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貢貿易與仗劍經商》:西方國家最大的問題不是殖民地居民,而是中國商人和華僑

《朝貢貿易與仗劍經商》:西方國家最大的問題不是殖民地居民,而是中國商人和華僑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時東南亞貿易非常發達,主要的貿易力量是中國商人,為了貿易便利,大量中國商人還移居東南亞,成為東南亞重要的經濟力量。對於這些華僑,荷蘭人同樣沿用了葡萄牙人的辦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駱昭東

西方國家在亞洲的貿易布局

在亞洲傳統商貿關係中,主導貿易的是中國商人和商船。中國商人將手工業品運到亞洲各國,再將當地的特產如香料等運回中國。許多「富家巨室,爭造貨船」,「通於山海之間……遠而東西二洋」。為了貿易方便,一些華人還移居南洋各地,成為中外貿易往來的重要仲介。然而,在十八世紀之時,中國商人在海外的影響力卻逐漸衰弱。這並非中國商人缺乏進取精神,而是因為大量南洋國家和貿易口岸被納入西方商人控制之下。除前文已經論述的葡萄牙和西班牙,印尼和菲律賓群島被荷蘭人占據,馬來西亞被英國人控制。亞洲本來的和平貿易方式被西方弱肉強食的競爭原則所取代,有利於西方商人利益的分工經濟逐步建立。這對沒有政府保護的中國商人來說,無疑是重大的打擊。

1. 荷蘭壟斷印尼的貿易

首先,控制香料貿易。

荷蘭人早就垂涎於亞洲香料,但此時亞洲香料群島的許多地方屬於葡萄牙人的勢力範圍。1560年,荷蘭人首先進行了一次試探性貿易,以瞭解當地情況。當時,由胡特曼率領的船隊到達了重要的香料貿易港口萬丹,結果遭到爪哇人和葡萄牙人聯合襲擊。即使這樣,這支商隊仍然依靠倖存的幾隻商船上的少量胡椒發了大財。這刺激了其他的荷蘭商人,就在荷蘭政府還沒有及時對亞洲市場貿易狀況做出反應的時候,大量商人不顧生命危險自行赴亞洲貿易,僅1598年就有22艘船隻赴香料群島。

一貫支持商人的荷蘭政府自然不能無動於衷,兩年後就著手開始推行征服香料群島的軍事計畫。1600年荷蘭政府派出的軍隊到達了香料群島。他們打探到雖然葡萄牙在當地很有勢力,但與當地人有矛盾。於是荷蘭人以幫助攻打葡萄牙人為藉口,博得了希圖島人的信任,並與之簽訂條約。通過這個條約,荷蘭人很快就壟斷了希圖島的香料貿易。此後,荷蘭人就以幫助當地人為藉口不斷攻擊葡萄牙人。荷蘭人的真實意圖是在趕走葡萄牙人這個最大的敵人之後,獨占馬魯古群島的香料易。1605年,葡萄牙人被趕出安汶島,但由於當地人的反抗,荷蘭僅僅占據了德那第和蒂多雷兩島。1615年,荷蘭擊敗了葡西聯合艦隊,於是終於可以大膽露出本來面目,放開手腳控制香料群島了。

其次,控制重要的貿易港口,壟斷商路。

控制香料群島的貿易僅僅是第一步,荷蘭人下一步的打算是繼續控制重要的貿易口岸,壟斷商路,排擠他國商人。1619年,荷蘭人在巴達維亞建立起統治,之後又在蘇門答臘西岸的望加錫、班格爾馬辛(馬辰)、巴領旁(巨港)、巴東等地建立據點,駐紮軍隊。站穩腳跟之後,荷蘭人就開始了清除對手的活動。1619年,在東印度公司總督科恩(Coen)授意下,公司對班達島居民大肆屠殺,並把當地居民的土地分配給公司職員,強迫當地居民按規定價格將土特產賣給公司。1620年,荷蘭人為了防止班達島居民走私香料,竟將該島居民全部趕走和殺死,而用外來奴隸勞工代替他們。17世紀中期,荷蘭人又違背與英國人簽訂的利益均分條約,將英國人趕出萬丹市場。

