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盒子」錯了嗎?數據和環保署的不一樣,立委說要刪預算惹議

「空氣盒子」錯了嗎?數據和環保署的不一樣,立委說要刪預算惹議
Photo Credit: Yu-Ching Chu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環保署說明,像空氣盒子這種簡易感測器在測定PM2.5時,為了減少感測器的體積,各種可能干擾空品的因子排除機制,並未納入設計,包括粒徑、溫溼度干擾等,因此測值容易出現誤差。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由中研院和民間業者合作的「空氣盒子」空品,近來成為台灣民眾查看周遭空品的好幫手,不過昨(14)日在立法院,民進黨立委吳焜裕卻提出質疑,指「空氣盒子」的檢測器並不符合化學分析的規範,讓民眾看了數據,就誤以為環保署的空品監測器數據是錯的,甚至造成恐慌,揚言要刪除計畫預算,引發爭議;空氣盒子和環保署的空品測站到底差在哪呢?

空氣盒子是一款市售的簡易空氣品質感測器,根據官網說明,它提供即時PM2.5監測資料、溫度與相對濕度資訊並在Edimax Cloud平台上呈現,民眾可用app隨時監看各據點的空品資訊。

根據中研院網站「研之有物」,空氣盒子是中研院資訊科學研究所研究員、資訊服務處處長陳伶志帶著團隊一手催生的計畫,採用開放資料(Open Data),並且和民間團體、新創公司、g0v等組織合作;隨著人民越來越關注空氣品質,空氣盒子現在也被廣泛使用。

立委質疑:和環保署測的不同,造成民眾恐慌怎麼辦?

根據立法院的直播,立委吳焜裕提出的質疑是,作為空品檢測器,空氣盒子並沒有符合分析化學的幾大原則包括是敏感度、準確性以及穩定性;和環保署所使用的空品測站相比較,環保署的空品測站架設位置、測量方式、感測原理等,都基於較嚴謹的環境工程規範,高度一般在10公尺,但空氣盒子因為是要測得民眾一般在路面上呼吸到的空氣品質,高度約為3公尺,吳焜裕問「這測出來的結果,代表的意義有一樣嗎?民眾又理解差在哪嗎?」

《聯合報》報導,由於空氣盒子監測的點遠多於環保署的空氣監測站,網站指標呈現方式也有異,同一天兩者顯現空品結果略有不同,如11月8日幾乎全台空品拉警報,環保署空品網顯現北部、台中忠明、雲嘉南及高屏地區的空氣品質指標都呈紅色警示,空氣盒子網站則顯現細懸浮微粒PM2.5或空氣品質指標AQI西半部,有些則出現了更嚴重的紫色警報。

吳焜裕認為,民眾在不理解的情況下,以為環保署空品監測站的數據是錯誤的,當空氣盒子顯示PM2.5的濃度很高時,大家都嚇壞了,他認為中研院的基礎研究還不足夠就把數據都放在網路上,造成民眾恐慌非常不好,一度揚言要刪除中研院、科技部此計畫的預算。此發言也引發爭議,不少人批評立委「以為刪除了預算就看不到空污」。

為什麼測出來數據會有差?

環保署網站上說明,空氣盒子的簡易感測器的原理是,將空氣中微粒導入光學散射原理的感測區域,在未經粒徑篩選方式下,以光學方式(光散射原理)量測不同粒徑微粒數量,再經轉換為PM2.5質量濃度。

當光線照射到微粒表面,會有反射、散射等效應,這些效益會因微粒粒徑、形狀及表面粗糙情形而不同,同時也與光的波長有關。而當微粒含有吸水成分(例如硫酸鹽、硝酸鹽等),微粒外形、粒徑會因吸收空氣中水分而改變,進而影響測定結果。

《聯合報》報導,陳伶志會後受訪表示,由於環保署空氣監測站全台僅77站,測的都是空曠地區10到15公尺的空中,測的是大氣平均濃度,不能有偏差值,所以都選通風良好的地方測,用的是傳統環工研究的感測方式。

但空氣盒子關注的是人人感知的空品狀況,如氣喘者旁邊若有煙囪,就該避免,因此在全台布有3000個點,測站也就在一般生活場域,是用最新的方式測,測量高度雖然和環保署差不多,但測出結果自然會有所不同。

環保署的網站上則進一步說明,像空氣盒子這種簡易感測器在測定PM2.5時,為了減少感測器的體積,各種可能干擾空品的因子排除機制,並未納入設計,包括粒徑、溫溼度干擾等,因此測值容易出現誤差。

此外,簡易感測器利用光學原理測定的微粒粒徑,稱為「光學粒徑」,這與一般量測或呼吸過程有關的「氣動粒徑」也有差異,至於簡易感測器使用空氣擴散原理或馬達抽取空氣樣品,都與標準測站使用精準流量控制器進行控制不同,這些都是會影響測定結果的重要因子。

環保署對比兩者間的資料,發現空氣盒子感測器數據,經常為標準測站的2倍以上,但進一步的可能原因為何,是否因為空氣盒子缺乏「自淨」的功能,這些都還需要後續的研究。

綠色消費者基金會的方儉則在臉書上指出,雖然其數值與環保署比對有較高的現象,但是在污染程度趨勢上是一致的,而他從「測量系統分析」的5種特性:重複性、再現性、偏倚(準確度)、線性、穩定性等方面來看,空氣盒子除了與「真值」的偏倚外,其他在一般民生使用都合適。

民眾是24小時在自己家中(室內或室外)監測其活動環境,立委不應該拿2種不同功能、目的的測量系統去比較誰準、誰不準,誰可用、誰不可用,「空氣盒子」的功能是讓民眾有所警覺,不是恐慌,當然可能引發民怨,但是感受空氣污染是事實,政府應苦民所苦,更要「有感」。

陳伶志強調,吳焜裕是用環保署角度講標準量測,主要是科學用途,和空氣盒子從人的需求出發、關注每人周遭空品的日常用途不同;空氣盒子現已和全球40個國家合作,全球共有6000個點,由於該計畫預算來自前瞻預算,全台中小學也都已布站完畢,相信吳焜裕不會真的刪預算。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