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與它們的產地》:美國都市固體廢棄物,四分之三重量來自於「產品」

《垃圾與它們的產地》:美國都市固體廢棄物,四分之三重量來自於「產品」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美國人來說,製造業產品大量出現在都市固體廢棄物當中,並不令人意外。因為如果東西壞了,買新的產品其實會比送修還便宜,人人都能輕易舉出十幾個這樣的例子。

文:安妮.雷納德(Annie Leonard)

都市固體廢棄物

在當今社會,特別是美國,人們丟棄的東西可多了。當我們不知道怎麼修理東西,或是需要清出空間擺新買的東西,或是對舊東西感到厭倦時,就毫不猶豫地將東西扔了。有時候我們只因為收納不易,想說需要用的時候再去買新的,就把舊東西丟了。甚至有人把丟東西當作洗滌心靈的活動,丟了家中的東西後,開心地肯定自己今天大有收穫。

所謂的都市固體廢棄物,指的是如包裝、庭園廢棄物、故障的物品、腐爛的食物、可回收垃圾等,一般來說,人們會先將其丟入家中垃圾桶裡,再拿到人行道上的大垃圾箱去倒。而現今的都市固體廢棄物也包括第二章提到過的消費品中的有毒成分,包括汞、鉛、阻燃劑、殺蟲劑等超過80種化學物質。

有回收再利用的專家指出,都市固體廢棄物的概念是過時的概念。「城市礦產」(Urban Ore)是柏克萊最重要的回收中心,其創辦人丹.納帕(Dan Knapp)一再提倡「都市丟棄物供給」(Municipal Supply of Discards)的概念。他認為過去都市固體廢棄物(Municipal Solid Waste)一詞應該改為「都市丟棄物供給」,因為「供給」一詞沒有「廢棄物」那種負面、毫無價值的意涵。我很認同這樣的說法,東西如果被丟棄,不代表這東西就毫無價值。不過,由於美國環保署及相關產業仍採用「都市固體廢棄物」一詞,而本書大量引用相關單位的數據,因此本書仍沿用都市固體廢棄物一詞。

美國人在1960年一年中,總共製造了8800萬噸的都市固體廢棄物,平均下來,每人每天製造了2.68磅重的垃圾。到了1980年,每人每天製造的垃圾量提高到3.66磅。到1999年時,家家戶戶都熟知回收的概念,而那時候,平均每人每日製造之垃圾量已經增加到4.55磅,略低於今日的數值。環保署的數據顯示,2007年該年,美國人製造了2億5400萬頓的都市固體廢棄物,亦即平均每人每日製造之垃圾量為4.6磅!在加拿大,平均每人每日製造之垃圾量為1.79磅,挪威為2.3磅,日本2.58磅、澳洲2.7磅,中國則為0.7磅。

《垃圾與它們的產地》內文附圖-P_258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提供

都市固體廢棄物都是哪些東西呢?在美國,主要的組成如下:

環保局指出,都市固體廢棄物中,有將近四分之三的重量來自於產品,也就是經過設計、製造(通常都用到各種原料)、販賣的東西,包括包裝與容器、消耗性商品(原則上的定義是刻意賦予3年以下的壽命),以及耐用品。相較於過去,都市固體廢棄物的組成有很大的不同。100年前,或甚至60年前,都市固體廢棄物主要都來自於暖爐或烹飪造成的煤灰,以及廚餘。自20世紀初開始,產品占都市固體廢棄物的比例,在該世紀中,增加到10倍以上,從平均每人每年生產92磅飆高到1242磅。

