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要反對「披著社會福利的皮,混淆了敬老精神」的敬老金?

為何要反對「披著社會福利的皮,混淆了敬老精神」的敬老金?
Photo Credit: Tony Tseng@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敬老金,從本文一開始探討本質並推論下來,它其實是一個奇特的畸形政策,它是雙頭怪物,自相矛盾,看似社會福利,實質卻不是社會福利;強調照顧弱勢,卻又全面分配;它之所以異於任何政府現行政策法制規範,最根本的原因,它是民粹政治的產物。

文:洪仁義(公共服務業)

幾個月以來,有些地方政府加碼敬老金,有些則取消津貼,引起各界議論,反對敬老金的論點,大都以財政問題為理由,但這個理由其實很薄弱,有很多盲點,未能說明敬老金真正應該取消的原因,以及對社會真正負面的影響。

本文試圖從許多層面,來論證敬老金為何要取消,翻轉長期以來這種看似「理所當然」,不假思索「合理」的觀念。由於篇幅較長,以下筆者把各個論點標題整理出來,讓讀者可以清楚了解本文各個觀點之間的結構關係。

一、敬老金到底是什麼?

  • 是一種社會福利嗎?
  • 排富就不是敬老金
  • 國家給予的特殊榮譽

二、價值變遷:敬老精神弱化

  • 「老者」不一定等於「賢者」
  • 違背民主的平等原則
  • 敬老與平等的價值衝突

三、世代傾軋的矛盾與衝突

  • 違背年金改革的精神
  • 年輕世代的相對剝奪感

四、社會正義:資源分配必須公平公正

  • 掩飾不合理的藉口
  • 社會資源分配機制遭到扭曲

五、現代民主的困境:民粹政治

  • 民粹的產物
  • 僅剩軀殼的民主

從檢視敬老金的性質開始。


一、敬老金到底是什麼?

  • 是一種社會福利嗎?

發放敬老金其中的一個主要的辯護理由,是為要照顧老人生活,是一種社會福利,既然是社會福利,當然可以不斷加碼,並且發放現金最有效益,這是贊同者的主要觀點。

而一般反對者提出批評,認為敬老金必須排富,排富才能符合社會福利的意義,否則是譁眾取寵,討好選民,浪費社會資源。

首先,排富的意義正是吻合社會福利的主要精神:因為資源有限,所以要把資源給予最需要幫助的人,才是最有效的配置;在現行政府的福利政策,無論低收入戶、身心障礙者或兒少家庭補助等等,申請人皆需接受一定的審查與門檻,才能得到補助;資源有限,把資源用在刀口上,社會福利原本就不是一種人人都有獎的政策,優勢者與弱勢者,有錢人與窮人家,一律不分青紅皂白都能拿到補助,並不符合現代社會正義的概念,而未排富的敬老金違反這樣社會福利最核心的精神。把資源留給最需要的族群,通常是指較弱勢的一群人,把年滿65歲以上的人全部當成弱勢看待,這是違反常識的。

再來,一年僅一次的敬老金,若說要真正照顧長者,根本是杯水車薪,自欺欺人的說法,應該要用每月津貼的方式,就像低收入戶補助一樣,按月給付。不過問題是,這樣一群65歲以上的長者,恐怕大都自有一筆退休補助,比如勞保、農保獲國民年金等等,就金錢而言,要真正對長者有所助益,反而是該加碼退休津貼才是最有效的方式(在此便牽涉到年金改革,是敬老金另一個伏筆問題)。

事實上,長輩者領到敬老金,就像孩子在過年時領到紅包那樣的感覺,是一種零用金,一種可以期待領意外之財紅包的心情,他們心裏當然很清楚,這點錢能做什麼?但老人家仍然開心,因為領的是意外之財,就人們突然中了小獎發票一樣,錢雖不多,但會有喜悅心情。

基本上,國家願意提供某些族群按月津貼,其補助的目的是為要使人民都能維持最基本的生存資源,國家不能讓人民匱乏到連生命都無法維持生存。這是補助最基本的精神,「不會讓人富有,但不能讓人餓死」。

從以上這兩個論點來看,敬老金不會是社會福利,它既不排富,也無法提供足夠的生活保障。

  • 排富就不是敬老金

如果敬老金不是社會福利,那敬老金的性質到底是什麼?

歸根究柢,敬老金顧名思議地解讀名稱,便是「向老人致敬的獻金」,向長者表達敬意一種政策表現,既然65歲以上稱為長者,只要符合這個年齡都有資格,這是敬老金的定義,當然不能排富,一旦排除某些人,那些年滿65歲以上被排除的人,難道不是長者嗎?排富會自相矛盾,敬老金就不是敬老金,失去了它最根本的意義。

另外,一般政府補助弱勢族群,通常不會加進「尊敬」含意在裏頭,除非這個族群有特別的意義,對國家做出特別的貢獻或犧牲,才會加入敬意的成分在裏面,這樣的敬意,換句話說,就是要來表彰某些族群的榮譽。同樣地,敬老金含有政府對老者的敬意,也具有榮譽的性質,因此敬老金看似社會福利,其實卻是一種「表彰榮譽的政策」,是價值性的政策,而不是福利性的政策。

  • 國家給予的特殊榮譽

敬老金是一種社會的榮譽,這種榮譽透過國家所給予,具有一種公共領域的國家榮譽性質的禮遇金,這種津貼,通常是為要表揚公民替國家帶來榮譽或是為國家做出特別犧牲與貢獻,這種榮譽比如體育國手在國際賽事為國爭光,國家給予一筆獎金,或是因公殉職,國家針對為國特別犧牲的人提出補償。可想而知,敬老金與上述的狀況完全不符合,因為敬老是倫理價值,那是在社會的私人領域的道德價值裏,與國家這種公共領域為國增光的榮譽,不可相提並論。

但現在敬老金把私領域與公領域相互混淆,敬老不具公領域的國家榮譽,國家卻用國家榮譽的方式對待長者,這並不合理的。孝順是美德,禮讓是美德,敬老也是美德,都是屬於個人的道德領域,國家不能透過法律來處罰不孝順、不禮讓或不敬老的人,同樣地,國家也不應該以私領域美德為由,運用大量的社會資源來補助或鼓勵。

政府對某些族群表達敬意,比如勞工有勞動節、政治受難者有二二八和平紀念日、教師有教師節等等,通常的方式是採取紀念日及放假的形式來表彰特定族群,唯獨重陽節(敬老)卻是一種非常截然不同的方式來紀念,政府特別編列預算,甚至舉債,發紅包來表揚這類族群,並摻入社會福利照顧的概念,這是所有其他族群所沒有獲得的待遇。

軍人、勞工、教師等等族群,這些族群的輪廓有跡可循,他們的貢獻因為職業的緣故,人們也能掌握這些族群的特質與面貌,但65歲以上的長者呢?他們的面貌特質,除了年老力衰的生理特徵以外,他們的社會特徵模糊難以辨認,這是用年齡的劃分,把一個數百萬人區隔出來,這數量流於龐大,裏面有太多複雜而多元的身份組成,根本無法認識他們對社會的貢獻在哪些方面,有哪些足以清楚辨識的特殊貢獻,你可以說他們在各方面各角落都有貢獻,但這樣有描述等於跟沒有描述一樣,以至於到最後只能下一個結論,只要年齡夠大,對社會一定有值得表揚的貢獻,如此說法恐不足以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