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宰中國的太子黨》:既得利益的愛國者,還是無祖國的金融家?

《主宰中國的太子黨》:既得利益的愛國者,還是無祖國的金融家?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太子黨會招致批評,是因為他們的身分和擁有的財力使他們可以輕易地移居國外,而這令人嫉妒。太子黨可以輕易做到一般平民老百姓做不到的事:成為一個無祖國的富豪。

文:杜明(Jean-Luc Domenach)

下海經商

從商風潮,明顯由來於太子黨試圖揣摩新任領導當局意圖和政治路線:掌握共產政權體系的權貴家族中,多多少少都有著資本主義的行徑。

有七個政治局常委的家人都涉足商業活動。在1980年代「治國八老」的103位後人中,有不少人是國家或軍方幹部,其中43人或自己開公司,或成為私人公司的股東,還有26人在國營企業任職。除了軍方領導人的家族,對這些太子黨哥兒們而言,「做生意」壓倒一切,也因此薄一波的三個兒子中只有薄熙來投身政治(但也沒放棄聚歛行為帶來的利益),薄熙永和薄熙成都在經商,一個在香港,另一個在北京(經營餐廳)。為了投入商界發展,不少太子黨紛紛放棄他們從1980年代以來就開始經營的黨政職位。

這些人轉進中國經濟的各個領域,許多大企業也刻意招攬他們,以備必要時。比方說,一旦公司遭遇困難,就可以向這些太子黨成員的兄弟、親戚或是朋友們求援。實際上,所有「下海」經商的太子黨,背後都有家族或是朋友組織的勢力支持,這些支持力量也多少都有官方背景,以提供所需要的資源或是庇護。這些關係網大多是在公安系統中有耳目或人脈,使得公檢法系統極少追究他們的活動。知名的中國觀察者斐敏欣指出,涉貪官員只有三%的機率會被查處下獄,我們可以從這點想見,這機率對太子黨而言只會更低。

1980年代起,中共曾經下達堅決禁止領導人子女經商的政策,然而上述的網絡卻可以讓太子黨避開這些規定。由於相關規定屢遭挑戰,以至於後來竟沒有人敢再提這回事。結果自然顯而易見:只要有錢可賺的地方,就有太子黨。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可以在一家航空集團公司中看到孔原的兒子,在保險集團公司裡見到陳正人的兒子;陳元自己更在中國人民銀行領導高層的長期工作後,再轉而成為國家開發銀行的行長——這份名單還可以開列得更長。據傳,曾慶紅的兒子曾對外放言:「沒有兩個億的進項,免談。」

這些經商網絡基本上是在家族基礎上運作的,圍繞著子女、兄弟、親家⋯⋯等。就這樣,溫家寶的女兒化名常麗麗,在開了一家顧問公司後,她的丈夫隨之順利進入中國銀行監督管理委員會工作!此外,太子黨的網絡還擴大到朋友層,像是父執輩世交的家庭成員,或是大學時期的同窗好友等;家庭和好友可以讓保護圈盡可能的擴張。

每個網絡隨各個家族家長的不同,各有自己的經營事業。例如,李鵬家族把持的是電力事業,溫家寶家族則投入珠寶首飾業。家族其中一個成員自行開創事業後,整個家族網絡再為他提供庇護的事也屢見不鮮;例如一位前總理的兒子,在創設了一家資訊科技公司後就由家族支持其發展;胡錦濤兒子的公司,也曾在家族的庇蔭下為機場提供掃描設備。像是高科技和金融業,直到現在都還會吸引一些具有相當能力的太子黨投入;江澤民和李瑞環的兒子,以及李克農的孫子等都是例子。

真正的富豪

總之,太子黨為企業工作絕對不會毫無所圖!10年下來,他們從中累積、賺取了巨額的財富,根據社會科學院引用的凱利.布朗(Kerry Brown)估算出的金額,這些人的財產可能高達兩兆美元之譜。但他們還稱不上能代表當今中國所有的「巨富」;當前中國是一座歷史上罕見的富豪製造工廠,這些太子黨了不起為數僅占約其中一半,而且這比率還可能有些誇大。

