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貢貿易與仗劍經商》:「市禁則商轉為寇」,海上武裝貿易集團興起

《朝貢貿易與仗劍經商》:「市禁則商轉為寇」,海上武裝貿易集團興起
Photo Credit: Lieve Verschuier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海商自我武裝、相互聯合縱橫於海上貿易上百年,這些海商又被稱為海盜。在西方貿易擴張中,也同樣存在著海盜,例如英國著名海盜霍金斯、德瑞克等。但是中國海商與西方海盜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命運。

文:駱昭東

海外市場需求刺激下中國商人紛紛出海貿易

全世界白銀向中國流動是在需求與供給雙方作用推動下發生的。首先是中國經濟需要大量白銀,同時能夠向中國供給白銀的日本和歐洲國家需要中國的手工業品。在這種雙重作用下,大量國際上的白銀通過換取中國手工業品的方式流入中國。白銀刺激下的巨額國際市場需求為中國手工業品創造了巨大的利潤空間,正是在這種利潤的刺激下,大量沿海商人紛紛出海貿易,並逐漸突破了原本受到豪門大賈掌控的私人貿易的範圍。

私人出海貿易的情況可以從當時私商雲集的海港大量出現得到反映,這些海港主要集中於政府難以控制的浙江寧波府和福建沿海的海岸線上。

寧波府所屬的雙嶼港、烈港、岑港等地私商雲集,形成了重要的私人海上貿易港口。聚集在這裡的私商「大群數千人,小群數百人,比比蝟起。每年夏季,大海船數百艘,乘風掛帆,蔽大洋而下」。在明朝的某一天,航行在舟山洋面的商船竟達1390艘。葡萄牙人托賓在他的遊記中說,當時雙嶼港每年進出口貿易額達三百多萬葡幣,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用日本銀錠作貨幣的。

對於福建等沿海地區來說,出海貿易是百姓謀生的重要手段。早在洪武初年,福建沿海居民「往往交通外番,私易貨物」。明成祖永樂年間,經常「私自下番,交通外國」。宣德年間,由於漳、泉一帶的商民違禁下海者日眾,明政府不得不「復敕漳州衛同知石宣等嚴通番之禁」,但是效果不佳。據正統十四年(1449)福建巡海僉董應軫的報告,「比年民往往嗜利忘禁,依舊通番不絕」。

成化、弘治年間(1465-1505),以漳州、泉州二府居民為首的海商,紛紛衝破朝廷禁海規定,貿易發展空前。由於走私商販集聚,位於漳州城南50里的月港成了重要的貿易港口。史料這樣記載月港貿易盛況:「閩漳之人與番舶夷商貿販番物,往往絡繹於海上。」崇禎《海澄縣誌》生動詳細地描寫了從明初至成化、弘治年間由海外貿易給月港帶來的變化。月港本來是一個十分貧瘠的地方,物產缺乏,土地產量也不高。百姓辛苦一年還不能解決溫飽問題。於是一些膽大的人開始出海從商,貿易利潤非常高,常常達到十倍以上。這吸引了大批漁民也棄漁從商,逐漸形成了出海的風潮,即使是朝廷嚴令也無法禁止。最後發展到其他地方的商人也來到月港從事海上貿易。作者這樣評價貿易給月港經濟帶來的變化,「成弘之際,稱小蘇杭者,非月港乎」。

到了正德、嘉靖之際(1506-1565),福建海商的對外貿易又進一步發展起來,這可以從遍布福建沿海各地的走私港口得到體現。之前福建僅有漳州月港一個貿易口岸。之後除了月港之外,梅嶺、海滄、龍溪、嵩嶼、南澳以及惠安的蓬城、崇武、同安的浯嶼等地也成為漳州商人出海的港口。在嘉靖年間,泉州晉江的安平港發展成為僅次於月港的貿易港口,「近年番舶連翩徑至,地近卸貨物皆有所倚也」。

漳、泉兩州是當時福建最為重要的港口。其他如興化、福州兩府略次於漳、泉,但也「實繁有徒」。以及福甯、福州等地商人,「恃水洋七更船之便,貪小物三倍利之多,莫不碗氈絨襪,青襖皮兜,叉手坐事,恥問耕釣。其黠者,裝作船主」,紛紛出海貿易。

