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日本國境之南「波照間島」,尋找離島觀光的意義

我在日本國境之南「波照間島」,尋找離島觀光的意義
Photo Credit:高紹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緩慢步調與獨特美景之外,給我最深的感觸是「平衡」。波照間島是一蕞爾小島,整體觀光資源相較於石垣島或那霸不算多,卻靜默地維持商業與環境的平衡。

波照間島,位處日本最南端,也是琉球王國最南的領土,深愛琉球的我,當然不忘專程一遊。

日本最南端的島嶼

波照間島面積僅比2個台灣小琉球稍大,地理上隸屬於八重山群島,行政上劃歸為沖繩縣竹富町,人口約500人,原先多從事農漁業,近年觀光業崛起成為地方產業新興主力。不過台灣去過的人極少,因波照間空港已停止營運多年,無法奢求有如同飛與那國島的包機,只能先到石垣島離島碼頭等待每天僅有3或4班的船班,再經約100分鐘的航程才能抵達。

此行首日我直航石垣島,順利搭上最後一趟駛向波照間島船班,心中大石放下,終於得空觀察周遭。波照間島的夏季航線觀光客不少,大家都是一副墨鏡海灘裝度假模樣。船艙頗大空位仍多,空調也強,還有船員定時巡邏怕乘客不適,不過海象平穩,閉目養神一會便抵達日本最南——波照間島。

我旅遊小島有一特別習慣,一天下榻當地優質飯店,一日入住平價民宿,感受兩種不同類型的觀光體驗。初至波照間島,飯店人員早在港口舉牌等候,上車轉個彎便抵達濱海飯店。

波照間島民居
波照間島民居|Photo Credit:高紹沖提供

撫慰人心的「波照間藍」

進房一拉窗簾,便是絕美的「ニシ浜」無敵海景,湛藍海水與雪白細沙,漸層蔓延、海天一色的「波照間藍」馬上一掃旅途疲倦,我連忙換裝奔往沙灘戲水。風光明媚到連現在想起,嘴角都不禁上揚!

飯店人員雖僅粗通英語,仍盡力接待與我溝通,夕食、朝食分別以琉球離島常見的豬肉與魚肉為主菜,搭配豆腐與生菜等下飯,我還多點了琉球鳳梨燒酎,暢飲之下,竟然臉紅微醺。波照間島一照面就已讓我放鬆,並撫慰我疲憊的身心,暫停我殘破不堪的人生。

隔天騎上環保的電動自行車,途經高聳的甘蔗田與潔白的波照間島燈塔直奔「日本最南端之碑。」

此碑堪稱是波照間島最知名景點,海內外旅客登島必到此一遊。不過碑的風格不甚氣派,使竹富町藉紀念「沖繩島戰役」終結50周年的契機,在旁另行製作豪華版「日本最南端和平之碑。」

而最南端之碑的位置其實遠離海面,還能挺進至真正的最南端珊瑚礁岩岸,至最南岸時則能盡覽波照間島白浪拍打峭壁,諦聽潮水沖刷迴盪的安詳。

與日本最南端之碑相隔不遠的是星空觀測塔,同樣位在最南的高那崎海岸。波照間島由於孤懸海外,幾無光害,成為夜觀星象的好去處,並以能觀測到「南十字星」聞名全日本。

日本最南端之碑
Photo Credit:高紹沖提供

獨特的八重山群島歷史脈絡

雖然波照間島明顯走的是生態觀光路線,不過島內其實也有下田原城跡、琉球王府時代年貢集積所、火番盛三大罕見史蹟,依序為八重山群島仍群雄割據時所築的神祕珊瑚礁岩城池,以及被琉球王國納編後,囤積貢物準備上繳之庫房,與琉球王國遭日本薩摩藩侵略成為從屬後,被要求設置的監視哨所兼烽火台。這三者在在顯示出波照間島與眾不同的歷史文化脈絡。

我在波照間島兩日皆藍天白雲,豔陽高照,是標準的南國氣候,夜晚時更是滿天星斗,一見便驚呼連連。波照間島的環島公路不濱海,避開海鹽與砂石侵蝕,相形之下好維護,路面也維持著日本一貫的平坦整潔,並改用農道分支深入海濱,開拓靠海土地。

而波照間島由於人口與面積關係,專營餐廳的店家極少,多為飯店或民宿一泊二食,但也因地處偏遠,毫無汙染,亮麗「波照間藍」與皎潔沙灘均極為誘人。加上波照間島限定版泡盛、黑糖與日本最南的稱號,我深深覺得不虛此行!

海天一色的波照間藍
海天一色的波照間藍|Photo Credit:高紹沖提供

最深的感觸是「平衡」

但在緩慢步調與獨特美景之外,給我最深的感觸是「平衡」。

波照間島是一蕞爾小島,整體觀光資源相較於石垣島或那霸不算多,卻靜默地維持商業與環境的平衡。島內仍舊有不少琉球傳統建築民居,最大賣場賣的是高齡長者及農家產製品,為數不多的餐廳也是波照間島地方特色料理或販售波照間的藍染製品。觀光協會更不忘推出限定版的「日本最南端之證。」

同時為了降低光害,保持可觀測「南十字星」等星象,島上路燈極少,民宿也希望晚上由民宿組團,不建議諸多車燈影響環境。不懈努力下,最終使非營利組織「國際暗空協會」(International Dark-Sky Association,IDA),將橫跨石垣市與竹富町的西表石垣國立公園認定為日本首座「星空保護區」。在波照間島上,更能看見84個星座與南十字星。

整座島嶼雖不富裕卻謹守分際,盡力維護地方文化的傳承,賺取土地願意恩賜的利潤,追求屬於島嶼的平衡。

台灣離島觀光的挑戰與未來

反觀台灣近年來觀光產業陷入瓶頸,其中離島觀光產業的挑戰更大。先是台灣自現代化以來,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育似乎已無法兩全。921大地震後,從「看見台灣」紀錄片,更能得知國土破碎狀況。

我還記得當年規劃環島行程時,才知道清水斷崖已無大眾運輸通行,中橫更是封閉已久。同樣的考驗,在資源稀缺的離島更是嚴峻。馬祖觀光因藍眼淚翻紅後,閩東式古厝紛紛改建為鋼筋水泥外貼石墻的民宿,「新古厝」使聚落文化流失。澎湖多年舉辦「國際海上花火節」衝人數,煙火雖燦爛奪目,但與地方連結略嫌淡薄。

台灣各地是否陷入追求衝高旅客人數的迷思,而忽視發展觀光的意義。更甚者,忽略「島嶼承載量」,進而過度開發。

再者,大而無當的公共建設與一擲千金的大型活動,其中往往未內含文化底蘊與在地結合的核心價值,更無法展現獨特性,讓遊人一來再來。

對台灣的觀光產業發展在我心中,其實是追求「不丹路線」。不丹透過高昂的規費,「以價制量」,變相限制了遊客進入,以保存當地獨特的風貌與文化。但考量台灣現實環境,精緻且在地的小島觀光可能是值得踏足的道路。

此外,日本今年的確遭逢多事之秋,先是關西空港遇強颱,後有北海道大地震。但媒體馬上檢討海中機場的安危,隨即連沖繩縣地方電視台都在探討土壤液化問題。連剛好在日本國境之南的我,都沒有事不關己的感覺。這樣對國土的重視,對環境的愛惜,或許才是發展觀光背後最珍貴的價值與意義。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