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戰而敗的兩岸心戰(五):中共「巨魔工廠」再進化,台灣如何遂行網路心戰?

不戰而敗的兩岸心戰(五):中共「巨魔工廠」再進化,台灣如何遂行網路心戰?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今天成立的是一支「專門揭穿境外敵對勢力謊言」以及「專門壓制敵方不實訊息」的網路輿論戰部隊,並且明確規範「禁止發表一切為政府政策及特定政治勢力辯護的言論」,依此接受體制監督,那麼成立一支臺灣自己的「官辦網軍」似乎也並非不可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近期一些證據的浮現,例如:中共方面有能力大量製造影音圖文、改變網路輿論聲量、選擇性拉擡/壓抑特定議題、操作台灣既有政治矛盾、暗中支持部分候選人,漸次呼應了筆者過去幾週來所提到一些當前對岸心戰部門的操作特長。

本篇筆者希望討論的核心問題,正是「如何在符合國內法律、不偏袒特定政黨、不侵犯言論自由」的條件下,民主國家該怎麼藉由戰略層級的網路心戰攻勢來「抵銷」境外勢力影響。

首先簡扼提要一下,當前我們在台灣「境內」遭遇到的網路心戰攻勢,有哪些重要特點:

「官營土製」的「中式巨魔工廠」已經過時,「外包」、「民營」與「在地化」才更具威脅

其實所謂的中式「巨魔工廠」並不是最近才出現的事情,在這系列的第二篇文章有提過,筆者與心戰大隊同仁早在一年前就向國防部政治作戰局舉報了相關手法與背後部門,換來的卻是情資的走漏,問題的嚴重性也沒有被重視與應處。

和俄羅斯不一樣,中共版的「巨魔工廠」其實未必真是工廠,更多是黨、政部門人員直接參與製作。比起「巨魔工廠」這種「在照片上添加色彩鮮艷正體字政治標語」的對岸「官營」、「土製」影音圖文,中共方面早就有了更加細膩且強大的全新網路心戰利器:

直接透過第三方金流外包給台灣的公關公司(甚至網紅),用最細緻、最詼諧且「高製作成本、高時效性、高話題性」的方式去製作影片與經營頻道,並社群媒體與通訊軟體創造出大量「天然的」觀看次數與分享數。這種作法不但難以用我國法律去定罪,而且極難掌握金流證據。

不得不敬佩這個經歷過數十年改革開放的國家,他們比我們還清楚「外包」對於提升工作效率而言何其重要。

中共支持候選人的原則:不必立場相近,但要有實力打倒「主要敵人」

要分辨這些間接承包對岸委託的宣傳作法,其實也並不困難,只要分析這些影音圖文的聲援對象就好:

中共出資協助宣傳的候選人清單之中,經常會同時存在泛藍與泛綠的候選人;然而,站在藍綠兩黨中央的立場,都沒有必要(也沒有正當性)去兼為敵營候選人造勢。對岸想支持的並不是「立場與中共最接近的候選人」,而是「一切有實力擊敗中共在台『主要敵人』的候選人」。

這就是一個典型的統一戰線概念(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部分候選人甚至可能不知道自己獲得了對岸宣傳部門的青睞與暗助。目前北京對於台灣政壇兩大陣營的現況都不滿意,所以他們樂於重塑一套對他們更加有利的政壇生態。

用「宣傳支持」取代「政治獻金」也比較符合中共利益。不少台灣政客擅長用花言巧語騙取北京金援,對岸花費了大把資金扶植選戰代理人後,才驚覺血本無歸:大把鈔票被放進了個人的口袋,這些人卻沒為北京帶來多少政治效益。和政治獻金相比,直接出資從事宣傳工作有個好處:錢怎麼花,操之在我,省卻被台灣政客敲詐的風險。

之所以點出這些問題,是要佐證以下兩點:

1. 站在公部門的立場,「對抗境外勢力干涉國內選舉」是不違反行政中立原則的

法務部門與警察機關之所以要防治賄選,就是為了減少金錢因素對選民意向的不正常干擾;同理,情治單位與軍方的心戰部門之所以應該反制境外干擾,也是為了遏阻對選民意向的不正常干擾。

公部門要做的不是指控特定陣營或候選人受到對岸支持,而是把對岸干擾選舉的情形糾舉出來並「強力宣揚」,將輿論的焦點從中共釋出的不實訊息轉移到中共本身的汙點上,使其對輿論的影響無效化,並且順勢把負面形象「還給」中共本身。