在完成這些商業獨占之後,荷蘭人又將目光瞄向了麻六甲。麻六甲位於印度洋與太平洋的交通要道上,控制了麻六甲就意味著荷蘭可以順利地將亞洲產品運到印度洋,再轉運至歐洲和世界各地。這次,荷蘭人又利用了當地居民與西班牙人之間的矛盾。1637年荷蘭假借幫助柔佛攻打麻六甲,1640年荷蘭軍隊攻下麻六甲之後,立即驅趕了柔佛人。乘著西班牙的失敗,荷蘭又趁機趕走了西班牙在香料群島德那第和蒂多雷的貿易商人。

最後,向東南亞腹地推進。

在控制了東南亞島國的貿易後,荷蘭人繼續向東南亞腹地推進貿易。他們打算將武裝貿易的前線推進到中國的邊境附近,從而更加便利與中國貿易。1634年,將貿易推進到緬甸沙廉,並在阿瓦設立了商站。1647年又以提供軍事援助為條件,博得阿拉干國王的信任,得以在當地自由貿易。然而,此後貿易並不順利。1665年在阿拉干的商館被迫關閉,沙廉商館經營陷入困境,在緬甸的擴張計畫被緬甸政府打壓,於是荷蘭再度被迫退縮到印尼群島。

2. 英國獨占馬來西亞的市場

英國在南亞的貿易擴張不僅要面對葡萄牙、西班牙的競爭,而且要與海上大國荷蘭爭奪勢力範圍。為減少阻力,英國採取了與葡萄牙合作的方式。1604年,英國與葡萄牙簽訂和約,英國東印度公司在1605年2月獲得葡萄牙政府准許,在安汶島進行香料貿易。然而,葡萄牙在亞洲的勢力已經開始衰弱,並不能阻擋荷蘭的打壓。不久荷蘭就以武力奪取了安汶島,1607年,德那第島的統治者接受荷蘭的統治和保護。1611年,荷蘭首任駐東印度總督彼得抵達萬丹,目的是確保馬魯古群島、安汶、班達的商業屬於荷蘭東印度公司,其他國家不得分享。

看到與荷蘭的對抗絲毫占不到便宜,英國轉而採取與荷蘭進行合作。1613年兩國代表在倫敦會談,商討在亞洲的貿易。但從實際情況來看,顯然誰也沒有將這次會談當作一回事,這也為雙方再度走上戰場埋下了伏筆。在會談期間雙方趁暫時的平靜擴張勢力範圍。荷蘭人在爪哇、蘇門答臘和馬來半島擴大貿易,英國人趁機在望加錫、蘇卡達納、班格爾馬辛以及暹羅的北大年和阿瑜陀耶設立商站。

1613年和1615年,英國公司獲得荷蘭人批准後,在暹羅南部的北大年和蘇門答臘的亞齊分別設立商館,作為同中國和日本進行貿易的基地。這樣,英國終於獲得能夠在亞洲進行胡椒貿易的權利。但是這種合作註定是短命的,英國的目標絕非是亞洲貿易的殘羹冷炙,尤其是荷蘭人獨占丁香、肉豆蔻等貿易的利潤,讓英國人羡慕不已。

為了打破荷蘭人對丁香、肉豆蔻的貿易獨占,英國人決心搶奪馬魯古群島。1616年英國人強征班達群島,並迫使班達的統治者割讓瓦伊島和倫島,同時依靠武力支持,英國在蘇門答臘的占碑和印德拉其里以及西爪哇的巴達維亞開設商站。

英國的行為引起了荷蘭的強烈反應。1618年,荷蘭人消滅了英國人設在雅加達的商站。荷蘭人對巴達維亞的英國貿易設置重重障礙,造成英國東印度公司經費缺乏,無力支持印尼的駐軍,於是在1623年英國人被趕出班達群島。1628年公司在巴達維亞的商站也被迫關閉。