《垃圾與它們的產地》內文附圖-P_259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提供

對美國人來說,製造業產品大量出現在都市固體廢棄物當中,並不令人意外。因為如果東西壞了,買新的產品其實會比送修還便宜,人人都能輕易舉出十幾個這樣的例子。我記得家裡的錄放影機(還有印象嗎?)壞掉時,送修要花上50美元,買一臺全新的DVD播放機也才不過38美元。我的外套拉鍊壞了,請人換上新拉鍊要價35美元,費用跟買件全新的外套差不多。我在Radioshack買了臺只要4.99美元的收音機,耳機壞了之後,我想給收音機替換零件,卻完全沒辦法,因為這臺收音機是一體成型的產品,沒有任何螺絲或卡榫,不管是哪個小零件壞了,都沒辦法替換。《消費者報告》(Consumer Reports)指出,2003至2006年間售出的電器產品(洗衣機、洗碗機、烤爐等),至少有五分之一都在這三年期間故障過,而三分之一的冰箱(有製冰盒跟供水器的機型),在這3年期間,每3臺就有一臺需要專人維修。

去年我不得不汰換舊冰箱,只能自我安慰說新冰箱比較節省能源。我記得舊的冰箱剛買回家製冰機就有問題,維修人員在前3個月保固期內就來了3次,之後冰箱過保了,維修人員就沒再來了。他第三次來時,我們已經對彼此比較不陌生,便稍微聊了一下。他跟我一樣,也覺得當今冰箱過多的電子配備令他感到挫折。他嘆了口氣說:「我是修冰箱的,不是電腦技師,也不是電視維修師。」我問他這臺冰箱能撐多久,心裡希望家裡四年級的小朋友上大學前,我都不必換新冰箱。他說:「以前冰箱的壽命都有二、三十年,但現在有五年就要偷笑了。」我問他原因為何,他從冰箱製冰器探出頭來,看著我,然後說:「你知道嗎,還蠻詭異的,感覺起來,好像是因為業者希望你早點換臺新冰箱。」

在美國,這是常態。隨著電器產品製造過程高度機械化,愈來愈少人懂得如何維修這些產品,連維修人員都感到頭大。因為維修不易,買新的產品又不難,所以人們常常把好好的東西當垃圾丟掉。在世界上,還是有很多地方的人在東西壞掉時,第一個反應就是把它修好。我在孟加拉的朋友們衣服都穿很久,並且會依照流行的潮流修改衣服,他們多數都擅長女紅,而且當地又到處都有收費低廉的裁縫師。家具要是布套壞了,他們會更換布套,而非把整張椅子或沙發扔掉。在印度,處處都有可以替人修衣服、鞋子或電子產品的小店或路邊攤,而且技術一流。我在印度時,牛仔褲膝蓋的部分勾破了,我就到加爾各答的小路上找人修補牛仔褲。這位裁縫師的店面基本上就是人行道上一塊高起的水泥底座,大約一平方公尺大。他從早到晚都坐在路邊翹著腳,邊修衣服邊和客戶及旁邊的攤販老闆們喝茶。我一個小時後回去拿修好的褲子時,很驚訝地發現,他不是給褲子打補釘,而是把整塊布都縫回原處。之後我每次只要有機會到印度,一定會從美國帶整箱的破鞋子、壞掉的相機、或是需要修的電子產品過去修,因為我知道在印度一定有人能修好這些東西;在美國,同樣的東西就成了垃圾。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美國開始出現了修而不換的潮流。專業服務協會(Professional Service Association)的統計數字顯示,消費性電子產品維修站接到的送修件數開始增加,這是14年來頭一遭。而電器產品維修站也是自2002年以來,首次出現送修件數成長的情況。同樣的,修鞋店在過去長期生意不振,但近來也開始有所好轉。經濟大蕭條期間,美國有大約12萬家修鞋店,現在只有7000家。不過,很多數據顯示,自從2008年經濟不景氣後,多數的修鞋店生意都增加了5成。堪薩斯州陸德斯修鞋行老闆詹森(Rhonda Jensen)指出,2009年修鞋人數從過去的每天35雙,增加到現在每天50雙。他說:「經濟不景氣時,人們就開始捨不得把鞋子丟掉,而開始找人修鞋。」

