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從太陽花到全台最年輕議員,薛呈懿終於懂了「政治不能造神」

【專訪】從太陽花到全台最年輕議員,薛呈懿終於懂了「政治不能造神」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 羊正鈺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社會不是只有藍綠,還有各種價值的對立,作為一個民意代表可以努力做的,就是去促成不同的取暖圈有機會對話,「這才是我投入政治的初衷,我不是進來找對立的,我是進來找對話的。」

你有想過28歲的自己,是什麼樣子嗎?正在做什麼,會為何而煩惱?

薛呈懿,2014年帶著太陽花出關播種,以全台最年輕之姿當選宜蘭縣議員,她笑著說「這是讚美,但同時也是個包袱」,因為所有人都睜大眼看著她。現在28歲的薛呈懿,有時候面對別人問起年紀,她還會說自己生肖屬蛇,29歲快30了,硬是加了2歲。

當年她參選冬山鄉縣議員、妹妹薛呈祥參選群英村長,姐妹倆可以說是「初生之犢不畏虎」,選後妹妹落選了,不過至少拿回保證金,回到原本的社工領域在家扶中心服務,薛呈懿則如願踏上政治舞台。

「我不是進來對立的,是進來對話的。」

24歲進入宜蘭縣議會,第二年輕的議員足足大了她一輪,再加上是無黨籍議員,又沒有政黨奧援,「有的人會給你臉色,也免不了吃些悶虧,有些事假裝可以其實不行,或是假裝不行的事其實可以,常會被騙,從民眾、政府到你想得到的政治人物,都會讓人在事情的推動受到各種挫折。」像是在議會討論市地重劃,薛呈懿才懂得政治沒有藍綠,利益才是最大黨。

「其實政治工作一點都不浪漫。」薛呈懿說道,曾就讀中原景觀系、台大城鄉所的她,學生時代就多次參與社運,工作後又投身環保團體,過去對政治多少有點憧憬,但實際參政後才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繁瑣的行程、沉悶的法案研究,才是政治工作的日常。」(延伸閱讀:議員的一天在幹麻?

一路走來跌跌撞撞,但她從來沒想過放棄,也慢慢找出可以施力的做法,「像有時候,民進黨提的一些政策和我想主張的議題相去不遠,就沒必要意識形態,兩大黨沒有一定好,但也沒有一定不好,如果是我支持的,我就會表達我的支持,然後進一步去監督執行的細節和狀態,是不是按著我關注的方式走。」

還有很多事情的推動,也得要靠社會意識和公民力量的集結,去訴求、去談論,然後再由代議士(民意代表)再去加一把力、搭配著衝撞,那才是突破的關鍵。

不過,今年5月她在馮光遠的《夜深人未靜》節目中談到,大部份的辛苦,不是政治圈內的人,不是議會內的衝突,最衝擊和挫折的,反而是公民、是民眾,是那些社會意識。

薛呈懿進一步解釋,「對政治失望的是一種,覺得靠一兩個人沒有用,卻想去造神,期待有個救世主、政治人物去改變。另一種就是關心政治,但只是鍵盤評論,可能對真實生態不了解,或只用自己的想像、方式在做,最後要不是彼此取暖,就是不同立場的人互相對罵。」

但這個社會不是只有藍綠,還有各種價值的對立,作為一個民意代表可以努力做的,就是去促成不同的取暖圈有機會對話,如果沒有對話,事情永遠無法解決,開始對話,至少有解決的可能,「這才是我投入政治的初衷,我不是進來找對立的,我是進來找對話的。」

除了透過傳統政治的跑攤、拜票去灌輸、遊說取得更多政治輿論、影響社會的情勢,薛呈懿更辦了不少工作坊,讓在地的人們理解年輕人可以做什麼、關心什麼,也要青年們知道長者在乎的又是什麼?「這不再是精英份子口中的政治,也不是在地鄉民解讀的傳統政治,我得自己去當那個橋樑,做這樣的工作和角色是很累的。」

「新政治,就是不能怕麻煩!」

薛呈懿更在乎的,是這個社會解決問題的方法,已經不再是靠「選邊站」或是「部分聲音有效」了。

她提到,「舊政治」之所以比較輕鬆,就是因為可以假裝、或直接選邊站,然後靠表決,或由某個政治明星做決定。可是如今,我們在意的卻是「過程」,過去的做法很難有好的結果,因為本身就是一個「錯誤的過程」。

