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怪他們唱〈夜襲〉,因為今天的選舉就是一種戰爭

別怪他們唱〈夜襲〉,因為今天的選舉就是一種戰爭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戰爭是一隻變色龍,即不斷適應變化的環境和條件,隨著時空環境的不同與科技的進步,戰爭的具體外觀也會呈現非常不同的面貌,一個人要有相當的智慧才能看透變色龍的變化本質,而今天的選舉,也就是一種戰爭的型態。

文:李忠憲(成大電機系教授)

這次選舉最紅的一首歌應該是〈夜襲〉,這首黨國時代的反共愛國歌曲,不曉得在什麼時候開始把「鑽向共匪的心臟」改成「鑽向敵人的心臟」,然後這個敵人指的也漸漸不再是「中國共產黨」,而是「民進黨」或「台獨」,當槍和刺刀的方向轉了180度,後勤支援也來自不同方向的陣營。

夜襲不折不扣是一首戰爭的歌曲,鑚向心臟是要置人於死地,在正常的民主國家應該不會在選舉當中用到這樣子的概念,想要刺穿自己競爭對手的心臟,看他流血至死。在台灣這次的選舉當中,卻到處可以看到中國國民黨的候選人使用很多戰爭的術語,「抗暴」、「革命」、「起義」和「鑚向敵人的心臟」等等。

能夠累積這樣子在戰爭邊緣的情緒,承平時期應該和金錢利益有關,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年金改革和處理不當黨產看起來造成了某些影響。另外就是在急統的過程中,引起那種向中國下跪已經承受恥辱,卻又無法達成目的的悲憤心態。現在如果不以戰爭的心態以對,等到真正的進行大幅度的改革和轉型正義,原本的既得利益將永遠無法在台灣立足,看到這樣的狀態不得不陷入一種最後一搏的戰爭情緒。

戰爭的專家克勞塞維茨(Carl von Clausewitz)號稱為身穿軍服的知識分子,他認為戰爭是一隻變色龍,即不斷適應變化的環境和條件,隨著時空環境的不同與科技的進步,戰爭的具體外觀也會呈現非常不同的面貌,一個人要有相當的智慧才能看透變色龍的變化本質。

在現代的網路科技世界裡面,與「戰爭」相對的並不是「和平」,而是「不戰爭」。和平在現在的世界已經沒有容身之處,當真實的炮彈由虛擬的炮彈所取代,飛機的空襲改成巨量虛偽資訊的轟炸,能夠在網軍下班的幾個小時呈現「不戰爭」的狀態已經是難能可貴,哪有什麼機會能夠得到長時間的「和平」,在數位轉型的時代裡面,任何事情都有他新的定義和面貌,包括「戰爭」也是如此,在社群網路裡殺掉你的人格,如同在現實世界裡面鑽向你的心臓一模一樣,不管什麼人都會因而流血至死。

戰爭的原因往往是對於資源的爭奪,也可能涉及種族衝突、身分認同、或特定族群的至高無上有關,發動戰爭搶奪資源的一方絕對不是為了要讓自己貧困,戰爭是一條快速致富的道路,許多戰爭的目的是為了自己的生計,外在的政治原因只是表面上的理由。

現在的戰爭沒有傳統的界線,網路的連結是「無時無處」,戰爭的場合也是如此,在我們的書房,在我們的客廳,甚至在我們的馬桶上面。即使戰爭有數位轉型之後的定義,戰爭的本質還是有一些不會改變,強者或是試圖呈現強者狀態的一方,會展現正義或尋求良善和平的建設姿態,弱者一方一無所有,心態偏向毁滅,所謂穿草鞋的不怕穿皮鞋的,可以用恐怖的手段或是偷襲策略,就是所謂的夜襲。戰爭會有巨大的破壞效果,甚至毁滅一切,只有回到不戰爭的情況之下才有建設的可能。

每場選舉在台灣都是一場戰爭,每次選舉在台灣都可能是最後一次的選舉。

本文由李忠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