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森贏得一場「不民主」的選舉後,柬埔寨的民主要怎麼走?

洪森贏得一場「不民主」的選舉後,柬埔寨的民主要怎麼走?
Photo Credit:Guyon Morée@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柬埔寨的人權議題,和現今社會的難民議題相比時常被大家忽視,然而站在民主社會的交叉路口上,它已經歷過夠多的歷史苦難,任誰也不願意看到柬埔寨再度成為一個極權國家。

文:李采宸(獲教育部新南向深度研習計畫補助,駐點金邊,於人權組織實習中)

柬埔寨於今年7月底舉行了一場令各國紛紛表示非議的大選,起因是現任總理洪森於2017年解散唯一可與現任執政黨「柬埔寨人民黨(CPP)」抗衡的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CNRP)」。使得這場大選成為了一場可預知結局的選舉,許多國家為表示不滿,並未派出代表監督這場「不民主」的選舉。

在洪森執政期間,他試圖逐步用權力掌控整個柬埔寨,不容許反對的聲音,也不容許不支持他的言論出現,期間更有許多人權團體被政府監控,或在集會遊行或舉辦活動時,有大批警力闖入來干擾活動的進行,有替人民爭取土地權益的NGO表示,當地警察會不時前往辦公室「關切」,而與人權議題相關的臉書粉絲專頁則常被無故遭到關閉,選舉時也有數字造假的情況。

許多人權團體被迫停止活動,政府並有NGO黑名單,讓柬埔寨言論自由和民主大大停擺,任何NGO領袖或記者都不曉得,哪天半夜誰會來敲門?哪天警察是否會跑去找自己的鄰居喝茶聊天?哪天是否會和ADHOC(the Cambodian Human Rights and Development Association)人權團體領袖遭遇一樣的命運,成為牢籠底下的政治犯?

而除了公民團體受影響外,許多媒體也紛紛倒閉,如著名獨立外媒《Cambodia Daily》,便因時常發佈貪污、資源浪費、環境權力保障等敏感議題報導,被政府宣布倒閉。雖然6週後又宣布重新以網路及非商業模式於柬埔寨外重新營運,取代紙本發行模式,但為安全起見,已不再公布編輯記者的姓名。2018年2月,《The Phnom Penh Post》也曾報導柬埔寨郵政部部長宣布要封鎖《Cambodia Daily》的網站IP、臉書及推特帳號,目前大家都仍在繼續觀望中。

政府官員、執政黨持續影響媒體的播報,柬埔寨國內最大電台和新聞頻道都是由洪森所屬的「柬埔寨人民黨」所控制,人們使用臉書遭到監控,不得寫出任何有關洪森的批評,更是不能發表倡議人權的文章,如此沒有言論自由的國家,還會有民主嗎?

曾一次與《The Phnom Penh Post》的馬來西亞籍總編輯聊天,他表示其實洪森是位很好溝通的人,就像是80年代馬來西亞,不能和政府對立,用溝通使之瞭解獨立媒體的重要性,透過當地的文化來辦事,才有合作的可能性。目前《The Phnom Penh Post》的營運算是不錯,報導內容也十分中立,只不過用詞未如《Cambodia Daily》強烈。

RTX2XU5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柬埔寨主要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2017年11月遭宣判解散。執政32年的總理洪森在2018年大選中輕鬆贏得選舉。對此人權團體表示「柬埔寨民主已死」。

簽訂了大小章程,卻不見成效

在1991年所簽訂的《巴黎和平協定》讓柬埔寨成為第一個由聯合國接管的國家,協定中保障了人民的選舉自由、民主、國家領土、土地掠奪,然而迄今27年過了,柬埔寨的土地仍然在被越南掠奪當中,人權、土地糾紛更是天天浮上檯面懸而未決。

洪森曾霸氣地表示:「如果沒有我洪森,就不會有當年的巴黎和平協議。如果洪森不願意進入虎穴,我們怎麼能抓到老虎?」洪森的確參與了巴黎協定的簽訂,這也令NGO領袖紛紛表示洪森已不是第一天在和國際政府玩政治遊戲了,為了要被國際政府承認,洪森可以和各國政府簽訂各項協定,協議簽了是簽了,但是否有在執行才是重點。

一位NGO領袖便表示,柬埔寨政府與聯合國所簽訂的SDG(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永續發展目標,其中一項便是柬埔寨政府允諾聯合國,在未來和人民權益相關議題決策時,將會尋求當地非營利組織的意見。然而他們隨後發現,在當地耕耘多年的人權組織皆沒有被邀請出席,反倒是出現很多從未聽聞的NGO被諮詢,大家心裡有數,這些NGO多半為政府魁儡,為的是要使政府可以光明正大地表示他們有跟著當初的協議在走。

如此一來,簽訂章程的意義失去光彩,各國努力紛紛成為幻影,沒入洪森的政治遊戲中,語言太輕,承諾沒有份量,許多NGO正憂心著,卻仍別無他法,向國際政府尋求幫助。

800px-Vietnam_peace_agreement_signing
Photo Credit::Public domain
巴黎和平協約簽定

西方的普世價值,在柬埔寨管用嗎?

在柬埔寨有超過3000個非營利組織,走在金邊路上的外國人10個有7個在NGO工作,可以看出外援在柬埔寨的重要性,而就我自己觀察,多半的NGO正在將自己國家的普世價值、人權觀念植入這個國家;這並非在說人權公約的不是,只不過如同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曾經宣稱:「個人主義的西方式民主與人權價值觀不能套用在東亞,因為東亞存在著與西方截然不同的文化價值。」李光耀強調的「亞洲價值」,是主張合理化的人權仍必須優先考量當地文化、宗教和風土民情等。

李光耀的「亞洲價值」一直面對著許多正反兩面的批評,姑且先不論其對錯,但當文化有所差異時,如何落實簽訂的條款?當一個國家尚未發展到一定水平,我們是否在強加自己的一套論點在對方身上?

柬埔寨的人權議題,和現今社會的難民議題相比時常被大家忽視,然而站在民主社會的交叉路口上,它已經歷過夠多的歷史苦難,任誰也不願意看到柬埔寨再度成為一個極權國家。巴黎協定不應只是一個國定假日(10月23日),應要成為大家對柬埔寨民主的期許和持續公同努力的目標。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