在權貴集團中經營最成功,同時也是中國最有錢的人為王健林。王健林曾是軍人,父親也是參加過長征的紅軍,但他後來轉而在大連投入房地產經營,並且和薄熙來合作,利用行賄等手段縱橫中國房地產界,後來更由於習近平、胡錦濤、溫家寶等中國高層領導人家族的著意投資而發家致富。他所掌握的資產,約有350億美元。

太子黨給人的形象不是只有富豪而已,他們之中很多人還是全國政協的成員,只是在人們的眼中,所謂政協,也不過是萬把個少數有錢人的俱樂部。也有一些太子黨成員有正式的職務身分,不過這些身分只是讓他們能低調從事商業活動罷了,畢竟他們的家庭是媒體和各方注目的焦點。身為太子黨,還是有許多的不方便。

另一方面,大部分具有公職身分的太子黨(也許這些職務並不是很重要,影響力也不太大),一樣會利用權力空隙獲取利益。像是人大常委會委員,許多太子黨都具有這種身分,他們的個人財富從2007到2014年間,就增加了81%。至於上海和廣東的負責人(通常他們的出身背景都很好)在2010年時所持有的財富,即達到了200萬歐元。

太子黨很少會被調查,因此許多人都是擁有巨額資產的富豪。像胡錦濤的女婿,就擁有約有6000萬歐元的財產,而且這個數目算是「還好」的,溫家寶的親友賺得才最多,竟有超過20億歐元!不過有件事似乎很難讓人相信是真的:薄熙來家在數年間,轉移到國外的財產就大約價值60億美元。

領導人家族擁有鉅額財富的情況讓中國人民憤憤不平,就算其中有媒體誇大的成分在,但相對一些靠自己力量賺取資產的企業老闆,這些權貴家族卻可以擁有如此大量的財產,實在讓人氣憤。這些太子黨的家族完全不理會一些該遵守的規定,其中有幾條還是專門針對他們訂定的,比方說有關官員財產申報的規定,但他們之中到底有多少人在調任新職時會申報自己的財產呢?

有哪個官員敢干冒大不韙譴責權貴家族的所作所為?就連公安機關高層領導都是他們的人!這情況使得太子黨成員幾乎都有豁免權,只有一些小角色會被查辦懲處,而且官方宣傳工具在查辦前就會對外放出消息,披露這些人的名字。例如前浙江省領導人陳偉達的兒子陳同海即是,他被控「竊取」約6000萬美元,被判決死緩。但即使如此,在幾個大城市中,大家毫不懷疑愈高層的領導人可能愈腐敗的說法。有些四處流傳的小道消息,反映出這種對高層菁英的輕蔑態度;例如,李鵬的妻子到日本旅遊時在飯店掉了一條項鍊,便要求飯店賠償損失,後來雖然找到了這條項鍊,但經鑑定後發現上頭的鑽石都是假貨。

另外,權貴集團知道大家尊重那些為政權建有功勛和擁有財富之人,是因為這些人憑的是自己的努力,也因此太子黨任意的奢華消費行為會讓人們憤慨不已。例如李鵬的女兒穿著義大利名牌Emilio Pucci、流連夜店的玩家開著法拉利,以及不過擔任辦公室主任,座車卻是奧迪。然而太子黨擁有的不只是奢侈品而已,他們還有高級的住處:有的在安靜並保全良好的郊區購置豪宅,有的經常出入高級俱樂部、酒吧,以及像是私人高爾夫會所的高級休閒場所,有的人還會開自己的遊艇到海上度假,另外那些最有錢的人,則分別在美國、倫敦和巴黎置產。除此之外,當北京空氣污染愈來愈嚴重,甚至連呼吸都很困難的程度時,出現一項新配備標識出庶民和權貴的差異——權貴富豪的辦公室和家中都配置了空氣清淨機。

