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與它們的產地》:H&M、亞馬遜和沃爾瑪是如何配送商品的?

《垃圾與它們的產地》:H&M、亞馬遜和沃爾瑪是如何配送商品的?
Photo Credit: Unknown@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一整套大規模的全球供應鏈(據某些專家說,供應鏈長達一萬英里);消費者想要更多「便宜貨」,想要運送得更快;還有支配這一整場秀的經濟規則,而這個規則使得在地球另一邊製造東西,比在自家附近製造更有賺頭。

文:安妮.雷納德(Annie Leonard)

卡車、貨櫃船和飛機,我的天啊!

我們需要船、卡車、馬路、飛機和火車,才能把東西送進全球供應鏈中。這種運輸建設會消耗大量的化石燃料,排放廢棄物,但這些都是外部成本中最不為人知的部分,大多數人完全不會意識到。就算有些購物者會留意產品的原料來源,會問鑽石有沒有激起非洲暴力衝突、或者土耳其的棉花田有沒有噴灑農藥,但很少人懂得去問,商品究竟是怎麼運來的。

首先,大部分從亞洲進口的東西都裝在貨櫃裡,搭乘巨型平底船遠渡重洋而來。美國99%的海外貿易(以重量計)都靠水路發展。2004年的水運載重大約是15億噸,價值將近1兆美元,預期接下來的20年間,貨櫃交通會成長3倍,大部分都是從中國、印度和亞洲其他國家來的。每年,全球船運業會消耗超過1億4000萬噸的燃料,在2005年,全球已開發國家焚燒化石燃料所排放的二氧化碳中,船運業占了30%。(占全球排放量的23%,包含開發中國家在內。)

「據發現,船隻的硫排放強烈衝擊全球海洋,造成海岸汙染:柴油引擎驅動的貨船,是全世界最高的燃料焚燒汙染源(以每噸燃料來說)……」海洋船艦的汙染和心臟、肺部疾病有關:每年,海運造成全球大約六萬名心肺或肺癌患者提早死亡……」「全球商業船隻排放的空氣微粒汙染物總量,幾乎是全球車輛排放總量的一半……」「大型貨運船排放的煤灰是先前預估的兩倍……」這些只是少數幾則頭條,還有更多的研究,都是由卡內基美隆大學和其他機構的科學家進行的,主要探討貨運船隻造成的相關損害。

當年我替綠色和平組織工作,追蹤危害廢棄物貨船,那時我就曾經在紐約和馬尼拉登上這些船好幾次。「船」這個字,壓根都不足以揭露這些龐大怪物的真面目。想像一棟龐大的公寓座落在它旁邊,就是這個大小。我還記得第一次登上這種船的情景。我們小組頭戴一頂硬帽,穿著一件官模官樣的黑色夾克,上面寫著「毒物貿易巡邏隊」,腰上掛著一副左搖右晃的手銬,以備不時之需,要是這艘船想載運有毒貨物出航,我們就把自己銬在錨鏈上,讓船走不成。當時我們堅持這艘巨無霸船艦上藏了有毒廢料,船員就帶我們去找船長。我們還得搭電梯到14樓去見他。

當時的船隻就很巨大了,現在更是愈變愈大。為了裝下堆積如山、不斷增加的東西,再運送到海的另一端,人類發明了一種嶄新等級的貨櫃船:特大號船艦。這種船艦很多都比3個足球場還大,大到裝得下好幾千個貨櫃,每個貨櫃裡可以放滿一棟屋子(3房)的所有內容物。只是有個小障礙,全世界大部分的港口都容納不下這種超級船艦,必須疏浚、擴建才行。大家已通過決議要擴建巴拿馬運河,讓這種巨無霸船隻順利通行。

不只是西半球的人在擴建配送東西的基礎建設。2005~2010年間,中國每年花上700億美元來蓋馬路、造橋和挖隧道;花掉180億美元來建鐵路;還有64億美元來建港口。全世界4座吞吐量最大的貨櫃港中,中國就占了3座;上海更是名列前茅,光是2007年往來的貨櫃量就高達3億5000萬噸。2001~2005年間,中國蓋了43座新港口,其中23座位在中國西部的重工業區。這些新基礎建設的主要目標,是為了讓當地的東西能更順利地配送到國際市場上。

東西到達美國後,往往都被卡車載著走。2005年,美國境內總貨運重量,有77%都是用卡車運輸的,總里程超過1600億英里,這個數字(至少在經濟危機前)預計會在下個30年內成長一倍。尤其在高速公路交流道、擁塞路段,還有排隊進出港口時,卡車常困在車陣裡枯等,引擎一直空轉,連續好幾個小時。事實上,一份最近的研究報告說,美國貨運卡車每年都要花上2億4300萬個小時來塞車。每延誤一小時,業主就得多付25~200美元。但是,空氣品質和氣候的帳要誰來買單?更別提氣喘率和癌症這種公共衛生的衝擊,誰又能負責?加州空氣資源局預估,每年貨運卡車對公共健康(治療氣喘和肺病)帶來的損害成本,高達200億美元;紐澤西的環保團體說,每年的損害成本是50億美元。老舊的煞車、輪胎,加上常常超重,都增加這些車輛的車禍發生率,提高了高速公路巡邏、緊急事故服務和塞車等等的成本。

最後要說到空運:這對消費性商品來說,簡直是皇家待遇,專門保留給高價和/或有時效性的貨物,像是設計師服裝和電子產品。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執行長畢西納尼(Giovanni Bisignani)說,雖然這些東西沒有多大重量,卻占國際貿易商品總價值的35%。空運中,不成比例的還不只這一項。歐洲一份研究顯示,飛機只載運歐洲總貨物重量的3%,但二氧化碳排放卻占了總貨運量的80%,異常地高。

隨著近期油價劇烈上漲,二氧化碳的排放規定和/或課稅也迫在眉睫,有些企業和政府已經開始提出能源使用和貨運製造的溫室氣體問題。美國環保署執行了一個「智慧運輸」計畫,和業主通力合作,共同減少排放。好比說,結合更多的永續鐵路運輸,配合卡車運輸;確保每輛卡車都載滿貨物,不浪費任何一個空間;改善卡車的空氣動力效能,確保防水布在行駛過程中不會胡亂拍擊,而且貨物都要裝載得低一點,盡量放得愈流線型愈好;監測、維持卡車的輪胎氣壓,用更寬大的輪胎來替換;訓練駕駛一些技能,像是盡可能運用滑行的技術,或者限制引擎空轉;指示駕駛們降低行駛速度。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