私人貿易的發展使得市場逐漸突破了朝貢貿易體系控制的範圍,並逐漸恢復了原本存在的貿易網路。

首先是與中國貿易的國家越來越多,這些貿易都不是朝貢貿易,而是民間貿易。據張燮《東西洋考》的記載,僅與漳州月港一地有貿易往來的就有東、西兩洋的四十多個國家和地區,這些國家中除了原本的亞洲國家,還有歐洲的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等國。許多沿海百姓在從事貿易的過程中發了家,「夏去秋來,率以為常,所得不貲,什九起家,於是射利愚民,輻輳競趨,以為奇貨」。《東西洋考》序中描寫了貿易盛況:「熙熙水國,刳艅艎,分市東西路,其捆載珍奇,故異物不足述,而所貿金錢,歲無慮數十萬,公私並賴,其殆天子之南庫也。」這表明貿易不僅幫助沿海百姓致富,而且增加了政府的財政收入。

貿易網路逐漸恢復的第二個特徵是商業移民的增多。商業移民是商業貿易的主要傳播者。當時的商業移民可分為船商和商販。船商是將中國產品運往海外的海上貿易商人,他們往往為了貿易的便利而移居海外;華人商販是將中國產品從海外各地港口再度輸送到各國各地角落,或採取長途運輸的方式或者採取腳力的方式。Houtman 在《航海日記》中記述萬丹華人小商販說:「當地的中國人多是向農民收購胡椒的小商販。他們手提一桿秤和兩個布袋,滲入到農村各地收購」,貨郎們則「整天背著沉重的包袱,從一條巷子走到另一條巷子去叫賣」。

明中後期,移民數量最多的是菲律賓的馬尼拉和印尼的巴達維亞,其次是日本的長崎,其他如馬來西亞的北大年以及暹羅的大城等地也有相當數量的華人。據統計,至萬曆十六年(1588),在菲律賓定居的華人已超1萬6000人。萬曆三十一年(1603),菲律賓華人增長到三萬餘人,當年遭到西班牙殖民當局屠殺的華人就達2.4萬至2.5萬人。但是到了崇禎十二年(1639),也就是紅溪慘案前夕,數量再次增長到4萬人。其次是長崎,在萬曆四十六年(1618),華人高達2.3萬人。巴達維亞等地華人也不少,萬曆四十七年(1619),華人已占巴城居民人數的40%。馬來西亞的北大年華人數量達到數千,暹羅華人在4000至5000之間。

海上貿易集團興起

隨著海外貿易的發展,一些中國南部沿海的商人,不甘心於中國封建政府打壓封鎖與西方商人排擠競爭,相互聯合、自我武裝,組成了武裝貿易集團,縱橫南部海域上百年。據林仁川等人的研究,明朝所謂的海盜與倭寇實際上就是當時最為主要的海上武裝貿易集團,「寇與商同是人,市通則寇轉為商,市禁則商轉為寇」。對中國海上貿易具有重大影響力的海商集團主要包括江浙皖海商集團、閩廣海商集團和後來壟斷沿海貿易的鄭氏海商集團。

江浙皖海商集團形成較早,主要活動時期在16世紀40年代和50年代,嘉靖時期的一些重要倭寇首領如許棟、王直、徐海,就是這個集團的主要首領。倭寇被鎮壓之後,這個集團就衰落了。明代中葉,閩廣也出現了大的海商集團,規模較大的有何亞八、林國顯、許西池、洪迪珍、張維、張璉、吳平、林道乾、曾一本、林鳳等貿易集團。最終這些海商集團在政府的鎮壓下也逐漸走向沒落。唯有鄭氏家族投靠政府,並吞併其他海商力量,從而成為南部沿海勢力最為強大的貿易集團。

江浙皖海商集團與閩廣海商集團主要從事中日之間的走私貿易和南洋貿易。

例如江浙皖的徐氏兄弟以及李光頭在中日貿易過程中逐漸強大,並聯合起來成為「海上寇最強者」。著名海商首領王直在日本淞浦津建立貿易基地,從事中日之間的走私貿易。徐海集團也從事中日之間的貿易,史書記載徐海到日本後,「日本之夷,初見徐海,謂中華僧,敬猶活佛,多施與之,海以所得,隨繕大船」,進行海上貿易活動。

史書中關於南洋貿易也多有記載。萬曆元年(1573),林道乾曾赴彭亨國貿易,史載林道乾「既行至甘埔寨(即柬埔寨),乃出囊中裝五百金,帛五十噸,因楊四送奉寨王,乃以乾為把水使,屬翁十、蘇老、林十六等所部,而四亦得蒲履綌絺諸物」。