許多官員和他們子女在性關係上的浮濫,也成為北京市民眾議論紛紛的話題。官方宣傳機構偶爾也會公布有官員涉及性醜聞而遭免職的消息。2011年2月,就發生擁有18名情婦的鐵道部部長遭查處下台的案例。此外,宋任窮的兒子也曾公開譴責過太子黨種種放任的行徑。

海角天涯——國際商貿操作

有錢的太子黨不只在城市裡投資,整個中國都是他們的守備範圍。要到上海,只消乘個高鐵;要去海南泡澡,只消搭趟飛機。當一般民眾要出國也只要跟團買張機票就可行的時候,這些太子黨就更能經常往來世界各地。

早在1970年代,太子黨中就有些人預測到中國和世界上其他資本主義國家間的關係會逐漸好轉,及早做了準備。這也是為什麼中國前往國外旅遊的人數會迅速增加,對鄰近香港的邊境管制也很快就放鬆的原因。中國在當時簡直就已經把香港當成了自家領土,而英國人也睜隻眼閉隻眼,香港於是成為了實習資本主義的場所及溝通的緩衝空間。許多反應快的人馬上就明白,在香港有許多生意可以做,而太子黨就在其中;他們還知道,在香港經營事業在提供國家服務之餘,對權貴集團也有好處。像是王震的兒子王軍,後來中國式新資本主義的領頭人之一,他就領有香港居民證。

於此同時,也有許多太子黨想方設法讓自己能被分配在鄰近香港的周邊省份工作,以便能配合參與香港發展熱絡的貨物往來。太子黨似乎在香港剛交接的政權和市民社會中間,並沒有扮演任何公開的角色,但並不表示他們對這些事漠不關心,像是從2012年開始負責處理相關事務的,就是太子黨出身的王光亞。

太子黨也將香港當成學習資本主義各項操作和國際商貿的場域,他們(尤其是習近平的哥哥)在那裡學到並了解未來在中國可以實施的做法。其中有些人為了在香港定居,還設法進入當地原本從上海發跡的大公司;另外也有以婚姻作為手段的人,像是上將張震的兒子和政治局中唯一的女委員劉延東的女兒,就是如此。不少人被安排到中國各機構或是銀行在香港設立的分支單位工作,有部分成員在那兒找到輕鬆的差事,或是到為酬庸有貢獻先人或是烈士後代而保留一些職位的澳門去。

在這些地方不但可以感受到西方和自由的空氣,一些人甚至連生活態度都變得放任。多數太子黨成員很會利用香港特別的環境和自身條件來獲取利潤,因此在1990年代,太子黨曾將某個省或某個城市的資金轉到香港,再從香港以外資的面目回到中國投資。這種方法可以享受許多對外資的優惠,這也是為什麼從1992到1999年間,從香港進入中國投資的金額會占全中國外資總額一半以上。

另一個讓太子黨能夠學習了解新的經濟運作,並且因而獲益良多的資本主義港埠是新加坡。許多年輕幹部在那裡學如何面對全球化時代的經濟課程,汪洋就是其中之一。權貴家族也在那邊經營一部分的事業,例如李鵬即是。新加坡開國者李光耀還曾經擔任過江澤民的重要諮詢顧問,江澤民還請他要好好教教習近平。此外,鄰近大國澳大利亞同樣吸引愈來愈多家世背景不錯的中國商人前往,曾慶紅的兒子就在那裡經商。

不過,影響最深遠而且在中國被議論最多的卻是太子黨和美國,或者我們也可以稱之為全球資本主義的關係。猶記1980年代,因為讀書或出差而前往美國的太子黨絡繹於途,從那時起這種往來聯繫便不斷增加。一半以上到海外讀書的留學生都是在已開發國家的大學就讀,太子黨更是專挑美國最好大學及部分歐洲的學校。比如專門培養菁英的巴黎政治學院,一般中國學生中除了極少數積極爭取就讀的之外,就只招收具有相當家庭背景的。