但就因為重視對話、強調過程,現在的「新政治」會比較辛苦,效果也很慢,而且不容易檢視,「以選舉來看,能不能連任就是一個指標,這就是傳統政治不太願意這麼做的原因,因為大家都想要政績,想要選票,想要亮點。」

「現在的我,依然堅持文化遺址的保存很重要,繼續強調農地農用很重要,但我不會馬上做決策『現在就要保留、就要刪除』,而是先有一定程度的溝通,彼此在價值觀有一定程度的接受,再開始談我們可以怎麼做,這是一個比較緩慢、無法立竿見影的過程。」

薛呈懿舉例說,像是2016年羅東轉運站的BOT案,本來縣政府說沒錢,要以BOT的方式招商,要興建宜蘭面積最大、樓層最高的轉運站,有13層樓高、有飯店、宴會廳還有百貨、商場,初估總經費20億,引起地方討論。

「在羅東鎮後站蓋一個這樣的建築?是想把京站或是阪急搬過來嗎?光是用想就覺得不會有廠商想標......」,有關破壞景觀和圖利財團的質疑也在網路上、PTT熱議,薛呈懿同時也不斷的申請建議、辦工作坊。

縣政府先是在2017年宣布暫緩,但暫緩之後還是有很多問題要解決,替代方案又是什麼?一直到2018年初,縣政府才拍板不再BOT,改為編列經費、自辦興建,降為4層樓建築,總經費5.2億,這樣來來回回也耗掉了近兩年的時間。

但如果不這樣做,人們就得跟過去一樣去賭,剛好這個政治明星想要搞的東西跟你一樣,剛好他想做的事情大多選民也這樣想,那就順利當選、或是連任。如果剛好不是,那就是被拔掉,再換下一個人,再用一樣的方式做決策。

薛呈懿笑著說,她自己過去在環保團體工作,也曾是個「環境恐怖份子」,以前有時候只會喊一些很高的議題,只會抱怨台灣民智未開,公民素養不好,但那又怎麼樣?重要的是開始去做,開始去溝通,「跟以前在環保團體比,現在的我願意蹲的更低。」

「好的、新的政治就是不能怕麻煩,當你嫌麻煩,又想要一口氣拿到功勞和名聲,那種起心立意,最後想得到的東西,其實不是要改變社會,而是為了自己,」她堅定地說道。

不過,今年才28歲的薛呈懿,出乎意料的不打算連任議員,卻決定參選羅東鎮長。

薛呈懿說,她是冬山出生,但從國小到高中都在羅東唸書,身為羅東長大的孩子,有很多的議題她不只是關心,更希望能進一步有所行動,而這一切「鎮長都是關鍵角色」。

因為縣議員只能質詢和監督縣政府,但是鎮公所怎麼做,是縣政府的職權,另外像是中山公園就只隸屬羅東鎮(縣府另外有自己所轄公園),這些更直接的、地方空間規劃的事情,就連縣政府也很難去干涉,更遑論只是區區一個議員。

而羅東鎮雖然是台灣本島面積最小的行政區(1134.4公頃),但卻擁有7萬多人口,同時也是宜蘭溪南最大的市集、商業和觀光中心,更是兵家必爭之地。前宜蘭縣長林聰賢就當過兩屆鎮長,現任鎮長林姿妙也在2任屆滿後於今年挑戰縣長,而薛呈懿的對手,是國民黨推出的3屆議員吳秋齡,民進黨則派出了議員黃素琴(代理縣長陳金德前妻),對她來說又是一場硬戰。

再度面對選戰,薛呈懿除了基本的跑攤、拜票,也在自己的「願景羅東」工作室,設置羅東地圖願景牆,邀請鎮民以便利貼寫下對城鄉空間的想法,讓政策參與公眾化。6月開始每個月辦不同議題的工作坊,11月開始為了讓更多鄉親「參與」,改到羅東各處公共空間辦政見座談,期待有更多的在地對話和溝通。

她的粉絲頁上還可以看到羅東鎮民在街頭受訪「你認為羅東最需要改變的是什麼?」意見蒐集完後,薛呈懿也很快的用影片回應自己的政見以及背後的原因。

四年過去了,對她來說,政治就是關心公眾事務、做社會改革的一種方法,看到越來越多的青年參政,薛呈懿對我說,「選不選得上都不是終點,拿到權力也不是終點,關鍵是你在乎的那些事,可以用什麼樣的方式去完成。」

「一件對的事情即使不去做,它還是對的,」就看你要不要堅持做對的事。

相關報導:

article-1-4-201811061715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