後來為了貿易方便,林道乾匿名海外從事貿易,「乾,今更名曰林語梁,所居在臣國海澳中,專務剽劫商賈,聲欲會大泥國,稱兵犯臣國」。這段史料表明林道乾武裝能力相當強,可以侵犯東南亞一些國家。著名海商林鳳就曾在東南亞一帶與西班牙人展開貿易據點的競爭。海商林鳳本來主要在福建、江浙沿海一帶貿易,後遭到政府的鎮壓,被迫遠赴南洋。為了奪取南洋重要的貿易港口馬尼拉,林鳳於萬曆二年(1574)冬率領62艘大船進軍呂宋,11月30日在巴拉拿克(Paranaque)登陸,爭奪貿易據點過程中打死了西班牙駐菲律賓總指揮戈伊特(Mltin Gorri)。12月,林鳳再度向馬尼拉發起進攻,但是由於西班牙準備充分,林鳳只得撤到馮加施蘭,築寨修堡,建立了定居地。這件事情表明,其實以當時中國的勢力,完全能夠將西方國家在亞洲的勢力消滅殆盡,從而為中國商人掃除貿易障礙,但是政府完全沒有這個意識。

勢力最為強大、持續經營時間最長的是鄭氏家族海上貿易集團,鄭氏家族的成功是因為其與明朝政府的聯合。由於明朝面臨內憂外患的局面,需要利用鄭氏家族的力量消滅海上的不穩定勢力,而鄭氏家族也需要利用朝廷的力量打敗貿易上的競爭對手,於是這樣一次特殊情形下的聯合便造就了鄭氏海商集團壟斷南海貿易達半個世紀。

天啟五年(1625),鄭芝龍在繼承和接納了李旦、顏思齊海商集團的資產之後,勢力逐步強大起來。史載:「芝龍之初起也不過數十船耳,至丙寅(天啟六年)而120隻,丁卯(天啟七年)遂至700,今(崇禎初年)併諸種賊計之,船且千矣。」這段史料說明,在崇禎年間,鄭芝龍已有上千艘船隻,可見其勢力已經非常龐大。崇禎元年,鄭芝龍接受朝廷招撫,並借助政府力量逐一消滅或者兼併競爭對手。在擊敗劉香海商集團之後,勢力達到頂峰。當時鄭芝龍海商集團「雄踞海上」,「獨有南海之利」,「海舶不得鄭氏令旗,不能往來,每一舶列(例)入二千金,歲入千萬計,芝龍以此富可敵國」。

鄭芝龍的兒子鄭成功在貿易經營方面更具才能。1650年,鄭成功委派經驗豐富的鄭泰和洪旭專管對外貿易。並且下令採辦木材,建造航海大船,遠赴各國展開貿易通商,與日本、呂宋、暹羅、交趾等各國建立了良好的貿易關係。此外,鄭成功還將原本的貿易組織進行改革,創建了一個組織嚴密、分工細緻的商業集團。鄭成功將貿易集團分為陸商與海商,陸商以金、木、水、火、土命名,海商以仁、義、禮、智、信命名。陸上五商主要在杭州及其附近地區活動,負責採購販運到海外的貨物,貨物備齊後交付海上五商。海上五商主要在廈門及附近地區的海上接貨,一旦取得貨物,即運往海外銷售。此外,鄭成功還派遣軍艦在海上巡邏,其他國家貿易船隻須向臺灣繳納稅收才能進行貿易,即使是西方國家也不例外。

中國海商自我武裝、相互聯合縱橫於海上貿易上百年,這些海商又被稱為海盜。在西方貿易擴張中,也同樣存在著海盜,例如英國著名海盜霍金斯、德瑞克等。但是中國海商與西方海盜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命運。中國海商被政府冠以海盜之名,然後逐個被絞殺;西方名副其實的海盜卻受到政府的支持,明火執仗地搶奪他國商人。這其中的根本原因是商人與政府的關係不同。

