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摩拉比小姐》的創作哲學與韓國司法現況

《漢摩拉比小姐》的創作哲學與韓國司法現況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漢摩拉比小姐》深刻地描繪出法律工作者的無奈,在亞洲造成轟動,而正職也為法官的作者文裕晳是怎麼走向這樣的創作之路,韓國與台灣的司法體制有什麼不同,而台灣又什麼時候才能有這樣的「律政劇」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雅豊斯 Aris

近年來,也許是受到美、日劇的影響,韓劇也開始流行「職人劇」,尤其是律政劇,光是2018年就有四齣以上的劇集在各家電視台輪番播出。其中有一齣獲得台韓所有(非常挑剔的)法律人們一致推崇的作品,為JTBC電視台製作的《漢摩拉比小姐》。這是一部由同名小說《漢摩拉比小姐》(2016年出版)改編而成的戲劇,原著作者為首爾中央地方法院部長法官文裕晳(문유석),他同時也是這齣戲的編劇。(在此幫文法官「正名」一下,截至目前為止網路上仍以音譯方式將他的名字翻譯成「文宥碩」,但正確的用字應為「文裕晳」,晳=析+曰。)

由於《漢摩拉比小姐》深刻地描繪出法律工作者的無奈,尤其是法官一職的真實樣貌,在台灣法律圈內引起一陣轟動。熱愛該劇的台北律師公會理事長薛欽峰律師因而力邀文法官來台,並於今年11月2日在台北市市長官邸藝文沙龍舉辦了一場「法律與戲劇的交會」座談會,希望能透過文法官的經驗分享,帶動台灣法律寫作與戲劇之發展。

身為律師、寫過律政小說,更是本劇忠實觀眾的我,深知法律題材通俗化的困難,從而對文法官的才華是佩服不已,更對於他的寫作之路,尤其是創作心法,以及作品影像化的經驗有高度好奇與興趣,當然不能錯過這一個既能親眼目睹偶像風采,又能提問解惑的大好機會。座談會當天,儘管外面下著滂沱大雨,會場內卻是座無虛席、熱血沸騰,而且每個人的眼睛都散發出光芒(或是愛心)。在長達四小時的座談討論中,我獲得許多寶貴的經驗,也對文法官以及他的作品有更深刻的認識,還有一些自己的觀察與心得,以下僅以一位創作者兼法律實務工作者的角度,幫無緣與會的大家整理介紹文法官的創作哲學,兼論韓國司法的實際運作狀況。


寫作是一件很開心的事,但當職業作家需要勇氣

文法官出身於一個不是很富裕的家庭,儘管自己從小愛好文藝,還是不折不扣的文青,但他身為長男,肩負沉重的經濟壓力,因此在一開始的職業選擇上,他並沒有跟隨著自己的興趣走上作家之路,而是選擇成為收入穩定的法官。「沒有成為作家,是因為我不夠有勇氣。」文法官自承。而這一點,與劇中每個月都需要為房租煩惱的男主角林巴倫似乎頗為相似。究竟林巴倫這個角色是不是文法官本人的寫照呢?

一如劇中所示,韓國法官的工作情況是相當忙碌的,也常常需要加班。大家都很好奇,到底文法官是如何在繁忙的工作中還能抽出時間來寫作。對此他有一套異於常人的哲學:「其實越忙的時候就越會想要寫東西,就像放假的時候,如果什麼事都不用做,就只會想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無所事事一整天。可是工作很忙的時候,就會很想要擠出一些零碎的時間來寫東西。寫作時的我很開心,也不覺得累。」

為什麼我說「異於常人」?因為一般人在工作之餘如果有空檔,多半只想偷閒、放空,尤其法律工作者常患有「文字疲乏後遺症」,而這種症狀又充分反映在日常閱讀與寫作上:不太閱讀非工作所需、專業以外的書籍,連看FB長文或篇幅較長的深度報導都覺得不耐煩。但這樣的情形其實也是情有可原,因為無論是法官、律師、檢察官,每一位都是不折不扣的「文字工作者」!我們的工作就是不斷地「寫作」,每日生產大量的書狀/裁判定/起訴書/不起訴處分書……等文字創作。所以下班之後,「正常人」只會想趕快關上電腦、讓自己的大腦進入螢幕保護程式。像文法官一樣,越忙越想寫作、越寫越開心的人,可謂鳳毛麟角。

夢想在不知不覺中實現

1969年出生的文法官從事法官工作已有22年之久。《漢摩拉比小姐》雖是他的第一本小說,但已是他的第三本著作。他的第一本書「法官有感(판사유감)」(2014年出版),和第二本書「個人主義宣言:法官文裕晳的日常有感(개인주의자 선언:판사 문유석의 일상유감)」(2015年出版),內容為其個人生平記述與法官執業的心得感想。我很好奇,從散文到小說的創作者、再成為一名編劇,這當中身分的轉換,是否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故事或特別的經驗可以與大家分享呢?

