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摩拉比小姐》的創作哲學與韓國司法現況

《漢摩拉比小姐》的創作哲學與韓國司法現況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漢摩拉比小姐》深刻地描繪出法律工作者的無奈,在亞洲造成轟動,而正職也為法官的作者文裕晳是怎麼走向這樣的創作之路,韓國與台灣的司法體制有什麼不同,而台灣又什麼時候才能有這樣的「律政劇」呢?

文:雅豊斯 Aris

近年來,也許是受到美、日劇的影響,韓劇也開始流行「職人劇」,尤其是律政劇,光是2018年就有四齣以上的劇集在各家電視台輪番播出。其中有一齣獲得台韓所有(非常挑剔的)法律人們一致推崇的作品,為JTBC電視台製作的《漢摩拉比小姐》。這是一部由同名小說《漢摩拉比小姐》(2016年出版)改編而成的戲劇,原著作者為首爾中央地方法院部長法官文裕晳(문유석),他同時也是這齣戲的編劇。(在此幫文法官「正名」一下,截至目前為止網路上仍以音譯方式將他的名字翻譯成「文宥碩」,但正確的用字應為「文裕晳」,晳=析+曰。)

由於《漢摩拉比小姐》深刻地描繪出法律工作者的無奈,尤其是法官一職的真實樣貌,在台灣法律圈內引起一陣轟動。熱愛該劇的台北律師公會理事長薛欽峰律師因而力邀文法官來台,並於今年11月2日在台北市市長官邸藝文沙龍舉辦了一場「法律與戲劇的交會」座談會,希望能透過文法官的經驗分享,帶動台灣法律寫作與戲劇之發展。

身為律師、寫過律政小說,更是本劇忠實觀眾的我,深知法律題材通俗化的困難,從而對文法官的才華是佩服不已,更對於他的寫作之路,尤其是創作心法,以及作品影像化的經驗有高度好奇與興趣,當然不能錯過這一個既能親眼目睹偶像風采,又能提問解惑的大好機會。座談會當天,儘管外面下著滂沱大雨,會場內卻是座無虛席、熱血沸騰,而且每個人的眼睛都散發出光芒(或是愛心)。在長達四小時的座談討論中,我獲得許多寶貴的經驗,也對文法官以及他的作品有更深刻的認識,還有一些自己的觀察與心得,以下僅以一位創作者兼法律實務工作者的角度,幫無緣與會的大家整理介紹文法官的創作哲學,兼論韓國司法的實際運作狀況。


寫作是一件很開心的事,但當職業作家需要勇氣

文法官出身於一個不是很富裕的家庭,儘管自己從小愛好文藝,還是不折不扣的文青,但他身為長男,肩負沉重的經濟壓力,因此在一開始的職業選擇上,他並沒有跟隨著自己的興趣走上作家之路,而是選擇成為收入穩定的法官。「沒有成為作家,是因為我不夠有勇氣。」文法官自承。而這一點,與劇中每個月都需要為房租煩惱的男主角林巴倫似乎頗為相似。究竟林巴倫這個角色是不是文法官本人的寫照呢?

一如劇中所示,韓國法官的工作情況是相當忙碌的,也常常需要加班。大家都很好奇,到底文法官是如何在繁忙的工作中還能抽出時間來寫作。對此他有一套異於常人的哲學:「其實越忙的時候就越會想要寫東西,就像放假的時候,如果什麼事都不用做,就只會想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無所事事一整天。可是工作很忙的時候,就會很想要擠出一些零碎的時間來寫東西。寫作時的我很開心,也不覺得累。」

為什麼我說「異於常人」?因為一般人在工作之餘如果有空檔,多半只想偷閒、放空,尤其法律工作者常患有「文字疲乏後遺症」,而這種症狀又充分反映在日常閱讀與寫作上:不太閱讀非工作所需、專業以外的書籍,連看FB長文或篇幅較長的深度報導都覺得不耐煩。但這樣的情形其實也是情有可原,因為無論是法官、律師、檢察官,每一位都是不折不扣的「文字工作者」!我們的工作就是不斷地「寫作」,每日生產大量的書狀/裁判定/起訴書/不起訴處分書……等文字創作。所以下班之後,「正常人」只會想趕快關上電腦、讓自己的大腦進入螢幕保護程式。像文法官一樣,越忙越想寫作、越寫越開心的人,可謂鳳毛麟角。

夢想在不知不覺中實現

1969年出生的文法官從事法官工作已有22年之久。《漢摩拉比小姐》雖是他的第一本小說,但已是他的第三本著作。他的第一本書「法官有感(판사유감)」(2014年出版),和第二本書「個人主義宣言:法官文裕晳的日常有感(개인주의자 선언:판사 문유석의 일상유감)」(2015年出版),內容為其個人生平記述與法官執業的心得感想。我很好奇,從散文到小說的創作者、再成為一名編劇,這當中身分的轉換,是否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故事或特別的經驗可以與大家分享呢?

文法官表示,由於他的前兩本書頗受讀者歡迎,於是有一家報社向他提出連載邀約,希望他能寫一些小故事和讀者們分享。但基於法官職業倫理的考量,他並不適合撰寫自身所經歷的故事。他想了很久,最後決定以「小說」的方式呈現。文法官強調:「書中與劇中的內容都是真實事件的改編,但不是我自己的經歷,是我的前輩、同事們、其他法官所經歷過的事件,而且都經過改編」。由於小說連載大受歡迎,最後集結成書,電視台也與他接洽,共同聯手將作品改編成為電視劇。於是他在法官、作家之外,又多了一個新身分:「編劇」。對此,文法官笑說:「這一切都不是我計畫中的事情,可是我的夢想卻在不知不覺中一一實現了。」

故事有趣才能引人思考

在創作與編排故事內容時,文法官也曾想過,其他的作品好像都是用一些聳動離奇的案件來引人注目,或是認為司法制度一定要懲奸除惡、彰顯正義,才能大快人心,「就像包青天在韓國也很受歡迎!」但如果他不想這麼做,他該怎麼辦?而且法院向來保守,自己又身為法官,如果將司法不堪的一面寫出來了(例如性別歧視、階級制、服從權威、前官禮遇、收賄、冤判等),這樣恰不恰當?在細細思索後,他還是決定要呈現出自己的人生哲學:「一般人都會注意到重大案件,但如果用放大鏡來看,螞蟻的世界也很大,所以我認為還是看世界的眼光比較重要。」因此他想讓讀者與觀眾們看到很生活化的內容,而且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一面,全部都忠實地將它們呈現出來,再讓大家自己去評斷幸運的是,近年來韓國司法力求轉型,希望能更親近民眾,因此他並沒有受到任何責難,但他也坦言,「這樣的作品要是在幾年前推出,會很有壓力,但現在不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