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華書院創校二百年:馬禮遜創建了什麼?

英華書院創校二百年:馬禮遜創建了什麼?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當時清朝以經典為教育核心的封建保守氛圍下,馬禮遜以傳道為出發點,創建出一種對於華人社會來說是非常前衛的思維與教學模式——學習西方語言和自然科學乃自由平等權利。

1818年,首位來華的基督教傳教士馬禮遜(Robert Morrison, 1782-1834)在馬來西亞馬六甲創建現時我們所稱的英華書院(1914年復辦前英文舊稱為Anglo-Chinese College,ACC)。及後,書院於1843年遷往香港,是繼1842年馬禮遜紀念學校(Morrison Memroial School)由澳門遷港後第二所世俗學校。

兩個世紀後,書院二百週年紀念,除了它是一所為香港人所熟悉的band 1學校外,究竟馬禮遜的英華書院創建了什麼呢?我們先由馬禮遜的中文學習與教學歷程開始,一直看到書院教學理念和遷港背景,一起找出其創建的可貴之處。

1804年,英國倫敦會(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 LMS)通過議案,決定將《聖經》翻譯到當時高度文明的中國。適逢其會,當時在倫敦賀斯頓神學院(Hoxton Academy)修讀神學的馬禮遜,早已渴望在海外向異教徒傳播福音。在馬禮遜給其父親的書信中就曾經表示,主耶穌要為世人贖罪,因此將福音傳給世界萬民,是主耶穌給他的差事。[1]

同年,馬禮遜向倫敦會自薦成為傳教士的申請獲得接納。倫敦會還未決定委派馬禮遜到中國還是其鄰近島嶼,不過馬禮遜的注意力已轉移到學習中文之上。馬禮遜認為,他確信前往中國是上帝對他禱告的回覆,因為在中國宣教將會是最艱巨的。[2]當時清朝是一個擁有世界三分一人口的大國,在人多幅員、朝廷禁教和不諳漢語的封建帝國下傳道,無疑將會是困難重重。即便如此,由1805年5月開始,馬禮遜還是接受為期約兩年的學習,課程內容包括數學、物理、醫學、天文和中文。1807年9月4日,馬禮遜由倫敦乘船抵達澳門,然後再經由虎門、黃埔、珠江,並輾轉抵達廣州。馬禮遜來華之後,旋即要面對語言、身份和經濟壓力的難題。

語言

在語言上,馬禮遜要面對的問題主要有三個:方塊字、購買中文書藉與及清廷禁止中國人教遠人中文。

當時對於歐洲人來說,中文是非常困難的語言。馬禮遜認為,由於歐洲各種語言有相近之處,因此擁有歐洲語言根底的人學習任何一種歐洲語言都並不困難。不過,漢字的讀寫與屬拉丁語系的語言卻完全不同。

在來華之前,馬禮遜首先跟華人容三德(Yong-Sam-Tak)學習中文,期間不超過六個月。由於他進步非常快,在兩年後馬禮遜已經自信地取笑容三德不夠資格教授中文了。抵達廣州後的首兩月,馬禮遜又先後聘請多位華人為中文教師。首先,馬禮遜從童僕阿宏(A Wang)學習廣東方言,後來在廣州與十三行商人和伙計接觸多了,於是認識了商人古勝(Coo-shing)。[3]基於對英文有興趣,因此古勝願意接受馬禮遜互換教學的建議。

然而,古勝這樣做是有風險的。雖然當時禁止內地人教授遠人中文似乎只是潛規則多於法定明文規條,[4]例如欽差大臣長麟就曾表示洋人可以透過買辦和通事學習中文,亦在馬戛爾尼使團訪華向馬保證過洋人學習中文不會受清朝官員阻撓。[5]然而當時中國人教授遠人中文一般卻會視為「奸民」,而外國人一般亦相信一經發現後中國人會慘遭朝廷毒手,因此即使中國人與遠人對話都可能會招惹麻煩。有見馬禮遜的學習進步神速,古勝擔心惹禍上身,因此不久之後便拒教。

在古勝之後,馬禮遜的中文教師相繼有天主教徒李察庭(Lee Tsak-Ting)、同樣是天主教徒的雲官明(Abel Yun Kowin-Ming)、教了六個月官話的桂有霓(Kwei Une)、任期最長(由1808至1817年)的葛茂和(Ko Mow-Ho)、秀才李先生(Le Seen-Sang)和曾在馬六甲英華書院教官話課程的朱先生(Choo Seen-Sang)。[6]

身份、居留權及經濟問題

馬禮遜來華時的身份問題亦是幾經波折的。清朝由清世祖開始鎮壓傳教士,禁止傳教,到了乾隆年間傳教士多遭迫害。加上當時只有在擁有對華貿易專利的東印度公司同意,才能來華工作的規定之下,馬禮遜要在華立足實在是雪上加霜。對於公司董事會而言,由於清廷禁教,為免得罪清廷而影響貿易,董事會對傳教士並不支持。況且,馬禮遜除了不是英國國教體制內的傳教士,而其服務對象亦不是在華英國人,因此董事會對馬禮遜並不友善,不允許馬禮遜乘坐商館船隻前往中國。於是,馬禮遜只好繞道紐約,弄個美國護照後才能夠輾轉來華。

在廣州十三行上岸後,馬禮遜首先住在美國商人米訥(Milnor)租住的舊法國領事館,以美國人的身份在廣州居留。此時,倫敦會向馬禮遜提供每年200鎊的薪水(折合西班牙銀元800元)。800銀元怎樣使用呢?僅向米訥租出的兩房連膳食就已佔去750銀元,另外僱用僕傭需要100銀元,加上洗衣70銀元,[7]生活比現在香港人的窩居可更窘迫。為了生計,馬禮遜只好放下歐式生活,節衣縮食,入鄉隨俗,過中式生活,用筷子進食。

到了1808年10月,英軍強佔澳門後,中英交涉頻繁,適逢當時英國唯一一位懂漢語,隨馬戛爾尼使團謁見乾隆皇帝後寫下見聞An Authentic Account of An Embassy from The King of Great Britain(中譯《英使謁見乾隆紀實》)的史當東(George Thomas Staunton 1781-1859)回英國休假後,時任商館大班羅伯賜(John W. Roberts ?- 1810)與清廷交涉得狼狽不堪,商館頓悟馬禮遜的寶貴價值,因此翌年2月以500鎊年薪,重金禮聘馬禮遜為中文翻譯。

中文教師與雙語人才的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