文法官表示,由於他的前兩本書頗受讀者歡迎,於是有一家報社向他提出連載邀約,希望他能寫一些小故事和讀者們分享。但基於法官職業倫理的考量,他並不適合撰寫自身所經歷的故事。他想了很久,最後決定以「小說」的方式呈現。文法官強調:「書中與劇中的內容都是真實事件的改編,但不是我自己的經歷,是我的前輩、同事們、其他法官所經歷過的事件,而且都經過改編」。由於小說連載大受歡迎,最後集結成書,電視台也與他接洽,共同聯手將作品改編成為電視劇。於是他在法官、作家之外,又多了一個新身分:「編劇」。對此,文法官笑說:「這一切都不是我計畫中的事情,可是我的夢想卻在不知不覺中一一實現了。」

故事有趣才能引人思考

在創作與編排故事內容時,文法官也曾想過,其他的作品好像都是用一些聳動離奇的案件來引人注目,或是認為司法制度一定要懲奸除惡、彰顯正義,才能大快人心,「就像包青天在韓國也很受歡迎!」但如果他不想這麼做,他該怎麼辦?而且法院向來保守,自己又身為法官,如果將司法不堪的一面寫出來了(例如性別歧視、階級制、服從權威、前官禮遇、收賄、冤判等),這樣恰不恰當?在細細思索後,他還是決定要呈現出自己的人生哲學:「一般人都會注意到重大案件,但如果用放大鏡來看,螞蟻的世界也很大,所以我認為還是看世界的眼光比較重要。」因此他想讓讀者與觀眾們看到很生活化的內容,而且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一面,全部都忠實地將它們呈現出來,再讓大家自己去評斷幸運的是,近年來韓國司法力求轉型,希望能更親近民眾,因此他並沒有受到任何責難,但他也坦言,「這樣的作品要是在幾年前推出,會很有壓力,但現在不會了。」

談到創作心法,文法官再三強調:「故事一定要有趣,因為有趣的東西才能吸引人,才能引發人們進一步思考。」他也和大家分享了幾個在《漢摩拉比小姐》中有趣的片段,以及他的設計思維。在談到女主角為挑戰法院保守的服儀規定,於是先穿著迷你裙上班,在被上司責罵後,又再換成穆斯林的黑色面紗(Niqab,包覆臉部僅露出眼睛)並身著長罩袍(Abaya),而讓眾人紛紛傻眼的橋段時,他表示:「原本我很擔心這樣的設計會不會太幼稚,但是觀眾的反應非常好,都覺得很有趣,這一段在網路上非常流行。許多外國觀眾也看到這個片段,所以我也收到了一些穆斯林的抗議,覺得我不尊重他們的文化。這件事情除了讓我深刻地感受到網路傳播無國界外,也讓我反省自己,未來在內容設計上必須更加注意。」

不過韓國女法官的穿著,是否真如女主角朴車伍琳一樣,都是圓領、長袖或半長袖搭配長裙,這樣全身包緊緊呢?文法官表示,其實這是演員要求的:「韓國女法官的穿著也是很多樣化的,但高雅羅小姐認為,她應該要保守一點,讓人專注在她詮釋法官的演技上,而不是她亮麗的外貌與服飾,所以她主動要求採用這樣的穿衣風格。」

關於小說影視化

近年來,由小說或漫畫改編成影視作品的劇集普遍受到觀眾的喜愛,韓國也不例外。我很好奇,在將網路小說改編為影視作品時,作者與製作團隊究竟該如何溝通協調,以求忠實呈現原著,又能兼顧市場需求與戲劇效果?而韓國的製作團隊又給予文法官多大的參與空間?例如劇情的編排、選角、現場的技術指導,甚至讓人印象深刻又非常悅耳的配樂風格,是否都是文法官親自參與或有提供意見?對此,他回應道:「劇本是我親自創作的,但畢竟是拍連續劇,導演的權力還是會比較大。不過我們都會相互進行討論,像選角、現場拍攝還是音樂風格這些,我們都有交換過意見。」