在香料群島的貿易試探遭到荷蘭人打擊的情況下,英國人繼續向其他地方探索,但都遭到荷蘭人的阻擊。1627年,英國商船在越南鄭王允許下在海興設立商行,遭到荷蘭與葡萄牙的競爭,毫無貿易建樹。1647年英國人在緬甸的阿瓦和沙廉設立商站,但是在不到10年的時間裡,都由於荷蘭人的競爭被迫關閉。

至此為止,英國人在東南亞的貿易進展非常不順利。直到占領檳榔嶼之前,英國人在亞洲唯一的商站是蘇門答臘的朋庫。英國商船的貿易要處處受制於荷蘭人。例如,英國人在印尼的貿易必須獲得巴達維亞荷蘭當局的許可,英國東印度公司只能購買東南亞胡椒,仍然無法染指丁香、肉豆蔻的貿易。

18世紀國際形勢再度發生了變化,英國實力全面超過荷蘭,荷蘭「海上馬車夫」的地位逐漸失去,昔日大國風采不再。於是英國再度擴張亞洲勢力,搶奪荷蘭殖民地,終於打破了荷蘭在亞洲的貿易壟斷。

英國起初擴張步伐很小。1714年英國東印度公司在朋庫修築了莫爾巴勒城堡,以保護英國在蘇門答臘西岸的商站免受荷蘭打擊。這個城堡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幫助英國每年從朋庫順利運出胡椒6000噸。18世紀中葉,與中國貿易的發展迫切需要在東南亞建立一個貿易基地。英國人選中了已經一百年沒有染指的馬來西亞半島。為了不引起與荷蘭人的直接衝突,1771年,英國人小心翼翼地選擇了婆羅洲北岸外的巴拉邦安島建立商站。

但是很快,荷蘭人的貿易壟斷就被打破了。1780年英國直接向荷蘭宣戰,在隨後的一年裡奪取了荷蘭在錫蘭的特亭可馬利以及蘇門答臘巴東部的所有商站。1784年荷蘭人被迫簽訂條約,承認英國人在亞洲自由貿易的權利。

在解決了與荷蘭人的矛盾之後,英國終於可以開始放手擴張。隨後建立起的檳榔嶼與新加坡成為對英國亞洲貿易影響最大的兩個殖民地。檳榔嶼本是暹羅的領土,暹羅與吉打矛盾日劇,急需外部的援助。英國同意向暹羅提供軍事援助,但以獲得檳榔嶼統治權為條件。就這樣,1786年英國在麻六甲海峽建立了第一個殖民地。檳榔嶼的意義不僅在於它位於麻六甲海峽要道上,有助於保護英國的海上貿易,而且成為英國進一步侵占馬來半島的橋頭堡。英國將檳榔嶼發展為一個重要的貿易港口,對其他國家貨物徵收5%的關稅。1819年,英國採用軍事威脅的辦法迫使柔佛國王將新加坡租借給英國,英國每年付給柔佛三千元。這樣英國又在新加坡建立起了另一個殖民地。1826年,英國東印度公司將檳榔嶼、麻六甲和新加坡合併為海峽殖民地,首府設在檳榔嶼。

1824年3月17日,英荷兩國在倫敦簽訂了劃分東南亞勢力範圍的《英荷倫敦條約》。條約內容為:荷蘭承認英國對麻六甲以及新加坡的占領,而英國同意將在蘇門答臘西岸的朋庫以及莫爾巴勒城堡讓與荷蘭。根據這一條約,英國占領了整個馬來西亞(包括新加坡、檳榔嶼和麻六甲),而荷蘭占有整個印尼。

三、仗劍經商籠罩亞洲國際市場

一般認為,荷蘭、英國等新興資本主義國家在亞洲的貿易方式與葡萄牙和西班牙不同。葡萄牙等老牌資本主義國家多採取武力搶奪等暴力方式,而新興資本主義國家採用公司的方式開展貿易。然而,仔細分析荷蘭與英國在亞洲的貿易,其每一步的進展無不是以武力為前導,開拓市場,排擠他國商人。同時在統治區強制推行種植園制度。從這方面來看,新舊資本主義國家開拓貿易的方式並沒有多大區別。

