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核電不是個「負責任」的能源選擇,黃國昌3問「以核養綠」公投提案人

批核電不是個「負責任」的能源選擇,黃國昌3問「以核養綠」公投提案人
Photo credit: 中選會直播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黃國昌表示,他無意抹煞核能過去在台灣供電的貢獻,因為每個人都用過核電,但從過去的經驗,他無法告訴下一代,「這是一個負責任的能源路徑選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年底公民投票在即,第16案「以核養綠公投」今(16)日進入第4回合的意見發表會,這場發表會,由公投案領銜人黃士修親下戰帖邀請的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擔任反方代表。黃國昌除了質疑公投通過後的實質結果,也痛批擁核派無視核安、核廢料處理的複雜,並說如果真的只有清大核工系「最專業、最科學」,「能不能拜託這些人,給我們一個最終處置計畫?」

在第一輪反方意見發言,黃國昌表示,在正式辯論開始以前,先來討論一下這個公投案會產生實際的法律效果是什麼。

「公投提案人說,他們要把電業法第95-1給廢除掉,廢除掉以後,和他們所聲稱的以核養綠,兩者之間存在的法律關係是什麼?」黃國昌表示,即使公投通過,從法律的效果來看,並不會直接達到這個公投所提出的「以核養綠」目的。

主文:你是否同意,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1項,即「廢除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一百十四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之條文?

黃國昌指出,核一、核二廠要申請延役的法定時程早就過了,未來如果真要繼續使用核電,必須修改法規,讓這2座核電廠即使通過法定期限、也能申請延役。而核四廠目前已進入封存狀態,如果要再讓它運轉,是否能取得當地居民、社會和政府的同意,將是另一個課題。

正方代表、公投共同提案人廖彥朋在第一輪申論中表示,從社會正義的觀點來看,反核讓地方經濟蕭條,許多貢寮的鄉親因為核四的關係獲得工作,也因為核四停建失業。黃國昌則批評,真正有在貢寮和鄉親見面的人都知道,核四當初蓋在貢寮,是造成多少人的無奈,不得已才出來反對核四,他說,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為了繼續使用核能、要重啟核四,「應該要辦理『是否支持重啟核四』的公投啊!」

黃國昌表示,如果真要貫徹公投理念,今天公投的題目應該是,「大家贊不贊成核一核二繼續延役」、「大家贊不贊成重啟核四」,這樣才能真正思考,繼續使用核電的風險。

依據《核管法》,核電廠如果要延役,最晚必須在核電機組執照到期前5年,申請換發執照。台灣現有6部核電機組(運轉執照到期日如下),除了核三以外,另外2座核電廠、4部核電機組都已經過了申請延役的法定時程:

  • 核一廠:1號機(2018年12月5日) 2號機(2019年7月15日)
  • 核二廠:1號機(2021年12月27日) 2號機(2023年3月14日)
  • 核三廠:1號機(2024年7月26日) 2號機(2025年5月17日)

對此,廖彥朋也在第二輪做出回應,表示要廢除《電業法》95-1條的原因,是因為這條法律讓核四沒有機會重啟,他們未來也會推動「重啟核四」公投,已收集20逾萬份連署書,數目是當年廢除核四的2倍以上,顯示民眾對於核四的期待。

「以核養綠」比「非核家園」安全環保嗎?

在第一輪的發言,黃國昌說自己不是要幫民進黨政府辯護,但以核養綠的提案人公開倡導「1綠2核3氣4煤」的能源配比(也就是10%再生能源、20%核能、30%天然氣、40%燃煤),比政府提出2025達成的能源配比(20%再生能源、50%天然氣、30%燃煤)的減碳效果更差,他認為必須清楚地告訴大家,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配比產生?

黃國昌表示,這個公投案,只是在推廣「台灣應該繼續發展核能」的概念。他指出,台灣過去這20-30年來,有相當多關於核安與環保的討論,社會才逐漸達成非核家園的理念,但有一些支持核能的朋友,說反核是少數不理性的環保團體,是政客操弄,他認為非常不公平。

「核電廠過去的跳機、爆炸,哪個事故是這些環保團體造成的?這都是負責營運核電廠的台電直接造成的啊!」黃國昌指出,2013年,當時的馬英九總統和行政院長江宜樺到恆春的核三廠待了兩天一夜,證明核電廠非常安全,但等他們離開後,卻爆出核三廠2號機的安全系統備用電源,竟然已經壞了84天,大家卻渾然不覺,「這是多大的諷刺」。他也提到2001年,台灣曾爆發最嚴重的核子事故「3A級的原子事故」,質疑台灣核電廠運轉的安全性。

經查:核電廠有2套外電系統(以345kV為主、161kV為輔),負責將核電廠發電輸配至廠外供各地用電,而廠區正規電源系統故障時,外電系統也是供應安全系統運作的電源,若2套外電系統先後故障,再啟動緊急柴油發電機,確保安全系統正常運轉,協助反應爐安全停機。

不過,2013年4月8日到7月1日,核三廠2號機161kV外電系統連續喪失功能長達84天,原因在於台電進行啟動變壓器例行大修時,沒有重新設定啟動,原能會分析,核3廠2號機這段期間的爐心毀機率,提升為正常運作的2.7倍(2011年日本福島核電廠1~3號機,就是因為無法降溫而發生爐心熔毀的憾事),台電因此遭到開立四級違規。(監察院報告

黃國昌委員提到2001年的「3A級的原子事故」,是指2001年3月18日核三廠發生的「全黑事件」,當時因廠外輸電線路遇鹽霧害問題,導致核三廠內部、外部完全失去電力,而在廠內安全交流電源系統故障、緊急柴油發電機也無法供電下,造成1號核電機組的2串緊要電源匯流排同時失電,反應爐的冷卻系統因而喪失動力,無法把冷卻水打入反應爐,機組進入3A事故(調查報告綜合摘要)。

黃國昌批評,擁核方說核電廠非常安全、台電跟原能會有能力做把關,但2016年,核二廠2號機完成大修、通過原能會安全檢測,沒想到併聯發電卻發生避雷器爆炸的事件,雖然台電聲稱是「高溫擠壓」,但他也當場秀出內部員工提供的照片,質疑一個核電廠大修之後卻出現這樣的狀況,還能對台電的維修管理能力充滿信心嗎?

