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醫與幼蒙》:中國清代的蒙養文化與幼教論述——以父師善誘為例

《幼醫與幼蒙》:中國清代的蒙養文化與幼教論述——以父師善誘為例
舊時中國家庭,父母子女,年輕而常肅穆。此20世紀初外人攝得的所謂當時中國奉(天主)教中家,肢體語言,動作表情,未見西化|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幼齡人口之經驗,近世流變是一大歷史轉折。此轉折在晚明至清季之浮現,上與明代中葉以來版刻活躍後對兒童知性天地的衝擊,以及明清兩代幼蒙市場的擴張,均不可分。

文:熊秉真

近世的兒童文化與幼教論述

中國幼齡人口之經驗,近世流變是一大歷史轉折。此轉折在晚明至清季之浮現,上與明代中葉以來版刻活躍後對兒童知性天地的衝擊,以及明清兩代幼蒙市場的擴張,均不可分。過程中,教者、學者、送館家長、社會人士對幼教方式與內容的種種困惑與議論,未必如後代之激烈,卻隨處可見。

兩方面力量的匯集,加上前述程朱、陸王兩支不同人性論之持續發酵,以及儒、道、釋雜糅,士庶合流,南北城鄉來往所造成對兒童與撫幼之看法漸移,使得清代各樣幼教論著,與諸般蒙學素材,內容中不免五味雜陳,新舊俱見。對幼兒的先天稟賦,人生知性感性之各種理解,乃至幼齡初學階段可以如何、理當何是,於市井所談可能頭頭是道,在筆端論著似亦引典據經,但實際上恰恰在少知少覺中不斷左右張望、在一是莫衷間探索匍伏。

追究兒童史者,若受西歐社會在歷史過程中兒童與童年呈現古今變異的慣習解釋之影響,不足對社會文化史中年齡與人生週期等變因有所體認,亦不能不意識兒童、幼教均為特殊時空下之產物,與人文社會上之任何其他現象、事物,並無二致。雖然目前所見兒童與幼教史論著,仍多以西方為中心、以現代為權威、以科學為標準、以進步為信仰,但對此類課題之少數回顧與前瞻,不論著眼歐美經驗、或者聚焦於其他社群之歷史發展,其認識與思考若落實於具體細節,往往不免牽扯出廣義的人文社會思潮,及狹義的兒童、教育問題,在不同的價值假設、目標認定與社會經濟條件下相互作用。

西半球現代幼教啟動前夕,義務教育普及之際,推動社會改革者對社會秩序的關懷,常高過對兒童自身福祉之憂慮。19世紀提倡英法幼兒教育者多半是為了協助警局維持治安。1820至1840年代紛仿傚尤的幼兒學校(infant school),因之對幼教目標(是為了啟迪民智還是灌輸宗教倫常)、幼教方法(究竟應該用力於字母學習還是道德行為)、乃至教材與內容都在激辯,而始終未得任何一致之結論。

回檢中國視角,歷史上中國的兒童是否生活於一個高壓權威、不合情理的傳統社會裡?目前或未來是否已擁有、將邁向一個進步文明的美麗新世界?面對此類初聽似極自然,但有關訊息零星,尤其提問動機十分曖昧,追究之終極目的莫衷一是、茫不可解的課題,挖掘歷史、向時光流變前的人世沉潛學習的歷史工作者,在追蹤綿長的過去與流動的現在之間的關係時,必須小心翼翼地撥去塵封,仔細掀開兒童、童年、蒙養與幼教的層層扉頁,其於梳理點滴往事之中,覺悟到的將不止是人世曾經之錯雜繁複,更將不能不訝然於時間翻轉、後來居上之後,所有現今的觀察分析與發言立論者,皆自縛於必然之偏執與難免之驕矜。

本文之所以擇清代蒙養文化與幼教論述中的一些主要議題,說明其立場、面貌、內容上之多樣多變,並由清初、盛清、清季三大時段出發,略示二百多年來兒童與幼教問題在中國社會中的演變大勢,正在於藉著重訪過去波波攸關學習之改革、嘗試與轉折,以其思維步履,折照20世紀初以來中國民眾生活與幼教制度之接軌,證明舊式幼教傳統既未必抽象空洞,也不全然僵滯固執,不過是立足於另一段對人生之「知」與「能」的領會與期許。

竊期此一歷史文化上的迴游,能助吾等擺脫部分衍生於近現代追求進步演化之實證面自信,與知性上的我執,對所由來徑,得掙脫若干慣性又盲目之抨擊與鄙視,置此一時與彼一時之掙扎,於相類的歷史平台,同時去摸索於今而後,未必勝券在握、棋高一籌的兒童處境與幼蒙問題。看看減少幾分固定的自以為是、貶史以自高之後,是否足以對全球「現代性」籠罩下的求知識、謀生活之既定企劃,能增幾分必要的疑惑,與掏去成見以後久違了的清新。