荷蘭在東南亞採取的貿易方式是對西班牙和葡萄牙貿易方式的繼承。葡萄牙、西班牙採取軍事力量壟斷貿易。例如葡萄牙為了壟斷馬魯古群島的香料貿易,於1521年在德那第島修築了炮臺來打擊其他國家商船。西班牙在菲律賓建立軍隊,打擊競爭者。荷蘭人在占領麻六甲之後,採取的措施如出一轍。荷蘭東印度公司對錫和紡織品實行貿易管制,胡椒、丁香只准出口到澳門和馬尼拉,這一切是為了保證公司在印尼的利益。為了壟斷黃金和胡椒,荷蘭不允許別國商船經過麻六甲,不斷地在海峽巡邏,炮擊別國商船,或者強迫他國商船繳納巨額稅收。

除了打擊商業競爭對手,荷蘭與葡萄牙等國一樣強制推行有利於自己的經濟發展模式。首先是迫使當地居民和華僑充當勞役。為修築巴達維亞城,荷蘭東印度公司到中國東南沿海劫掠當地居民到巴達維亞充當勞工,還通過在爪哇萬丹扣留華僑船隻等手段,迫使萬丹等地居民與華僑移民到巴達維亞,使巴達維亞華僑人數迅速增多。由於貿易資金短缺,公司於1620年規定華僑繳納人頭稅以取代勞役。後又為誘惑更多華僑移居巴達維亞,於1648年宣布將人頭稅減少,1650年又宣布免除華僑人頭稅。

殖民統治穩固之後,荷蘭開始推行強制種植制度,將東南亞的經濟納入西方貿易分工體系中。強制種植制度的具體內容是,當地居民必須劃出一定量的土地,按照荷蘭當局的要求種植歐洲市場需要的產品;收穫的產品必須出售給荷蘭東印度公司。強迫種植制度剛開始僅僅涉及靛藍和甘蔗,後來推廣到咖啡、茶葉、煙草、胡椒、棉花等作物。

對荷蘭人來說,最大的問題也許不是對當地居民的統治,而是如何控制中國商人和華僑。當時東南亞貿易非常發達,主要的貿易力量是中國商人,為了貿易便利,大量中國商人還移居東南亞,成為東南亞重要的經濟力量。對於這些華僑,荷蘭人同樣沿用了葡萄牙人的辦法。

荷蘭人繼承了葡萄牙的「甲必丹」(Captain)制度。所謂「甲必丹」就是在華人居住區中選擇華僑富商,負責管理華僑事務。「甲必丹」直接向荷蘭殖民當局負責,「甲必丹」有處理訴訟案件、征繳稅收、提供物資供應等義務。這種制度實際上是利用華人治理華人。

此外,荷蘭人制訂了嚴格政策控制華人的商業貿易,以達到「為我所用」的目的。由於華人長期從事東南亞貿易,深得當地居民信任和歡迎,荷蘭人需要華商充當公司和當地土著居民之間的仲介商,所以對華商實行了利用與控制的措施。例如公司規定華僑只能在公司勢力未能達到的小島和小港口經商,而且不准經營香料、咖啡、錫、鴉片等關係到公司利益的產品。華僑在當地生產的產品必須賣給公司。例如,巴達維亞華僑的製糖廠,必須按照規定的價格將全部產品賣給公司,甚至華僑出行旅遊也受到限制。

英國在亞洲的商業也沒有從根本上脫離征服與被征服的貿易本質。英國東印度公司加入亞洲的貿易是從對印度的入侵開始的,其大體經過了兩個步驟,首先是在軍事上打破葡萄牙對印度海上的控制權,然後運用武力從印度的蒙兀兒帝國取得貿易壟斷權。從1612年至1615年,英國東印度公司在西印度沿海同葡萄牙進行了兩次海戰,打倒了葡萄牙。1622年,英國聯合波斯王,占領了葡萄牙人占據了一百多年的荷莫茲島。通過這場戰爭,英國不但大大削弱了葡萄牙人在東方海上的勢力,還把荷莫茲島變為英國在波斯灣的重要貿易據點。從此,葡萄牙人在東方的勢力逐漸衰弱,在印度的許多據點被英國奪走。在印度建立起貿易據點之後,英國人在一些戰略要地建立城堡,修築工事,建立防衛設施,建立糧倉、兵營哨所,從而為建立貿易擴張指揮中心做準備。

