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跳原住民的舞得先「取得授權」,但取得部落同意必須經過哪些步驟?

想跳原住民的舞得先「取得授權」,但取得部落同意必須經過哪些步驟?
Photo credit: 奇美部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創條例》雖然保障了部落的「文化自主權」,但另一方面也造成限制。該怎麼樣才能算「合理使用」,可不必經過部落同意?

今年8月1日,原民會舉辦「2018南島民族論壇」,開幕時,邀請舞團前來表演花蓮縣瑞穗鄉「奇美部落」的阿美族「勇士舞」,但卻未經奇美部落同意,引發「侵權」的疑慮。

長期關注原住民議題的「小米穗原住民文化基金會」,昨(8)日舉辦「原住民族傳統智慧創作與保護研討會」,討論《原住民族傳統智慧創作保護條例》通過後實務上待解的問題,尤其,怎麼樣算是法律規定的「合理使用」範圍,可以不必經過部落同意,成為今日研討會的重點之一。

原民會「自己立法自己違反」,未經授權就跳奇美部落的樂舞

《原住民族傳統智慧創作保護條例》(簡稱《原創條例》)在2007年三讀通過,不管是原住民的音樂、舞蹈、編織、圖騰還是服飾,總之原住民的「文化成果」,經過申請,原民會審議通過,就能受到《原創條例》的保護。他人不能任意使用這些文化成果,必須經過該部落或申請人的授權。這是台灣史上第一次,將原住民的「集體權利」納入法律保護。

但直到2015年,原民會才頒布詳細作法,並開始受理各個「傳統智慧創作」的審議。至今,已經有19項創作通過登記。其中,也包括奇美部落的祭歌、部落傳說,和奇美部落最有名的「Pawali(勇士舞)」樂舞。

但今年8月1日,原民會舉辦論壇,邀請「原住民族文化發展中心」前來進行開幕表演,卻未經同意使用奇美部落樂舞,引發侵權疑慮。

當時奇美部落發出聲明稿,說明原民會使用到他們登記的3項傳統創作,但都沒有取得部落同意。昨日參加研討會的奇美部落代表鄭志貴說,「沒問就算了,他們又跳錯,跳錯又算了,勇士舞不能自己唱自己跳,這是最大的忌諱。」他指出舞蹈有多項錯誤,包括不該有女生圍圈吼叫,男性舞者動作也有誤。

而原民會當時回覆,活動時有說明是奇美部落的勇士舞,有註明出處,也並非商業表演,且奇美部落族人在20年前就親自教授表演團隊,加上《原創條例》第16條寫到,以「合理方法使用」者,可以直接使用樂舞。因此,原民會認為不需要經過奇美部落同意。奇美部落族人與原民會多次協調,原民會才終於對「沒有善盡督導之責」公開道歉,但仍沒有提到自己侵權。

音樂、舞蹈被拿來表演,為什麼讓原住民這麼生氣?

鄭志貴說,奇美部落的樂舞、服飾被亂用,已經不是第一次。自從1990年,奇美部落族人登上國家劇院舞台表演,奇美部落勇士舞自此聲名大噪,後來,許多媒體進入部落拍攝。鄭志貴說,曾有媒體到奇美部落錄影,「放在奇美部落拍,回去剪接,一捲再賣500塊,賣回部落。」甚至曾有女性導演,硬要參加女性不能參加的「捕魚祭」,「沒拍到的舞還要族人重新跳給她拍」(原住民的祭典多有宗意涵,極具神聖性,也有許多禁忌)。

鄭志貴也播放好幾支短片,羅列樂舞被亂跳、族服被亂穿的例子,包括屏東台灣原住民族文化園區曾經「唱跳奇美部落的樂舞,但穿的是馬蘭部落的衣服」;還有花蓮高工全國原住民樂舞比賽,「跳奇美的舞,戴阿美族男勢群的帽子,腳的姿勢往外掰開,這都不對」。他甚至秀出一張照片,是一名熱炒店酒促小姐,戴著奇美部落的勇士舞的帽子做噱頭。

鄭志貴說,「這些種種你說我們還能忍耐嗎啊?還要忍氣吞聲,繼續讓人家誣衊、毀謗,隨便亂跳這樣?」因此奇美部落在2016年,著手申請「原住民族傳統智慧創作」,並在一年半後正式取得證書。

授權使用,必須經過哪些程序?

