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貨幣的故事(二):母子同登鈔票,申師任堂是賢妻良母典範

韓國貨幣的故事(二):母子同登鈔票,申師任堂是賢妻良母典範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宗大王一萬元上面的背景物顯得更為多樣、多元,包括三樣天文學的發明物與天象圖,皆對應的是「浩大天體」與「星空」,大有君王之勢。

韓國貨幣的故事(一):儒學雙璧即使參與黨爭,當今韓國也萬般尊敬

談到韓國文化,不知道大家想到的是什麼?抑或我們把此題目放大言之,何謂文化呢?根據20世紀美國文化人類學家克魯伯(Alfred L. Kroeber,1876-1960)和克魯克洪(Clyde Kluckhohn,1905-1960)在《文化:概念與定義的一個批判性評論》(Culture: A Critical Review of Concepts and Definitions,1952)一書內,曾經指出「文化」一詞的定義,竟然可以多達165種。

整體而言,文化此語詞最廣的涵義,可以是凡人類所創造與改造過者都可視之為文化,這是相對於未經改造的「自然」而言。

換句話說,文化扣緊著「人」,如同我們這邊提到的現今韓國流通的紙幣,抑或硬幣上的人物圖像,乃是可以從為何韓國人要保留這些圖像在其中,觀察到他們所尊崇的人,或是精神。再者,就我自己寫作經驗而言,一提到韓國文化,當然可以大張旗鼓地運用學術概念,諸如韓國受到儒家文化影響、民族性等來分析詮釋,然而這樣的方法一方面過於學術,二方面也講得太快了。

真正的文化總是在細微處,人們舉手投足間。如同我們講述了韓國1000元與5000元紙鈔上的朝鮮時代兩大儒學家李滉、李珥被印在上面,再回頭看看臺灣紙幣,抑或他國紙幣,也許可以發現其國家過往歷史故事、所尊崇的人物,與當代精神呢。

那麼,現今流通於韓國當地的四種面額當中的一萬元鈔票上面的人像又是誰呢?應該很多人認識,即發明現今韓國人使用的文字,「訓民正音」(훈민정음)創始者——朝鮮第四代國王世宗大王(세종대왕,1397-1450)。世宗大王為韓國人最驕傲的人物之一,只要遊客來到首爾一遊,都可輕而易舉地在光化門廣場上,發現巨大的世宗大王銅像與其紀念博物館,同時,首爾鍾路區擁有超過3000個座位以上的大型劇場與文化空間之處,也被命名為世宗文化會館(세종문화회관),且韓國軍隊內,也有著一艘飛彈驅逐艦首艦世宗大王號(세종대왕급구축함,KD-III)。

10000_won_serieVI_obverse
Photo Credit: The Bank of Korea

相傳,世宗大王為朝鮮時代賢良君王,在位時(1418-1450)有著大大小小的功績,從這點出發,若相較起1000、5000元紙幣上,世宗大王一萬元上面的背景物顯得更為多樣、多元,如紙幣後方即世宗當時力挺,出身低微然而卻具天分的發明家蔣英實(장영실)所發明的的渾天儀(혼천의)、表列天空星體的《天象列次分野之圖》(천상열차분야지도),以及位於普賢山上天文台的天體望遠鏡(천체망원경)等發明物,這三樣發明物,皆對應的是「浩大天體」與「星空」,大有君王之勢。

同樣地,紙幣前方呼應的是,象徵朝鮮君王王權符號之一的《日月五峰圖》(일월오봉도),以左右對襯的一日一月,襯托出五座山峰,且五座山峰的兩側皆有象徵長壽與生生不息吉祥意象的蒼松和河流,底部是海洋,盡收納天地萬物自然之景,鮮紅亮麗的顏色為主調,為朝鮮王室君王所用之屏風。這些屏風大家應該也不陌生,因為除了在一萬元鈔票上,之前膾炙人口的「擁抱太陽的月亮」(해를 품은 달,2012年)韓劇內,也大量使用此圖。

紙幣上與世宗大王的關聯物,即是考察世宗大王生平,得知他精通儒學外,為政時也常以儒學價值為施政方針,同時自身文學水平極高,熱愛文學創作,因此世宗大王曾於1445年號召大臣,如權踶(권제)、鄭麟趾(정인지),與安止(안지)等文人大臣,花費兩年多時間,共同創作出10卷125首歌的《龍飛御天歌》(용비어천가),此歌內容記載著朝鮮王朝發展歷史,分別頌揚朝鮮穆祖、翼祖、度祖、桓祖、太祖與太宗等「六龍」的功績偉業。