公部門必須在各政黨間嚴守中立,但我們不需要對中國共產黨也嚴守中立,操作宣傳機器打擊中共並不違反法治,也不會侵犯民眾言論自由,所以沒有必要對此畏首畏尾。

2. 只依靠監控與澄清是無力的,必須有宣傳攻勢佐助

應對中共結合網路、輿論與宣傳的攻勢,「監控」本身是充滿侷限性的,一來會有為執政者打擊異己的嫌疑,二來會有侵犯民眾言論自由的嫌疑,此種問題在近來國安部門所遭受的質疑聲浪中已經展現無遺。與「以國人為對象的輿論監控」相較,「以中共為對象的宣傳攻擊」更能受國內的民主、法治環境與輿論所接受。因此,在抵禦對岸新型態攻勢的防線中,國家心戰部門的參與是有其需要性的。

對於中共手段的「宣揚」與「攻擊」,是必要、重要且有學問的,沒有技巧性的宣揚,就無法打破同溫層與族群界線去散播訊息、使民眾周知。缺少了宣傳手段的調查與指控,其產物可能就只是一場無力的澄清記者會、機關網站上一篇乏人問津的新聞稿,或者一篇只會在特定群體內部流傳的新聞報導;這些東西在製作經費充裕且內容更具吸引力的對岸影音宣傳面前,都猶如螳臂擋車。

RTSWN29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講求行政中立與言論自由的台灣,如何從零開始執行一場網路心戰?

台灣所需面對的網路心戰有兩大戰場:

一個是守住國內輿論生態、資訊環境與政治制度不受外敵惡意干擾的「網路衛國戰爭」,必須從境內掃除敵方影響力,讓敵方持續做出「無效投資」,空耗自身資源。

另一個是打進中共老家「圍魏救趙」的網路對敵攻勢,在符合國家民權(civil rights)與人權(human rights)價值的原則下協助敵境潛在盟友宣傳,增進我方影響力與談判籌碼,同時達到「以戰逼和」的效果。不要以為台灣不可能對一個實施網路管控的國家發起攻擊,他們的防火長城與審查機制實際上千瘡百孔、滿是罅隙,能選擇的攻擊方式也更豐富、多元,而且北京實際上也沒多少為此報復台灣的餘地。

針對這兩大戰場,筆者會分享一些實務操作上獲得的經驗法則。如果要澈底解決中共對我國內干涉的問題,後者比前者更關鍵,因為戰略上的平衡與行動代價的提升,才能造成敵方攻勢的緩和。但鑑於目前國內環境比較關注前者,所以在此先討論:如何在台灣境內遂行網路心戰。

台灣能不能成立一支「官辦」的「輿論網軍」?

台灣不比美國,我們以極度劣勢的人口與資源在面對與我們使用相同語言的巨大假想敵。同樣擁有龐大國家機器的美國,可以用成本高昂的法案、貿易手段、情治手段與司法手段來有效遏制中共攻勢;但我們並沒有能力這麼做。

在此前提下,興辦輿論網軍是一種相對低廉且有效的方式,國內應嚴肅考慮在合乎法治的情況下採納這種手段。

以國內目前的環境,如果由公部門成立一支「專門幫政府(或者特定政黨)」護航的網路輿論戰部隊,那是不可能被民眾接受的,正常的民主國家也不應該有這種事情發生。但是請試著想象一下:

如果今天成立的是一支「專門揭穿境外敵對勢力謊言」以及「專門壓制敵方不實訊息」的網路輿論戰部隊,並且明確規範「禁止發表一切為政府政策及特定政治勢力辯護的言論」,依此接受體制監督,那麼成立一支台灣自己的「官辦網軍」似乎也並非不可能。

「官辦網軍」的核心優勢並不在於資源與數量,而在於「擁有可以看見全局的高度」;要能看見宏觀的輿情局勢,前提是要維護一套四通八達的民間情報網絡。打個比方:對岸的網軍知所以能有效影響台灣輿論走向,是因為他們能在快速發現議題熱點,並且在短時間內動員大量帳號灌注到單一議題上,這是民間網友的自發性行動所難以達成的。正因如此,網路心戰的遂行不可能脫離情報工作獨自進行。

實際上,只要維持一支50人的隊伍和足量的用戶帳號,確保他們能在一段時間內固定坐在電腦螢幕前,依據法律規範與教戰守則來上網發言,並且任命一位瞭解輿情的指揮者,台灣就能在國內特定一個網路輿論平台上「徹底壓制」中共網軍(無論是新聞粉專或是PTT之類的論壇)。

如果在壓制的過程中創造「熱點」、提供「傳送門」,吸引民間網友自發性參與助戰,發揮「徵召網路民兵參戰」的效果,那麼需要的人力就會更低。只要把對岸網軍的每一次行動都轉變成惹民眾發笑的「鬧劇」,網民就不會被中共創造的沉默螺旋所誤導。

