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害怕忘記》:僅47人生還的小林村如何重建生活?

《不要害怕忘記》:僅47人生還的小林村如何重建生活?
Photo Credit: Giloo紀實影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二宮宏央也提及他在拍片過程時的自省:「身為日本人,真的可以理解布農族、閩南人、客家人經歷的痛苦嗎?」以及後來他意識到,身而為人,對於失去至親至愛的痛苦,都能感同身受。

文:Giloo紀實影音

來自遠方的共感

2009年的莫拉克風災,是台灣從八七水災以來最嚴重的水患。那次帶來的驚人雨量重創南台灣山區,而462人罹難、僅47人生還的小林村,至今仍是許多人心中難以忘記的痛。對小林村災民而言,災難發生的震驚過後,如何接續往後的生活,是更為迫切的課題。日本導演二宮宏央的《不要害怕忘記》,記錄的便是其中一些人在高雄永齡農場重建生活的經驗。

災後近九年,八八水災相關的紀錄片這些年來不勝枚舉,有將近60部之多。直到前兩年,仍有陳文彬導演的《此後》拍攝相關題材。外國導演拍攝的《不要害怕忘記》當然不見得更為深入;但也許我們可以問的是,《不要害怕忘記》是站在什麼位置上去觀察這些人,而其中在心理上所投射的又是什麼?

《不要害怕忘記》取樣的數個人物,分別有著不同族群背景,像是閩南人、客家人、原住民、從越南嫁來台灣的新住民等。這些取樣切合台灣社會組成的縮影,也隱約暗示台灣本是移民社會的本質;而因為經歷過同樣的失去,使這些本來背景殊異的人,必須在同一座農場裡,共同分擔、合作、磨合彼此的文化,練習在同一塊土地上共生。這點看在生活在日本這單一民族國家的二宮眼裡,想必非常特別。

新聞報導中,二宮宏央曾說:「他們交織一種緊密的互助關係,即使語言、經歷不同,卻能從中找到一種共鳴與理解。在這個充滿種族歧視、你爭我奪的世界裡,一群承受深刻傷痛的人們卻超越常人努力著。我彷彿正見證著一個新民族的誕生時刻,閃耀著溫暖而美好的人性。」這番說法有些浪漫,但確實反映出二宮在這些人身上,看見了讓他感動的熱情,這一點,似乎是他在同樣經常颱風、地震頻繁的日本所看不到的。

而在專訪裡,二宮宏央也提及他在拍片過程時的自省:「身為日本人,真的可以理解布農族、閩南人、客家人經歷的痛苦嗎?」以及後來他意識到,身而為人,對於失去至親至愛的痛苦,都能感同身受。這份同理共感有著跨越國界、不分族群的潛力,《不要害怕忘記》選擇將記錄焦點放在災民學習有機農法、整地除草的工作日常,單純地凝視他們在工作中獲得自信的身影;富有渲染力的配樂,則更增添幾許人跟土地親密相處的田園情調。

音樂的操作,固然是明顯放大、渲染了導演的主觀感受,卻也表明二宮作為外來者的溫暖善意。他在災民身上所見,或者說勾起想像的,也許過於天真而少了批判力道,但那份對於拍攝對象同理、打氣的心意仍清晰可見,就像片中那個關於鹹蛋苦瓜的故事,這樣一個小小回憶,對災民以及正在觀看影片的觀眾而言,都擁有著不可取代的動人,並且點燃了迎向逆境的信心。

Giloo紀實影音 獨家首映,限時免費觀影至11月底!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