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全球公民抗爭多未達訴求 網路社群流於「造神」效果有限

2014全球公民抗爭多未達訴求 網路社群流於「造神」效果有限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年出現各種主題的抗議,不過將2014年的各式抗爭和1968年美國反越戰和民權運動、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和六四天安門事件比較,成果有限。

自由報導,2014年世界各地出現許多公民抗爭運動,包括香港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革命」、烏克蘭的反政府抗爭,以及美國的反對白人警察槍殺黑人抗爭,墨西哥等國也有類似抗爭運動。今日美國報(USA Today)引述專家分析,決定抗爭成功的關鍵在於「非暴力」,在1900至2006年之間,53%的非暴力運動最終是成功的。不過雖然2014年抗爭不斷,但以歷史上的數次公民抗爭來對照,許多抗爭並未達成訴求。

今日美國報報導,烏克蘭、墨西哥、委內瑞拉、保加利亞、泰國、香港和美國等地,今年都出現各種主題的抗議,不過將2014年的各式抗爭和1968年美國反越戰和民權運動、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和六四天安門事件比較,成果有限。

而且今年的抗爭示威活動多半被社群媒體的效應誇大,影響力甚至低於2011年無疾而終的美國佔領華爾街運動,而「佔領」類型的抗爭運動,也漸漸不可行,如同香港的「雨傘革命」,最終仍未能讓港府或背後的中國政府在真普選議題上,做出任何的讓步。

中央社報導,占領華爾街運動如今無疾而終,阿拉伯之春成了阿拉伯的冬天,烏克蘭政府陷入僵局,香港的「雨傘革命」未見官方讓步,美國的種族問題示威,司法體系如未起訴,也難說抗議有任何結果。

聯合報導,喬治梅森大學歷史學者史特恩斯(Peter Stearns)表示,今年的群眾運動效應不強,示威之間也沒有連結。研究全球革命運動的德州大學歷史學者蘇里(Jeremi Suri)也認為,今年全球抗議沒有整體性;相較之下1968及1989年示威有重大主題,而非零星街頭運動。

新興的社群網站和軟體也在抗爭運動的號召上扮演重要角色,2014的全球示威皆運用社群媒體,運動未有領導者即快速動員集結,但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學者艾納森(Eric Arnesen)指出,群眾太過依賴手機應用程式,甚至將示威人士「名人化」,缺乏長遠時間目標的計劃和毅力,也會使得抗爭的效果大打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