包裝

在美國,最主要的(可能也是最惱人)的商品浪費來源,就是包裝及容器。你可能很訝異包裝也算商品的一種。沒錯,包裝是經過設計並生產的,它的確屬於商品。當你買東西時,想買的可能只是罐中的花生醬,想要的是MP3隨身聽而非塑膠外殼,或是刮鬍泡沫而非金屬罐。但企業往往精心設計並生產商品包裝,目的在於吸引消費者購買商品(包括潛意識行銷及直接行銷)。當然,生鮮品或是易碎物的確需要包裝,以保食物新鮮或確保易碎物能夠完整,但是市面上大多數的包裝,都是為了吸引消費者而存在。

文司.派克(Vance Packard)在他的著作《垃圾製造者》(The Waste Makers)中引用行銷心理學專家的說法:「一般來說,女性消費者不會想買垂掛在架上的皮帶……看起來了無生氣,不吸引人,激不起購買慾。對於健康、有活力的女性消費者來說,垂掛的皮帶不是生命力或品質的象徵,讓她難以聯想到男性伴侶。」但是「放置於盒中的皮帶,則有吸引人的象徵,象徵尊敬、愛慕、甚至摯愛。」

最為有害的兩種包裝,莫過於到商店購物時店家提供的薄塑膠袋,以及一次用飲料包裝。關於塑膠袋,已經有愈來愈多的政府制定法規限制其使用。舊金山、洛杉磯、中國和南非都禁止提供塑膠袋。在愛爾蘭、義大利、比利時和臺灣,消費者必須額外付費購買塑膠袋。在愛爾蘭實施此政策6個月以後,塑膠袋的使用率降低了90%。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報導,該政策才實施3個月,店家提供消費者的塑膠袋數量大約是2300萬個,比往常減少了2億7700萬個。

至於飲料罐呢,美國的情況需要大幅改善。美國人每天用掉超過1500億個喝完即丟式飲料罐,另外還用掉3億2000萬個外帶杯。過去在美國,飲料罐多半採用可以重複使用的玻璃瓶,這樣的做法不但減少原物料及能源浪費,還能創造就業機會。在1960年,使用喝完即丟飲料包裝的軟性飲料,在美國僅占6%,到了1970年,該數值增加到47%,而現在呢,超過99%的飲料罐都是採用喝完即丟的包裝,採用可再次利用包裝的占比不到1%。在柏克萊,如果拿著塑膠罐裝水(用過即丟的包裝)走在路上,會跟穿動物皮草一樣遭人唾棄,但柏克萊畢竟是少數,跟全美的情況完全不同,全美使用拋棄式飲料包裝的比例仍舊一再升高。產業分析師指出,美國人使用喝完即丟包裝的量,會以每年2.4%的速率持續成長,在2012年達到2720億。

經驗顯示,退瓶費法案(Bottle Bill)是最有力的政策工具,能夠減少垃圾、鼓勵瓶罐重複使用、提高回收率、減少原物料浪費、節約能源,並創造在地就業機會。所謂的退瓶費法案,也就是規定消費者在購買瓶裝或罐裝產品時,先預付小額的押金(約是5到10美分),只要消費者將空瓶退回,就能領回退瓶費。即使飲料業者大力反對,退瓶費的規定仍在美國11州、加拿大八省、丹麥、德國、荷蘭、瑞典等國實施。麻州的眾院代表愛德.馬凱(Ed Markey)於2009年於國會提出了《瓶罐回收氣候保護法案》(Bottle Recycling Climate Protection Act of 2009,代號H.R. 2046),規定所有容量一加侖以內的飲料瓶罐都必須收取退瓶費押金,如果民眾沒有領取退瓶費的話,這筆金額將投入政府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計畫。