於此同時,政府方面需要「正式授權」指定部門,允許他們在一定規範下與民間人士及團體維持一定程度的溝通與聯繫,才能使其不與民間脫節,並且自主發掘重要的訊息傳散管道(如重要LINE群組、FB社團等)。雖說目前也沒有哪一條法律明文禁止公部門從事這樣的行為,但基於官僚特性,他們就是不敢去進行缺乏明確授權的工作。

惟有與網民(尤其意見領袖與關鍵團體)產生聯繫,才能維持公部門對網路輿論現況的瞭解,並且在自己的國土上借力使力,揭發對岸網軍或代替對岸執行攻勢的本地公關公司,並且對其實施圍剿。這才是有意義的心戰情報網絡構築,而非「打高砲」式地跟風聚焦一些高層級的政、經議題,蒐整來的東西完全無助於指導心戰實務工作。

Depositphotos_70144575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如何跟對岸網軍爭奪輿論焦點:「事件行銷」遠勝傳統文宣

輿論戰的本質,就是較量誰更能爭取到民眾的關注。真正能在短時間內爭取到大量關注的,往往都是「一個事件的爆發」。創造出一則新聞的效益,遠比投稿一篇社論、發佈一則影片、釋放一份文宣來得更高。這就是為什麼包含對岸在內的許多國家專注於「製造新聞」,而不是專注於「投稿社論」或「拍微電影」。即使是設法運用影音、圖象或文字,那也要設法用這些工具去「創造出一個新的議題」,引發話題性。

以近期為例,雖然愈來愈多關於對岸操作輿論的證據浮上檯面,但這還不足以抵銷掉中共對國內輿論的不正常影響,因為這些證據的傳散大多只會停留在特定的同溫層中,不容易擴及到其他群體。

證據需要經過包裝與加工,轉變為對於閱聽人而言更簡單、更具吸引力、更有情緒感染力的敘事方式,讓各行各業、不同年齡層的民眾相信「一個天大的事情發生了」「一個天大的陰謀和騙局被揭發了」,刺激民眾主動去傳散訊息,把敵方訊息對民眾產生的影響抹煞掉。

正因如此,影音與圖像未必有用,具備刺激性與話題性的影音與圖像才有用,而且還要鎖定願意買帳的目標對象與有效率的傳散管道。

不該把「創造新聞」全然聯想到「造假」,「創造新聞」可以是把已經存在的現象與狀況藉由一項事件來切入、回溯、整理,透過具吸引力的敘述方式來提高民間關注,把我們想要引發公眾注意的內容轉變為「時事」。

在台灣的輿論環境下,只要善用各大輿論平台與社群網站,並且結合新興媒體、公民記者與意見領袖的力量,就能成功達到「事件行銷」:藉由事件來向閱聽人推銷特定議題。只要能掌握這個方法,就能把許多對岸網路心戰行動的「成效」在一夕之間「拉黑」。

正因為閱聽人有追求刺激訊息的傾向,所以永遠不要期待藉由「培養民眾的媒體識讀能力」來化解假訊息攻勢:連公民素質在全球民列前茅的北歐國家民眾,都未必能夠僅憑自己的理智去辨別資訊真偽了,更何況胃口大到養出台灣這種腥羶色媒體生態的國人同胞。

8rrz9hq5ybhvwv09oj7rtp2qgw69ve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國軍的文宣心戰部門不能「只守國軍,不守國家」

國家供養軍隊的目的,就是要藉由軍隊的力量來保護國家。但國軍的文宣心戰方向儼已出現偏差:把「維護國軍自己的形象」置於首位,反倒無意去維護國家自由輿論環境與社會制度的正常運作。

雖然成天高喊要掌握中共的「三戰(心理戰、法律戰、輿論戰)」手法,卻不花心思去思考我們該怎麼反擊,彷彿我們天生就是給敵人當成肉靶的命。如果真要讓主事者去思考如何反擊,他們反而會頭痛欲裂、不知所措。

本文只是根據經驗提供一些發想,仿效墨子用腰帶和木片演示一次如何守城,希望能起到拋磚引玉之效,也可供民間人士參考實作。如果軍方要實踐本文提到的作法,那勢必要有資歷、見識能與職位相符的高階幹部來指揮任務遂行。

國軍並不是沒有真正領導過心戰工作、敢推動變革的將校,但對於國家而言極其重要的文宣心戰職位,卻經常被交給不具相關經驗與專長的人,只為讓這些人「補上一個漂亮的資歷」。把個人的資歷與仕途置於國家戰略全局成敗之上,這種錯到離譜的本末倒置,在政戰部門迎來新氣象的此刻,期盼能止於今朝。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何中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