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作為抗爭:「華航小巨人」朱梅雪與「世界最棒里長」陳永和的雙城奇盟

選舉作為抗爭:「華航小巨人」朱梅雪與「世界最棒里長」陳永和的雙城奇盟
Photo Credit: 陳德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選舉也只是另一種抗爭方式。台灣的社運圈流行一句口號叫「一方有難,八方來援」,最弱勢的候選人除了義氣相挺,更是為了理念結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德倫

在另一個平行宇宙裡,沒有資本家對工人的壓迫,沒有為了發展而被犧牲的環境,沒有官僚與權威迫使老百姓揭竿起義,朱梅雪與陳永和也不曾相遇。

時空拉回2018年的台灣,各行各業的工人仍然面對低薪、長工時的勞動環境,珍貴的自然生態依舊在大型開發案的夾縫中求生存,現實總不如夢境美好,卻讓兩個還願意做夢的傻子碰頭了。以抗爭起家,朱梅雪和陳永和都是「半路出家」的候選人,朱梅雪挑戰民進黨選情穩定的桃園市,陳永和的選區則是號稱民進黨派一顆西瓜也選得上的台南市。

很多人好奇既然是「不可能的任務」,為什麼還要自討苦吃?對朱梅雪和陳永和來說,答案也許比想像中更簡單:走投無路。

選舉也只是另一種抗爭方式。台灣的社運圈流行一句口號叫「一方有難,八方來援」,最弱勢的候選人除了義氣相挺,更是為了理念結盟。

身為在華航工作28年的飛機修護工,朱梅雪為爭取勞權幾度槓上資方,除了被記過,身上還背了官司。原是螺絲帽工廠老闆的陳永和,因家鄉牛埔里將興建垃圾掩埋場,在鄉親父老的央託下返鄉抗爭,也被以〈集會遊行法〉提告。 一個是為了勞工,一個是為了環境,同樣身陷苦戰,參選後更可說是「同病相憐」了。

當工運碰上環運

為了這次相會,朱梅雪的團隊在一個月前就聯絡陳永和,眾人皆知他是個堅守原則的「孤鳥」,即便是擔任牛埔里長時,也不屑與達官貴人往來,只要理念不合,陳永和一律回絕。朱梅雪壓根沒想到陳永和會慨然允諾,也沒想到實際見到的他,竟然這樣親和好客,踩著一雙球鞋,不像坐辦公室的老闆。說起話來快人快語,流利的閩南語加上獨有的說話風格,陳永和與傳統想像裡油嘴滑舌的政治人物是兩個樣。

如果說陳永和是別的宇宙來的候選人,朱梅雪大概又是另一種類型。有些木訥、不擅言語,但朱梅雪從參選以來,慢慢學會跟民眾講解政見,語氣雖然和緩,卻堅定得很有力道。兩人最相像的部分,是為了對的事情絕不妥協。

陳永和投身反龍崎掩埋場抗爭已超過七年,2003年環評通過,政府要在牛埔里興建廢棄物掩埋場,主張這個農村「窮鄉僻壤」不適合種植,但生態界人士則持相反意見,認為牛埔里屬惡地形,如此特殊的地景應予以保留,效仿高雄燕巢的月世界。

農村總在發展中被犧牲,別人不要的垃圾便往這裡丟,陳永和不願家鄉環境遭破壞,挺身而出抗議,希望為子孫留下乾淨的土地。他表示,如果有爭議就應該討論,不該是政府跟財團一意孤行。 有人曾拿廁所來比喻掩埋場,質疑陳永和難道家裡都不需要廁所,他只是妙語回應,「當然需要廁所,但你會把馬桶放在你家煮菜的瓦斯爐旁邊嗎?」一語道破龍崎掩埋場的關鍵是選址問題。

其實陳永和在答應邀約前,先出了道考題給朱梅雪。同樣是選址問題,這次是發生在桃園的觀塘案。由於深澳電廠興建與否吵得沸沸揚揚,行政院乾脆拍版「以觀塘換深澳」,雖然燃煤電廠可能造成的空污問題一時獲得解決,政府卻被質疑強力介入,且觀塘案又有另一群無法發聲的受害者──藻礁。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建造,將衝擊觀音到大潭一帶需要千年時間才能養成的藻礁生態。

朱梅雪在國慶當天,舉布條向桃園市長鄭文燦抗議,質疑「藻礁已死,何來國慶」。對於藻礁這一題,朱梅雪表態支持能源轉型,也同意以汙染較低的燃氣電廠取代燃煤電廠,但必須要選擇適合的地點,他直言,「環境的破壞是不可逆的」,大潭藻礁有相當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應該被重視和保護。雖是勞工運動出身,朱梅雪對於環境保育的理念和陳永和如出一轍。