西方政府鼓勵本國商人海外貿易,海盜行為也是政府大力支持的,因為有利於打擊別國商人。例如,英國女王伊莉莎白就曾參與著名海盜霍金斯的奴隸貿易和搶劫活動(投資了霍金斯貿易船隻中的兩隻,一共三隻)。除了直接資助海盜活動,還發放「私掠許可證」,鼓勵海盜進行海外掠奪。由於伊莉莎白的這些政策,她曾被稱為「海盜女王」。相比之下,中國的海商就沒有這樣好的機遇了,許多人是在正常貿易得不到保證的情況下,背負海盜罵名,走上私商道路。《海澄縣誌》就記載了這樣一個典型的例子,洪迪珍在閩廣一帶從事海上貿易,積累起了一定的財富。當時偶有倭寇擄掠沿海百姓,洪迪珍都以錢財幫其贖回,所以頗得百姓愛戴。但是一些官員為了完成繳獲倭寇的任務,竟然屢屢捕獲中國商船以充海盜,洪迪珍的貿易因此屢受打擊,最終被迫走上海盜貿易的道路。這類例子不勝枚舉。

明政府不僅不支持商人,而且還利用商人從事貿易的願望,將商人逐一剿滅。著名的海商集團首領王直雖然從事非法貿易,但是一直沒有放棄尋找正常貿易的努力,為此王直多次請求朝廷允許其貿易。嘉靖三十四年(1555),王直向胡宗憲表達了「成功之後,他無所望,惟願進貢互市而已」的願望。胡宗憲趁機利用王直的這種心理,先以允許貿易誘惑,然後背叛許諾,將王直抓捕入獄。

明政府也有支持商人的例子,但明政府支持鄭氏海商集團是一種迫不得已的選擇。明朝後期,內憂外患,「東南海氛圍之熾,與西北之虜,中原之寇,稱方會三大患焉」,「時方征天下兵,聚遼東,不能討芝龍,用撫羈縻之」。因此才出現了政府與商人合作的特例。這種合作,很難說有利於中國海上貿易的發展。因為鄭芝龍獲得政府的支持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大量海商遭到剿滅。鄭芝龍為了自己壟斷貿易,先後將劉六、劉七、李魁奇、鍾斌以及劉香等海商集團擊潰。鄭氏一家獲得了南海貿易的壟斷權,天下海商卻失去了南海貿易的權利。

由於明朝政府與商人的這種關係,所以大量海商實際上淪落到流亡海上、無國可投的境地。雖然一些海商在海外建立貿易基地,但是要麼是外國需要利用海商獲得中國產品,要麼是外國政權一時難以用武力剷除而暫時得以生存下去,這些貿易基地最終都沒有擺脫被西方商人剿滅的命運。就如海商首領林鳳,雖然在馮加施蘭建立了貿易據點,但是由於影響到了西班牙的貿易,所以最終被西班牙所驅逐。這樣一群無國可依、到處受到排擠的海商集團自然難以發展壯大,更不用說與西方商人抗衡了。

相關書摘 ►《朝貢貿易與仗劍經商》:西方國家最大的問題不是殖民地居民,而是中國商人和華僑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朝貢貿易與仗劍經商:全球經濟視角下的明清外貿政策》,臺灣商務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駱昭東

「一帶一路」來自中國記取歷史的教訓!

「一帶一路」是近年中國主導的重大議題,舉世關注,並影響全球政經貿易版圖。
「朝貢貿易」與「仗劍經商」展現了中國記取歷史教訓的態度,釐析在世界舞台成敗的關鍵。

15世紀明初之際,中國與西方各自形塑出
「朝貢貿易」與「仗劍經商」的不同貿易體系,
明清之所以潰、西方諸國之所以成,差別就在國家的態度。
以全球經濟的視角重新解讀明清與西方的貿易之爭,
在新的時代中,那一把劍又將何去何從?
十年磨一劍,古往今來,都是值得細細一探的歷史!

從大航海時代開始的經濟全球化是人類歷史進程中最重要的現象之一,使得世界各民族各地區相互影響,並改變了整個世界的面貌。

在全球貿易的發展中,中國當然也沒有置身事外。隨著海外需求的增長,中國的茶葉、絲綢和瓷器等大量銷往海外,中國還一度成為世界白銀的終極窖藏地。但隨著歐洲的崛起,中國國際貿易地位漸漸發生了大逆轉。在十九世紀中葉,中國從曾經的世界最大淨貿易出口國淪為淨進口國。

本書從全球史的視角研究明清對外貿易政策的成敗,擺脫歷史學研究明清對外貿易政策「開關—閉關」模式的窠臼,也突破了國際貿易理論研究中比較優勢理論的束縛,提出「仗劍經商」才是西方國家占據國際貿易優勢地位,並進而成為世界強國的祕密武器;而中國歷來不重商業目的的朝貢貿易政策,不懂保護本國商人才是明清逐漸喪失全球市場主導力量,並最終走向衰敗的主要原因。

getImage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