不過關於劇中愛情戲份量的取捨,文法官與導演之間曾有一次「角力」。「我一直很喜歡『純愛』故事,所以我想要放進更多的愛情戲,可是被導演打槍,他說『這是法律劇,不是愛情劇!』所以我只好忍痛刪除一些橋段。當戲開始播出時,很多觀眾都在追問,到底男女主角何時會有更進一步的發展?結果一直等到最後一刻,男女主角才終於有一個輕輕的吻,然後就結束了。因此我們收到許多觀眾朋友們的嚴正抗議。」文法官苦笑道。

同時他也透露,自己很喜歡台灣的校園純愛作品,「例如周杰倫的《不能說的秘密》,還有王大陸的《我的少女時代》,我都很喜歡。在描寫《漢摩拉比小姐》男女主角在高中相遇相知的故事時,我想應該有受到這些作品的影響。台灣與韓國,其實是相互影響的。」經文法官這麼一說,我立刻想起當初在追劇時,總覺得該劇的校園愛情風格似乎與其他韓劇有些許不同,直到文法官親自解釋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我們所熟悉的台灣純愛風格啊!而劇中的鋼琴與古典音樂配樂,也確實讓人聯想起《不能說的秘密》中的浪漫氛圍。

當面對「法官為什麼要來跟小說家還有編劇搶飯碗」的質疑時,文法官也溫和地表示,他認為現代的職業不像過去那樣壁壘分明,界線已日益模糊。

不管是什麼職業,都會有想要訴說、想要和大眾分享的故事。

三位主人翁都是「我」

劇中的三位法官:朴車伍琳、林巴倫、韓世尚,分別代表了理想主義、原則主義與現實主義。文法官認為,一個法官必須要同時兼顧這三個面向,才能寫出一個好的判決,「所以這三個面向其實都是我,是我的三種不同思考方式。」

文法官透露,自己年輕剛擔任法官時,其實也是像朴車伍琳一樣,比較理想主義。所以我猜想,這三位主角的個性與能力,應該都帶有文法官的自我投射:功課好、愛好文藝、喜歡音樂、有點憤世嫉俗、家境不甚富裕的林巴倫,就是文法官自己年輕時候的樣子。有趣的是,劇中韓世尚的角色設定與文法官本人一樣,都育有兩位女兒。於是當他被問到:「在外一條龍、在家一條蟲」的韓世尚,是否正是文法官自己現在的寫照?他笑著坦承:「我確實有點怕太太。不過今天我女兒也在,所以這個問題我必須小心回答。」引起全場哄然大笑。(此次文法官訪台,隨行陪同且坐在台下第一排的,正是他其中一位千金。)

人名的奧妙

人物的命名,經常是作家寫作時會卡關的地方。如何取一個簡單好記又配合人物個性,甚至預言角色命運的名字,可謂一大學問。所以我很好奇,這三位主人翁的名字是否具有任何特殊意涵?文法官親切回應道:「世尚(세상)就是世上,韓世尚的發音(한세상)與我們住的這個世界,或一輩子相同;巴倫(바른)是正、端正、正直、正確,而林(임)這個姓氏與巴(바)連在一起念的時候,聽起來像입,就是嘴巴的意思,所以這個姓名聽起來有一種嘴上說大道理,但實際作為和心裡想的都不一樣的諷刺意味;朴車伍琳是指內心情感很豐富,伍琳(오름)與옳음的發音一樣,是正確、對的意思,而車伍琳(차오름)有水上漲或情緒上升的意思,朴車伍琳這個名字聽起來,讓我有一種魚或龍躍出水面、很活潑、很有Energy的感覺。」【註1】隨著文法官相當生動的解釋,讓人回想起劇中林巴倫的旁白(碎碎念),他的確是一個常常想一套、做一套,個性相當傲嬌的人;而朴車伍琳也確實很像是一條精力充沛、活蹦亂跳的小魚兒。

既然劇中的三位法官都是文法官自己的「分裂人格」,那麼在劇中白天是書記官、晚上則化身為人氣連載小說家的李道妍一角,肯定也是文法官自己的寫照。當他被問到,如何孜孜不倦地一連創作出三本書和一部電視劇劇本,有沒有什麼秘訣時?