經查:黃國昌2016年5月在臉書上指出,核二廠在16日發生事故,前往現場親眼看到「3座已爆炸全毀、燒得漆黑的發電機組避雷器」。不過台電澄清,該次事件過程是2號機避雷器箱中組件因接地故障,造成避雷器等組件因大電流而受損,同時電弧所產生的高溫,造成封閉箱體內部空氣因於短時間被加熱膨脹,而形成爆開變形的情形,並發出聲響,絕非爆炸,反應爐也未受影響。

核二廠2號機在停機超過600天後,在2018年3月27日併聯發電,未料隔天又因蒸氣控制閥出狀況而跳機

核電真的很便宜?

正方代表廖彥朋在第一輪發言時表示,燃煤和核能發電成本只有1塊錢,如果未來要邁入非核家園,考量到比較昂貴的天然氣、再生能源發電成本,電價會變成3塊錢,因此無論安全還是價錢,非核家園都是要考慮的。

黃國昌則表示,過去核電的確是便宜的能源,因此深具吸引力,但他說,這也不是每度只要1塊錢。他舉核能研究所2013年做出的研究,假設核四商轉、到了2020年,核電發電均價成本報告,每度電是2.43元。

根據台電資料,2018年9月為止,各能源的發電成本分別為:

  • 自發電力:燃煤發電 1.62元、燃氣發電 2.35元、核能發電 1.24元、再生能源發電 1.77元
  • 購入電力:燃煤發電 2.14元、燃氣發電 3.14元、再生能源發電 4 .01元

黃國昌也指出,根據媒體披露,負責支付核電廠除役及核廢料的「核後端基金」(每發1度核電就提撥0.17元作為未來除役的基金),估計最少還短缺了3000億的除役費用。

經查:核一、二、三的6座核能機組,自1987年開始,以平均發1度電提撥0.14 - 0.18元做為「核後端基金」,作為核電廠未來除役、核廢料處理、貯存、處置與運輸等費用。根據原能會新聞稿,2010年預估僅新台幣3353億元,經台電重新核算,需要金額增加為4700億元,仍待經濟部審查,通過後將確認提撥。

他也說,福島核災之後,日本智庫所做的估算,未來還需要40-50年進行除汙,需要新台幣6-20兆元,反問在這樣的加總之下,還能說核能是非常便宜的能源嗎?批評因為長期低估除役和核廢料處理,才讓核能發電的成本被過度美化。

核廢料很安全,一人一瓶帶回家?

廖彥朋在第二輪發言時也再次提到,過去只要一談到核電,蘭嶼的同胞就被拿出來消費,批評反核人士這麼多年倡導核廢遷出蘭嶼,但都沒有成功,因此他們現在已經在簽署同意書,將發動核廢遷出蘭嶼的公投運動。

黃國昌則回應,過去到底是誰在消費蘭嶼同胞,誰主張蘭嶼就是因為這些低階核廢料才可以享受這麼健康的生活,做出這樣主張的人,「正是推動以核養綠的朋友們」。他說所有人都知道核廢料的問題非常困難,即使是低階核廢料,但遷出最大的困難是,沒有人希望把核廢料放在左右鄰舍,曾有人主張核廢料很安全,只要透過密封就沒有問題,一人可以帶一瓶回去自己家放。

「我想要請教的是,這樣的主張,是核工系教授支持的嗎?說一點問題也沒有,這真的是負責任的專業言論嗎?」他也說,如果事情這麼簡單,為什麼全世界這麼多科技比台灣先進的國家,只有一個享有特殊地質的芬蘭找到最終處置場,其他國家還是在傷腦筋?

高階核廢料需要萬年以上的時間讓輻射劑量衰變到安全值,而要找到萬年穩定的地層並不容易,全球至今還沒有任何一座成功啟用的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多數國家的高階核廢料都還是「暫時」儲存在電廠附近,全世界目前只有芬蘭和瑞典,找到地層穩定、可存放核廢料10萬年以上的地方,不過真的開始動工的目前只有芬蘭的奧爾基洛托島(Olkiluoto)處置場。

黃國昌說,核廢料是痛苦、難以解決的問題,如果這麼簡單,台電和原能會還提不出最終處置計畫? 「千萬不要告訴大家是政客煽動,如果這樣說法成立,川普和歐巴馬,絕大多數在美國反對尤卡山處置計畫的,全部都不理性,不科學?只有清大核工系最專業、最科學,能不能拜託這些人,給我們一個處置計畫?不要說有第4代核子反應爐把這些核廢料變不見,在實驗階段還沒進入商轉,這樣天空的大餅就要台灣人民買單安心嗎?」

黃國昌最後表示,過度依賴核能的發電,是當時所做的選擇,他無意抹煞核能過去在台灣供電的貢獻,因為每個人都用過核電。但當看到福島核災的事故,為了這個土地的下一代,不得不認真思考,台電真的有能力把高風險的核電廠運營得好嗎?「從過去的經驗,過去發生的事故,我沒辦法負責任告訴下一代,這是一個負責任的能源路徑選擇」。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環境』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