由於退瓶費法案相當有效,只要有人試圖要引入相關法案,或是擴大其範圍,飲料製造業者就會火力全開大力反對,在1989至1994年期間,飲料業者總計投入了1,400百萬美元的政治獻金,為的是阻止全國性的退瓶費法案通過。退瓶費法案的反對者往往聲稱這種做法不合時宜,而且威脅到公共衛生,還說會破壞地方企業發展,造成就業機會流失。這些說法其實都不可信,唯一的考量是利潤。如果實施退瓶費法規,飲料業者就得買單負起收集、再利用瓶罐的費用。華盛頓容器回收組織(Container Recycling Institute)指出:「反對退瓶費法案的企業,幾乎全是飲料界龍頭。可口可樂、百事可樂、安布公司(Anheuser-Busch,編按:百威啤酒製造商)及其包裝廠和經銷商,總是聲嘶力竭反對相關立法。零售食品業者、烈酒銷售商也持反對立場。另外,近年來,垃圾運送業者以及資源回收廠商因為鋁罐回收利潤可觀,也加入反對的行列。」這些公司在打廣告、做公關時,都聲稱他們支持資源回收,但其實沒有一家公司贊成任何資源回收的相關立法。

1953年,幾家行銷及販售拋棄式飲料包裝的企業發起了「清麗美國」(Keep America Beautiful)組織。該組織自創立以來,便竭盡所能避免人們正視退瓶費法案等相關立法的重要性。「清麗美國」一再鼓吹「垃圾是個人責任」的觀念。該組織還創造了垃圾蟲(Litterbug)一詞,目的不外乎將垃圾問題歸咎為個人問題。打著「人類能夠造成汙染,就應該能夠停止汙染」的口號,試圖模糊焦點。將責任推到個人身上,而非把責任放在設計、生產、行銷即用即丟型飲料包裝,並從中獲利的飲料廠商。在1971年,該組織打了一系列惡名昭彰的廣告,主題是「哭泣的印地安人」(由鐵眼科迪〔Iron Eyes Cody〕主演,該演員事實上並非印地安人,而是義大利後裔)。對此廣告,作家泰德.威廉斯(Ted Williams)寫道:「這是史上最令人難受的廣告……對美洲原住民可說是剝削到了極點。首先我們掠奪他們的土地,接著我們摧殘這些土地,現在更利用他們替製造垃圾的始作俑者開罪。」2009年中,該組織試圖要收買全美最大的回收推動聯盟全國回收聯盟(National Recycling Coalition),該聯盟大聲疾呼,指出「清麗美國」只在乎商業利益,不願面對回收的根本問題,也不願做出必要的改變。」全國回收聯盟之所以對「清麗美國」的做法不滿,是因為「清麗美國」做的,僅限於宣導業界應採取自願性之回收措施,而反對所有瓶罐回收立法,但業界自願性做法顯然一點效果也沒有。

較正確的包裝

目前為此,真正就減少包裝垃圾採取有效做法的國家是德國。1991年,德國政府通過了一個關於包裝的相關法規,其背後的信念是:負責設計和生產包裝,並從中獲利的企業,應該也要為其製造出的包裝垃圾負責,這就是所謂的「生產者延伸責任」,這觀念相當了不起。

德國政府規定企業必須要根據所用的包裝數量、體積與材質來付費,這不但能夠讓企業主動減少包裝使用,還能推動企業改用較為安全的包裝材質。這法規還規定72%的瓶罐必須能重覆使用。為了要達到該標準,多家德國企業共同創立德國雙軌制度組織(Duales System Deutschland),又稱綠點計畫(Green Spot Program)。各家企業根據其包裝使用付費給綠點,該費用則用於收集包裝垃圾,以及進行安全地回收再利用,該計畫之所以稱為綠點,是因為參與雙軌回收制度的公司商品包裝都印有一個綠色的點,作為參與計畫的證明。這個綠點看起來有點像是太極的陰陽符號,頗切合其背後的精神。