善誘與傳家:不達更欲速
父師善誘

浙江瀔水士紳唐彪(字翼修,確切生卒年不詳),生於明末,活動於康熙年間。曾摘宋元以來蒙學議論,輔以個人訪查經驗,匯成一部幼學綱領,名為《父師善誘法》。此書分上下兩卷,以30子題說明蒙學教育所涉切要問題。原書之範例稱「集古人成語與自己所著」刪次而成(自謂將「二十五萬餘言」之原稿刪汰而「僅存九萬餘言」),構思之際並曾「數數請問」兩浙名儒「如毛西河、黃黎洲、吳志伊諸先生」,均蒙「不吝指示」。書前有自署家眷弟的仇兆鰲和毛奇齡兩序(分署康熙三十七、三十八,即1698、1699年),稱唐氏乃「金華名宿」,清初回歸後,於「東西兩浙人文薈萃之所」,「出為師志若干年」。「理徒講學」之餘,輯成「學規二書」。可見書之孕生,與作者個人教塾鄉里的經驗,當時地方士人對蒙學的看法,以及朝廷部議頒行的朱子《小學》,都有密切關係。是時內地童子「無分貴賤少長」,亟以就傅入塾競相成士最為急務。唐氏書中自稱:「父兄教子弟,非僅六、七歲時延塾師訓誨,便謂可以謝己責也。」必自「幼穉時」,即「多方陶淑」、「教以幼儀」,期其日後「學必有成」。《父師善誘法》一出,異軍突起,立刻為清初幼教風貌樹一特出範本。

書中不但對父兄擇師尊師、覓書擇友等啟蒙的基本態度,童子初入學時識字、學字、讀書、溫書、講書、復書,訛別改正、學音讀文等具體幼學活動內容,說明詳細。最重要的是全書對幼學旨意,主張以「善誘」為「教學」之本,二義互通為一。唐氏初以《父師善誘法》名其書,合刻重印後則常稱為《家塾教學法》(毛序中稱《家塾教學法》乃其舊名)。細索內容,全書對幼兒進學之階,考慮仔細,態度剴切,尤其下卷第10小節,以「童子宜歌詩習禮」為題,抄錄王陽明〈訓蒙大意〉一段全文,一再重申陽明對「教童蒙」者,重童子「樂嬉游而憚拘檢」之情,強調接近童子時,「必使其趨向鼓舞,中心喜悅」,「譬之時雨春風,沾被草木……自然日長月化」。故上卷第1篇〈父兄教子弟之法〉即有「導之以色聲並誘其嬉遊博弈」之言,流露出清初用心幼教者,外程朱而內陽明(仇兆鰲序中曾美言唐著,當與部頒朱子《小學》並行),特重「循循而善誘」之旨。書中各節,對蒙學每一步驟,均指明適用蒙童之年齡,使用之場合,易有之訛誤差池。頻期依「經蒙分館」、「讀書分少長,又當分月日多寡」等原則,循序漸進,適時適性,亟欲試施於清初活躍而快速成長中之幼教大環境。


猜你喜歡


迎接台灣黃金十年數位經濟熱!全球第三大網通商 Ubiquiti Inc. 入列護國群山艦隊,揭開研發總部落腳台灣的背後關鍵

迎接台灣黃金十年數位經濟熱!全球第三大網通商 Ubiquiti Inc. 入列護國群山艦隊,揭開研發總部落腳台灣的背後關鍵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到底台灣的優勢在哪裡,能夠讓世界第三大商用網通大廠 Ubiquiti(UI)2010 起就將全球研發總部佈局於台灣,更持續投資、重用在地人才呢?

這幾年台灣受惠中美貿易戰,外資大舉回流,加上疫情助長遠距協作、線上交易,各界看好台灣迎來新的黃金十年,搶抓數位經濟。

蛻變為數位韌性之島,網通設備正是數位轉型的不可缺少的基礎建設,特別是全球第三大商用無線網通解決方案大廠 Ubiquiti Inc.(UI), 2010 年正式將全球研發總部設於台灣。究竟,台灣有何強烈吸引力,讓這家美商持續加碼投資,深挖在地人才價值?

