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批休耕補助》羅文嘉:是什麼理由,總是讓農民犧牲?

痛批休耕補助》羅文嘉:是什麼理由,總是讓農民犧牲?
Photo Credit: Ivy Chung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水利署主秘兼發言人賴名信表示:「就是因為農用水比工業用水優先,所以我們才要補償農民啊,如果順序比較後面就不會補了。」

全台水情吃緊,經濟部25日決議針對桃竹苗、台中及嘉南等5個區辦理明年第一期稻作停灌。首當其衝的嘉義縣長砲轟中央,而近來回到桃園新屋從事農作的前立委羅文嘉提出質疑,是什麼理由,總是讓農民犧牲、被迫接受放無薪假,「他們即使收入微薄,但仍至少可以維持生計,又將有多少農民陷入沒有收入的困境?」

(相關報導:水情吃緊 停灌休耕擴及桃竹及嘉南灌區

上下游報導,嘉義縣長張花冠26日率先砲打中央,抨擊此次經濟部關於稻田全面休耕的粗暴決定,未將農民的權益納入考量,嘉義縣政府深表憤怒,更讓人痛心的是農委會在這決策過程到底扮演什麼角色,有沒有捍衛農民權益或是被經濟部壓著走?

張花冠表示,長久以來在水資源分配處理上,中央政府從未深思何謂「供水正義」,強制要求稻田休耕,此舉將造成嘉義縣停灌面積達7892公頃,影響面積達43%,但中央政府卻只想靠微薄的補償金塘塞農民。休耕不只是嘉義縣受到衝擊,整個雲嘉南地區都連帶受到影響,這些區域是台灣的米倉。

另外,桃園、新竹近年在農委會經典好米、全國名米評選中表現亮眼,今年一舉囊括4個品種冠軍,佔比賽一半席次,但台灣面臨十年來最嚴重乾旱,在水利署「共體時艱」的考量下,明年一期稻作,桃園和新竹被迫停灌休耕2萬7千公頃。

諷刺的是,12月初經濟部才執行竹科用水「北水南送」計劃,每天從翡翠水庫調撥6萬噸水到桃園石門水庫,再輸送到新竹寶山第二水庫,供應新竹科學園區,再一次反映台灣重工業、輕農業的問題。

「我要種比賽米的地都選好了。」聽到停灌休耕的消息,田守喜愣了一下,無奈地說,6甲地全在停灌範圍,明年大概無法比賽了,「水都拿去給竹科用了。」

田守喜感嘆地說,石門水庫當初是蓋來灌溉用的,父親那一帶的農民,都要繳錢協助興建,但現在工業用水總是先於農業,政府完全不在乎台灣的糧食安全;以往頭前溪缺水也沒有如此嚴重,直到蓋了寶山第一、第二水庫,截取頭前溪上游水,供應給竹科使用。

另一位在停灌區的冠軍米得主也無奈表示,政府只想把水給工業用,以為給補貼金就好,但對自產自銷的農民來說,一期沒收獲,客戶可能就流失了,這些無形損失,農委會通通沒算到。「還能說什麼呢,農業跟工業比,政府一定說工業重要,但糧食安全的問題,慢慢就會浮現出來了。」

自由報導,羅文嘉表示,第一,政府不該只剝削農民,應該設立合法機制,第二,水利署帶頭違法,違反了民生、農業、工業的供水順序,將農業擺在最後端,第三,一甲地補助八萬五千元,既不合理,也沒思考過「真的能幫助到農民嗎?」

「如果天災這件事情是大家必須要共同面對的一件事,不應該把所有代價和成本都交由農民概括承受」,羅文嘉說,依照《水利法》規定,缺水時應優先停用工業用水,其次才是農業用水,但如今政府帶頭違法,對農民而言是嚴重的不公平。

《水利法》第十八條規定,農業用水比工業用水優先,供水順序為:家用及公共給水、 農業用水、 水力用水、工業用水、水運、其他用途。

但經濟部特別在這條法令擬了但書:「前項順序,主管機關對於某一水道,或政府劃定之工業區,得酌量實際情形,報請中央主管機關核准變更之。」對此,水利署主秘兼發言人賴建信表示:「就是因為農用水比工業用水優先,所以我們才要補償農民啊,如果順序比較後面就不會補了。」

農糧署署長李蒼郎則表示,事涉國家經濟,由行政院整合統籌,且已經補貼給農民了,工業區調撥農用水,也必須付一定的補貼費。

痛批休耕補助政策 羅文嘉:別犧牲農民權益(自由)
「是什麼理由,總是讓農民犧牲」 羅文嘉砲轟中央(NOWnews)
竹科日調6萬噸水,冠軍米卻被迫休耕 嘉義縣農業處長:經濟部應思用水正義(上下游)
經部抗旱拿農業限水惹議 嘉縣長張花冠砲打中央粗暴(上下游)

如果您認同TNL的選文標準,歡迎在這裡推薦您認為「應該」要報導的新聞給我們。

Photo Credit: Ivy Chung @Flickr CC BY SA 2.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