寫作的秘訣就是要用屁股寫。就是你在電腦面前、坐在椅子上,等待靈感的出現,你坐了多久、就寫了多久,這樣一點一滴累積出來的。

韓國的司法現況

劇中那些動輒責罵、羞辱下屬的長官們,以及一段「電梯倫理」的戲碼讓人印象深刻,因此有聽眾問到,這些都是韓國法院的日常嗎?尤其是長官們口沫橫飛地痛罵下屬的橋段,這在今天的台灣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對此,文法官直言:「那麼我很羨慕台灣呢!因為這些確實是韓國的真實狀況。

針對劇中一件採取國民參審制的「家暴殺夫案」判決,文法官補充說明:「根據調查,韓國參審員與法官的判決有90%以上是一致的,只有10%做出不一樣的判決【註2】。但至今沒有任何一件類似劇中因受家暴而殺夫的案件,被法官或參審員們認定成立正當防衛而宣判無罪。」文法官邊說邊流露出遺憾的表情。

而在談到司法官的養成訓練時,文法官也向大家介紹韓國的最新政策。韓國的法官原本也是跟台灣一樣,法律系畢業生在通過司法考試並於司法研修院完成受訓後,就會被分發到各個法院擔任法官。但由於韓國社會對於年紀輕輕僅通過司法考試就能當法官這件事情有所疑慮,因此先改成從年資3年以上的律師、檢察官中遴選法官,後來又改成5年。到了2022年時,則可能會改成10年【註3】。「因此在未來的韓國,大家再也見不到像男女主角一樣,這麼年輕的法官了。」

RTX6H3L8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文法官另提到,《漢摩拉比小姐》中所有法院戲份的場景與布置,都與現實相同,劇組是直接到他所服務的法院進行實地拍攝,「唯一的差別是,法院食堂的東西很難吃,還有法官們都不像男女主角一樣這麼好看!」

此外,劇中兩位年輕法官為了轄區內吸食強力膠的孩子們奮力奔走,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是文法官改編自他所熟識的前輩沈在莞法官以及明成鎮牧師的真人真事。文法官特地和大家分享了一張沈法官親自前往強力膠製造工廠與業者溝通、希望業者能改變製造成分的照片,「因為前輩的努力,最後業者也願意妥協。這件事情也引起國會的注意,最後促成法律的修正。」

現實生活中的故事,有時候比小說還要精采!

用親切的方式說正確的話

以小說與戲劇揭露出這麼多司法的黑暗面,有聽眾想知道文法官目前在法院裡的人緣如何?是否已經得罪了很多人?文法官坦言,自己有非常討厭的前輩法官,也曾經總是坦率地說出自己的想法,「以前覺得講正確的話是最重要的事情,但大家都不愛聽。後來我才明白,講正確的話固然很重要,但如果不能傳達出去,就沒有意義了,所以要用親切的方式。用親切的方式說正確的話,大家比較能坦然接受。」他也笑稱自己「年輕的時候比較像朴車伍琳,有話直說,所以沒什麼朋友;老了以後比較像韓世尚,講話開始會兜圈子,反而朋友變多了,很傷腦筋啊!」再度讓全場聽眾哈哈大笑。

台灣何時才能有一部像樣的律政劇?

整場座談會上,不時可以聽見與會來賓與觀眾們的疑問與殷殷期盼,究竟台灣什麼時候才能有一部媲美《漢摩拉比小姐》的律政劇?其實台灣法律題材的文字創作一直不曾少過,只是宣傳的力道總是太薄弱,而鮮為人知。希望這次在文法官來台傾囊相授之後,大家可以繼續用力敲碗,一起催生出屬於台灣的高品質律政劇。更期待有朝一日,我們也能讓韓國颳起「台風」!

註解
  1. 特別感謝當天非常專業的即席口譯馮筱芹老師於會後協助查證與確認。
  2. 韓國自2008年1月1日開始施行國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參審員之評決對法官僅具有「勸告效」,惟若法官欲做出與評決結果相異之判決,須於公開法庭中敘明理由,並於判決理由中詳細說明。自2008年起至2012年止,共有850件參審案件,其中法官判決與參審員一致者占92.2%,量刑與參審員一致者占90%。詳見司法院103年度韓國國民參與審判制度考察報告;林輝煌、陳昱旗,法務部司法官學院,韓、日司法官訓練制度考察報告,2013年12月4日。
  3. 韓國自2008年起仿效美國採Law School (法律研究所)學制,並自2009年起停止招收大學法律系新生,隨後於2012年實施新制律師考試,並於2017年12月31日廢止原司法考試。通過新制律師考試者,在完成6個月律師實習後可取得律師執照。新制規定,法官與檢察官須由律師轉任,欲轉任法官者,須有3年以上司法工作經驗(自2018年起提高為5年),但轉任檢察官無此項限制。詳見法務部司法官學院,司法官養成教育制度之說明,106年司改國是會議第三分組「司法官多元進用」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