除了半導體,我們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台灣之光

未來要在全球舞台出頭,靠的是創新!世界經濟論壇(WEF)全球競爭力報告評比台灣連續兩年在「創新能力」,亞太區排名第一、全球第四。確實,除了舉世聞名的半導體晶片,還有其他可關注的面向,網通產業就是其中之一。

UI 台灣產品設計總監楊宗樺點出我們的強項,「UI 創辦人 Robert Pera 在事業開展初期,就是看中台灣有首屈一指的技術供應鏈,而且逐漸發現台灣不單單有硬體技術人才,還有軟體開發實力,因此持續擴大台灣在軟硬整合的統籌設計能量。」

02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UI Taiwan 產品設計總監 - 楊宗樺

事實上,UI 研發總部設置台灣後這幾年的人數擴編態勢,正與他們的全球營收數據,呈現高度正相關。UI 在 2021 年締造 18 億美金營業額,過去五年平均營收成長近 30%,目前仍在快速飆漲中。

楊宗樺解釋,「2010 年台灣研發團隊僅 10 多位,後來持續奠定設計開發基礎,加上產品線多元化, 2017 年之後,成員數開始以翻倍速度增長,從 100 多位員工成長到今年預計招募規模上看 700 多人,UI 的創意心臟來自台灣,已是無庸置疑的事實。」

03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UI 2021 年締造近 18 億美元營業額,過去五年營收快速成長。

台灣是孵化創新的首選場域,人才寶庫擁有三大優勢

04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UI 位於台北信義區的台灣研發中心。

如今,UI 的產品原型發想、概念確認、功能驗證、再到產品落地,許多流程都是在台灣誕生,甚至 UI 的產品線也從消費型網通設備,跨足到辦公室 EoT(Enterprise of Thing)裝置、監控解決方案。除了仰賴研發總部有絕佳的實驗場域,充沛的人才能量,更是讓創意點子源源不絕的關鍵。

不光是 UI 讚許台灣有高素質人才,連同為外商的 Google 台灣人資長也曾表示,在 Google 眼中,台灣人才如「隱藏版珍珠」。有趣的是,Robert 早在十多年前「慧眼識英雄」,把研發基地瞄準台灣,而不選擇其他國家,正因為台灣人才庫有三大優勢。

「台灣有多元性人才是很重要的一點」楊宗樺回應,從軟硬體研發、產品規劃、行銷到生產人員,等於一條垂直供應鏈,都能找到對應的人選。其次是台灣的開放性,熟稔與國際團隊合作模式,展現快速反應能力與機動性,搭配最後一項能夠中英文溝通,呈現台灣人才獨特優勢。

曾有人說「台灣科技産業只能做代工,因為我們缺乏創意…」果真如此嗎?

楊宗樺表示,「台灣在過去產業分工模式,沒有獲得從零開始的規劃機會,並不代表我們沒有創新的實力。」自從 UI 把研發總部落腳台灣,等於幫在地的人才開了一扇連接國際的窗,更有機會打造世界級產品,甚至對產業發展扮演關鍵影響力角色。

UI 成長方程式:全方位展現品牌思維,優化與使用者的每個接觸點

除了營收亮眼,UI 之於網通產業所貢獻的價值,更來自破壞式創新的使用者體驗。有人這樣描述「UI 是網通界的 Apple 」,原因是 UI 打破通訊設備的冰冷,拿到產品一剎那,從開箱安裝到設定軟體,極簡設計風格消除繁雜的使用流程;同時產品外觀又能完美融入使用者的生活,兼顧「必需品」與「裝飾品」雙重價值。

不僅是在使用者體驗上的創新,UI 更跳脫單純販售產品的框架,而是以品牌服務思維,在每一個與使用者的接觸點,優化五感體驗。例如 UI 針對產品安裝邏輯,調整內容物的排列順序,甚至在外包裝的材質、氣味添加巧思,增加使用者開箱時的「wow」感受。

此外,聯網設備因應使用者的需求差異,以及所在地坪數格局不同,往往挑選型號之際感到苦惱。楊宗樺說,「我們除了完整揭露產品的技術細節,也考量到使用者在選購的時候,就獲得良好的體驗,我們 store.ui.com 網站提供試算建議功能,幫助消費者高效找到自身的需求。」

在 5G、低軌衛星高速發展的趨勢之下,可想見台灣對網通產業的投資只會有增不減,而 UI 入列台灣護國群山的一份子,期許自己扮演架橋角色,樂觀看待台灣下一波黃金十年。

所謂架橋任務,楊宗樺強調,UI 積極把全球視野與商機帶進台灣,也將台灣創新能量推展國際,不論技術優勢或是整合型產品,都能形成雙向的交流。尤其 UI 對人才培育下足功夫,希望透過持續耕耘,讓人才連結世界級的視野與思考經驗,驅動台灣網通產業邁向嶄新的時代。「我們期待聯手更多台灣優秀人才,在 UI 開創全新的職涯藍圖,與饒富創新想法的同仁一起打造更多元的産品,讓台灣之光在網通產業繼續發光。」

▲UI Taiwan 產品設計總監楊宗樺:在 UI,我們想打造改變世界的產品

了解更多 UI 企業文化與產品研發思維:
Life at UI Taiwan Facebook | Life at UI Taiwan Youtube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