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遣工攻擊賴香伶事件:真正的暴力,是逼人走上絕路的體制

派遣工攻擊賴香伶事件:真正的暴力,是逼人走上絕路的體制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中油前工讀生李明彥攻擊北市勞動局長的事件後,網友在相關新聞和臉書下的回應,大多都在譴責暴力,卻幾乎沒有人實際去討論派遣問題。但真正的暴力,就是逼死人、逼人走上絕路的體制──像是李明彥長期抗議的「假承攬真雇用」問題。

2018年10月31日,台北市勞動局長賴香伶在辦公室內核閱公文時,遭前中油的工讀生李明彥持鋼筋攻擊,造成額頭當場受傷,送醫後縫11針。李明彥趁亂離開現場,三天後被捕。北檢以再犯之虞申請羈押。

事件一出,成了個為時兩天的新聞。台灣新聞熱度的邏輯是,重要的事情可以延燒七天,舉凡運動員受委屈、性愛道德爭議、名人八卦、弊案等都在其內。李明彥事件只有存活大約兩天,原因在於「他不有名」、「沒人關心勞務承攬議題」這兩點。而李明彥事件能短暫成為新聞焦點的另一個關鍵,其實就是因為他打了政府官員而已。

整起事件的輿論大致圍繞兩點:「打人不對,必須要譴責」、「派遣工的權益必須被注意」。李明彥從2015年開始就不斷因中油長期的「假承攬、真雇用」問題,進行抗爭和絕食。不但立委陪著開記者會,也有各家媒體報導、各地產業工會跟著加入抗爭。而「功德院長」賴清德也在上任後,提出公部門零派遣的政策。整體看來,李明彥的抗爭不但有效果,還真正做到了社會改革。那這次的打人事件又所為何來?

關鍵在於「勞動派遣」跟「勞務承攬」的問題。公部門的承攬和派遣工,有薪資福利和勞動保障低於公務員或國營事業員工的問題。而「勞務承攬」實務上的合約大多一年一標;民間公司在用人上也常規避《勞基法》,採派遣工的方式來調度人力。這些往往導致了實質的剝削和出事後的卸責。

這個問題,在遲遲不修訂《勞基法》「派遣專章」的情況下,實務上如果民間派遣公司有違法的狀況,就是依法處大約2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的罰鍰。如果是有上百位派遣工的公司,這些罰緩根本就不痛不癢。

如果是一般家境小康、無生存問題的學生工讀也就算了,但從中油工讀生到北捷清潔工這類派遣人力,偏偏就是長期被當成正職在利用,有些人更一做就做5至23年。而這些人不但無法累積年資,無法調升職位,薪水還比正職低。一旦成為外包公司的員工,根本就跟打零工的無家者的勞動狀況差不多。

1105_CG2_勞動權益比一比_(1)
Photo Credit: 有話好說
補充:「承攬」的勞動條件比「派遣」嚴峻更多。

李明彥一開始跟北市勞動局溝通時,態度都算平和,也都可以接受處理結果。而他這次發狂打人的原因在於,從立法院、資方到公部門都在明知道問題的情況下,不從根本的修法來保障上述「可替代性人力」的問題,全都只在「我做好份內的事,不做不錯」的態度下面對。而李明彥也並非不知現實上要改變體制有多難,他基本上只提出了一個核心要求:「裁罰並修法讓有不良紀錄的外包公司禁止投標」。不客氣地說,以他自封為革命家的心態,這個標準離「全面修《勞基法》來保障所有勞工權益」來說低非常多。

結果從勞動局長、台北市長、行政院長到台灣總統,幾乎都沒有進一步處理。而且實務面來說,法律沒嚴格限制不良廠商投標,北市局長或市長為何不用函釋來限制招標資格?像是開個最有利標,文化部的勞務承攬就是如此。

而李明彥打完人的結果是什麼?知識分子與工運人士沒人站在李明彥那一方。雖然這兩類人全都高喊:「我們要體諒他,他是被體制逼的!」但從那些所謂「關心」的話語中,只能看到「切割」跟「怪罪」兩大原則。