在通過立法之前,德國的包裝垃圾每年增加速率是2~4%,在1991到1995年之間,也就是法案通過之後,包裝垃圾減少了14%。在同一期間,美國的包裝垃圾則增加了13%。法案通過後的前幾年,德國在減少包裝垃圾上有非常亮眼的成績,但之後的垃圾減量速率則是漸漸趨緩。於是,雙軌制度計畫的焦點開始轉移到發展有效收集、再生與回收廢棄物的產業,也因此德國2001年廢棄物再生的比率高達60%,玻璃、紙板、包裝垃圾、金屬還有生物癈料的回收率則高達90%。

德國的回收系統並非毫無缺陷,在首度實行時,政府還必須在財務上補貼該計畫,因為起步時,德國還沒有必要的基礎建設。德國政府對於「回收」的要求並未限制回收品僅能用於同樣用途,例如大多數的塑膠類回收並非再度以塑膠的形式使用,而是再加工,成為合成原油、化學物質、或是鋼料生產之還原劑。另外,根據德國廢棄物回收法規中「再生」(recovery)項目的定義,有時焚燒包裝廢棄物是被允許的,但這其實是不應該的。另外,還發生過綠點垃圾被丟到第三世界國家的垃圾掩埋場這種醜聞,我還親眼目睹這種事情。沒錯,德國的做法並非完美無缺,但是至少德國政府已經表明立場,明確地指出生產者應該要負責,並且也認真處理廢棄物問題。不像美國政府放任美國人淹沒於垃圾問題當中。歐盟於1994年跟進德國的腳步,制定了通行全歐洲的歐盟包裝法。當然,這個規定並非十全十美,但是該做法證明了各個單位確實致力於減少包裝垃圾,並朝正確的方向邁進,即使速度不快,但至少有所進步。而實施這些規定的成果證明了一點,那就是美國數量龐大的包裝垃圾並非無法避免,事實上,包裝垃圾問題確實能夠改善。

垃圾處理到底是誰的責任?

事實上,包裝垃圾的處理方式,也是處理各種商品垃圾最好的方法。都市廢棄物的處理上有很大的問題,因為都市固體廢棄物處理被歸為地方政府的責任。在1910~1930年間,大家開始意識到都市高度集中之人口所製造的垃圾,如汙水、廚餘、家中飼養動物所製造的垃圾等,已經開始威脅到公共衛生。因此,地方政府扛起了處理城市廢棄物的責任(而非個人負責)。當時大家已經意識到垃圾問題必需由中央統籌處理,才能保護都市居民的健康及生命。但在現今的社會當中,垃圾處理的問題已經嚴重到超過地方政府的負荷,產品對策研究中心(Product Policy Institute)指出,地方政府處理垃圾的經費是由納稅人買單的,但事實上「廠商製造浪費資源的商品,消費者購買並使用浪費資源的商品,卻要納稅人掏錢去幫商品製造商和購買者去處理他們造成的浪費和垃圾,無異於要求政府為浪費及垃圾提供福利」。

產品對策研究中心是一個非營利組織,該組織針對廢棄物處理做了超過40年的資料分析並指出,地方政府在過去40年來唯一成功達到垃圾減量的項目,就是庭院垃圾。另外近年來開始推動的廚餘回收,似乎也頗有潛力在未來達到垃圾減量的效果,然而真正讓地方政府負荷不了的原因在於,被丟棄的消費性商品愈來愈多,其中包含可回收垃圾(在本章後半段將深入探討資源回收的複雜問題)。

我非常贊同產品對策研究中心所提出的建議,該機構指出:地方政府應該只負責處理當初人民要求其處理的垃圾:也就是生物廢棄物和生物可分解材料。而其他的垃圾,應該交給所謂的「生產者延伸責任」處理,亦即生產商品的業者應為使用後的商品及包裝負起處理的責任(當然,必須制定法規,要求以回收或再利用為優先),正如產品對策研究中心所說:「商品製造商是其產品包裝設計及行銷策略的決策者,這些廠商其實最能夠減少其包裝對環境造成之衝擊。」還有別忘了,這些企業可是透過製造及銷售這些商品獲利,所以要他們負擔起延伸生產者責任,再合理不過了,不是嗎?

