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曝「學生時代都沒戴套」,「前」同志郭大衛為何反對「同志教育」?

自曝「學生時代都沒戴套」,「前」同志郭大衛為何反對「同志教育」?
Photo credit: 中選會網站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選會今(7)日舉辦「同志教育」公投說明會,反方代表郭大衛分享親身經驗,表示同性戀是「生活方式」,未成年判斷力有限,應該長大後再自己決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選會今(7)日辦理公投第15案「支持國中小實施同志教育」意見發表會,由新北市鷺江國小老師翁麗淑(同時也是新北三重蘆洲區市議員參選人)擔任正方,而反對方代表則由「前」同志郭大衛上場。

正方代表翁麗淑表示,自己本身是鷺江國小的老師,在國小教書21年,是性平會理事,也是3個小孩的媽媽。翁麗淑說,為什麼要提公投、將原本就在《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的條文(也就是明定在國民教育各階段實施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提升到法律的位階?就是因為教育現場對於這個細則的實施,長久以來「過於便宜行事」,內容只停留在性騷擾防治和去除刻板印象,她批評,缺乏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的「性平教育」只是做半套,對孩子無益。

同志教育是什麼?翁麗淑說,同志教育是非常靠近每個孩子的教育,除了認識自我、了解社會有多元的真實樣貌,同時也了解性傾向、性別認同與性別特質,並在這個過程中建立起一個寬容友善的社會環境。翁麗淑指出,同志族群長期被歧視,不敢表現自我,從以往的經驗裡,都能看到非常多的悲劇。

翁麗淑舉1994年,北一女中學生自殺事件為例,兩位女學生寫下「社會的本質並不適合我/我們的生命是如此微不足道」,翁麗淑說,1994年是看不見同志的年代,但2011年,鷺江國中又有一個孩子從頂樓自殺,二邊的遺書,死亡相隔了17年,遺書都寫著自己微不足道,她說,我們應該要反省這事,若校園裡還有人覺得自己消失沒有什麼,那我們還要承受多少悲劇?

翁麗淑
Photo credit: 中選會網站影片截圖
反同代表:同志教育淡化同性性交帶來的危害

而反對代表郭大衛,則是分享自己同志身份轉變、進入幸福兩性婚姻的經驗,更語出驚人的表示,自己從前的同性性行為從來沒有戴過套,就是因為太熟悉同性戀、覺得這沒什麼的心態,呼籲把同性戀視為理所當然的同志教育,排除在校園外。

「我是反對公投第15案,要在國中、國小強迫學生接受同志教育公投的反對意見代表郭大衛。」郭大衛說,他曾經有10年的同性戀生活,但在4年前他結婚了,現在和太太有2個小孩,今天用自己的故事,來說為何反對同志教育。

「以前我一直認為,同志戀都是天生的,連我媽媽發現我是同性戀的時候,我理直氣壯地跟他說,我天生就是這樣。」郭大衛說,但他的家人都很愛他,阿嬤一生的期望就是看到他結婚有孩子。郭大衛說,這些親情,都是讓他從同性戀生活走出來的動力,後來太太走進他的生命中,婚後他們也有正常的性生活。

郭大衛拿出熱線年度的成果報告,指出同志團體每年接觸3萬多名學生,而同志教育實施了13年,透過同志教育接觸數十萬的學生,會到班上講他們的故事,在黑板上留下他們的方式,他反問家長,國中國小的學生有問題,找同性戀團體,大家覺得好嗎?

郭大衛也拿出數據,指出自從民國94年實施同志教育以來,HIV的感染者人數便開始上升,根據衛福部今年11月的統計月報,累積到2017年,已有3163位學生感染愛滋。而其中感染愛滋病的原因,有8至9成都是因為同性性行為。郭大衛質疑,這些3000多位的學生及家長的權益,誰來捍衛?

