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吳崢:擺脫國、民兩黨虛耗,正視中國霸權的施壓

專訪吳崢:擺脫國、民兩黨虛耗,正視中國霸權的施壓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民進黨之間最主要的差異,還是在於統獨立場和對中國的態度這件事情上。在這樣的大格局對抗之下,很多社會面向或其他議題都沒有辦法在這裡面成為社會上的主流議題,在我看來這是比較可惜的事情。台灣政治時常處在虛耗之中。

文:丘琦欣、編輯:胡景祥

《破土》編輯丘琦欣在今年10月17日訪問了時代力量松山信義市議員候選人吳崢。破土在2018大選中,獨家採訪了十三名非主流政黨的議員候選人,以下為時代力量台北市議員候選人吳崢的訪談內容。

丘琦欣(以下簡稱丘):可以先向不認識你的讀者自我介紹一下嗎?

吳崢(以下簡稱吳):我是吳崢,目前代表時代力量在松山信義區參選市議員。這是我第一次參選,在這之前我擔任過時代力量中央發言人,也有在立法院擔任過林昶佐的國會助理。林昶佐競選時,我也同時擔任競選總幹事。以及,我是念台大政治的。

丘:你有社會運動的經驗嗎?是怎樣開始參與政治的呢?

吳:我最早開始接觸的,就是社會運動。比較深入接觸社會運動應該是從318太陽花運動的時候開始,因為剛好認識一些社運團體的朋友,像是有朋友在黑島青陣線,他們之前本來都在從事反服貿倡議,那時候就一起衝到立法院裡面去。我本來就有關注服貿這個議題,大概2014年馬英九第二任開始,他就很明顯一直在拉近台灣跟中國的距離。我對這些事情感到焦慮,所以一起參加太陽花運動表達抗議。過程中,剛好有機會代表這個運動在電視媒體上接受訪問,就有被看到。後來還是希望可以繼續發揮一些影響力,關心社會上的議題和政治的進程。

因為雖然太陽花運動結束了,但執政黨還是國民黨。他們還是繼續推動一些跟我們價值理念相左的政策方向,包括核能跟中國之間的距離等等,所以那時候還是選擇繼續用社會運動街頭路線的方式,去抗議和挑戰國民黨政權。正式開始參與政治工作是2015年時代力量成立的時候,那時候Freddy(林昶佐)找我,說服我一起加入時代力量。我那時候沒有選擇直接加入時代力量,但後來他說,不然我來當他的競選總幹事,加入他團隊,我就答應了。這算是我開始政治工作的契機。

丘:為什麼你會決定以時代力量的候選人參選呢?你覺得時代力量代表什麼價值觀呢?

吳:時代力量這個黨的路線大概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在國家主權定位上,我們是一個堅定的台獨政黨。我們是一個堅定主張台獨的政黨,也支持台獨;另外一方面是社會方面,我覺得時代力量是相對中間偏左的路線。這是這個黨最主要的兩個屬性。

長期來看,時代力量其中一個中心目標是希望可以在政治上和民進黨一方面競爭,一方面合作,兩個互相競爭執政權的本土政黨,而在這個過程中,把國民黨邊緣化。基本上,台灣過去民主政治發展到現在幾十年,一直都是國民黨、民進黨兩大黨互相競爭輪替。但是國民黨、民進黨之間最主要的差異,最主要的分野,還是在於統獨立場和對中國的距離這件事情上。在這樣的大格局對抗之下,很多社會面向或其他議題都沒有辦法在這裡面成為社會上的主流議題,在我看來這是比較可惜的事情。

然後也因為國民黨跟民進黨是完全對立的狀態,所以很多事情基本上只要一方提出,另一方一定反對。可能在執政互換後,兩邊立場再各自交換。對台灣政治來說,常常處在虛耗之中。如果時代力量可以和民進黨共享一個比較相近的價值觀,不管是在地的部分,還是在社會公平正義的部分也好;雖然民進黨可能比較保守,時代力量相對比較基進。這樣一個拉扯過程,我認為是一個可以慢慢讓社會朝我們希望推動的價值前進。所以,這是我認同這個政黨的地方。

丘:你認為你的選區有什麼特點呢?你的對手是誰?

吳:這次我們松山信義區共選十席市議員。原本現任有十席,但有一席陳孋輝這次沒有選,所以現任有九名要競選連任。加上我和其他的新人,總共有二十一位要去挑戰。二十一位要選出十個人來。

我們選區的特色,第一,我覺得松山和信義兩個選區的差異滿大的。松山區比較多商辦大樓、比較多國宅、比較多老社區。像是民生社區那一帶很有它的特色,是台北市很著名、生活品質很好的純住宅區。信義區,大家最直接想到的是信義計畫區,那整帶都是新開發出來的。除此之外,在信義區周邊靠虎山、象山,以及更南邊這一帶,其實也有很多比較老舊的社區和住宅。所以信義區本身自己的落差就滿大的。

我覺得松山和信義都是算都市化程度比較高的地方。信義區因為有信義計畫區,以硬體建設來說,在整個台北是相對發展得比較前面的。所以我覺得因為這邊都是比較都市、人口比較密集集中的地方,但其實也是有一些社區老化的問題。這個不管在信義或是松山都有出現,無論是建築物老化、人口老化,民生社區人潮也減少了。像我剛剛講的信義區山區的周邊、福德街、信義路六段、大道路等等,這些地方的建築體都很老舊,都很需要都市更新。所以我覺得對這樣的選區來說,滿多人期待有新的力量進來,新的氣象可以改變。我覺得這是身為新人的我在參選的時候相對優勢的地方。

丘:那你有什麼選舉策略呢?

吳:基本上時代力量最主要的支持群眾比較年輕,大概是二十到四十歲區間。但我們在競選中遇到一個挑戰,雖然這些人是我們支持者主要族群,但他們也是相對不容易接觸的一群。因為我們平常去菜市場、去掃街,或是一些鄰里活動,那些會固定在社區裡遇的到,大概都是年齡比較高的長輩們。當然我們要爭取長輩們的支持,這是一定的,沒有個政黨會放棄向多數人爭取支持。但對我們的挑戰就是,我們最主要的支持群眾是相對不容易接觸的。所以這方面,我們比較仰賴媒體上的曝光、網路上的宣傳,讓大家看到我們。當然除了媒體、網路上的宣傳行銷之外,我們也依靠傳統選舉的方式,在路口掃街拜票、買廣告看板,用傳統曝光方式盡可能觸及二十到四十歲年齡之外的選民。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