有人說:「工會界的朋友們,對李明彥一定不會陌生,但我們無法進入到他個人高漲的憤恨與怒火中,在這充滿了不義與剝削的周遭⋯⋯我們只能世故地與他保持一定距離。甚至,連是否要在他上傳打零工時受傷的照片下留言關心,都猶豫甚久。」

然後,有同情者說:「對他來說,這是無法理解跟沒有解答的困境。我相信他已經不在正常的精神狀態了,然而,你如何要求一個,非典型勞雇關係的受害者,尋求體制解決不成,處處碰壁,對著體制吶喊卻得不到解答的人,在一個正常的精神狀態?」

也有人說:「這個議題不能總在『他的困境』和『我們應該責備他嗎?』之間擺盪,這不可能有任何出口。這個困局是因為沒有人誠實的告訴他:他的憤怒並不完全都是合理的,結構和政府要負責但是他自己也要付一定的責任。也許應該勸告他,還有一個選擇是直接去一個可以讓他好的地方,不是只有正義實現的未來能夠讓他變好。」

在台灣工運的抗爭裡,絕食、阻礙交通、跟警察衝撞的所在多有,但當有人去打政府官員,就開始切割了。而李明彥選擇打人,就是因為長期受挫導致心理因素的壓力爆發?有人去問他為什麼了嗎?還是未經深入了解就認定他失常?

cx66l0mzncvfqh2h41sdn1kh1h33h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李明彥打人是要負刑責的,而從他在年初臉書上的言論,也可以判斷打人是他有預謀的行為。他因為曾在賴香伶臉書留言高喊:「殺柯文哲、殺法官,殺公務員」等語,被法院起訴。李明彥的辯辭大意為:言論是為了宣示革命,正義的暴力就叫做革命,公眾當然應該害怕,這就是正義的代價。法官若判有罪,他將去揍政府官員。法官因此認為他無反省之意,依恐嚇公眾罪,判處2個月的有期徒刑。

結果,李明彥的下一步就是動手打人了,如同他預告的一般。他不正常嗎?他有訴求、有目的、有做法,而且真的做下去了而已。

而觀察網友們在相關新聞和李明彥臉書下的回應,罵他的佔大多數,因為我們台灣人都非常愛好和平、非常守法,且都譴責暴力。但也有一些人力挺李明彥:「李明彥 英雄 我支持你 下一任的勞動部長 李明彥 沒用的勞團該解散 不要再作秀了」、「派遣勞工的心酸我們懂,支持你,建議出來選立委,用你的了解當政見」、「感謝李先生伸張公義,也非常期盼您能參選總統,我們一定會把選票投給您。」這意味著不少人也都體認到體制的不公和在位者的不作為。

台灣有許多過勞死和都更開發的案例,都搞得民眾家破人亡,而這些都是平常上街遊行的社會公知、善良民眾非常關心的東西。結果李明彥事件後的一整串相關言論,實際去討論派遣問題的幾乎沒有。除了口中喊著要關心弱勢,大部分都還是「譴責暴力」。但真正的暴力,就是逼死人、逼人走上絕路的體制。也難怪李明彥成了一個孤鳥式的邊緣人。

最後,表現最大氣的反而是被打的賴香伶局長。她後來表示,不但希望社會安全網能更落實來照顧弱勢勞工,也不希望自己的遭遇發生在其他人身上。並立刻發函建議中央,《採購法》必須修法,讓派遣工和勞工權益更有保障。

而在能見度比較高的工運人士、知識份子的社群媒體頁面與媒體引述中,也終於又開始討論起派遣與勞務承攬的問題。這麼說,李明彥的這個打人事件,終究還是起了影響。

工運人士往往考慮太多,動輒得咎,非逼得有人出來使用暴力,才能起些作用。但從法國大革命以來,到當代國際社會的無數社會抗爭,都免不了暴力。當然,使用暴力者需要扛起責任、付出代價。不是說暴力就可以解決一切,但也不用太快譴責暴力就是一無是處。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