工作、失去小孩的監護權或者被對方重重反擊。

可是無論是否意識到,我們內心深處確實潛伏著一股攻擊的衝動。

這個主張的依據何在?有關攻擊性言行的研究並不僅於服從權威。有許多論文以其他方式檢測我們在傷害他人這件事情上的表現。在此引用其一。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心理學家倫納德.貝科維茨(Leonard Berkowitz)是攻擊表現的研究權威,在其經典實驗中,每位受試者與一個陌生人配對(實際上是貝科維茨安排的演員),兩人必須合作為歌手做企劃,目標是提升形象與唱片銷量。瞭解任務以後,他們被安排在不同房間內,座位上有電擊裝置。

最初由演員評估受試者提出的企劃書,並根據結果施以電擊(評價愈差電擊次數愈多)。實驗安排受試者只會受到一次電擊(極輕微的刺激),接著輪到受試者去評價演員的表現,同樣可施加電擊。

可想而知,由於受試者已經受到電擊,所以他的回應會帶著輕微的報復心態,但不算嚴重:

回應的電擊次數平均 2.60

電擊時間平均(單位為千分之一分鐘) 17.93

不過這只是對照組。在真正作為觀察對象的實驗組身上,規則完全不同,每次演員都要給予受試者7次電擊!

輪到受試者回應時會如何呢?別不相信,他們心中有氣:

回應的電擊次數平均 6.07

電擊時間平均(單位為千分之一分鐘) 46.93

也就是說,受試者打定主意要讓對方嚐嚐同樣的痛苦,於是給予的電擊次數和持續時間都超過演員該受的懲罰。

類似結果也出現在其他實驗中。心理學家深知如何在實驗室內激發人的攻擊性,有的實驗做法包括直接辱罵。

受到挑釁後,受試者多半更願意以強烈音量還擊,或者對研究員、求職者做出負面評價。也有實驗操作環境因素誘發攻擊行為,包括室內溫度、播放含有暴力畫面的電影、武器投影片、背景噪音、暴力電玩、噁心氣味、擁擠空間、空氣中的離子狀態,甚至連臭氧比例也測試過。

想想你心目中具有德性的人。每當我想到耶穌、德蕾莎修女或保羅.法默的時候,根本無法連結到那些實驗結果。有德者應該能克制自己,就算有人敲邊鼓,也會避免言語抨擊造成對方情緒失落。依此類推,即使對方先動手,有德者也不會反覆施以電擊造成痛楚。氣味、噪音、高溫、甚或當面羞辱,都不至於使有德者像上面那些受試者一樣,以傷人作為回應。他們會展現更高的克制。

相關書摘 ►《其實你沒有你想的那麼善良》:每週的人際互動裡,大約三分之一全是謊話

書籍介紹

《其實你沒有你想的那麼善良︰一堂關於品格的哲學思辨課》,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克里斯蒂安.米勒
譯者:陳岳辰

人來人往的購物商場,老人突然心臟病發倒地,周圍的人視若無睹,醫護趕到時已無力回天;

兩歲女孩被貨車撞成重傷,至少18名過路者棄她於不顧,導致她後來又被卡車輾過。

上述案例真實發生。怎麼會這樣?好人在哪裡?那些人怎麼會這麼冷血?這就是本書要回答的問題。

作者以哲學辯證方式,引領讀者思考品格是什麼,以及為什麼我們需要發展好的品格。書中藉由大量心理學實驗,呈現人類為善做惡背後的動機︰同理心被激發、道德提示、迷人香氣、甚或只是剛從廁所走出來,都會讓我們更願意做好事;權威者施壓、旁觀者效應,或者只要報酬比風險大、看起來不會被逮到,我們可能就會做出可怕的事。

我們對自己與他人的品格想像經常是錯的,本書將帶你認識真實自我與道德理想之間的落差,同時告訴你怎麼做可以變成更好的人,以及如何避免以道德苛責他人或道德造神。

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學』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