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寧大學招收境外生「打黑工」遭重罰:108學年全部停招、暫時不准改制回專科

康寧大學招收境外生「打黑工」遭重罰:108學年全部停招、暫時不准改制回專科
Photo credit:Padai @ Wikipedia CC BY SA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康寧大學透過仲介違法招收境外生非法打工,教育部今天祭出重罰,直接廢止該校108學年的招生名額,更暫緩擬改回專科的相關作業。

(2018.11.14 更新)

私校康寧大學日前被控透過人力仲介違法招收境外生非法打工,今(14)日遭教育部祭出重罰,除了之前禁止該校招收境外生,更加重處罰,廢止康寧108學年的各學制招生名額。而康寧大學原來因招生不佳希望改制回專科學校,教育部表示暫緩相關作業,康寧大學在未妥善處理違法情事前,不得以停招或改制等理由,資遣教師或要求學生轉學。

《中央社》報導,在康寧大學唸書的斯里蘭卡學生,日前傳出被仲介帶至屠宰場工作,教育部9日突襲調查該校,發現非法打工之外,還有3大違法情事。

教育部次長姚立德表示,除了日前報導的違法招收斯里蘭卡學生、以及涉及非法打工,康寧大學也涉及將推廣教育學分班學生,在沒有經過合法入學管道的情況下,轉變為有正式學籍的學位班。另外,該校也有疑似教學情形未符規定、不當逼退教師資遣及要求學生轉學等情事。

針對康寧的相關違失,教育部表示,下個月將徵詢私立學校諮詢會意見,停止學校部分或全部之獎補助及招生,而在諮詢會前,將廢止康寧大學108學年度各學制班別(包括專科)招生名額之核定。

而針對改制回專科學校之請求,在康寧大學未對違法事跡做出釐清及改善前,教育部要求康寧大學不得以停招或改制等理由,資遣教師或要求學生轉學。

針對學分班學生未合法轉入學位班,教育部也要求,康寧大學立即停止辦理尚未開課的推廣教育學分班及非學分班,但已開課的班級,顧及學生權益,仍應繼續上課。

至於當初招收來台的斯里蘭卡學生,校方行文說會給予學生4年全額獎學金,外交部才發出簽證,教育部也要求校方信守承諾,提供4年全額獎學金,並派專員輔導斯國生的學習、經濟與生活等,須定期回報。

另外,也依照私校法第80條,處康寧大學董事長、校長各新台幣50萬元罰鍰,並要求限期改善。如果改善不佳,後續將聲請法院停止或解除董事長、部分董事職務。


(以下新聞原刊於2018.11.7)

讓69名斯里蘭卡學生淪為台灣「黑工」 康寧大學:學校也是受害者

私校康寧大學昨(6)日被媒體報導,人力仲介招收該校斯里蘭卡籍學生,並安排至家禽處理場非法工作,在惡劣環境下殺雞,學生對被壓榨感到失望,表示「不會再推薦任何一名斯里蘭卡學生來台灣讀書」,引發外界喧嘩。為此康寧大學表示,校外工作是學生和仲介衍生的問題,校方並不知情,但坦承確實有行政疏失,教育部則指出,康寧大學犯下嚴重疏失,除了祭出嚴處,也將該校列入專案輔導學校。

《聯合報》報導,1名斯里蘭卡籍學生出面指控,去(2017)年底康寧大學高層來斯里蘭卡高中辦理說明會,表示「只要付機票,到台灣免費讀大學,又可打工賺錢」,吸引69名斯里蘭卡籍年輕人來台讀書。

沒想到來台後,這些外籍學生沒去上學、而是到食品工廠工作,1個月工作20多天。工作1個月後被抓到非法打工,校方於是在去年12月把他們遷到台南校區,分散各系,跟台生一起上課。後又由1名里長幫忙介紹工作,包括屠宰場、食品工廠等,半年來換了4份工作。

該生表示,原本說好每個月薪水新台幣2萬2000元,結果只領到6000至8000元,原以為剩下的錢是給學校作為學費,結果學校卻說沒收到,他們還欠學校兩學期4萬元的學費,「這筆錢相當於我父親4個月的薪水。」而康寧目前準備關閉台南校區,不僅學校接洽的老師離職、當初引進他們的仲介也不見了,這群外籍學生孤立無援,該生表示,對台灣很失望,他「不會再推薦任何一名斯里蘭卡學生來台灣讀書」。

《蘋果日報》報導,桃園市政府勞動局表示,經調查發現有69名斯里蘭卡學生,經康寧大學與「桃園市雙軌教育發展協會」媒合來台讀書,部分學生抵台後直接被安排到桃園食品工廠的宿舍,其中49名學生在去年11月取得工作許可證前,即開始在工廠工作,違反了《就業服務法》中聘僱未經許可之外國人。勞動局表示,也將移請桃園地檢署偵辦,康寧大學及「桃園市雙軌教育發展協會」是否涉嫌營利媒介外國人非法工作。

