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許多國家有「伊斯蘭恐懼症」,台灣卻是張開雙臂歡迎伊斯蘭文化

相較許多國家有「伊斯蘭恐懼症」,台灣卻是張開雙臂歡迎伊斯蘭文化
Photo Credit:Jules Quartl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穆斯林常住人口僅佔總人口數的0.3%。部分穆斯林家庭從西元1600年迄今一直住在這裡,但大多數是於1949年跟隨蔣介石與國民黨從中國播遷來台。自1980年代以來,緬甸與泰國境內受到迫害的穆斯林,也在台灣找到了避風港。

文:OPINION: Taiwan Welcomes Islam with Open Arms
譯:許睿洋

去年我受邀前往高雄參觀當地的清真寺,在那裏我看見正在進行午後禮拜的移工們,也認識了清真寺裡的伊瑪目(the imam)。胡賽恩·阿布-亞辛(Husein Abu-yasin)是一位博學多聞、說話輕柔的紳士,他臉上總是掛著一抹微笑,並喜愛談論如何建立互信與友誼。

首屆的「國際清真產品展」( International Halal Expo)商業性十足又不失愛與和平,展覽目的在於推廣各式各樣為伊斯蘭律法所允許的食物與飲品。而該活動也將在本月25至28日(原文發表於10月2日)於台灣第二大都市高雄再次舉行。

台灣已向穆斯林伸出友誼之手,而這樣的做法正在贏得所有伊斯蘭教徒的心。穆斯林帶來的資本不斷流入,其人口也穩定地成長-而與許多國家不同的是,台灣並不將此解讀成一種生存危機。

obd0njv310za0m478a7cd5usf7d7yt
Photo Credit:Jules Quartly5j/
中國回教協會領袖胡賽恩・阿布-亞辛

這些穆斯林移工們正在構築台灣的經濟,他們照料著迅速老化的人口,並藉由引入各種伊斯蘭節慶,使台灣的文化底蘊更加豐富。總統蔡英文將吸引穆斯林國家視為重要的外交策略;透過「清真驗證(halal-approved)餐廳」以及飯店中伊斯蘭祈禱室的設立等承諾,皆大大吸引了穆斯林旅客的到訪。

然而,要和這個全球成長最快速的宗教進行對話與和睦相處,對於世上其他國家而言簡直是癡人說夢,甚至有些國家與之永遠都存在著紛爭與戰事。

在美國,這個過去因歡迎那些「疲憊而貧窮、擁擠著卻渴望呼吸自由空氣的人們」而聞名的國家,如今總統卻頒布了「穆斯林禁令」;在英國,多位政壇領袖輕蔑地訕笑穿戴伊斯蘭罩袍波卡(burqa)的女性,說這讓她們看起來像「銀行搶匪」;甚至連在以自由聞名的丹麥等斯堪地那維亞國家也都有所謂「波卡禁令」。

jcn6gp6q7h6u123e6vhbcun8rt6raz
Photo Credit:Jules Quartly
2017年高雄舉辦台灣國際清真產品展

而在印度,國族主義團體對伊斯蘭少數族群的攻擊使印度境內仇恨犯罪(hate crime)的比率直線上升;中國更是監禁了上百萬維吾爾族人,並聲稱這是「再教育」;在緬甸,由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領導的政府也背負著對羅興亞人進行種族清洗的指控。

「伊斯蘭恐懼症」(Islamophobia)的現象非常普遍,使得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由卡達出資的電視媒體)在其英語網站上能夠有一個完整的區塊,專門以「恐伊斯蘭新聞」為題進行報導。而這項調查報導在美國則稱為「伊斯蘭恐懼症公司」(Islamophobia Inc)。其中,相關文章包含:詳細解釋了500名葉門人如何在南韓濟州島申請難民地位、車輛在倫敦的清真寺外衝撞禮拜者、美國哈里伯頓公司(Halliburton)的穆斯林員工被戲稱為恐怖份子,以及《美國大學考試如何鼓勵美國公民監控穆斯林》(How ACT for America encourages citizens to spy on Muslims)等報導。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 在其關於「政府限制與宗教」的最新報告中檢視了2016年的數據,發現全球的國族主義與宗教仇恨皆有所增加。在報告檢驗的198個國家或自治領土中,有83個國家對宗教有高度或是極高限制,而針對特定宗教團體而產生的社會性敵意則發生在27%的國家之中。

y1x707xfdpwcloujofy803v970hmvr
Photo Credit:Jules Quartly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數據,穆斯林是世界上最被針對的宗教團體。然而,上述許多國家卻認為自己充滿高度包容性、尊重言論自由與宗教自由。因此,它們經常告訴其他國家應該如何表現。

而台灣的行動則不言而喻。除了憲法第13條賦予人們信仰宗教之自由,在實踐上,有約82%的台灣人參與了若干宗教團體。更重要的是,多數的信眾並非教條主義者(non-dogmatic),顯然也非一神論者。多數人的信仰是由儒、釋、道3者結合,使得這樣的綜攝宗教(syncretic religion)能兼容傳統與現代的觀點。

各式各樣的宗教機構包含擁有偌大慈善與政治實力的佛教團體「慈濟功德會」、公寓大樓中的私人廟宇,甚至是為同性戀者所參拜的「兔兒神廟」。農曆新年期間,各大廟宇總是被信眾擠到水洩不通,而且幾乎全年都有宗教節慶。

儘管人們對宗教極具熱情,但據美國「2016年國際宗教自由報告」(Religious Freedom Report)顯示,「無論從組織層面或信仰團體本身,皆沒有傳出不同宗教之間關係緊張。」

與其將穆斯林視為外人或懼怕他們帶來的影響,台灣採取的是一種由上而下、積極的「直接接觸政策」(direct engagement policy)。蔡英文總統與汶萊、印尼、馬來西亞、巴基斯坦等穆斯林國家所建立的關係實為「新南向政策」(發布於2016年,旨在降低台灣對中國的依賴)的重要基石。

去年,台北市長柯文哲親自前往台北車站,向在現場慶祝齋戒月(Ramadan)結束的穆斯林致意。而今年4月,他更同意要興建台北第3座、可容納5萬人的清真寺。

在庶民階層裡,台灣人的親和力名聞遐邇,這樣的態度似乎也使得他們(對不同宗教)特別和善。這裡不會有人因為他人的宗教信仰就投以嫌惡的眼光,台灣人更傾向的是對穿戴波卡的女性表示讚美或好奇。因此,也當然不存在是否需摘除波卡的問題,或甚至有人因為穿戴的頭飾而受到迫害。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