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殺片場》打破(及打不破)的幕前與幕後

《屍殺片場》打破(及打不破)的幕前與幕後
《一屍到底》劇照,Photo Credit:車庫娛樂 GaragePlay Inc.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藉著角色亂入,《屍殺片場》以一種捉弄的態度來戳破觀眾先前對這部片的想像。

文:唐澄暐

《屍殺片場》近期以一種鬥陣俱樂部的模式,在影友互相告誡「不得討論劇情」、「不得討論劇情」的默契中快速傳播開來。

這倒也不是什麼刻意為之的行銷手法,而是這片的形式和內容確實帶有這種邪教資質。一來這片的妙處確實來自它的大前提,要在不爆雷之下稱讚這部片頗有難度,也就只能靠這種不說破的方式來互相推薦。再來這片也不是說穿了怎麼構成就毫無看頭,如果是的話,吹破的牛皮也沒辦法撐太久。而且這片在此之外還有一些後座力;除了娛樂效果,《屍殺片場》的鏡頭視角,還真可以讓人多想一下,平常在觀看影像時是不是掉進了什麼習以為常的盲點。

若看過了《屍殺片場》,想必已經知道這片的特殊結構,但如果我們用「觀眾看到了什麼」的觀點來重述,或許會更清楚這種結構帶來的效果。

(以下將透露劇情,尚未觀影請慎入)


一屍到底_新聞稿照01_日本獨立殭屍電影異軍突起
Photo Credit:車庫娛樂 GaragePlay Inc.

觀眾坐定之後觀賞到(且一開始會以為是本片)的第一段,是描述某個小劇組正在拍攝一部極低成本的喪屍片,在快要拍不下去時,陷入偏執的導演忽然用某種方法讓一些劇組變成喪屍,來追殺剩下的男女主角和化妝師。

觀眾在這時候就會先察覺到一些「破口」。好比說一些角色不太尋常的走動,或者一些錯愕的對話,但最明顯的還是當喪屍被砍斷、血噴到鏡頭上時,畫面外居然冒出了一隻手來把鏡頭抹乾淨。現在的觀眾多半能接受即便電影鏡頭晃得很有「人味」,卻仍是超然於現場的「幽靈拍攝者」,就好像《搶救雷恩大兵》的鏡頭再怎麼衝鋒陷陣都不會中槍一樣。

《屍殺片場》的觀眾一開始可能會覺得那是劇組裡的跟拍,但隨著喪屍在劇外出現,觀眾慢慢又會覺得這時還不逃的跟拍搞不好是「幽靈拍攝者」,可是接下來它又被女主角撞倒在地久久不起,還伸出手來擦鏡頭,到了第一段結束時,又以上帝視角從高處拍攝女主角站在五芒星中央的最後畫面。

在這種混淆中,電影立刻進入尋常的第二段,從一個月前開始說起。穩定的畫面向觀眾預告,這一段將從旁觀角度解開第一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再次提醒,以下將有大量劇透,尚未觀影請留步)


一屍到底_現正熱映中
Photo Credit:車庫娛樂

一個以「便宜、快速、品質尚可」為座右銘的溫吞導演,扛下了一個沒人敢接的艱難案子:喪屍片、現場直播,而且一鏡到底。面對一群先天問題滿滿、上場又狀況百出的演員,臨時被迫兼任「該劇中偏執導演角色」的溫吞導演,終於引爆了全片的笑點與賣點——觀眾在第一段影片感受到的所有驚悚、疑惑、不合理,所有造就第一段影片風格的元素,全是導演率領劇組在幕前幕後拚命補破網擦屁股所產生的即興效果。

觀眾因為自己先前的疑惑猜想被一個個破解而啞然失笑,又能在電影大功告成的結局中,享受一切豁然開朗的暢快。

在銀幕上同時展現幕前幕後的電影並不算少,但《屍殺片場》還是從中翻出了一些獨特的趣味。第一招是活用題材——喪屍電影的驚悚和懸疑特質,讓觀眾比較能容忍劇情開端的各種古怪離奇現象,比如說突然不尋常的言行舉止,或是一些交待不清的行蹤;而這類片的好壞,往往取決於最後能不能好好解釋這些異常。

一屍到底_新聞稿照02_秋山YUZUKI飾演女演員
Photo Credit:車庫娛樂 GaragePlay Inc.