招生不佳卻引來「黑工」,康寧:學校也是受害者

受少子化衝擊,康寧大學台南校區招生未達預期,該校10月主動對外宣布,將停止台南校區與大學部經營,最快11月底、12月初向教育部申請改制回專科學校,沒想到在這時爆出境外生非法打工的醜聞。

全國私立學校產業工會理事長尤榮輝昨日出面表示,台灣仲介業者搭南向政策順風車,赴斯里蘭卡喊出「免費就學,打工賺錢」,每個來台學生都繳出1000美金(約台幣3萬元)的手續費,康寧再派人至新加坡協助辦理簽證,帶學生返台就學。

不過,康寧大學主任秘書閻亢宗接受《中央社》採訪時表示,當初是1名朱姓仲介業者主動找上康寧台南校區,表示有斯里蘭卡學生想來台灣唸書,希望學校接納,由於台南校區招生不佳,負責招生業務的人員就答應接受,後來有部分學生回國寫信向教育部陳情,教育部要求學校調查才發現,朱姓男子用的是假名,疑似是仲介詐騙,「學校也是受害者」。但未查證就接受這些學生,閻亢宗坦言,確實是學校的疏失。

閻亢宗指出,學校把斯里蘭卡學生當成一般外籍學生,他們在校內唸書的狀況都沒問題,至於在校外工作的情形,學校視作一般大學生打工,不會特別過問和干預,因此經由媒體報導才知道學生被帶去屠宰場工作。

閻亢宗表示,部分斯里蘭卡學生已經升大二,但還積欠大一的學雜費,但學校知道學生也是受害者,因此決定大一學雜費一筆勾銷,如學生選擇繼續留在康寧唸書,只要從大二開始繳交學雜費即可,至於校外工作屬於學生和仲介間衍生的問題,校方將委託律師透過司法途徑來協助。

教育部技職司長楊玉惠表示,教育部禁止大專透過「仲介」海外招生,但一些東南亞國家學生來台,透過「代辦」協助簽證、購買機票、健康檢查等事宜,則是在允許範圍。不過,教育部要求台灣大專必須到當地國面談學生,並瞭解代辦公司跟學生收的費用是否合理,是否有欺騙的行為等。

學校花錢請仲介代為招生,卻淪為「代找移工」

教育部高教司長朱俊彰昨日接受媒體採訪,被問及康寧大學爭議,再三強調是「個案」,康寧是用一般國際招生的管道,而非外傳的「新南向產學合作專班」,希望外界不要因此質疑其他學校推動專班的努力。「新南向產學合作專班」是教育部為鼓勵科大與職校招收東南亞學生來台攻讀學位,邀請企業合作,在課內派學生前往合作企業實習。

朱俊彰表示,康寧大學犯下嚴重疏失,教育部去年11月接獲斯里蘭卡學生陳情後,要求校方安排學生回校正常上課,並斷絕學生與仲介的接觸,另外也祭出嚴處,禁止康寧大學招收外籍學生,並扣減108學年度的招生名額和私校獎補助款,列入專案輔導學校。

不過國民黨立委柯志恩今日指出,康寧大學並非「個案」,就她掌握至少就有5所北部、中部技專也有類似問題,產學專班的學生每週打工超過法定的20小時,且工作環境不佳,引發學生反彈、具名檢舉,表示教育部應該秉持專業監督的角色,避免國際產學專班「名實不符」。

而不只是大學有「假留學、真打工」案例,《聯合報》9月報導指出,少子化也威脅到私立高中職招生,為了增加生源,僑委會近年來擴辦「高職僑生建教專班」(3個月在校讀書,3個月在廠實習,還有機會直升科大),但因競爭激烈,傳出有高職付錢透過海外仲介招生,但安排僑生到建教廠商實習,和所學無關;更有的學校放任僑生晚上打工到深夜,白天沒精神上課,質疑「是在招學生、還是招移工?」憂心僑教變質。不過,僑委會表示尚未查到任何具體事證,強調跟各校三申五令,一旦有仲介業者介入,該校將被取消招收僑生的資格。

而這次捲入康寧大學非法打工的聯華食品表示,長期以來與多所大專院校皆有產學合作計畫,去年9月是康寧大學主動聯繫,希望讓一群斯里蘭卡學生有實習機會,公司也有意培育未來南向發展的種子部隊,10月雙方簽訂為期四年的實習合作意向書,10月底至11月初學生分梯抵台,由康寧大學處長、老師接機到公司。沒想到才一個月的時間,12月底某日,康寧大學校長及處長突緊急來電通知,翌日早上派車將所有學生帶離公司至台南,公司也很錯愕,將評估是否進行行政上訴。

相關文章: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