如同《世宗實錄》147卷〈龍飛御天歌序〉所揭示的,此歌乃是紀念先祖,獻給賢宗而作的:「恭惟祖宗,自司空始佐新羅緜緜世濟其美,歷數百餘年,至于穆祖肇基朔方,翼祖、度祖、桓祖,三聖相承,以孝悌忠信爲家法, 朔方之人,咸歸心焉。至今父老相傳,稱口不置。太祖以聖文神武之資,濟世安民之略,當高麗之季,南征北伐,厥績懋焉。天地鬼神之所佑,謳歌獄訟之所歸,用集大命化家爲國。太宗以聰明叡智之聖,高世絶倫之見,決策開國靖難定社,神功偉烈在人耳目。」此作品反映出當時社會現況史料與文學價值,故也被當做背景物,列印在一萬元鈔票上,與世宗大王永世流傳。

50000_KRW_2009_ob
Photo Credit: The Bank of Korea

最後,為韓國紙鈔幣值最大的五萬元鈔票,於2009年6月23日發行,上面的人像為一女性申師任堂(신사임당,1504-1551),字仁善、號師任堂、思任堂、師妊堂、妊師齋、任堂,本名仁善,江原道江陵人。

申師任堂是5000元鈔票人像李珥的母親,同時也是朝鮮中期的女性畫家、作家、儒學者與詩人,但國內讀者對她最有印象,莫過於是受到韓流影響,即2017年由知名影星李英愛出演《師任堂,光的日記》(사임당,빛의 일기)戲內的形象,以書法、繪畫有其傑出成就著稱,也因此五萬元紙鈔正面內就收錄著她所畫的兩幅名畫《墨葡萄圖》(묵포도도)與《草蟲圖繡屛》(초충도수병),充滿濃濃藝術風味。

因前面以畫為基調,背面也呼應地收錄了兩幅名畫,分別為《月梅圖》(월매도)與《風竹圖》(풍죽도),而前者《月梅圖》為朝鮮中期畫家魚夢龍(어몽룡,1566-?)作品,後者《風竹圖》同樣為當代的朝鮮畫家李霆(이정,1554-1626)所畫。據傳,魚夢龍只用單墨表現出的梅花、李霆的竹子,與後來受到申任堂畫風影響的黃執中(황집중,1533-?)葡萄,並稱朝鮮三大畫家。

發行五萬元「女性」申師任堂的形象,在韓國社會也引起一陣討論,因為她是第一次出現在韓國紙鈔上的女性人物,但紙幣上有著女性肖像,除了韓國之外,各國也有,諸如大家熟悉的現今流通於日本境內的5000元日幣正面,同樣有著自日本戰後首度以女性作為圖像的女性文學家樋口一葉(ひぐち いちよう,1872-1896)的肖像(2004年11月發行)。然而,各國貨幣歷史上,申師任堂與李珥母子二人,同為國家貨幣上的人像之舉,恐怕還是世界首例。此女性申師任堂的登場,除打造出韓國人心目中典型的賢妻良母形象外,也具有著濃厚的儒家意味呢。

當然,也有韓國民眾質疑,雖然在鈔票上印上女性肖像,表面上看似提高女性地位,但因為申師任堂過往的「賢妻良母」,以及畫像跟過往通行畫像不一,有過度「美觀」之嫌,是否會再度加深人們認為女性在此社會的最成功典範,即是像申師任堂一般,在家裡相夫教子呢?這爭議在當初還持續好一陣子。

當然,韓國現行紙幣最高值為五萬韓圜,而其實在市面上的ATM也可以領到10萬韓圜的銀行支票,只不過因韓國卡刷卡機制盛行,甚至政府為了防堵不當資金、政治獻金流通,10萬韓圜以上的支票大為減少使用,從過往使用支票最大值之年2007年——4060億韓圜(折合新台幣約116億元),來到2018年時已經銳減到430億韓圜(折合新台幣約12億元)左右。

甚者,韓國政府原本打算在2009年年初,預計發行更大面額的10萬元幣值紙鈔之計畫,最初選用鈔票上人像與圖樣設計之草案,也在2004年曾針對13萬民眾做出問卷調查,結果有將近40.7%的人,支持使用廣開土大王(광개토대왕,374-413)當作正面肖像人物,而第二位為17.7%的獨立運動家金九(김구,1876-1949),等來到2017年時,金九已經躍升到第一位人選,但到目前為止,仍未發行10萬元幣值紙幣。有人猜想是否當初10萬元紙幣後方,預計要用上金正浩(김정호,1804-1866)的《大東輿地圖》(대동여지도)所引發之爭議,因為此地圖內所標示韓半島外的「獨島」(독도),與日本所主張的「竹島」(죽도)有其政治主權外交等爭論,所以暫時中斷發行10萬元幣值韓圜紙幣。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