《屍殺片場》不僅利用了這個優勢,還靠著「劇組正在拍一部低成本喪屍片」的開場佔到一些便宜;第一幕登場的「拍了42次還不能OK的低成本喪屍片」替全片的逼真程度立下了底標,使得接下來上演的「導演把劇組變成喪屍來咬男女主角」即便破口再多,看起來都還是比較真。

「第一層是假的,那包住第一層的第二層,應該是玩真的了吧」,《屍殺片場》利用了這種想像力,來讓觀眾採信了第二層的世界!

就算覺得那個「碰!」、那個非要出去不可的收音員,或者女主角突然撿到的那把斧頭再怎麼突兀,因為前面已經有一部更鳥的劇中劇,所以觀眾還是會暗自認定,好吧那至少這一段電影應該是來真的,而且老實說,有些段落還是挺嚇人的。

等到劇情逐漸明瞭,後半段的解謎篇又如何在完美解釋前半各種不尋常之餘,還讓觀眾一路笑到尾呢?這一部分的關鍵,我認為是在於角色亂入。一鏡到底的網路實況喪屍片即將開拍時,飾演導演和化妝師的演員突然到不了,情急之下只好由溫吞的導演本人來飾演劇中偏執的導演,有著平衡功能的化妝師則是由一向入戲過深的導演太太來頂替。

一屍到底_新聞稿照04
Photo Credit:車庫娛樂 GaragePlay Inc.
片中代替演出化妝師的導演太太Nao(主濱晴美飾)

藉著這樣的角色亂入,《屍殺片場》開始以一種捉弄的態度,來戳破觀眾先前對這部片的想像。雖然始終坐在銀幕前,觀眾還是可以一層一層地想像,銀幕上的哪個時空是最裡頭的「劇中」,而那個時空又是外一層的「拍片現場」。

在觀眾原本的想像中,一部片若是到了導演登場的地步,就代表這時空已經是幕後真相而不是幕前故事了,但《屍殺片場》卻自己破壞了界線——當觀眾發現第一段的「導演角」是這段戲的導演不得不跳進來自己演的時候,所謂的幕前幕後就開始重組,而第一段內所有要素的含義,也就隨著這樣的重組180度大轉彎。

本來以為在逼迫演員的偏執導演,其實只是在鏡頭前頂替劇本裡的形象,但在這一層劇情安排中,他還真的把前面受的氣發在演員身上;男女主角一開始重拍42次的拙劣是劇裡要求的演出,後來躲避喪屍那種「真的在怕」還是劇裡要求的演出,出戲的隨機應變才是最外一層的「自然發揮」,反而是入戲到底的導演太太顯露出一種拙劣——因為越演越入戲,讓她的表演成了第一段裡令觀眾起疑的破口,又能為第二段的解謎篇不斷製造各種緊張局面。

MV5BZTAyOWE5NTEtMjYzZC00NTEwLThjNWEtZDA1
Photo Credit:IMDb

當觀眾逐漸知道全片根本沒有喪屍之後,片中最像是大魔王的,反而就是不停暴走的導演太太了。

更好笑的是,第一段裡有一些顯得多餘的對話(好比說詢問興趣是什麼),以及長到讓人開始緊張的停頓,原本會讓觀眾覺得跳脫出戲劇式的精準,而更像是一種「真實感」的表達,然而等到謎底揭曉,觀眾才發現這些都只不過是避免開天窗在拖時間而已,而這樣的安排就挑戰了觀眾判斷真實感的基準。

觀眾判斷真實性的高低,往往仰賴著影像中的一些憑藉——好比說,因為畫面很晃很糊,所以應該是手機或者監視器實拍的;因為影中人講了太多廢話,所以應該不是演的。然而《屍殺片場》卻告訴觀眾,只要是鏡頭上的東西,就都有可能是演的;就算是鏡頭外的東西,還是有可能是演的!

因為不管這樣的幕前幕後有幾層,觀眾永遠是在現場以外透過一顆鏡頭看著畫面,所以畫面以外的,看不到就是看不到。在《屍殺片場》中,這些都是精彩笑料的泉源,可是搬到了現實生活,就成了嚴肅的真假問題,但電影顯然沒有要繼續戳開現實的意圖。

整部片到最後依舊回歸了正統的戲劇象徵手法:原先不合的眾演員齊心協力疊起導演,讓導演像年輕時一樣扛起還沒被現實擊倒的女兒,讓女兒抓緊攝影機順利撐過了最後一幕。演員終究沒有NG、劇組完成了任務,父女關係得以修復。然後進入真正的劇組名單,背景畫面又是幕後跟拍:一切終究還是包在一場完整的大戲裡,想要發現真正的「破口」與影像外的真相,還是請離開戲院去找吧。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