於是我們可以看到習近平的女兒和薄熙來、陳元的兒子於2011至2014年間在哈佛大學就讀,而溫家寶的女兒正是在哈佛讀書時物色到夫婿的。其他名人的子女也曾在知名的學校待過;現任副總理李源潮的女兒,就曾在耶魯大學念過書。美國當局也十分熟稔配合不同太子黨的身分,做低調接待的安排事宜。像李先念之女在1980年代,就曾經好幾次受邀前往老布希的私人農場作客。

中國和美國高層人士間的關係發展非常順利,並沒有碰到一般人想像會產生的問題。據我們所知,中國方面在1980年代中期曾有過一次「倒退」,那是因為現任政治局常委俞正聲的弟弟俞強聲潛逃美國所致;或許可以這麼說,「美國情愫」在中高層人士中已有廣泛深而遠的影響。之前曾提到1980年代中共治國「八老」有103個後人,其中有32人曾在美國求學,18人在美商公司工作,12人在美國置產。例如掌管中國安全系統的喬石,他的兒子就住在美國;元帥徐向前的女兒,2000年代時就曾在加州的一家基金會工作;文革時著名的左派人士王力之女也一樣;更特別的是毛澤東的外孫女孔東梅,她曾在賓州大學修過有關媒體的博士課程,學著用來行銷她外祖父的故事。

這些中國青年在融入美國社會這方面都沒什麼障礙。他們喜歡美國社會,而美國社會也回以相應的報償:給他們許多美好的回憶。他們為自己所取的,像是Winston、Larry或是Simon等美式名字,彷彿承載著這些美好。他們當中的一些人不願意離開美國;興許胡錦濤女兒和她的先生就在美國定居一事,是眾所皆知的。其他一般人和他們一樣,說什麼也想要一遊美國,嘗嘗在那裡生活的滋味;科技設備公司朗訊集團,就曾經安排過315次旅遊活動,招待中國官員前往拉斯維加斯、迪士尼樂園和好萊塢遊玩。此外,還有許多中國婦女前往美國生產,為的只是讓孩子可以擁有美國籍(日後,孩子的父母也能因而獲得美籍)。

既得利益的愛國者還是無祖國的金融家?

這些政治高層和其家人對美國的喜好,以及不時前往訪問及停留的行徑,都讓他們受到質疑。即便中國對美國的情報工作曾經很有成效,但要指稱他們是為了蒐集情報也不太合理,然而說他們是想到一個富裕且友善的國家去賺大錢,一切說得通了。美國在高層領導子女的成長過程中一直都很有吸引力,連習近平都承認,他非常用心準備幾次和美國總統歐巴馬的會面,還很努力的學習英文(成效顯然比以前毛澤東要好得多⋯⋯),透露出他對學英文這件事也頗為熱中。

除了美國吸引力的影響之外,還有探索世界以擴大視野這個念頭,讓一些太子黨嚮往成為能跨越國界、無祖國的金融家。到「離岸區域」設立公司蔚為風潮這件事,就成為可以說明這種心態的第一個現象。這些離岸公司極難管理,但卻擁有極大的保護傘;到底是哪些人設立這些離岸公司、公司的數量有多少,都是保密的,但仍然會有來源不太可靠的消息傳出。但即使是些捕風捉影的消息,也足以讓人做進一步的探究:彭真和溫家寶的兒子、習近平的姊夫等人,都被傳曾利用像是維京群島及庫克群島等避稅天堂進行金融活動。其他太子黨成員也會利用開曼群島和百慕達群島,進行類似的操作。

除了這些在海外的活動外,還有另一個眾所周知且議論也多的行為:介入外資企業在中國的運作。在一些諸如軍火交易、商務銀行交易等特別的領域,太子黨不但影響力大,更是動見觀瞻。這類交易經常要由太子黨出面協調,有些人還從未失手過。像新一代政治新星汪洋的女兒汪溪沙,就曾經幫德意志銀行從摩根大通手裡挖走一筆重要的生意。溫家寶的女兒,也同樣因為曾經替幾個西方銀行提供過服務而頗為知名。但在銀行界中的代表人物卻是趙紫陽的兒媳任克英,她曾經在四家大型國際商銀工作過,最後再回到整併後的美銀美林集團(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為美國公司提供服務成為中國年輕人爭相投入的工作,其中當然不乏太子黨,有人還曾經試圖前往北美發展。

