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金庸:跨世代的江湖傳奇,武俠界的登峰造極(下)

告別金庸:跨世代的江湖傳奇,武俠界的登峰造極(下)
Photo Credit:本文作者翻拍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金庸小說也可以當做成長小說,書中的男主角在成為英雄前的過程,多半命運多舛,他們都得歷練許多磨難與挫折,最終才能成為一代大俠。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會有恩怨,生命總是在百般無奈處硬是求得一點解脫。

延伸閱讀:告別金庸:跨世代的江湖傳奇,武俠界的登峰造擊(上)

作品享譽海內外的金庸,著作更多次被改編為電影、電視劇、舞台劇、廣播、動漫、電玩、美食、旅遊、等影視文創作品,各部小說翻拍次數不勝枚舉,幾乎飾演過書中角色的藝人都會成名,對華人影視文化興盛的貢獻極大。金庸熱潮燃燒至整個華語圈,至今已蔚為全球華人的共同語言,並在全世界興起金學研究的風氣,歷久不衰。

不止跌宕起伏的故事、扣人心弦的情節、生動優美的角色塑造、高深的文字技巧與敘事功力,細膩刻畫中國人的性格、描繪兒女柔情、勾勒史地背景、摹寫琴棋書畫,探索佛道哲思、辯證名利權位、考究兵學易經、開創美食武術⋯⋯呈現出廣博精深的內涵,才是金庸作品最獨到之處,讓讀者在閱讀之際,也能領略到中華文化的豐富知識及精彩神韻,體悟對傳統文化的反思探究與突破。

S__51421206
Photo Credit:本文作者翻拍提供

除了1970年的《越女劍》未被列入,金庸還曾將創作的15部小說中14本名稱的首字,創作成一副對聯:「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由於市面上充斥著盜版、掛名、冒名或同人誌的金庸作品,這副對聯也成為認證金庸正版武俠小說的正字標記。

最早期金庸的熱潮是從港澳開始,接著漫延到台灣,之後在中國大陸正式授權出版後,產生了重要影響,近年來也被翻譯成英文、日文等外國文字。金庸的武俠小說經歷舊版、新版與新修版3個版本。

1955年至1972年的報刊連載及單行本為舊版,也有許多沒有版權的盜版單行本,目前大多已經散佚。1970年至1980年期間,金庸著手修訂完所有的作品,則是新版《金庸作品集》。1999年,金庸又展開新的修訂工程,改善舊作中的疏漏之處,即為新修版或世紀新修版。

然而,金庸每10年一次的修訂,雖然人物情節都有些改動,故事內容與結局也有所變化,卻又產生新的問題。知名作家兼頭號金學專家倪匡就曾形容,看到新版《射鵰英雄傳》後,「懷疑自己得失憶症,因為改動得實在太多了。有不少人,包括我在內,喜歡舊版多於新版。」

金庸作品的靈感來源大都從身邊所見所聞所思開始,書中的人物角色也都有自己或親友的影子或類似經歷,第一部小說《書劍恩仇錄》據說是在金庸浙江家鄉流傳的故事,《連城訣》則是兒時家鄉長工青少年時期的悲慘經驗。他曾表示最喜歡的作品是《笑傲江湖》、《倚天屠龍記》、《神鵰俠侶》、《射鵰英雄傳》、《天龍八部》及《鹿鼎記》,認為自己像《倚天屠龍記》裡的張無忌,最喜歡令狐沖,最愛的女性則是小昭與雙兒。

其實金庸小說也可以當做成長小說,書中的男主角在成為英雄前的過程,命運都很多舛,他們都得歷練許多磨難與挫折,最終才能成為一代大俠,這也符合了正統傳奇故事裡經過千錘百鍊才能修成正果的路線。

金庸曾說:「實際生活中,一個人的成長過程是很長的,要能成功做一個主角,是絕對不簡單。武功要是一學就會,未免太容易了!」

金庸偏向左派無神論,痛恨迷信,自詡為五四運動型知識分子,認為佛教是一種「無神信仰」,佛法超渡的是活人而非死人。從創作歷程來看,金庸在國族與民族文化的認同、忠孝節義、人性善惡、社會道德與生命價值等議題的思考面向,其實是一個推進衍化的過程。

早期《書劍恩仇錄》、《碧血劍》、《射雕英雄傳》等作品,還蘊含著善惡正邪、漢人本位與傳統道德的核心精神,也無法接受男人女性化或女人男性化。在《神鵰俠侶》、《倚天屠龍記》時期,金庸鬆動了善惡與種族的分際,但尚未完全打破善惡與漢夷二元論的思維。

到了《天龍八部》、《笑傲江湖》與《鹿鼎記》,金庸徹底瓦解了以往的世俗觀念與框架,解構之前的作品,重新建構起善惡、血統、正邪、性別、身分認同及地位的世界觀與價值觀,探討的全是真實社會發生的事情。

寫黑白分明的英雄人物很簡單,金庸曾表示「年輕時有些迷迷糊糊」,很崇拜英雄,年紀大了之後才發現,「其實英雄背後也有卑鄙的一面,有見不得人的一面。」

他不斷突破武俠小說裡俠義主角的理想人格模式。例如《射鵰英雄傳》雖是武俠小說,卻喚起中國書寫歷史最核心「以歷史為鏡,凝視古往,以求燭照當下」的隱喻。

金庸也是當代眾多武俠作家中,文化底蘊最深厚的一位,他接受過正宗中國傳統國學教育,也學習了現在西方新式教育,是從傳統到現代過渡時期的代表人物,在中國武俠小說史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嫻熟中華文化與歷史傳說的金庸,援引史料文獻出神入化,虛實相生的筆法意境,作品內容蘊含著豐富的傳統文化,高超的文藝學術與風格品味,拉進了高貴典雅與通俗文學之間的差距,真正做到了雅俗共賞,已成為當代文學的典範,在華文世界具備無人能及的影響力,後代作家的武俠小說,多少難免都會受到他的影響。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會有恩怨,生命總是在百般無奈處硬是求得一點解脫,而瀟灑與無力則是同一件事的兩個面向。

金庸藉由一部部的經典著作,表達出人類命運的幸與不幸,固然是由天生性格所決定,卻不代表不能藉由後天改變性格以扭轉命運。他寫的是通俗小說,談論的卻是人生的真理;描述的是武林社會,貫穿的卻是人性的面向。

他獨步天下的作品把通俗文學帶入了文學殿堂,將中國武俠小說推進到一個新的高度。後代作家很難再有這般家學淵源與文史功力,也達不到如此的文學深度與歷史厚度。套用倪匡形容金庸作品的8個字,就是「古今中外,空前絕後」。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