在缺乏生產者延伸責任的體系中,地方政府垃圾處理部門的開銷完全是由納稅人買單,商品造成的垃圾問題讓政府相關部門十分頭大,絞盡腦汁在尋找收集、運送、丟棄這些垃圾的最佳方法。許多致力於推動回收的有志人士經常感到挫折,因為資源回收的比例長久以來都不見大幅改善。但是我想問:為何要一再為那些不負責任的企業擦屁股呢?他們自己都不願意替自己擦了。

這讓我回想起自己為人母的一次頓悟經驗。有一天,我在家裡不停收拾小孩到處亂丟的鞋襪、課本、樂器、美勞作業,不禁自問為何總是在幫她收拾呢?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事:因為我一再地縱容她,幫她收拾,而沒有要求她自己盡收拾的責任。規定女兒為自己負責,可能當下較難開口,但是這樣做,對我們母女兩人都比較好。同樣的,人民不應一再為企業收拾善後。這些企業製造許多設計不良、過度使用有毒包裝的垃圾,產品太容易故障,又難以回收。如果製造業者必須為所生產的產品負責,就會改變做法,轉而生產品質較佳、使用壽命較長、毒性較弱的商品。如此一來,地方政府就只要處理可堆肥垃圾及其他生物可分解的垃圾。當然我們仍舊需要有效的回收再利用基礎設施,來處理既有的及未來的廢棄物。如果能夠有效實施生產者延伸責任制度,商品製造者就必須為回收體系負責,同時改變做法,設計較容易回收的商品。所以生產者延伸責任的制度,並非資源回收的替代方案,而是資源回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上述目標都能達成,我們就朝企業責任及零廢棄的目標大幅邁進。

相關書摘 ▶《垃圾與它們的產地》:H&M、亞馬遜和沃爾瑪是如何配送商品的?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垃圾與它們的產地:為什麼99%的東西半年後都被丟棄?》,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安妮.雷納德(Annie Leonard)
譯者:吳恬綾、黃亭睿

本書影片《東西的故事》在YouTube上超過500萬人次點閱!6000名網友熱烈回應!
環保暢銷書《東西的故事》在台破萬經典改版,
再一次感受消費與環境間密不可分的關係!

以前手機能用10年,但現在手機平均使用1年後就GG?!
家電和電子產品的維修費過高,直接買新的還比較便宜?!
流行時尚每季主題大不相同,沒穿當季款就遜掉了?!

我們生產東西、汰換物品,看起來是再平常也不過的事,但為何現在的產品壽命越來越短?我們也越買越多?不知不覺間還造成環境汙染?!

本書作者安妮.雷納德在親眼目睹垃圾掩埋場的驚人景象之後,便開始追蹤垃圾的身世來歷,描繪出東西變成垃圾的完整過程。她發現商人刻意製造壽命短、易毀損的商品,甚至還製造過時就不適用或落伍的印象,大力鼓吹我們花錢購買不需要的垃圾,以提高企業獲利。但同時,地球環境卻因此每下愈況。即便我們努力做好環保,若不能減低購買物品和製造垃圾的頻率,地球的資源與生態仍會持續耗竭。

安妮並不是鼓勵大家不要購物,而是不喜歡現今「肥了大企業,卻沒有讓消費者跟地球更好」的模式。與其讓錢流入財團手中,不如聰明消費,讓地球跟自己都過得更快樂。

透過本書,安妮除了跟我們討論「東西的故事」以外,也提供了四個愛護地球的消費提案。如何邊滿足自己的購物欲同時邊做環保?就從安妮的方法開始實驗吧!

安妮的4個消費提案:

  • 購買在地生產製造或農會的商品。
  • 選擇對環境友善、符合公平交易認證的商品。
  • 購物前先到二手市集或網拍上找找有無類似的東西。
  • 調整自己的花錢模式,不拿購物來滿足社交、情感需求,或定義自己身分地位。
getImage-2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