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不願面對的真相:川普期中選舉為何稱「取得巨大勝利」?

民主黨不願面對的真相:川普期中選舉為何稱「取得巨大勝利」?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整體而言,共和黨在國會雖看似跛腳,但並未失去川普眼下最關鍵的人事同意權,也在眾議院找到對自己最有利的安排,這張期中考成績單算是低空飛過。

11月6日登場的美國期中選舉,是川普(Donald Trump)當選以來首度接受全國民眾的檢驗,包括中美貿易戰、邊境控管、大法官提名之爭,都成為選戰話題。此次改選,包括35席聯邦參議員(其中兩席是特別選舉)、435席聯邦眾議員、36席州長與各地大小官員,將牽動未來兩年的政局走向。

最終的開票結果,民主黨睽違八年再度取得眾議院多數,共和黨力保參議院繼續過半,州長則是民主黨大有斬獲,連下七城。面對這樣的選舉結果,川普在第一時間卻對外表示「取得巨大勝利」,不過仔細分析可發現,川普說的或許真是民主黨不願面對的真相。

雖沒躲過「期中魔咒」,共和黨卻演出「參院驚奇」

由於期中選舉都被視為現任總統的期中考,因此執政黨幾乎都會在期中選舉滑鐵盧,細數近幾任的總統,確實都在期中選舉吞下敗仗,成為揮之不去的「期中魔咒」。

歐巴馬(Barack Obama)在第一任期的2010年期中選舉丟掉眾議院多數,2014年期中選舉更是一口氣輸掉九席,失去掌握八年的參議院。小布希(George W. Bush)第一任期在九一一事件的影響下,共和黨於國會兩院都逆勢成長,直到2006年期中選舉才失去兩院的多數席次,就連柯林頓(Bill Clinton)也沒能在第一任期倖免,對國會兩院的主導權也是於1994年選舉一次輸光。

共和黨在這次的選舉中未能守住眾議院,就結果來說等於是川普步上了歐巴馬的後塵,沒能躲過「期中魔咒」。

依據《美國憲法》,參眾兩院共享國會職權,但負責的事項還是略有不同,眾議院掌握徵稅與撥款之權,以去(2017)年川普推行的大規模減稅計劃,就是從眾議院發起,參議院僅能提出建議或修正,並不能主導財稅法案。

由此觀之,眾議院的影響偏重於「內政」層面,所以未來兩年民主黨將會對川普形成牽制,至少在移民控管與廢除歐記健保(Obamacare)等爭論不休的政策上,川普要過眾議院這關的難度很高。

但值得進一步思考的是參議院,共和黨席次不但沒有下降,反而從民主黨手中攻城掠地,在選情膠著的北達科他州(North Dakota)、印第安納州(Indiana)、佛羅里達州(Florida)和密蘇里州(Missouri)翻盤,雖然丟掉內華達州(Nevada)和亞利桑那州(Arizona),卻還是守住參議院過半優勢,增加三席的戰績也是自甘迺迪(John F. Kennedy)1962年期中選舉以來最好的表現。

參議院的勝利,其實就足以一掃共和黨在眾議院落敗的陰霾。

續掌參議院多數的第一刀,砍向「通俄門」

與眾議院相比,參議院有一項最特別且關鍵的職權,就是「人事同意權」,包括國務卿、內閣閣員、大法官等重要官員,都是由總統提名後送交參議院表決任命。川普上任至今人事更迭頻仍,因此能否掌握人事同意權的穩定,對川普來說相當重要,這點可從川普在期中選舉後的動作得到證實。

11月7日早晨,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接到白宮通知,希望他能辭職走人,塞申斯也立刻遞出辭呈,接受「被請辭」的決定。塞申斯的去職,外界多半認為與「通俄門」調查有關,塞申斯因為迴避調查而無法替川普擋子彈,放任調查越滾越大,川普想撤換塞申斯的傳聞早已甚囂塵上。

由於主導通俄門調查的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為避免影響選情而在期中選舉前一個月暫停對外發表聲明,但現在眼看選舉已過,穆勒的調查進度一定會成為外界焦點,川普此刻撤換司法部長,即便不會讓通俄門調查立刻喊卡,但無疑是企圖影響進度。

另一方面,共和黨在參議院確定過半,也是川普敢在選後不到24小時就讓塞申斯走人的第二項因素。期中選舉的參議員將在明(2019)年一月就任,如果參議院是民主黨佔多數,川普根本來不及在國會交接前把司法部長人事案搞定,也就會大幅降低屬意人選的通過機率,屆時只會徒增麻煩。

或許川普早就有趕走塞申斯的念頭,只是卡在先前鬧得沸沸揚揚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任命案,讓撤換司法部長的時程往後延,加上仍在觀望期中選舉的結果,因此才會在確定續掌參議院後立刻拿塞申斯祭旗。

由以上種種來看,也就不難理解川普所謂的「巨大勝利」說的到底是什麼。

AP_17349620923253
川普與前司法部長塞申斯(右)|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向民主黨伸出橄欖枝?川普對眾議院另有盤算

共和黨在眾議院並未如參議院順利,一如預期失去多數優勢,但川普在選舉結果出爐後,卻立即表示支持民主黨的眾議院領袖裴洛西(Nancy Pelosi)出任眾議院議長,這件事情相當值得玩味。

裴洛西出身加州(California),是典型的老牌民主黨政治人物,並從2003年就開始擔任民主黨眾議院領袖,更在2007年出任眾議院議長。然而裴洛西時常與川普在政策上交鋒,每到選舉更是共和黨極力抹黑的對象,但這次選後川普竟然支持裴洛西,還希望未來增加跨黨派合作,這點有兩個不同的角度觀察。

裴洛西雖然是民主黨人,但她是黨內少數對中國強硬的人物,長期關心中國人權議題、西藏與達賴喇嘛,近來更多次指出中國竊取美國智慧財產權的威脅。裴洛西對中國的立場,與眼下如火如荼的中美貿易戰並不衝突;雖然眾議院在外交上的影響相對有限,但能在中國立場上達成某種程度的共識,是川普願意讓裴洛西登上議長大位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