在中國的有錢人之中,太子黨遭受的指責最多也最重,這是最大的問題,即便有時候他們並沒有做錯什麼事,責難也不見減少。以離開中國前往國外定居這件事為例,從1995年開始至今,已經有1萬8000多位官員和國營企業員工去國,而且在大城市裡,只要財務能力允許,有很多人都會離開中國;只要有能力,64%的中國人會移民他國,而擁有200萬歐元資產的人,有60%的人承認他們認真思考移民一事。大多數人想過要移民卻沒動作的原因,有的是還沒找到方法,有的只因為行事謹慎。太子黨會招致批評,是因為他們的身分和擁有的財力使他們可以輕易地移居國外,而這令人嫉妒。太子黨可以輕易做到一般平民老百姓做不到的事:成為一個無祖國的富豪。

這就是中國城市階級與太子黨間的心結所在。在中國,包括太子黨在內的有錢人都被視為自私或是剝削者。對於有些批評表示太子黨是當權者的白手套,這倒不假,但有些批評直指他們背棄國家,這就未必正確。

2012年以後,太子黨們逐漸浮出檯面,成為當權者側翼的助攻力量,對領導人而言相當有用。由於他們對國際事務和資本主義的了解,使得當局愈來愈倚重他們,其程度甚至常超越他們的身分。對於這個飽受官僚和腐敗消蝕,但又期望能在經濟全球化浪潮中獲利的龐大帝國來說,太子黨具備的條件特質正符所需。但同時他們還是帶著當朝權貴的缺陷,另外也受到拒絕改變的共產政權拖累,以及謹守成規且停滯不前的中國社會障礙:這些阻力相互干戈,卻不會彼此抵消。

相關書摘 ►《主宰中國的太子黨》:習近平為什麼能上位?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主宰中國的太子黨》,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杜明(Jean-Luc Domenach)
譯者:何啟仁

官僚特權一直是中國的基本問題
普通人各有各的平凡,而天下的特權階層都是相似的:靠爸靠母、靠出身。
你以為這些三天兩頭撞爛超跑的王子、公主只是天生命好,
殊不知他們是承繼先人權力的特權血脈。

1912年末代皇帝溥儀宣布退位後,中國不再有皇帝,然而卻有另一個新興貴族階層依附著中國共產黨壯大起來,直至今日仍居要位。

要了解這個權貴階層是怎麼形成的?為什麼到了今天還盤據在中國經濟、政治的山巔?我們要回頭看看國共內戰時期。肅清共產黨的措施和戰時的紛亂,讓許多共產黨員為保護子女安危,將他們送至蘇聯或託付給親戚、朋友。

這批離開父母、受盡磨難的孩子們,便是赤色王朝的第一代接班人。他們是延續權力的血脈,也是未來太子黨的雛形。後來,黨日趨重視這些革命要員與先烈的後人,這些紅二代、三代享有教育、事業上的優勢,如此一來當他們的父母凋萎,其手握的要權便有了移轉的對象。

這些承繼前代權勢的太子黨成員,挾優於一般老百姓的教育環境、經濟條件、政治威權,逐漸發展成新中國的新貴族階層。他們擔任各機關要員、血脈遍布政商界,是煽動文化大革命的重要推力,也是長期殘酷政爭角鬥場上的熟面孔,發展至今,甚至出現了一批習慣坐擁財富的人,以炫富的形象為世人周知。

在傳統帝制終結的現在,中國儼然有另一套父母之業子女承的世襲系統,有另一種以黨為中心的「帝制」在延續著掌權家族的命脈。無論是太子黨、官二代、富二代,甚至是皇二代,他們的高低優劣皆需看出身、看政治血統、看前一代人掌握了多少權力,而正是這些赤色王朝成員,統馭現今的中國。

getImage
Photo Credit:聯經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