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習近平急變調、突然珍惜香港的「真正原因」

揭開習近平急變調、突然珍惜香港的「真正原因」
Photo Credit: Thomas Peter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習近平重新肯定香港地位,隨即惹來議論紛紛,令部分人士大惑不解,箇中有何意義?為何不過十天左右,美國、中國、香港「三角關係」出現劇變?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加以剖析。

習近平受壓,正準備「第二次改革開放」

RTS2525I
Photo Credit: Thomas Peter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只要人性有陰暗的一面,建立在人性之上的歷史,絕不會是美麗的天堂,繁華幸福的日子不是沒有,不過比想像中短暫,相信香港人對此感觸良多。

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預告,中國很快就派代表團到美國商談初步協議,意味美國中期選舉過後中國談判方向拍板定案、再無懸念,不過十天左右,美國、中國、香港「三角關係」隨之劇變。

《環球時報》終於坦言,中國至今依然難以掌握美方「混亂複雜」、「態度不一致」的交涉過程,不滿美國一方面接受中國展開協商,另一方面對中國說話強硬,令談判前景增加不確定性。這正是筆者早前藉〈特朗普「變色龍」談判術:設陷阱引中國入局、別錯判美國選舉〉一文,剖析特朗普的多變手段,在談出明文協議「之前」,必會持續圍堵策略、軟硬兼施,中國確是到了近期才醒覺,對手有別於以往的美國總統。

新冷戰僵局至此,不只中國頭痛得應接不暇,許多人亦感到撲朔迷離,尤其難以解讀習近平對香港的講話、李克強在新加坡晚宴的演說,到底真正意謂甚麼。

習近平低調南下過後,一轉高調接待香港政商發表劃時代講話,猶如「重塑兩制新時代」宣言,更見證著全中國國策急速轉彎變調,由一個月前大談「增加稅收、直接修改公司章程增設黨委」,強化企業姓黨路線,更向民眾重提「自力更新」,香港也不能只讓「商家話事」,似乎全面走黨管天下,寧鎖關閉國也誓不低頭。

可是如今,在美國圍堵逼迫之下妥協,習近平接納李克強等開明派建議,國策主調即將轉向「第二次改革開放」,意味延續鄧小平改革開放的基本精神,與全球化正常接軌,令各國未至於隨時間全數站在美國一方,緩和新冷戰不安局勢。

甚麼是鄧小平式「改革開放精神」?

RTR436B9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那第一次改革開放的精神是甚麼?如果各位嫌歷史太過複雜,筆者分享一個小故事說明:

1992年鄧小平南下期間到過深圳,在探訪工廠之前,一家人看到路邊一個標誌印上「深圳」二字,是鄧小平的筆跡,這時女兒鄧楠說:「你應該收利息,你有知識產權啊。」聽女兒這樣說,鄧小平會心一笑,後來他們到了仙湖植物園,鄧打趣跟導遊說:「你們也要給四川付知識產權費啊。」

傅高義(Ezra Feivel Vogel)還為這個小故事畫龍點睛:

「鄧小平這個玩笑是深有寓意的:

人們都知道鄧小平對西方要求中國支付大筆知識產權費的批評,鄧小平提醒西方人說,其他國家模仿中國的火藥和印刷術一類的發明,中國並沒有為此收過費。但是鄧小平也明白中國需要是適應新的國際秩序。在視察深圳一家生產CD光盤的工廠時,他問他們是否從外國買了版權,並提醒工廠經理說:『一定要遵守有關知識產權的國際規則』。」

所謂改革開放精神,儘管鄧小平在用語上避忌「資本主義」一詞,刻意強調「市場」有別於「資本主義」,然而,不管歷史如何看待誰抄誰的問題,最根本是中國要「遵守國際規則」,讓中國開放與世界交流接軌、互惠互利,反之就是封閉,如果封閉換來的是貧窮和落伍,這是要不得的。這就是「改革開放精神」。

當年鄧小平安排了接班人,卻仍然不滿江澤民、陳雲等人保守作風,陽奉陰違,似決意不加快發展、開放上海經濟,便藉故與家人外遊南下,與南方城市一同打氣,期間向官民直言:「誰不改革,就讓誰下台」,結果改革開放的勢頭從此定調,江、陳等人再無異議,江順利接棒。

李克強「不想用講稿」有所暗示

RTX6HJHX
Photo Credit: Thomas Peter / Reuters / 達志影像

回到近日發生之種種。李克強在不久前的演說,一些人誤以為他有意跟習近平背後分工,一人唱紅臉,一人唱白臉。所以李克強說話假裝溫和,表示中國願意與世界公平公正交往,習近平說話硬一點或有利談判;實情,這與紅臉白臉並無關係,新國策、新方向既已定案,李、習二人的妥協立場並無二致。

李克強的演說有另一重暗示,那句:「我本人也希望(不用演講稿),表達對你們的敬意,同時也是在用心講話」,講的是願意在未來三年,重新與東盟協商南海問題,同時略帶諷刺習近平「讀稿」是不夠真誠,突顯自己態度誠懇,在黨內才是貨真價實的開明派,堅定走改革開放路線,不會陽奉陰違,不會枱面講的是開放,底下做的卻是另一套。

如無意外,中國接下來不但願與美國展開談判(即使未必順利),亦謂可與東盟成員重新商議南海問題,甚至高調肯定「香港地位」,實際是利用改革開放40周年借題發揮,誠邀李澤楷、黃志祥、李家傑、唐英年等商界共聚,釋出第二次改革開放下的香港定位:

可以讓香港站穩「本土重商主義」角色,繼續開放讓各國投資,維持過往自由競爭活力,尤其在創科層面持續發揮影響力,認為既可在新冷戰形勢保住「南方窗口」意義(關乎《香港關係法》),亦補足中國未來產業發展之不足;僅僅是涉及國家安全一項毫無商議餘地,港府必須嚴肅處理。

遺憾的是,英媒BBC徵詢部分評論人的分析,仍未能準確解讀習近平講話真義,指當中內含矛盾,無法理解如何既要「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又肯定「香港兩制意義」?

中國重塑兩制時代,其本質不過是「嘗試」借鑑歷史重新利用香港,舊式香港繁榮命脈,不過就是地方重商主義,就是金庸口中「一隻生金蛋的怪鵝」,相對之下,不認為民主制度有何舉足輕重的價值,這種政治取捨英國當年不認為有絕對矛盾,今日中國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