郭大衛說,自己婚前很怕驗出愛滋,因為自己在學生時代就和陌生的成年男子發生性關係,他以為自己對於同性之間的性行為習以為常。他說,人對不熟悉的東西會害怕而躲避,反問同志教育會不會讓學生對同性戀更熟悉,覺得同性性行為沒什麼?質疑同志教育淡化同性性交帶來的危害。

每一次性行為,都沒有戴套

而在第二次發言,郭大衛更進一步的解釋,表示自己國小3年級的時候在一個國中的哥哥家有過性探索,發生了第一次性關係,自此打開了他對同性的性渴望,後來國中、高中都是男校,到大學都持續跟男生發生性關係,認定自己是同性戀。

郭大衛說,自己對男生的情欲從國小3年級就一直發展,是習慣了男生的情慾,但這根本不代表,他不能改變。他說同性戀需要的,不是不斷確認自己的同性戀身分,而是長大後再確定,自己要不要繼續過這樣的生活?他也提到,要是那時沒被國中哥哥找去做性探索,那高中時想交女朋友時,就不會因為已經習慣和男生有過性關係,覺得和女生相愛很奇怪。

郭大衛也說,他高中大學發生多次性行為,自己學生時代,「每一次跟陌生的成年人發生性行為,都是沒有戴套的,每一次喔。不是因為學校沒有教,而是衣服脫了,年紀小、不懂事又沒經驗,當然是弱勢,害羞期待都來不及了,怎麼還會要求對方戴保險套呢?」

郭大衛說,如果只教戴保險套是有效的教育,為何年年愛滋病得病上升呢?他說,人的肛門只有一層皮膚,有700多種細菌,肛門是很不適合拿來摩擦的,而陰道有40層幾乎無菌。他說,衛福部記載這些感染愛滋的學生,他們都有爸爸媽媽,其中有196位已經過世了,其他的必須要終生服藥,反問需要在這些孩子還沒發展完全,就要實施同志教育嗎?

再提「陰道無菌說」,醫界糾錯「人體全身都有菌」

郭大衛「陰道無菌」的說法,其實早在5日的公投說明會上,反同代表政大財法系助理教授許牧彥也提過。許牧彥當時呼籲,因為陰道由40層皮膚組成,接近無菌,但肛門直腸「只有一層皮膚」,還有700種細菌,「為了你好,請不要去口交和肛交」。

不過,這樣的說法立即遭到醫界糾正。

由醫師團體共組的專欄「MedPartner美的好朋友」指出,陰道「是有菌的」,而且不只一種,最常見的是乳酸桿菌、消化鏈球菌,和類桿菌屬。在生育年齡陰道內的細菌,大約每毫升有1億隻,數量會隨生理週期波動,只是在人體沒有疾病或不適的狀況下,這些共生菌的組成跟比例的變化,都是正常的。

MedPartner美的好朋友指出,不只是陰道,在人體的上呼吸道、胃、小腸、大腸、肛門、皮膚、陰莖,都可以找到各種共生菌。專欄指出,但一個地方髒不髒,重點不是看細菌有多少種、也不一定是看細菌有多少量,而是要導致感染,必須要有病原菌、足夠的病原菌量、不完整的屏障、不夠強大的免疫系統、以及容易染病的宿主(個體)等等。

正方代表:只教守貞不教安全性行為,才會導致憾事發生

而針對郭大衛提出國中生染愛滋,正方代表翁麗淑強調,該問題屬於性教育範疇,如果教育只教守貞、不教安全性行為,就會發生這樣的憾事。很多家長認為只要不談、學生就不會嘗試,事實上是談得越多學生越了解、心胸就會越開放。當前社會狀況中,異性戀篩檢愛滋的比率甚低,在於同志承擔了絕大多數的愛滋污名,很多異性戀反而不知道自己其實也是高危險群。

翁麗淑說,愛滋不可怕,可怕的是歧視與污名,不敢求助才會有更嚴重的後果,科技發達病毒可以到零,就不應該感到恐懼。

《關鍵評論網》2016年轉載的文章指出,有許多人引用衛福部的統計數據,說明「男男性行為」是國內愛滋病患的主要原因,以及「男同志」是愛滋病的高危險族群,進而利用這樣的立論,去反對同性戀及同婚法案,但這樣的論述,是很有問題的。

該文章指出,醫學研究的確證實「肛交(接受方)較陰道交容易感染HIV」,而男男之間的性行為無法以陰道交進行,因此整體看來感染率當然較高,但值得注意的是,肛交並非同性戀者特有的行為,如果異性戀進行肛交,感染HIV的危險性與同志是相同的。

文章指出,男同志的身份是不能改變的,應該做的是思考,「如何從較危險的感染途徑減少感染率」?因此,推廣安全性行為、用保險套預防感染、用篩檢提早發現和治療,相當重要。

核稿編輯:楊士範

素人參政的困境:在沒選上之前,你根本「什麼都不是」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