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一戰、五四屈辱,是中國自己一盤散沙、錯失黃金機會

所謂一戰、五四屈辱,是中國自己一盤散沙、錯失黃金機會
Photo Credit: Chris Helgre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回顧中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五四運動上的過錯,認為當中種種問題,包括中國在內各方面均有責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完美無雜質的「玻璃」成為「光纖」:玻璃乃高科研產品不是夢,使全世界連繫起來。日本玻璃工藝大師黑木國昭也用玻璃塑造了不少極品工藝,成為「文化光纖」:連繫中日台港及不少國家。

第一次世界大戰1914年爆發,主要戰場在歐洲。第一次世界大戰已見參戰國軍備科技提升:「坦克」登場,空戰出現,化武應用及機槍火力大大提升。資本主義走到「盡頭」,共產主義於俄國興起,英法德俄及巴爾幹半島各國爭奪土地與話語權:文化衝突日見激烈。當時全球各地也有大小戰亂,因而「一戰」即使有別「二戰」的規模,但死傷慘重。且「一戰」結束,留下了「不公平」的和約,使1919到1939的廿年,因為全球經濟差,1929年美國股災引發全球經濟/金本位「失效」之下,德國出現超級通脹,失業率急升!人心轉向希特拉及其政黨,英德法「三國」、「三角」債引致美國作為大債主左右做人難,各國落入財政困局。

法國向德國行使權利:引致德國經濟急速轉差,1930年代,希特拉順勢「奪權」,又有傳統軍方及德國人民投票支持,1930年代,希特拉看準各國「不打」、「無錢」之弱點,全力不理一戰和約,軍工全面發展及拿回德國失去的土地!此時美國自顧不下,俄國步入共產理念後,亦專注於「人鬥人」的階段,因而俄國理「家事」,而美國「閉關」:美國1929年股災後,美國亦要調理經濟。

中日因而自我互動,日本見歐洲,俄美各國有困局,便更放心打民初中國的主意,且其他大國也「配合」,有利益亦不想在亞洲再生「事端」,中國自身散沙一盤,軍閥各自為政,日本1918/1919年乃一戰的戰勝國,可拿下德國於中國的土地!因而引致「五四運動」及反對袁世凱的政權:且袁世凱權力太大,又想自立為王!因而中國在一戰前後,由清末到民初,都失去黃金機會,團結一起,以預防外敵。民初與日本交手,可說是節節敗退,人家可拿中國土地「轉交」日本!可見中國人/中國北洋政權自己的土地/權益早已給外人私有「交易」,視中國為各大國的「玩物」。

美英日「一戰」後進一步惡鬥爭奪海權。但日本1939年代在絕密之下建造了全球最大的兩艘姊妹主力艦:大和及武藏。那怕英國無財政支持,英國也全力爭加戰艦。「一戰」之後的廿年,和平只是「口號」!不幸俄國在斯太林領導下,不只自我「改造」以全面脫離沙俄年代,也希望自己的政經一套成為其他各國所採用,更看準擴展軍事力量的重要性。

上世紀初,意大利及德國乃新生的工業國,希特拉早期深受墨索里尼思維所影響:兩人治國理念思維接近且成為「合營兄弟」,再加上日本對外擴張,三個新興起未及百年的工業國都思維一致希望有新世界,結盟終成為事實。且可形成全球推動的平台,不只集中在某一小地區,可聯手與傳統大國爭地盤及爭話語權。美國閉關,使焦點「少」了一個大國。法西斯也好,軍國主義也好,共產主義也好,都與傳統歐洲格局相距十萬八千里。但「一戰」和約,只看重賠償而未及看準世局出現極為重要的變化!歐洲的保守傳統不與新理念協調,終因為意料不到的因素,使全球步入更為不穩的1919至1939的廿年!口說和平,但宏觀因素已決定了希望不戰也必出現大戰的格局,且財政無一國穩定,因而大打出手,二戰終全面爆發。美國勝出,一國獨大也!

和平說易行難!打仗決定了冷戰出現。而日本回歸「和平」,再一次出發,爭取世界第一。文化工藝,日本近半世紀有不少方面都甚為突出,而歐洲戰後以「歐盟」平台為和平爭取穩定的格局,克服存在一千幾百年的各民族矛盾。成功否?至今仍未可下一定論。目下美國重拾自我優先已是事實。

日本與新中國1972年再建交,今天已由美元平台話事。而新中國GDP不斷增長。俄人軍備及科研強勁,可惜地太大/人口不多卻仍以重工業、能源、木材等為主要出口(不計軍備),使俄國經濟/市場未及全面發展,亦未能全面與全球經濟接軌。一戰結束已一世紀,但中日兩國的歷史長波仍然由美歐俄「主導」:那怕不是直接的主導。

北洋政府無能,1919年終引發「五四運動」。一世紀前的「11月11日」不是「光棍節」,而是中國黑暗日子的年代!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每周華語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歐嘉俊