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永遠的舉債王高雄市:「時到時擔當,無米再煮番薯湯」?

全台永遠的舉債王高雄市:「時到時擔當,無米再煮番薯湯」?
Photo Credit: 韓國瑜辦公室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瑜指出,歷年高雄市所提撥的債務還本金額(今年僅37億元),似乎已透露出高雄市政府對債務處理的窘境。其中一種情況是高雄市財務狀況已不建全,只能不斷的舉新債、還舊債,慢慢地債還,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得償所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財政部日前公布 107年8月份最新的「各級政府公共債務統計表」。一如往常,高雄 市又蟬聯全國地方政府的舉債王。總負債金額2,474億新台幣;其中,未滿1年債務 為63億,而1年以上非自償債務則高達2,411億。若加上106年度揭已積欠未來或有給付責任的399億元,高雄市的舉債金額已達法定舉債上限之90%以上。

若對照其它六都的未償債務,新北市目前的負債為1,458億元,台中市為951億元,台北市為948億元,台南市為592億元,桃園市則為263億元,高雄市的債務是台北市和台中市的2倍。

若以平均每人負債金額來計算,高雄市人均負債約為8.9萬元,台北市人均負債約為 3.5萬元,新北市約為3.6萬元,桃園市約為1.25萬元。換言之,一位高雄市民所背負 的債務,比台北市、新北市再加上桃園市三位市民的負債總合還要高。

高舉債利滾利,繳利息的錢比社會福利支出還要多

由於債臺高築,即使在低利率的環境下,高雄市每年支付的利息仍然相當嚇人。

依據「高雄市政府財政局107年度施政計畫與預算配合對照表」內容顯示,高雄市長、短期借款每年光是利息就高達 21.1億元,平均每位市民每年要背負約800元的利息。每年支付利息的金額,比高雄市106年度社會福利總支出 (約15.6億元,包括清寒低收入戶救助,身心障礙補助與兒童、老人褔利等)還要多出5.5億元。

若對照106年公共債務統計資料,觀察各縣市的債務變動情況還可以發現,台北市的 償債能力最佳,近年償還債務約968億元,台中市也償還了241億元;但反觀高雄市,目前債務還比去年增加13億。並且,根據107年度施政計畫內容顯示,高雄市今年預計債務還本只有37億元!

舉債不是壞事,但借來的錢得花在有用的地方

韓國瑜認為,從學理的角度來看,負債並非毒蛇猛獸,以零負債來經營一家公司或是管理一座城市並非聰明之舉。因為當有好的投資機會時,若堅持不負債而不投資,雖省下舉債所應付的利息,但也喪失獲利的機會,甚至可能因此失去未來的競爭力、得不償失。若是可以藉由適度舉債,積極提供相關建設來帶動投資,促進經濟發展,則未來的稅收自然會成長,財政基礎便會穩健,城市建設才有足夠的財源挹注,而此等良性循環才是民眾所樂見。

更簡單來說,負債是一把兩面刃,不當的負債會產生過高的利息成本,變成沉重的償 債壓力,一不小心很容易會發生倒債或倒閉情況。然而適度舉借債務能讓資金運轉順 暢,帶來更多可能的獲利,提高競爭力。韓國瑜強調的,舉債的目的是為了建設,為了創造更好的投資環境(而不是為了放煙火),才有可能在未來透過成長的稅收等方式,達到財政穩健、生生不息的狀況。

民進黨在原高雄市執政已近20年(在原高雄縣長期執政更達30年之久),市政債務從1998年的482億元一路攀升增加至2,474億。20年來,每年平均增加約100億的債務。依據舉債創收的理論,高雄市民應該好好檢視:高雄市有沒有透過妥善運用舉債資金,創造出比其它六都更好的投資環境?這20年來,是否經濟持續繁榮、生生不息?

韓國瑜指出:比別人借得多、賺回來的卻不到人家的十分之一

若依據105年工業及服務業普查資料顯示,高雄市生產總額佔債務比例(其概念類似 GDP/債務之比約14.3倍,為桃園市的十分之一,約為其它縣市的二分之一。若計算2015年至2017年高雄市營利事業銷售額占其債務的比例,高雄市這3年的平均值為16.8倍,約為桃園市的十分之一,台北市的三分之一,其它縣市的二分之一。

白話一點,上述統計資料說明高雄市這20年來花了大把的利息錢,大量舉債建設,但這些建設回報的生產總額或是營利事業銷售額卻只有其它縣市的一半,甚至是桃園市的十分之一。對於愈來愈多北漂而無法回家的高雄子弟來說,這樣的結果,情何以堪。

韓國瑜認為,若投資環境良好,民眾便會用腳投票,青壯族群定居高雄市的機會就能增加。近7年來,高雄市青壯年人口來減少44,745人,老化指數增加幅度位居六都之首。此外,根據天下雜誌2017年幸褔城市問卷調查,市民認為高雄市有提供充足就業機會之比例竟是六都中最低。難怪,高雄市會被冠上「又老又窮」的都市,不無道理。

債留子孫,高雄孩子的未來在哪裡?

韓國瑜質疑,解決龐大債務之方式,不外乎開源節流、招商引資為市民創造經濟活水,這是大家都懂的常識。但,近幾年高雄執政當局真的有心處理財政問題嗎?

從歷年高雄市所提撥的債務還本金額(今年僅37億元),似乎已透露出高雄市政府對債務處理的窘境。其中一種情況是高雄市財務狀況已不建全,只能不斷的舉新債、還舊債、慢慢地債還,但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得償所望」。另一種情況則是「蝨多不癢,債多不愁」,反正債留子孫,「時到時擔當,無米再煮番薯湯」。

以上新聞稿由韓國瑜辦公室提供,非關鍵評論網編輯部製作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