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5》:如何促使經濟成長?凱因斯不總是對的

《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5》:如何促使經濟成長?凱因斯不總是對的
Photo Credit: Eugenio Hansen, OFS .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凱因斯及其理論支持者,將此種現象稱為「乘數效果」,並認為政府增加支出,就是造成經濟成長的關鍵推手。但是,事實果真是如此嗎?

文:文安德.馮.彼特爾斯多夫(Winand von Petersdorff)

如何促使經濟成長?

經濟學裡有一個頗為重要的名詞,叫做國內生產毛額(gross domestic product,簡稱GDP),是指國家在一年內所有貨物生產或服務提供之市場價格的總額。國內生產毛額是以金額計算,例如,在德國生產並賣出兩張100歐元的桌子,在國內生產毛額的計算中,就不是兩張桌子,而是200歐元。當國內生產毛額增加時,人民過好日子的機會就會跟著增加。而從國內生產毛額的成長曲線來看,便可以知道社會變得更為富裕或是更為貧窮。

造成國內生產毛額變化最主要的因素,是社會經濟的總合需求(aggregate demand,簡稱AD)。而總合需求的數量,取決於總體經濟中4個主要參與者的購買力:首先是個人,可進行例如購買冰箱等消費行為;其次是企業,可出資增蓋新廠,或是購入機械裝置;第三是國家,可撥出預算修築馬路,或是設立新學校;最後則是其他國家,無論是他國政府或外商企業,皆可能向國內企業採購機械或汽車等商品。上述所有消費行為皆會產生收據或帳單,將這些收據及帳單中的金額相加,便是所謂的總合需求。

至於經濟成長的定義,其實很簡單。舉例來說,上述經濟活動的4個參與者,其中至少有一個今年比去年在德國花費或投資了更多的金錢,就可以說,德國經濟成長了。

首先,以個人消費而言,如果一個家庭不只是買冰箱,而是將廚房大翻修,國內生產毛額便會增加。而要一個家庭拿出比過去更多的金錢來消費,可能的原因有許多,有時人們甚至只因看到鄰居有了新廚房,便覺得自己也一定要擁有。不過,稍具理性的人則會先考慮自己是否能夠負擔,也就是經濟學家所說的「可支配收入」(disposable income,簡稱DI)是否足夠。這點則和薪資及稅率高低有關,也和個人能從政府那裡拿到多少社會救助及育兒津貼有關。另外,也有不少人還有房租收入,或是股票投資獲利收入等,這些都會影響購買欲望。

還有,大幅度加薪後,人們可能也會開始計算自己是否能夠負擔新廚房;或者,政府調降稅率後,人們口袋多了一筆錢,也會刺激購買欲望。

這也是政府試圖提高經濟成長時,訂定經濟政策的首要考慮方向。政府可以利用調降稅率等方法,增加個人的可支配收入,以此刺激購買欲望。一旦人民消費大於過去,國內生產毛額便會增加。

不僅如此,降稅也可造福企業,使他們可以保留的營收增多。這些營收,可以用來整修辦公大樓、安裝新電梯,或是購置輸送帶、聯合收穫機等大型機械設備,也可以用來增聘員工,或者加薪。無論如何運用,都能直接或間接地增加消費。降低稅率是經濟政策中,一個增加國內生產毛額及促進經濟成長的有效方法,不過,這種方法,僅適用於經濟市場機制無法正常運作,且國家希望提高總合需求時。

除了降低稅率外,政府也可以增加支出,例如,提高給人民的補貼金額,像是育兒津貼等;或多向企業採買招標,例如修築馬路等。政府繳付企業所開出來的帳單,也同樣會增加國內生產毛額。對於政府在景氣蕭條時增加支出以促進經濟成長,最大力支持的學者,便是20世紀初的英國經濟學家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

就定義來看,如果國內生產毛額增加,便代表經濟活動的參與者中,或多或少皆比從前富有,這些參與者可能因此提高消費,進而使其他人跟著受惠。凱因斯及其理論支持者,將此種現象稱為「乘數效果」(multiplier effect),並認為政府增加支出,就是造成經濟成長的關鍵推手。

但是,事實果真是如此嗎?以下將細究這種觀點,並顯示這種做法引來反效果,進而出現抑制成長的現象。從這個例子,你也將不難理解,經濟政策在實行層面上的種種複雜性。

目前政府已是負債累累,且每年仍舊入不敷出。若依照凱因斯理論所言,繼續增加支出,政府只能採用兩種方式達到目的:增加貸款,或是提高稅率。

1. 政府若是採取提高稅率的方式,人民的可支配收入就會減少,企業營收也會減少。如此一來,不僅很快就會抵銷國家增加支出所產生的正面影響,而且,也會使人們減少支出,企業降低生產。

2. 如果政府不打算縮衣節食,反而決定大舉國債,同樣會造成影響。政府想借錢,就必須向各家金融機構貸款。但是,金融機構不只提供貸款給政府,也同時提供貸款給個人及企業,以滿足購屋或購置機械裝置等投資願望。如果政府、企業及個人同時一起要求貸款,便會迫使銀行提高利息,最終導致貸款變貴的結果。一旦利息提高了,企業便會停止購買大型機械裝置及增蓋廠房的計畫,個人也會暫緩購屋計畫,進而造成經濟萎縮。不過,如果社會原本就處在經濟蕭條時期,這種影響就不會成為任何問題。

3. 另一個問題是,如果政府降低稅率,使人民的可支配收入變高,雖然造成消費增加,但卻不在國內消費,而是國外,例如出國旅遊或購買舶來品及進口車等,同樣於事無補。

上述例證說明,干預經濟所造成的影響難以預估,因為參與者眾,變數也多。因此,政府制定經濟政策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況且,人民的消費行為也不是這麼容易操控。例如,德國人民便相當了解,今日政府增加育兒津貼是做為明日提高稅率的墊腳石。一旦政府缺錢,之前發放給人民的好處馬上就會從其他地方回收。當人民意識到這點後,自然會謹慎小心,不可能在獲得一點經濟上的好處時便爽快地花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