《關鍵評論網》記者詢問鄭志貴,如今奇美部落的樂舞通過「原住民族傳統智慧創作」登記,如果真的要使用奇美部落的文化成果,該如何向奇美部落請求授權?有哪些程序?

鄭志貴將授權簡單分成「唱跳整首」跟「唱跳部分」。前者,鄭志貴以新北市金山高中原住民專班為例,由於他們的舞蹈老師是知名原住民舞團「原舞者」的團長Faidaw Fagod(懷劭・法努司),早就進入奇美部落針對樂舞做過田野調查,而金山高中學生,也連續兩年暑假到奇美部落與部落青年共同生活一週,體驗表演的精髓,因此可以直接排練。

練好後,所有舞者就必須前往奇美部落,跳一次給部落代表看,其間全程錄影,且部落代表會「檢查」有沒有跳錯之處。就算沒跳錯,也會質問服裝的意義、舞蹈動作代表什麼,確保舞者能夠傳遞出樂舞的精神。實際演出時,必須錄影傳給部落,好確保舞團沒有「說一套,跳一套」。鄭志貴也說。有的使用者在事後會給予回饋金,他們會將回饋金用在傳統文化保存。(奇美部落9月16才依法正式成立「傳統智慧創作共同基金管委會」。)

「部分使用」,鄭志貴則舉了著名原住民舞團「布拉瑞揚舞團」和花蓮縣政府為例。前者在一齣長達數小時的舞蹈中,大約20秒使用了勇士舞,部落族人看過錄影,確定沒有跳錯後,就口頭同意。另外花蓮縣政府,曾引用奇美部落歌曲的歌詞,「十幾句中,有兩句用我們的,只有歌詞,沒有用旋律」,也是詢問後,獲得部落口頭同意。「其實要的就是一個被尊重的感覺。」鄭志貴說。

怎麼樣的狀況,可以不必請求授權?

《原創條例》雖然保障了部落的「文化自主權」,但另一方面也造成限制。研討會期間,就有與會的東華大學助教表示,她時常負責繪製原住民相關的活動海報,有時候不知道使用一個小小的原住民圖騰是否算是「合理使用」,會不會不小心就「侵權」了。

與談人「恆信法律事務所」律師陳為祥也說,未經同意就使用不一定違法,「除非你認為,凡是要是使用通通都要經過同意,且有辦法完全禁止,但現實上面顯然不太可能,也做不到,」因此的確需要界定「合理使用」的範圍。

陳為祥認為,《原創條例》的宗旨與《著作權法》相近,都是要保障創作者的權益,立法時也有很多部分參酌《著作權法》。因此他以《著作權法》65條的4個要素,來判斷是否屬於合理使用:

  1. 利用的目的:是商業目的或非營利教育目的?
  2. 著作的性質:原著作是商業性著作、學術性著作或是普羅通俗著作?
  3. 利用的質量,是整套拿去用,還是僅用部分,比如只跳二分之一、三分之一?
  4. 利用後,會不會影響原著作的商業價值?

但北科大智慧財產權研究所副教授江雅綺認為,《原創條例》和《著作權法》在發展緣起上非常不同,前者是為了保存傳統,保障「集體」的「文化主體性」,但後者卻是資本主義下,保障「個人」的「商業利益」,她甚至認為,「《原創條例》基本上就是對「智慧財產權」的反動,是對西方智慧財產權的不同思考。」因此可以不用膠著於《著作權法》的合理使用要素。

她引用清大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黃居正的見解表示,非營利不必然就是合理使用,為了公共目的也不必然就是合理使用,必須看是使用否影響原住民文化的「主體性」、「自決權」和「傳統慣習」。

她提出加拿大近期的報告,建議可以依照部落的文化定義,將傳統創作做分類。「分成三個層次,最高的是極具神聖性、不可改變的,受到最高層級保護。第二層可能沒那麼核心,稍微放寬一點。第三層則是部落覺得可以跟社會其他族群共享的,比如瑜伽。」以此彌補法制的缺口。

雖然這部《原創條例》還很「年輕」,還有很多修正、彌補的空間,8日研討會也沒有確定該透過修法、司法判例,還是部落解釋,才能更好的保障原住民的傳統智慧創作。但至少今日出席的數位法學學者,都認同必須尊重不同族群的文化,與談的東吳大學法學院助理教授章忠信就說:「當我們面對不同族群和文化時,首先要拿掉文化跟制度的優越感,千萬不要覺得哪個文化跟哪個制度比另一個優越。」他也認為,修法不見得是唯一解法,「法律之外,還有其他的可能。」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