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核廢料比喻成「鋼彈模型」,以核養綠提案人:蘭嶼反核是為了回饋金

把核廢料比喻成「鋼彈模型」,以核養綠提案人:蘭嶼反核是為了回饋金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曾針對此做過調查,發現「蘭嶼人是因為回饋金喬不攏,才反核」這個消息其實錯誤消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核能流言終結者發起人黃士修2日在靜宜大學一場講座中提到對蘭嶼核廢料的看法,他以「鋼彈模型」來類比存放在蘭嶼的「低階核廢料」,並表示蘭嶼人都知道核廢料對健康無害,會反核只是因為回饋金「喬不攏」。這樣的言論,引起廣大討論。核廢料真的對人體無害嗎?蘭嶼人又真的是因為回饋金才反核嗎?

用「鋼彈模型」比喻「蘭嶼核廢料」,黃士修:核廢料無害

根據粉絲專頁「花東發聲台」,「核能流言終結者」發起人、「以核養綠」公投連署提案人黃士修,11月2日在靜宜大學一場由生態人文系主辦的「電力與家園傷害論壇」中,發表關於蘭嶼核廢料的看法。

根據「花東發聲台」的論壇錄影,黃士修說,「假設今天台電跟蘭嶼人租了一塊地蓋倉庫,裡面放滿了鋼彈模型,蘭嶼人能不能說我就是不要這外來文化玷污我們土地?可以,我舉雙手支持你把它遷出,可是你不能說這些鋼彈模型害我的家人跟小孩得癌症。」他以此說明核廢料「無害」。

另外,他也提到蘭嶼的核廢料回饋金問題,他說,「其實很多蘭嶼人都知道它(指核廢料)沒有健康危害,因為在兩千零幾年,台電曾經把裝載箱帶去蘭嶼準備把核廢料運回本島,蘭嶼當地的鄉公所都有明文記載,他們直接在碼頭就把哪些裝載箱擋下來推到海裡去,他們說回饋金談不攏,核廢料免談。」

他更說,「如果你今天真的覺得核廢料會讓你的家人小孩得癌症,你應該是不管三七二十一,馬上立刻遷出,這一筆賠償我一定會跟你討,但我不能夠容忍它一分一秒,因為那危害的是我家人跟小孩的健康,怎麼會是因為回饋金不攏,我寧可繼續放30年。」他強調「所以其實那些反核的蘭嶼的朋友,他們也知道蘭嶼的核廢料其實對他們的生活沒有太大影響。」

由於公投在即,擁核反核又一向是爭議極大的議題,他的言論引起廣大討論。

蘭嶼存放的核廢料真的跟「鋼彈模型」一樣安全?

不過,黃士修所說的核廢料很安全,是真的嗎?核廢料究竟對人體有沒有危害?

根據《關鍵評論網》記者黃筱歡搜集的資料,擁核派認為,環境輻射是可以監測的,輻射本來就是到處都存在。根據台電去年的監測報告,放置低階核廢料的蘭嶼貯存場,輻射劑量評估結果低於最低監測標準(0.001毫西弗),甚至小於台灣地區的天然輻射量。清華大學核工系教授、擁核派的李敏就曾說,蘭嶼的居民「沒有足夠的理由,去宣稱健康受到這些輻射的影響。」

不過反核的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崔愫欣表示,核電廠營運期間,原能會有責任做嚴格的輻射管控,因此平常的輻射劑量本來就應該是低的,如果有嚴重超標,「就是核災了」。

崔愫欣也說,「理論上」核電廠的設計是不會有問題的,但從歷史上的核子事故來看,包括是1986年的蘇聯車諾比核災(機組設計缺陷、人為運轉錯誤)、1979年美國三哩島(機械故障、人為失誤)、還是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天災引發的地震與海嘯),都可以知道,天災人為等不可預知的因素仍然存在。而輻射汙染可能導致罹癌的機率,至今仍然難以全面估計。

蘭嶼人真的是為了「回饋金」才反核?

而針對黃士修說「蘭嶼人是因為回饋金喬不攏,才反核」,其實,台灣事實查核中心曾針對此做過調查,發現這個消息是錯誤的假新聞。查核中心表示,消息來自2009年3月15日發行的《蘭嶼雙週刊》,報導標題雖然寫「回饋金縮水?與會鄉親堅持2.2億」,內容也寫道,有蘭嶼民代表示,若回饋金減少不排除北上抗議。

但整篇報導,講的是台電與蘭嶼承租土地的「租金」。事實查核中心直接聯繫這篇報導的記者謝福美求證,謝福美表示,台電每3年為一期、每期2.2億的回饋金是針對蘭嶼貯存場的「土地續租」,2009年,蘭嶼貯存場租約即將到期,台電表示以前承租的土地面積太大,但實際使用的面積其實沒那麼大,所以希望只承租實際使用的12公頃,並減少2.2億的回饋金。

但蘭嶼地方代表則認為,蘭嶼貯存場1982年就遷過來了,而且是在當地人不知情的狀況下。這二、三十年來地方民眾不斷抗爭,要求貯存場早日遷出,但台電一再跳票。因此地方人士覺得台電不僅不願運走核廢料,還在「土地租金」上討價還價,對此感到相當不滿,才堅持回饋金2.2億。

雖然蘭嶼人對回饋金的依賴度的確很高。但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助理教授李宜澤就在臉書上撰文批評,蘭嶼的回饋金對當地人的確有補助效果,「但這種補助是自願選擇後取得,還是「被安慰」的補償受害者?受害者有能力安排與要求能夠把這些核廢料轉移到哪裡去,或者選擇他要什麼補助類型嗎?不能選擇的人,卻說得到補助就是『得利』,根本是環境殖民的壓迫論述。」

綠盟副秘書長洪申翰2012年接受《公民行動影音資料庫》採訪時也表示,「達悟族或蘭嶼,該由中華民國政府照顧的部分,中華民國政府不好好負責,該負責的部分卻由台電提供的回饋金來做補充,這長期以來變成一種扭曲的現象。」

他說,蘭嶼不像工業區或都市,得到國家那麼多資源,「資源被分配的比較少,發展就是比較不好,核廢料政策再加諸其上,等於在本身發展資源很少的地方,再加諸破壞性的污染,」洪申翰認為,「這是個雙重不正義的現象」。

《公民行動影音資料庫》報導,台電從1973年開始啟動蘭嶼核廢料貯存場的計畫,並在1982年將第一批核廢料送到蘭嶼,原定暫存20年後,在2002將核廢料遷出運往公海「海拋」,但1993年國際通過《倫敦公約》,核廢料禁止丟入海裡,核廢料於是至今仍「暫存」在蘭嶼。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