45408427_2152477248412787_78927426440134
Photo Credit: 陳德倫
「三口組」與團體戰

如出一轍的不只理念,還有少得驚人的選舉資源。在台灣口袋不夠深的人玩不起選舉,中選會公告各縣市首長的選舉經費上限,桃園市是8082萬,台南市是7639萬元,但誰都知道,實質花費的金額總是比規定更高。

「一個市長四年的薪水也才2000萬,競選經費是要從哪裡回收?」陳永和的疑問揭開台灣政治的惡習,不少政治人物上任後想盡辦法以合法、非法的方式揩油,好填補競選經費的大洞。暫且不說競選經費,朱梅雪坦言,光選舉保證金200萬,就是一般老百姓好幾十年的積蓄,當德國柏林已經宣告保證金制度違憲,台灣有志參政的人卻仍因保障金的高門檻,不得其門而入。

即便如此,朱梅雪和陳永和仍堅持參選,他們想證明低經費也可以打選戰。太太和女兒是陳永和的最佳助選員,三人開著暱稱「小白」的小轎車在台南市區到處跑,考察各區民情。從抗爭到選里長,陳永和的家人原本並不支持,但看著牛埔里在他的手中逐漸蛻變,讓他們開始相信,如果「世界最棒里長」真能選上市長,台南也許有機會變得不一樣。

陳永和有「三口組」,朱梅雪則靠工會的力量打團體戰。沒經費那就勤跑市場、站路口,人家說「戲棚下站久就是你的」朱梅雪也站到讓通勤的上班族從不認識到打招呼。雖然只有一版文宣,朱梅雪拜託每一位願意支持他的民眾到各個社區發放,沒有知名度,那就想辦法在大家的信箱露臉。

「就算人家都覺得我們選不上,也是要選,人家會看你有沒有認真在選!」儘管被認為是小蝦米對抗大鯨魚,朱梅雪有他小巨人不能示弱的志氣。陳永和也認為如果現在認輸,以後就不用選了,未來台灣只剩下財團可以選。

「出來選的時候,我就已經贏了。」陳永和這番話初聽令人不解,但他和朱梅雪的參選,其實也是一種社會運動,他們要的不只是選票,而是與每一個市民對話的機會,只要有一個人在過程中改變對政治的看法,都是贏。

45421990_1455763071193194_91017321592358
Photo Credit: 陳德倫
不知死活──用選舉換一次被看見的機會

打選戰雖然辛苦,但朱梅雪和陳永和都是能吃苦的人。

「抗爭的時候也會鬱卒,眼淚擦乾了還是繼續做。」陳永和的毅力,讓政府和財團也難奈他何,但為了擋下不當建設,他知道唯有鬧得更大才有活路。朱梅雪也明白,即便是一場史無前例的航空業罷工,資方一樣能秋後算帳,打壓膽敢挺身而出的工人,如果不站得更前面,勞動議題很難被看見。

除了想被看見,他們也因為參選開闊了視野,踏出原先所屬的領域,接觸更多議題。兩人都認為重大的政策必須聆聽市民的意見,開放民眾共同參與,協調出可行的方案,才不會傷害弱勢群體的權益。

針對市民關心的產業問題,朱梅雪說桃園是工業大城,應該要推動工業區活化,讓產業可以升級轉型,但一定要兼顧勞工的勞動條件和職業安全。陳永和也提倡發揮台南特色,有好山好水和歷史文化,可以發展觀光留住年輕人。要解決人口外流不能迴避高房價,英雄所見略同,朱梅雪與陳永和都主張課徵空屋稅,利用適合的市有土地興建社會住宅,提供給需要的族群。

就算如此相似,倘若不是抗爭跟選舉,朱梅雪和陳永和也不會相識,說不定還會互相看不順眼。一個是老闆,一個是勞工,在這個時代卻不約而同為了奪回那些失去的東西而站出來,那是什麼? 勞動的心血、美麗的家園、說話的權利,一個安居樂業、安身立命的所在。

這種義氣相挺可不能只是取暖。朱梅雪和陳永和做了一個約定,如果對方真的當了市長,做不好的話就互相帶團去抗議。語畢,兩個「憨人」也忍不住笑了出來。抗爭有N種方式,他們恐怕是選了最傻的一種,但路上有戰友彼此監督,應該也算值得。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