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外勞佔據車站」有礙觀瞻,那歧視的眼神是否更「有礙觀瞻」?

如果「外勞佔據車站」有礙觀瞻,那歧視的眼神是否更「有礙觀瞻」?
Photo Credit: 束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人素不相識,卻因為一台鋼琴,彼此之間產生了連結。不分男女老少種族階級,這角落成了素人盡情揮灑的舞台,及音樂愛好者的交流平台,拉近音樂與大眾的距離,使車站除了冰冷的車廂和移動的人群,多了份溫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那是我的第一次 ── 聽現場演奏入迷到不想離開。

二度飛阿姆斯特丹,行前傳了FB訊息跟W說,不論我怎麼表達「這次換我去拜訪你了」的高度意願,他還是堅持搭3小時的火車,從荷蘭北方靠近葛洛寧根的小鎮來找我。

和上回一樣,在林布蘭廣場選了家酒吧,不同的是刮著寒風細雨,趕緊躲進室內,點了杯海尼根暖暖身子。十點半才碰到面,他又得趕兩點的車離開,像是為了見好友一面特地從花蓮到台北吃個飯,讓我既覺得不好意思,又想竭盡所能地表達內心的感動。

陪他走到中央車站,大廳一如往常地混雜著站務人員廣播、行李箱滾輪滑動、各種鞋跟蹬地的聲音,左側隱約傳來熟悉的樂聲,只見一群人圍繞著一台鋼琴,或坐在長凳上背貼著牆,或靜靜地站著偶爾雙腿交叉。

平台鋼琴琴身貼著「Bespeel Mij」以及對應的英文「Play Me」,地上寫著「Share Your Talents」,綁馬尾的女孩正彈著哥哥拿手的拉赫曼尼諾夫,琴旁幾個人形成一列隊伍,等著大展身手。

路人們輪番上陣,男子脫下褐色毛呢大衣,自彈自唱Leonard Cohen的《Hallelujah》;一位滿頭白髮微禿的老伯伯秀了一段即興的爵士鋼琴,全場掌聲不斷;圍巾雙人組接著彈《Let It Go》帶動在場聽眾一起合唱。

「我改搭3點的車」W沉默了幾首後突然說,一臉陶醉。

圍觀的人群中,有揹著大背包的旅人停下腳步,卸下行囊;有騎著單車,車前籃中載著狗的女人,手撐下巴倚著龍頭;有爸媽帶著學齡前的孩子;也有西裝筆挺的上班族。這些人素不相識,卻因為一台鋼琴,彼此之間產生了連結。不分男女老少種族階級,這角落成了素人盡情揮灑的舞台,及音樂愛好者的交流平台,拉近音樂與大眾的距離,使車站除了冰冷的車廂和移動的人群,多了份溫暖。

最後W搭了3點半的車,進月台前那段還是以百米速度奔跑。目送以後,意猶未盡地又聽了幾首。回到家上網搜尋相關資料,查無這個計畫的完整介紹,新聞僅附路人上傳Youtube的影片及簡短文字,寫e-mail詢問中央車站的回覆也只請我聯絡某政府單位看看。得到這樣的結果,竟然有點開心,因為搜尋結果中有幾則是網友在社群網站分享的訊息,Youtube上更有不少素人彈奏的片段,而多數為正評。

值得推廣的好事,就算不透過媒體大肆宣揚,也會悄悄地在人群中傳開。

不由自主地想到台北車站,這兩年的新聞焦點莫過於去年的開齋節,大批印尼移工移民聚集北車大廳,席地而坐吃喝歡慶。某檢察官在臉書發文,指「台北車站已被外勞攻陷」、表示「給人家的感覺,就是亂七八糟,有礙觀瞻」。遭質疑歧視之後,他說只是以搭車乘客發表心聲,認為車站是交通轉運要地,而非聚集與休息的場所。(編按:不同於前兩年前大面積圍紅龍禁止,今年台鐵改派人支援協助維護秩序,相關新聞請見此。)

(相關閱讀:外勞缺乏友善公共空間 礙了誰的觀瞻

有人在評論回覆「公園裡大把地方」,不難想像這下又有人會上傳照片指「公園被外勞攻陷」。說聚集不是,入伍集合、旅行團集合、學生社團練舞經常選在火車、捷運站;提睡覺不妥,各國機場、車站例子舉不完。

若關鍵問題是阻擋行人路線,那婚喪喜慶搭棚子搭到馬路中央阻擋行人行車是不是也該管制呢?若交通樞紐優劣的主要指標是「便利性」,又為何如此計較外在形象呢?記得當兵時最莫名的打掃項目是「掃樹葉」,尤其連樹根、土地的樹葉都要掃起倒到垃圾袋裡丟掉,明明樹葉分解後的腐植質對土壤有益,為何要因它「有礙觀瞻」而破壞自然美好的循環呢?

我倒覺得開齋節在車站舉辦或許是加分,有助大眾認識伊斯蘭文化,讓移工移民感受到台灣的友善與兼容並蓄。前提是經過完善的動線規劃,事先訂定活動規則並與參加民眾溝通。

曾經想過,如果台灣的車站裡也能放台鋼琴多好,車站也有某個角落,供居民自在演奏、交流。但一想到某天會出現標題「外勞於車站製造噪音」的新聞,然後鋼琴就被移走,便沒繼續想下去了。現階段台灣人民最需要的似乎不是那台鋼琴,而是以開放的心胸主動認識、理解。

如果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那歧視的眼神是否更「有礙觀瞻」?

衷心期盼不久的將來,能在台灣各個車站感受到台灣味的溫暖。

全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延伸閱讀:

寶島外勞政策:窮到只剩地板
一座城市裡的無名英雄 : 不再稱其為「外勞」,他們是移民工
在台灣,我不但可以當一個穆斯林,還考了多益、念大學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