英國東印度公司並非單純的貿易機構,早在成立初期,英國國王就賦予了公司軍事權、行政權和壟斷權,公司擁有國家機器能力,這種能力正是保證英國東印度公司順利貿易的關鍵。從這一點來說,其與葡萄牙等老牌資本主義國家的貿易相比,並不是不同,而是採取了公司這種更加靈活多樣的貿易方式,從而更好地將國家權力與商人貿易結合起來,能夠更好地維護商人的利益。1789年,印度代理總督肖爾(Shore)說:「東印度公司既是印度統治者,又是商人。以商人身分出現,他們就壟斷貿易;以統治者的身分出現,他們就攫取賦稅。」自普拉西戰役之後,英國在印度的勢力超過了荷蘭。當時,克萊武於1759年在向英國首相的密函中建議:「東印度公司作為一個商業機構,恐怕無法行使管理和統治的權力,我建議政府把對孟加拉的統治權接收過來。」之後,東印度公司在印度不斷占有土地,擴大田賦收入,成為名副其實的軍事統治者。

雖然不可否認,英國在占領新加坡和爪哇之後,實行了寬鬆的政策,例如廢除封建徭役,實行土地稅;鼓勵私人開闢種植園;取締奴隸制,禁止奴隸買賣。但是這種政策需要放在當時東南亞貿易環境下來看,對英國來說,在亞洲貿易順利進行的關鍵是熟悉亞洲的地理和貿易環境,而這需要華僑作為仲介。英國在爪哇和新加坡新建立的殖民地並非東南亞傳統上的重要港口,所以如何吸引到其他國家的商人,同時又不與荷蘭人產生衝突十分重要。故而實行寬鬆的貿易政策,以建立一個便利和穩定的貿易環境。但即使英國貿易政策較為開明,貿易的主動權和控制權還是掌握在英國東印度公司手中。

相關書摘 ►《朝貢貿易與仗劍經商》:「市禁則商轉為寇」,海上武裝貿易集團興起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朝貢貿易與仗劍經商:全球經濟視角下的明清外貿政策》,臺灣商務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駱昭東

「一帶一路」來自中國記取歷史的教訓!

「一帶一路」是近年中國主導的重大議題,舉世關注,並影響全球政經貿易版圖。
「朝貢貿易」與「仗劍經商」展現了中國記取歷史教訓的態度,釐析在世界舞台成敗的關鍵。

15世紀明初之際,中國與西方各自形塑出
「朝貢貿易」與「仗劍經商」的不同貿易體系,
明清之所以潰、西方諸國之所以成,差別就在國家的態度。
以全球經濟的視角重新解讀明清與西方的貿易之爭,
在新的時代中,那一把劍又將何去何從?
十年磨一劍,古往今來,都是值得細細一探的歷史!

從大航海時代開始的經濟全球化是人類歷史進程中最重要的現象之一,使得世界各民族各地區相互影響,並改變了整個世界的面貌。

在全球貿易的發展中,中國當然也沒有置身事外。隨著海外需求的增長,中國的茶葉、絲綢和瓷器等大量銷往海外,中國還一度成為世界白銀的終極窖藏地。但隨著歐洲的崛起,中國國際貿易地位漸漸發生了大逆轉。在19世紀中葉,中國從曾經的世界最大淨貿易出口國淪為淨進口國。

本書從全球史的視角研究明清對外貿易政策的成敗,擺脫歷史學研究明清對外貿易政策「開關—閉關」模式的窠臼,也突破了國際貿易理論研究中比較優勢理論的束縛,提出「仗劍經商」才是西方國家占據國際貿易優勢地位,並進而成為世界強國的祕密武器;而中國歷來不重商業目的的朝貢貿易政策,不懂保護本國商人才是明清逐漸喪失全球市場主導力量,並最終走向衰敗的主要原因。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